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褒贬不一(1/2)

加入书签

  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没有人,水清门内没有。即使是仙道各派之中,哪一个不是对他水烨煌毕恭毕敬?

  “门主,你莫要动气。”水重天看势头不对,急忙飞到水烨煌的面前,低头恭敬劝道。

  “这个小鬼,以为自己有了那个什么仙器红莲烨火,就真的天下无敌了吗?我处置自己的弟子,天经地义。”水烨煌朝前迈了一步。

  水先机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又颤抖了一下。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他的身子抖得如同风中落叶,随时会凋零一样。

  “与其你杀了他,还不如我刚才毁了他的金丹,你若杀了他,那么我放他一马就失去了意义。”简姝宁示意临焰松开手臂。她看着水烨煌,她不懂。“他是你的弟子,你应该保护他。而不是杀了他。如果是我们掌教至尊,他会第一时间来保护水先机。”

  “他的存在是水清门的耻辱。为求活命,像一条狗一样跪在对手面前乞怜,他丢弃的不仅是他的尊严,还有水清门的尊严。这种苟且之人,留他何用。”水烨煌斜一眼水先机,“一条贱命!”

  “也许在你的眼里有些东西很重要,可是在别人眼中,有些人东西不是。每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不一样。价值观不同,所以造成每个人不同的人生。”临焰淡淡的道。

  “没有人可以阻挡我。”水烨煌的眼珠轻轻一转,对上临焰的红瞳。“她才罡气境,你的眼瞳就转为红色了。应该过了金丹境你的眼珠才会转为红色的吧?”他这句话仿佛是在问临焰,又仿佛是在自自语。

  “门主,莫要动怒了,有事咱回去再处理吧。”水重天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水烨煌的脸色,开口道。

  再次得罪水烨煌

  损失一个金丹境的新弟子,就为了面子的事儿,是有些不值当的。

  可是他不敢在众人面前如此直接讲出来。“这里不是处理咱们家事的地方。”

  他朝水先机使了个眼色,水先机急忙心领神会,急急忙忙连滚带爬的急着奔离水烨煌的视线。

  “这倒也是,门内事就要回门内处理。吩咐下去,聚仙大会结束了。全部回水清门。”水烨煌低了眉头,复又抬起头,“二十年之约,你莫要我失望。”他这话句话是对简姝宁说的,他的眸光突然转深,“最好不要再与他相恋下去。我不想二十年还没有到,你就已经受到诅咒。”

  仿佛是警告,又仿佛是担心,又或者是劝慰。

  简姝宁听不出来水烨煌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何意义。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水烨煌,临焰却怒了,“我们的事,与你无关,你管好自己的家事就好。”

  他最讨厌的事就是别人提起诅咒,每当看到他与简姝宁在一起,先提起的就是诅咒,就是他们不会有好下场。

  不被祝福的爱,不被祝福的侣。他讨厌这种感觉,他紧紧的拥抱住简姝宁,好像拥抱着整个世界一般,“不要离开我。姝宁。”

  简姝宁一怔,她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害怕与胆怯,她轻轻的回抱住他,“乖,我在这里。”

  她想问,那个诅咒究竟是什么?真的有那么可怕吗?临焰一定知道,做为父神的孩子之一,他一定知道。

  当初父神创造了世间万物,所有的一切都是父神的孩子。而像临焰这种红莲烨火,万火之源,便是父神的嫡传之子。

  所有一切的源头,都是父神的嫡传之子。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肯定知道。

  可是简姝宁问不出口,她也害怕,害怕那个不堪的诅咒,害怕承受那份痛苦的压力。

  我明天要去郑州找学校去。唔唔,安定下来再重新更新撒。各位,晚安,今天就更到这里了。不好意思,你们别骂我啊。要是找的学校不理想,我就重新回家更新啊

  希望学校理想,希望我可以在学校更新。哇卡卡。请理解一步吧。别又骂我骂我的话我就停更,我就标完结。。哇卡卡,那是不可能的啦!!!我一定会更完的。

  她究竟都为他做了些什么?

  哇哈哈,。我回来了。昨天跑了一天,也没有啥收获。更新更新。更新更新。郁闷撒,过几天继续找学校。

  聚仙大会缓缓落下了帷幕,简姝宁因为临焰的意外出现,而出奇制胜。让人反驳都无从下嘴,谁让人家有仙器呢?人家的仙灵还是修成实体的。人家不是两个人,人家是一人一灵。是同一体的。

  颁奖大会相比之下,要简单的多。水清门的人早在简姝宁获胜之时,便已经在水烨煌的命令下全部撤走。

  当简姝宁手握住那枚蓝色的追魂玉之时,百感交集。她偎在临焰的怀里,看着手中那枚透着蓝色光泽的玉。“我苦心求来的玉,到头来却也没有什么用处。”

  “怎么会没有用处呢?”芙问走到简姝宁的身边,“你个傻瓜,光是聚仙大会第一名的名头,无论你走到哪里,这个光环是去不掉了,这不光是你的荣耀,也是容华门的荣耀。”

  “大哥!”简姝宁走到圣天面前,扑通一声跪下,“姝宁来谢罪了。对不起,我不敢在众人面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

  圣天微弯了嫣红的唇,将她扶起来,抱在怀里,“大哥怎么会怪你。你若承认与我魔门一族的关系,你就失去了参加决赛的资格。咱们的目的是为了救临焰,不是所谓的名和利,也不是所谓的关系亲密与否。没有关系,大哥不怪你。”

  “对了,魔帝,临焰为什么会突然醒来,怕是此事,只有魔帝您能够为大家解惑了。”阮折原说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临焰为什么会突然醒?

  这个问题,简姝宁也有些纳闷。“是啊,临焰怎么会突然醒了?”

  “你有喂他心头血吗?”

  听到圣天如此一问,简姝宁不经意的看临焰一眼,然后迟疑的道,“有的,每天都有喂。直到七七四十九天。”

  “你!”临焰一把捧住简姝宁的脸,“你疯了?你真的疯了?居然天天喂我一碗心头血?”他的心头狠狠的被震憾了,在他沉睡的时候,她究竟都为他做了些什么?

  她究竟都为他做了些什么?

  “临焰,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他听了会生气,果然如此。

  “姝宁,你不要再这样子伤害自己,好吗?答应我。”临焰的眼中涌出无限柔,“蠢货,我不想用你的生命来换取我的独活。”

  “你知道吗?当初是我和她一起,求阮折原借广寒玉床让你供养身体。我不知道后来那床怎么会变成血色的。”风笑悲也有些奇怪。

  “那日,紫罗极魂丹药力作,我全身都因为功力以及药力的作用,血管崩裂,流了好多血,将床给染红了。”简姝宁又偷看临焰一眼,果然临焰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姝宁的血,广寒血玉床的供养,再加上你与姝宁之间的心灵感应。也许是因为虽然你沉睡着,昏迷不醒,但是你依然感应到了姝宁正遭遇着生命危险,所以说,应该是姝宁的危急唤醒了你。应该是这样子的。”圣天娓娓道来,“你与姝宁,一直都是密不可分的。你们本就是一体。不是吗?”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简姝宁语气哽咽,“原来即使你沉睡了,也依然放心不下我。”她的泪眼重新对上风笑悲,“我一直担心临焰喝了我的血,会失去记忆,我的白莲圣水,不是洗清世间一切吗?为什么没有洗去他的记忆。”

  “白莲,红连,本是一脉相承,你们又是爱人。心灵相应,他是不可能失去记忆的。因为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他在你心里,你在他心里。”圣天轻叹一口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两个一定要携手共进,就是二百年的时光,也难以抵挡水烨煌一掌啊!我们到时候,是输定了。”

  “以后的事现在莫要想了。咱们得庆祝一下。”风笑悲呵呵一笑,那张少年俊秀的脸庞,随时随地都产生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叫上离歌笑他们一起吧。”简姝宁突然想起离歌笑,他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还有别人。不仅仅有离歌笑。”阮折原扯起唇角,勾勒出一个笑容。

  又树新敌

  “水清门从未在仙道众人面前出过如此之丑,你这次大灭他们的威风,是值得万分庆贺的。水烨煌高傲如他,谁敢在他面前大放阕词啊!”

  “但是很显然,后果也是严重的。你孤勇什么呢?”璃沫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在此后的二十年内,不仅仅是我们容华门,就是魔门一族,也都与你,性命相连了。姝宁。他日做事讲话,定要三思才好。”

  “多谢师姐提点。”简姝宁心底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璃沫不会说话,是个哑巴,没有想到,她的声音如此动听,并且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上等灵器浩气八音剑,炙焰笔。千年寿元丹。简姝宁在拿到炙焰笔的那一瞬间,就把它交给了临焰。性属火的器具,全部交给临焰吞并炼化。

  她的寿命又增加了千年,没有想到啊!

  冰火袍她早已经穿在了身上,效果挺好。千年寒蚕丝织成,然后由三味真水洗炼百年,三味真火焚烧百年,再注入驱百虫的草药,注入诸多法力而成,也是第一名的奖厉之一。

  她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觉得周身都洋溢一股清新的味道。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简姝宁长未束,雪白的冰火袍上面衣摆处,绣了数个冰火符,衬得她更加肌如白雪,面如粉莲。

  南宫月俏阴沉着一张俏脸,“交出我的水仙花玉佩。”

  “月俏宫主,姝宁早前便想交还于你,是你一直拒绝拿回。”简姝宁一看来者不善,连忙拿出水仙玉佩给她。

  “简姝宁,你居然欺骗本宫主,这个仇,本宫主他日定报。”南宫月俏狠狠的瞪着她,她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与耻辱,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敢问月俏宫主,姝宁如何得罪你了?”芙问倒觉得奇了怪了。容华门一向与水仙花月宫无甚交集。

  这简姝宁几时就又成罪人一个了?

  “他女扮男装欺骗我家宫主的感,他是我家宫中选中的度劫之人!他,他,他居然是个女儿身,叫我们宫主何以堪!!”

  天地可证,我真的木有勾引她啊

  南宫月俏身后的一个小丫头怒气冲冲的叫道。仿佛他们水仙花月宫受了简姝宁奇耻大辱一样。

  在场所有的人都囧了。

  “你,。怎么连女人也喜欢你。”临焰纳纳的道。他太汗了。他太无语了。

  无语的不仅仅是他,每个人都脸上挂上三根黑线瞅着简姝宁。

  仿佛都在问她,你是怎么将这天下第一女子宫,水仙花月宫的宫主南宫月俏勾引到手的?

  “那个,月俏宫主,这全部是一场误会。我几时也并未想过要欺骗你,以及你的感啊!”简姝宁突然倍感压力,她那个悲催啊!她那个无语啊!她不过是无意中碰到这个女人,然后这女人扔给她了一块玉佩,她根本不知道那玉是啥意义,她一直想还给她啊!是她不拿回去好吗?

  现在怎么变成她勾引人家宫主了?

  “我头回见你,你就扔块玉佩服给我,我哪知道这玉佩代表着什么意义?”

  简姝宁简直是有口若难辨。

  “不管你如何说,咱们这梁子是结定了。简姝宁,你最好祈祷日后别让我再碰上你。”南宫月俏又羞又怒,她怎么就有眼无珠,瞧上个假男人。

  “是你自己看上我了,好不好?月俏宫主,责任不在我,好不好?”简姝宁欲哭无泪,她怎么这么悲催啊她。

  南宫月俏狠狠的看她一眼,“我们走!”带着她的俩丫环气势汹汹的走了。

  “以后你教教我吧,如何讨得女孩子的欢心?”阮折原手摸下巴,眼中闪烁着兴味的光茫。

  “呃,你莫要取笑我。。我是受害者。。我才是受害者”简姝宁真的要哭了。

  “你,怎么到处拈花惹草啊你,男女通吃啊你?”临焰扯扯简姝宁的脸颊,又好气又好笑。

  “真是服了你了。”南窗照也无奈的摇摇头。

  “我和南南早就觉得这南宫月俏有些不对劲。”沐洁纯也表态道。

  “以后便作女子装扮吧,省得以后再出这种事儿。”芙问轻声道,“不然你身后的女孩子真的要成排成排了。”

  天地可证,我真的没有勾引她啊!

  “芙问这个提议好。”临焰将简姝宁拉进怀里,“你作女子装扮真的很好看。”

  “不,我不愿意。。”简姝宁悲催的如同小猫一般呜咽道。

  引来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天色渐暗,虚怀门内却明如白昼,硕大的夜明珠盘旋在每一根柱子之上。

  夜色渐浓,月娘高挂,凉凉的夜风偶尔抚过,宽阔的庭院内,花影摇曳。

  庭院中间摆了一张又圆又大的白玉圆桌,桌边围坐了几个俊男靓女。

  定睛一瞧,这几个人却是可以让仙道摇上三摇,晃上三晃的人物。

  光夜门的门主光七夜,一头银在夜明珠柔和的光影下闪烁着银光。一头墨随意的散在背上,正是万人迷离歌笑。

  离歌笑的旁边是一位红衣男子,嫣红的唇红若蔷薇。正是魔门一族闻名天下的魔帝圣天。

  俊秀如少年一样的容华门掌教风笑悲,一身白袍俊秀安静。

  他的身边则坐了两位女子,璃沫和芙问,一白一蓝,一冷一暖。两个绝色女子,如同姐妹一般,正襟危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