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接招(1/2)

加入书签

  漫天飞雪决赛

  “那又怎样?红莲烨火重现人间已经是奇迹。难不成你要告诉我白莲圣水也要再现人世吗?哈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水中意根本不相信白莲圣水会出现在简姝宁的身上,若是如此,她不仅仅是上天的宠物,她简直是人世间的一块瑰宝,三界的一块奇葩。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他不相信,他笃定简姝宁就是在说谎吓他。

  “我水中意又不是吓大的。你别想用这区区的雕虫小技就来唬我。”

  简姝宁的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不过没有人相信,都同水中意一般认为,她在说谎。

  “我知道圣临也在哪里。不然你们以为我会拥有红莲烨火吗?你们只知道我拥有红莲烨火,却不知道圣临也便与我有关系吧?”简姝宁的话语仿佛一块大石,陡然激起千层浪。师尊对不起,我为了胜利,不得不与你撇清关系,却不敢在众人面前承认与你的师徒关系。魔仙势不两立,我现在只能是容华门的弟子啊!她心里隐隐的难过起来,眼前浮现那张与临焰一模一样的清冽面孔。

  人们如同疯了一般的讨论起来。

  “怪不得魔帝圣天亲自驾临。原来是因为她知道圣临也在哪里。”

  “他也太嚣张了吧?身为仙道六门之一的容华门的弟子,居然堕入魔道。跟魔门一族的魔尊有如此亲密的牵扯。”

  “我看不见得,也许圣天此次前来就是为了逼问他,圣临也在哪里的,指不定他还会命丧魔帝圣天之手。”

  “风笑悲一定会保护他的。容华门虽然没有位列仙道第一,但是力量不容小觑。”

  人们的议论声传入到南窗照和沐洁纯的耳朵里面,她们俩也没有想到简姝宁居然知道圣临也在哪里。

  她们关系如此亲密,也从来没有听到简姝宁提起过。她们突然明白了眼前形势的严峻。简姝宁真的是要拼个鱼死网破了。

  如果她让大家知道她身怀圣临也的秘密,那么不仅仅是水清门不会杀死她,就是其他门派,也不舍得让她死。

  漫天飞雪决赛

  白莲圣水,是与红莲烨火一样吸引人的存在。

  天下底最圣洁的水源。

  那么如此一来,她的命算是保住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舍不得她死。不管她说的话是真是假,即使他们半信半疑也罢,但是总比圣临也没有消息的好。

  尤其是水清门,一直在找寻圣临也的下落。

  如此的孤注一掷,宁愿成为各门各派争夺的对象,她也要奋命一搏。

  风笑悲的脸色很凝重,为了胜利,她真的是不顾一切了吗?

  “掌教至尊。”芙问坐在他的后面,她用只有与璃沫他们三人才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姝宁她,。。”

  “她为了获胜果真是不择手段。”璃沫的声音仿佛没有温度的止水一般。

  “璃沫师姐?!”芙问檀口微张,她没有想到璃沫居然开口说话,“你,你居然说话了。”

  “难道我是哑巴吗?”璃沫斜她一眼,又将目光调转到简姝宁的身上。

  “哎,这孩子居然让你开口说话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姝宁?”风笑悲微笑着看着璃沫,“久违了。”

  “这么好的孩子,我们不能让任何门派抢走。”璃沫看也不看一眼风笑悲,目不转睛的看着简姝宁。

  “你果然还是心系门派啊!”风笑悲低叹一口气,“姝宁是咱们家的,我们的家人,我就是死也不会放弃。”

  即使是这些门派领们,也被简姝宁的话给骇到了,心中各自打起了各种各样的算盘。他们自然要比台下的弟子们淡定得多。

  南宫月俏表有些得意,果然将水仙玉佩给简姝宁是最好的选择,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身负圣临也的秘密。

  这全场最淡定的怕是只有圣天一个人了。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简姝宁。他魔门一族下一任的魔帝,现在任魔尊简姝宁。我不管你是仙道弟子也罢,你是什么聚仙大会选手也好,我只知道我要带你回族门一族,接任起你应该肩负的责任。

  “哈哈哈----你还是不信是吗?我马上就让你相信。”简姝宁轻轻一笑,眼中笑意转深。

  漫天飞雪决赛

  指尖血珠如同一粒快如飞剑的利器一般,直射水中意额头。

  水中意侧身闪躲,这枚看起来没有杀伤力的血珠他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是他却也不敢贸然承接。

  他自然会反击,不过是一枚小小的血珠罢了。他眼中杀意四起,“纳命来!”

  “火龙啸天!”一簇如同长长火龙一般的热焰岩浆呼啸着,张开血盆龙口朝着简姝宁扑来。简姝宁觉得自己连躲闪的力气都要没有了。她集中了全身的力气,没有想到却加速了她的内伤,一口血又哇的一声喷吐而出。

  喷洒在半空中。“白莲圣水。洗他记忆。”她有气无力的低声道。声音很轻,隐没在火龙的呼啸声中。尽管如此,却只见那口鲜血,陡然化成如同雨滴般的血珠子,穿过那道火龙岩浆全数喷向水中意,然后没入水中意的肌肤之中。

  简姝宁缓缓闭上了眼睛。眼看火龙就来到了眼前,可是却突然又被缓缓的收进了水中意的掌中。

  他睁开迷茫的双眼,迷惑不解的看着简姝宁,“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

  “你是来代表水清门参加决赛的。”简姝宁觉得身子一软,跌倒在台子上,“在刚才你还想要我的命。”

  “你又是谁?水清门是什么地方?”水中意看着大会,人声鼎沸,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头好疼,他双手抱住头,痛苦的大叫,“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究竟是谁?”

  势瞬间倒转,所有人都哗然。

  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很有胜算的水中意突然失了忆,然后疯一般跑下了台去。

  只有几位门派的领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心头的一股股寒意,渐渐爬上,难道圣临也将什么秘招传给了简姝宁?

  “容华门简姝宁胜------!”许成岚跳上残破不缺一派凌乱的擂台,将简姝宁拉了起来。“你真是铤而走险。你知道你在台上说那样子的话,即使你胜了,你也会成为众失之的吗?哎,真你没有办法。”

  我还不能死

  许成岚又好气又好笑,“你一向做事鲁莽,我没有想到你居然鲁莽到如此地步,那样子的玩笑你也敢开吗?姝宁?你气死我们了。”

  “许师兄,要是我没有开玩笑呢?”简姝宁有些好笑的看着许成岚。看着许成岚的笑容渐渐僵在俊秀的面庞上。一阵愉悦感爬上了简姝宁的心头。

  与此同时,水清门中却如同炸开了锅一般。

  “水师兄,太可恨了,简姝宁用了什么妖法,居然让我们损失了水中意这么好的弟子。”水风百气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他真的是气极,没有想到简姝宁居然会胜了水中意。

  他也是一位进入决赛的弟子。

  “虽然中意失去了记忆,但好在功力还在。我会带他回门内,好好调养,并且想办法恢复他的记忆。好在,我们虽然损失了中意,其他的弟子都获胜了。我们只输了简姝宁这么一局。接下来就是简姝宁和水清门的战争了。你们难道没有胜算这么多弟子,打败他一人吗?”水重天果然不愧见多识广,坐怀不乱的道。

  天上的雪还在下,飘啊飘的。

  简姝宁趴在许成岚的背上,他正走在送她回姝宁阁的路上。

  “亲自让许师兄背回去,还真是姝宁的荣幸。”她耍着嘴皮子。

  可是许成岚显然不若她这么心欢快。“你这次是耍了小聪明,侥幸胜出。下一次,你就不一定有这么幸运了。你以为你的小伎俩别人看不出来吗?都是修行了几千更甚者几万年的人了。你瞒得了普通的弟子,可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哎呀,知道了。下午开始小组赛吗?”简姝宁叉开话题。

  “是啊,所以我得背你回去疗伤。不然下午的小组赛,你就死翘翘了。到那时候,你等不到临焰醒来,先死了,多不值得。”许成岚拿话吓她。他看着脚下的积雪,雪怎么越下越大啊?好像没有止歇的样子。

  跟在他俩身后的小树儿,红着一双眼睛,“主人,你身上好多血,你可不能死啊!”眼泪啪哒啪哒的直往下掉。

  我还不能死

  “每次我受伤,小树你都有一种让我自己觉得我快要死了的感觉。我还好着呢!乖,别哭了。”简姝宁乐观的开导小树儿。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害怕失去自己。

  南窗照和沐洁纯早已经先行一步回到姝宁阁。

  阮折原也在焦急的等着她,心烦气躁的在客厅里面来回踱步。

  当看到许成岚背着简姝宁踏入院子之时,他便连忙迎了出来。“怎么样?哪里痛?”

  简姝宁一脸悲催的看着他,她浑身每一个部位,每一根筋脉,都是又酸又痛,好像她断成了一片一片一般的难过。

  “姝宁,快。许师兄,将姝宁背到她的房间里面去。”南窗照站在楼梯上冲许成岚大叫道。

  然后她又蹬蹬蹬的跑上去,然后啪的一下打开简姝宁的房门。“快进来!快进来!”

  简姝宁的房间里面,一个又圆又大的木桶,早已经盛满了滚烫的热水。空气中散着阵阵的药香。

  “这浴桶里面,放了数十种仙草药,有助你疗伤。快把姝宁放下来,你们都出去吧。这里让我和南南来照顾。”沐洁纯对阮折原和许成岚道。只见许成岚表凝重的将简姝宁放在浴桶旁边的一张宽阔大椅之上,然后冲阮折原点点头。

  “这里就麻烦你们两个了。”阮折原和许成岚拉着小树儿三个人退了出去,南窗照吱呀一声关上了房门。

  替简姝宁换下了一身被血染红的白衣,然后简姝宁在她俩的搀扶之下,跳进了浴桶里面。她只觉得肌肤之上传来一阵阵让人头皮麻的刺痛感,加上内伤的疼痛,啊---------她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走廊上,是焦躁的阮折原三人。

  听到简姝宁的叫声,他急忙问,“姝宁怎么了?”

  “她晕过去了。”南窗照的声音透着焦虑。

  “随便洗一下,然后给她穿好衣服吧,我和许师兄马上给她疗伤。”时间耽搁不起啊,下午就是小组赛。那么辽伤的时间最多两个时辰。如果不调好简姝宁的状态,那么不如现在一刀杀了她痛快。

  我还不能死

  反正怎么样都是一个死。阮折原快速的说着他的想法。

  过了一会儿,沐洁纯拉开了房门,“快进来。姝宁在床上。”

  阮折原和许成岚连忙奔进了房内,然后他俩将简姝宁扶起来坐在地板上面。然后一左一右的分别坐在简姝宁两边。

  暖黄的光晕以简姝宁他们三个为中心,缓缓的震荡开来。

  然后南窗照拉着沐洁纯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那样激荡的法力,不早咱俩震飞才怪。”

  “我好担心姝宁。”沐洁纯看一眼紧闭的房门,简姝宁的状态真是令人堪忧。她昏过去的那一瞬间,沐洁纯以为她要死了。她那样惨白的脸色,没有血色的唇色,幸好南窗照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有呼吸。

  “放心,两大门派的两个高手给她疗伤,她太幸福了。她不会有事的。”南窗照看着依旧纷飞的大雪,“阮折原心不好,这雪更加不会停歇了。”

  “是啊。许师兄功力不弱,阮折原更别说。”沐洁纯自己安慰自己。

  “姝宁怎么样?”蓦地,走廊上出现了三道身影。

  温润的男音响起。南窗照和沐洁纯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俊男美女。

  没有想到风笑悲居然会带着芙问和璃沫亲自前来。

  “掌,掌教至尊。两位师姐。”南窗照的嘴巴张得能吞下一颗又鸟蛋。

  “许师兄和阮少主在为姝宁疗伤。”沐洁纯朝他们三人行了礼后答道。

  “有多久了?”芙问拧了细致的柳眉,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过一柱香的工夫。”南窗照如实回答。

  “掌教。不如我进。”芙问欲推门而入。

  “别打扰他们,相信成岚和阮折原。”风笑悲适时的按住芙问搁在门扉上面的细腕。

  一时之间,他们谁也没有说话,都在安静的等待着。

  而整个房间内,许成岚和阮折原相互配合。都将法力源源不断的输送进简姝宁的体内,将她断裂的筋脉疏通连接。

  “热。好热。”简姝宁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沸腾。说不出来的灼热让她浑身难受。

  我还不能死

  她想阻止这种热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热潮却源源不断的被送进她的体内。她讨厌这种感觉。

  热。灼热着每一寸皮肤的灼热感觉,灼热着每一丝内里的灼热感觉,简姝宁觉得自己整个身心都要被燃烧起来了。

  “不要----”她本能的抗拒着。

  “不好!许师兄收功!”阮折原渐渐的感觉出简姝宁的抗拒,他的额上缓缓的渗出细密的汗珠。这是他疗伤最费劲的一次。

  许成岚也感觉到了,急忙收功。如果再不及时收功,他们俩的法力将会与简姝宁的相撞,到那时候,受伤的不仅仅是简姝宁,还会有他们俩。

  “怎么回事?”失去了他俩力量的支撑,简姝宁的身子开始往一边倒去。许成岚急忙接住她,然后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姝宁与我们的法力开始产生排斥反应,她在本能的抗拒我们的治疗。”阮折原心急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