第165章 物归还主 1(1/2)

加入书签

  “沐蓝雪,我让着你是同门,所以我不管你这张嘴到处随便乱说什么,但是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大家,我简姝宁步步踏实。

  从未做过任何愧对朋友的事,包括你姐姐沐薇白的死,是谁杀的薇白,你我都心知肚明,你改变也好,你不改变也好。

  当初的蓝雪是什么模样,在我心中记忆犹新,我认识的沐蓝雪是一个纯良活泼的女子,不是眼前这个冤枉朋友,嫁祸朋友,与门内势力勾结的沐蓝雪。

  曾经你我朋友一场,我不求其它,我只求在擂台之上,与你生死一战,若你输了,就将究竟是谁杀了薇白之事,给我向所有的人澄清事实,讲个清楚明白,若是我输了,我就此离开容华门,远走江湖!”

  简姝宁定定的看着沐蓝雪,眼中写满坚定。

  “我料定你,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汗,更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即使输了,你也不会承认是你亲手杀了你的姐姐沐薇白,所以这个赌你大可不必打。

  不过,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实。

  不过不是现在。咱们擂台上见。”

  简姝宁转过身,朝前面走了两步,眼光扫过所有竖着耳朵倾听的众人。

  万人迷离歌笑

  “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标榜鼓吹自己是好人,但是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就永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我做自己觉得值得的事。我的心中自然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信条。了解和清楚我的人,自然是不会因为你沐蓝雪两句蛊惑人心的话,便会离开我,抛弃我。

  聚仙大会求的是各位选手的道术法力,你的谣和蛊惑可以煽动别人讨厌我,唾骂我,但是不会阻止我在聚仙大会上夺取追魂玉的那颗信心。”

  简姝宁眼睛亮得仿若天上星子,熠熠生辉的看着众人,她身子一转,面对着沐蓝雪,“这聚仙大会,不过是一个仙道中人寻求乐子的盛会而已,你觉得这样子有意思吗?到处传播散布我的谣,即使谣再多,聚仙大会凭的不是谣,而是实力。

  我也不知道那南西峰是用了什么法子,将你给拱到嫡传这位子上的。但是你最好明白,不正当的手段取得的成功,只是暂时的。”

  “简姝宁,算你本事!你能说会道是出了名的,不然门内也不会有那么多长老喜欢你,都是因为你会溜须拍马,能善辩。

  离门主,我劝你还是离简姝宁这个杀人凶手远一些的好。哼!”

  沐蓝雪冷哼一声,转身走出了人群。

  “让大家见笑了。拿酒来!”简姝宁高声的道。

  阮折原冷眼旁观,那是容华门内部的事,他不便插手。他默不作声的指挥门内的人去拿酒。

  一会儿工夫,只见一坛上好的仙果酒便被捧了过来。简姝宁一把抓住酒坛,冲众人一笑,“今日这闹剧因我而起,我自罚一坛!扰了大家聚会的兴致,该罚!”

  离歌笑一怔,没有想到简姝宁居然豪气云天!

  只见简姝宁捧起那坛酒,咕咚咕咚,大口大口的透明液体被她喝进胃里面。

  阮折原还是头一回见到简姝宁这样子喝酒,“够了,姝宁!你会灌坏身子的!”

  万人迷离歌笑

  简姝宁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直到把酒坛内的酒喝得一滴不剩,才将酒坛交给旁边的一位虚怀门的。她用衣袖狠狠的抹一下嘴上的酒渍,她胸前的衣襟早已经被酒所打湿。

  “好酒量!”离歌笑大笑击掌,然后他大声朝着头上远处那块云层道,“风笑悲!你这娃娃我结交定了!”

  “呵呵,离歌笑,那是你和我家这娃娃之间的事,我无需知道。”云层之上远远的飘来风笑悲一。

  众人皆惊,都没有想到原来那云层之中藏有巨头。有些人还奇怪呢,为什么一直没有见到几位声名远播,赫赫有名的掌门们。

  “拿酒来!”离歌笑大声仰天长笑,“你们几个老家伙,躲在云层之中,偷看我们欢乐,不觉得自个儿很猥琐很寂寞很无聊很空虚吗?!全部都给我下来!”

  有人递给了离歌笑一坛子酒,和刚才简姝宁所喝的那坛子酒,是一样的。

  他朝口中猛灌几口,高声唱道,“举坛共吟风,明月伴我行,风轻吹我,眼前结交人!”

  “好!唱得好!”人群中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有生之年能够听到离歌笑的歌声,这对他们而是天大的荣幸!

  蓦地,几道人影在离歌笑身后显现,众人定睛一看,竟是虚怀门主阮西南,容华门掌教风笑悲,光夜门门主光七夜。

  “见过几位门主掌门!”齐声拜见声,响在这片天空,而因为这几个巨头的出现,这里的人越聚越多,后来以至于整个园子里的人,全部都聚了过来。

  一时间,热闹更甚刚才,听到离歌笑唱歌儿,有人起哄道,“简师兄,来一个,对啊!”

  “是啊,简师兄不是要和离门主对歌吗?”

  “简师兄,快对啊!别让我们大家失望。”

  看到风笑悲,简姝宁有些激动的叫道,“掌教至尊!”她随即跪下来叩头,“姝宁见过掌教至尊,多日未见,掌教可好?”

  不醉不归

  “起来起来,没事儿行这么大礼做什么?”风笑悲急忙将简姝宁拉起来,“孩子,薇白的死振轩已经在着手调查,假以时日,定能还你清白。”

  “谢谢门内的明察秋毫。”简姝宁垂着头站在风笑悲旁边。

  足以见风笑悲对简姝宁的宠爱与疼惜,简姝宁在容华门内的地位,可见一斑。围观者莫不是唏嘘,对于沐蓝雪的话,心中自有一番掂量。

  “你可好?”风笑悲看着简姝宁垂下的眼眸。

  “我还好。”

  “他,可好?”

  简姝宁抬头看风笑悲,终于还是问出来了。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是终究是没有将眼泪掉出来,“他不好,非常的不好。”

  周围的人都糊涂了,除了阮氏父子知道风笑悲问的他,所指何人。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会好的,他一定会好的。”风笑悲一把将简姝宁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孩子,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的。他会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等着他。”

  风笑悲也是默许的吗?默许他们在一起?阮折原看着风笑悲的表,他放下所有的身段,在简姝宁面的他,和一个父亲长辈没有任何分别。

  明明,明明,他是那么清楚明白,灵与主人的禁忌,所以他才会放开手逼简姝宁答应他的逼婚。与其与临焰在一起,落得那样的下场,不如和他在一起。

  拆人姻缘,这种卑鄙之事,他阮折原也不乐意做的,可是怎么能够让她和一个灵在一起?

  他不能相信,风笑悲居然默许她的禁忌之恋。

  “瞧你们俩,把气氛搞得这么伤悲。姝宁,走陪我对歌喝酒!咱们不醉不归!”离歌笑拉住简姝宁的手,他的眼睛亮得仿佛有无数碎钻被镶嵌一般。

  简姝宁用衣袖抹抹眼睛,吸了一下鼻子,“离门主说的极是,我们不醉不归!一定要醉笑三千场!”

  虚怀门的们挪过来了一张圆桌,桌上置了几样点心和几坛酒!

  不醉不归

  简姝宁看一眼那酒,“太少了,再搬十坛来!”

  她举起一坛,“请!”

  “我已多年不饮酒,今日为了简姝宁你破例。”

  风笑悲也抱起一坛酒,仰头大喝几口,“好酒!”

  “风叔叔,这是我珍藏五千年的果酒!风叔叔和离叔叔喝,自然得用最好的酒招待,才配得上二位。”阮折原手里也抱了一坛,“我敬二位叔叔!”

  哗啦啦的酒声之中,简姝宁眼眸流转,望着月光铺洒下的大地,略一思索,她唱道,“背和花影就灯阴,数年踪数年心,旧时明月今日在,”

  她看着天上的明月,古往今来,都是此颗月亮,此片月光,可是却物是人非。歌声又起,“愁肠满心满眼断——”

  她垂眼看着面前的那坛子酒,又举起酒坛,咕咚咕咚猛灌,临焰,我们在一起的这一年来,形影不离,这是你我相隔最远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我心中的苦,该向何人诉?

  我这么苦闷,我奋斗努力的动向,的斗志,全部因你而起。只为你。她闭上眼睛,两行清泪跌入酒中。

  “好歌!”离歌笑大笑一声,拍手鼓掌。

  “只是忧虑多一些。姝宁,你若是开怀一些,怕是笑悲会对你更加放心。”阮西南听着简姝宁歌中的忧郁,有些感慨的道。

  “多谢阮门主挂心。”简姝宁苦笑一下,她如何能够偷来如此欢笑?她的心,几时曾经轻松过?

  “不服我不服,我要再来。”

  离歌笑负手而立,微眯着眼睛,眼神中有一丝桀骜,

  “凤鸣苍穹,龙腾深宫,醉也罢,醒也罢,人在深楼中,楼高四面风,莫白头,君不见,临风而立者,袖手天下也!”

  离歌笑转过身,手握一坛酒,盈盈而笑,他说临风而立者,袖手天下也!

  他在看着她,简姝宁也回看着他,如果不是知晓他的身份,怕是她会以为他是一个浪迹天涯的侠客。

  不醉不归

  他的洒脱,他的桀骜,在这歌中挥的淋漓尽致,他宁可不要天下,也要自己潇洒。只是不知道能够让他袖手天下的那个幸运儿,是谁。

  “你不怕你离开,你的娃娃们反了吗?你的那些崇拜者,追随者,怕是你走到哪里,就会跟到哪里。到时候你还不如躲在你的门内教娃娃们修炼呢!”风笑悲淡笑看离歌笑一眼,笑他做梦。

  “偶尔做下梦也是好的。好过无梦可做的寂寞。”离歌笑又喝一口酒,他亮闪闪的眼睛瞅着简姝宁,“娃娃,你怎么不喝了?不醉不归!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没有醉,我可不饶你。”

  “离叔叔,姝宁一向是千杯不醉,我可是见识过的。”阮折原想到简姝宁的酒量,虽然只是和简姝宁一起喝过一次酒,但是他却记忆犹新。

  “离门主,我送你一支歌。但愿你有朝一日梦想成真,一如所偿。”简姝宁将手中酒坛中的酒喝光,重重的将酒坛搁在桌上,这已经是她喝光的第二坛酒了。“酒逢知己千杯少。离门主请!”

  “爽快!”离歌笑猛力拍拍风笑悲的肩膀,“你几时有这么爽快的娃娃,居然珍藏至今!老悲,你真小气!”

  “歌笑,你是不是喝醉了?”阮西南看着离歌笑拍风笑悲那一掌,可是用了些力气。

  “歌笑是存心试上一试我是否又精进了。”风笑悲倒无防的笑笑。离歌笑的为人,他最清楚明白不过。

  “这歌最适合离门主,大家且洗好耳朵仔细听上一听吧。”简姝宁放下酒坛,走到离歌笑面前,她看着面前这个俊美倜傥的万人迷。“

  烽烟起寻爱似浪淘沙

  遇见她如春水映梨花

  挥剑断天涯相思轻放下

  梦中我痴痴牵挂

  顾不顾将相王侯

  管不管万世千秋

  求只求爱化解

  这万丈红尘纷乱永无休

  爱更爱天长地久

  要更要似水温柔

  谁在乎谁主春秋

  一生有爱何惧风飞沙

  悲白留不住芳华

  抛去江山如画换她笑面如花

  张杰的粉估计会现,这是张杰的天下歌词。谨以此曲祝张杰和谢娜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因觉得他俩真的很配!对不起各位,这几天本鱼对读者的不负责任。因为我已经有个月没有收到

  腾讯的稿费了。作者也是人,也是需要吃饭的。我都快饿死了,哪里还有体力和动力写文啊!

  悲催的人生。恢复更新。

  鄙视袁弘!!

  简姝宁看着离歌笑,离歌笑也看着她。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万里疆场,万马奔腾,

  她看着面前奔驰而过的骏马,滚滚狼烟,这是战场!

  她远望,不远处是敌人的军队,两军对战,生杀予夺,热血横飞。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不,这里为什么是战场?”

  “别怕!”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是一个低沉的男音。

  此时的她才意识到,她正骑在一匹奔跑的高头大马之上,而她的身后有一双健壮的臂膀在拥着她。马蹄得得响,血溅出来的声音,刀剑相接的声音。

  她回头,看到离歌笑一张灿笑的脸。

  “在这种况下,你居然还笑得出?命都快没有了。”简姝宁想运用法力,敌人的兵军步步紧逼,而离歌笑他们的人却一个一个的开始倒下。她自然是要帮忙,可是她惊讶的现自己居然施展不出来任何力气。

  “怎么回事?我们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在虚怀门吗?”简姝宁对于自己的能力无法施展而有些懊恼。

  “杀!杀了离王爷!抢了姝宁公主!”高声的呼叫声,传入耳中。

  “姝宁公主?离王爷?”简姝宁迷糊了,完全搞不清状况了。

  “杀!无论如何,我也要护公主周全!姝宁公主是我的!即使皇上下了旨,要将公主送去和亲,也没有人能够从我手中夺走公主!”离歌笑举着剑大吼出声,一脸绝决。

  “离王爷!就凭你这些残兵,能够抵挡得了我的数万大军吗?你做梦!”只见不远处汗血宝马之上的赫然是阮西南。

  “阮西南?这是怎么回事?”简姝宁看着狼烟四起,成千上万的士兵。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厮杀。何止一个惨烈得了!

  离歌笑纵声长笑,挥剑又砍向一个冲在他马侧的一个敌兵。

  “离

  歌笑!你不过一个摄政王而已,又能如何?给我杀!”阮西南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朝着离歌笑涌了过来。

  刚在微博上提问袁弘但是不被他待见!!伤心哪!!!回头明个儿微博专访的时候,咱们组团去刷。好不?同意的请举手!!

  鄙视袁弘

  无数的刀剑砍向离歌笑,纵有无数双手臂也难以抵挡。在那一瞬间,离歌笑将简姝宁抱在怀中,以背抵挡了一切刀剑,灼热的血,喷了简姝宁满身满脸。

  “不!”简姝宁一声凄吼,可是却无力回天。

  空间流转,简姝宁只觉得眼前一晃,她看着周围的歌舞升平,风笑悲,阮西南,阮折南,最最重要的是离歌笑,她一把抓住离歌笑的胳膊,“你没有死!你没有死!”

  “我怎么会死了呢,我好好的。”离歌笑朝着简姝宁眨眨眼,露出神秘一笑。“来,喝酒!”

  幻境,这离歌笑居然在风笑悲三人面前对她施展了幻境,而不被风笑悲现吗?不,这离歌笑居然如此深不可测?

  简姝宁看看风笑悲的表,他依旧微笑而立,一身白衣,玉树临风。他的表没有任何的异样,难道他真的没有现吗?不,不可能。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为什么她在被牵扯其中?离歌笑不仅仅是为了响应天下这歌,他为什么要带自己去看那个幻境?她深深的迷惑了。

  “可是,离门主,我的歌还未唱完。”简姝宁嫣然一笑,眼前飘过离歌笑被乱剑穿心的那一幕,天下,美人,江山,社稷。“

  抵过这一生空牵挂

  心若无怨爱恨也随他

  天地大路永无涯

  只为她袖手天下!!”

  “应景不应景?”简姝宁唱罢最后几句,仿佛在问离歌笑,又仿佛在喃喃自语。她的心跳得很快,一阵阵心悸,在幻境之中,她真的以为离歌笑死了。现在想想,她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