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脸红(1/2)

加入书签

  你终究是一点都不在乎我,不然为什么连骗我一下都不肯呢?

  愤怒、屈辱翻江倒海的袭来,唐燃烬攥起拳极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你连骗我一下都不肯吗?就这么把我的心放在地上狠狠踩碎吗?你非得这么残忍吗?”

  唐燃烬脸上阴鸷的吓人,蓝初悦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她敛去笑意,恢复了刚刚进来时的疏离模样。

  “总经理刚刚的话我是因为把你当朋友才会对你说的,我是觉得,我已经辞职了,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联系了,我们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线,不会再相交了,我觉得真的没必要骗你,如果你不爱听,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哗啦”桌上的电脑摔落在地,出巨大的声响,唐燃烬一步步走向蓝初悦,怒气越来越盛。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和我脱离联系,你就这么轻视我,我把你当宝,你竟把我当草。滚,马上离开,我不想再看到你!”怒意滔天,他怕再不赶她走他会抑制不住伤了她。

  初悦,别逼我,如果你想离开,我就算囚你、禁你也会把你绑在身边,如果我得不到你,那我宁可毁了你,然后再找你的亲人给你陪葬!

  初悦,别再逼我,代价你真的付不起!

  你还有最后的机会,但愿你能抓住。

  在唐燃烬的暴怒之下,蓝初悦坦然的走了出来。面对唐燃烬,她不是没有好感,只是他带给了她巨大的压力,让她忍不住退却,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本就是个如阳光般的女孩,温暖善良,甘愿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她也肯付出一切,不计代价的去帮别人,只是有一样东西,她始终不会给,那就是心。

  唐燃烬要的恰巧就是她的心。她的心太小,只能容纳一个人,既然决定了,那她就不会轻易改变。她会学着去爱,努力去爱,直到自己真正明白,什么是真爱。

  其实有时候她很羡慕苏雨柠。林碎扬对她极好,不会给她任何压力,两个人似朋友似恋人般的相处着,虽然他们自己不说,可大家依旧能看出他们的幸福。

  第34节:第三十三章在乎

  蓝初悦走到办公桌前,径自收拾着东西,办公室的同事都围了过来。

  “初悦,真的要走吗?听说介绍会很成功,还有公司和我们签约了,指定的设计师就是我们两个。”苏雨柠把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她。

  “是啊,你现在走可惜了,那么大的单子,你就不在乎?”同事也附和道。

  蓝初悦顿住,脸上带着浅笑,“我已经决定了,你们都别劝我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三个月的相处,不是没有感,突然间离开,她也会舍不得。可是,如果留下,应该会给那个人带来困扰吧,他已经救过自己两次了,第三次未必有这种幸运。

  蓝初悦从来不想给任何人带来麻烦,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大家听了一阵惋惜。

  南宫流微笑着走了进来,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温润如玉的脸庞俊秀非常,他轻轻颔,向大家打着招呼。

  蓝初悦装好最后一件东西,正看见南宫流走来,“南宫流,你怎么来了。”

  南宫流接过她手中的箱子,笑道:“今天轮休,所以过来看看你,你这是准备干嘛。”

  蓝初悦回头和大家道别,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她带着南宫流来到天台,才道:“南宫流,我辞职了。”

  南宫流微愣,和煦的阳光照在他额前的碎上,闪出一片金光。他放下手中的箱子,轻轻扳过那张皱皱的小脸,宠溺地说:“丫头,是不是有事要问我?”

  蓝初悦讶异的抬头,疑惑的看着浅笑着的男子,“你怎么知道的?”

  南宫流轻叹一声,随即又是笑意弥漫,“在乎一个人时间久了,自然会知道她的一些想法,我们也认识不短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

  他像以前一样揉了揉她的头,温柔依旧,宠溺依旧。

  莫名的,蓝初悦想起那天段亦飞说的话:“南宫流不惜和家里决裂放弃去法国的机会,为的是什么?”

  她的眼神里有着浓浓的愧疚,尴尬的避过南宫流宠溺的目光。

  “南宫流,对不起,我……”蓝初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顿住了语。

  南宫流隐藏了一闪而逝的脆弱与心痛,依旧笑容明媚的说:“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丫头,你是我的好妹妹,我们之间有必要那么客气吗?”

  蓝初悦的眼睛被瞬间点亮,盈盈的水眸皆是兴奋,“南宫流,你真的当我是你的妹妹吗?”

  望着她兴奋的脸庞,南宫流压下心中的苦楚,“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嗯,那就好。”蓝初悦微微一顿,又道:“南宫流,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袭击吗?到底谁要害我,你是警察,我不相信你一无所知。”

  气氛刹那间凝滞。南宫流漾满笑意的脸有几分不自在。

  “丫头,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是保密的,而且有些事没证据我也不好乱说的。”南宫流努力说服自己,找出了这个理由。

  丫头,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怕你受伤害。现在你离开新月,或许会稍微安全些了吧,但愿唐燃烬那个恶魔,从此会还你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

  遇上他,是你的劫,但愿你可以逃过。

  蓝初悦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语讥诮的说:“借口,你们总是有那么多借口,有人想杀我,竟然连警察都不愿告诉我原因,真讽刺呢。”

  蓝初悦极度讨厌被隐瞒的感觉,只想清清白白凡事求个明白。她知道自己可能卷入了什么大案件之中,她也理解周围人的隐瞒,只是仍忍不住出讥讽。

  “丫头,对不起,相信我好不好,我不会害你的,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南宫流纠结了许久,仍是决定隐瞒下真相,她那么干净,不适合接触外界的污浊,有些事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真挚的眼神,温柔的语,蓝初悦的火气瞬间被浇灭了。她无奈地摇头,淡淡的说:“我知道了,你们都是为我好,刚刚是我不对,有些急躁了。既然你们都不希望我知道,那我就不问了,我等你们有一天,亲口告诉我。”

  “嗯,这件事处理完,我会亲自向你解释。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南宫流细声询问。

  蓝初悦食指轻点鼻尖,眸光皎洁,可爱非常。“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辞职?”

  南宫流失笑,“傻丫头,刚才不是刚刚告诉过你吗?我们之间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怀疑,因为我们都只会为彼此着想。”

  蓝初悦的心明朗了。

  初见之时,他们还只是刚上高中的孩子,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长大了,都有了或大或小的改变,可是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的友,始终坚定。

  碧蓝如洗的天空中,几朵白云飘过,暖暖的阳光给世界镀上一层金光,轻风吹起他们的衣角,让他们显得那么安宁静美。

  南宫流忽略过心底的痛楚,轻轻握住蓝初悦的手,柔软的触感几乎让他沉醉,他竭力压制着,开口:“丫头,我带你去吃提拉米苏吧,好久没陪你去了。”

  蓝初悦眼神晶亮,重重的点头,空气里一片幸福美好,蓝初悦在心底暗道:南宫流,有你真好。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大掌传来温润温暖了她的手心,蓝初悦浅笑着任由南宫流牵着离开。南宫流一手拿着箱子,一手牵着她,好想时间在此刻定格,她可以牵着她一直走下去。

  “蓝小姐,可以单独和你谈谈吗?”旬子夜迎面而来,直明来意。

  蓝初悦侧脸看了一下南宫流,挣脱他的手,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旬助理有什么事吗?我已经辞职了。”

  旬子夜面无表,依旧固执的说:“蓝小姐,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的,五分钟就好。”

  蓝初悦偏头对南宫流道:“南宫流,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南宫流含笑点头,“去吧,我去雨柠那儿看看。”

  服装间内,蓝初悦的眼扫过衣架上的衣服,这些就是昨天展出的衣服,此刻它们挂在这边,依旧掩盖不了它们的精致与纯美。

  “旬助理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蓝初悦打破沉默道。

  旬子夜凝视眼前的女孩,她没有那种惊世骇俗的美,甚至都不如二小姐,可是她有一双灵动清澈的眼睛,嵌在她的脸上使她多了一份生气。

  她不属于他们这个世界,可是少爷喜欢她,无可救药的喜欢她,一个浅笑,一张可爱的脸,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蓝小姐,我希望你能留下。”旬子夜直接开口挽留。

  蓝初悦依然挂着她的浅笑,带着疏离的面具,“我已经和总经理说过了,所以这件事没有再谈的必要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说完,转身欲走,她讨厌纠结在一个问题上打转,决定了就是决定了,挽留是没有用的。

  “你就这么狠心,眼睁睁看着总经理倒闭破产,身无分文!”旬子夜提高了嗓音,声音中透出一股戾气。

  这个女孩心够狠的,少爷为她付出那么多,她还能说走就走,当真是没心没肺了。

  握住门把手的手倏地顿住,蓝初悦疑惑的转身,“怎么回事,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蓝初悦隐约察觉到,此时可能与她有关,平静的声线有了些波澜。

  旬子夜没有回话,直直的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半晌才道:“少爷对你是真好,你要走,他就放你走,宁愿身败名裂,也要还你自由,你是真有本事!”冰冷的声音夹杂着几丝阴狠,让听者胆寒。

  蓝初悦外边看起来乖顺可爱,可骨子里刚强的很,她快步上前,揪住旬子夜的领口,狂妄的说:“有什么事直说,拐弯抹角夹枪带棒的话我听不惯,还有,不要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我不怕你!”

  旬子夜显然没想到蓝初悦竟能如此嚣张,沉冷的眸子燃起怒火,几乎就要失控。

  蓝初悦回以恶狠狠的目光,我会怕你吗?告诉你,我可是警察家属,你能把我怎样?一想到此,她的气势又强大了不少。

  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思维,值得研究。

  旬子夜把攥在领口的柔荑拿开,他开始有些欣赏这个女孩了,毫无资本却可狂妄至此,或许,他真的可以配上少爷。

  “今天早上少爷和炫彩服饰签了一份合约,对方指定由你和苏雨柠担任这次的服装设计师,而且你们每人的作品要不少于五套,否则就视为违约,公司需要支付大笔违约金。”

  “你们签约时又没有征求我的意见,现在出了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吗?”蓝初悦好整以暇的反问。

  “蓝小姐,少爷对您的好,您就一点都不记吗?就算新月能支付出这笔违约金,可新月在业界的信誉呢?您难道眼睁睁看着新月就这样倒下吗?您到底把少爷当做什么了?”

  这个女孩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可以这么平静的说出与她无关,是没有心吗?

  蓝初悦嫌恶的皱皱眉不耐烦地说:“那家伙虽然恶劣、暴躁了点,可是对我还是不错的,算了,我留下来就是了,可是这单结束,我还是会离开的。”

  旬子夜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意,少爷果然了解她,知道什么可以把她留住。

  出了服装间,南宫流还站在落地窗前等着她。斜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周围的吵吵嚷嚷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安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任思绪翻飞。

  “南宫流,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蓝初悦皱着小脸,拍了拍他的胳膊问。

  “没什么,谈完了,我们走吧。”南宫流自然的抱起蓝初悦的箱子,牵着她的手要离开。

  “我不走了,我要是走了,新月可能就不存在了,那样会害很多人失业的,我还是过阵子再走吧。”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不是都决定好了吗?”南宫流的笑意有些勉强了。

  “公司接了个单子,需要我和雨柠一起完成,如果我走了,公司就要付巨额违约金。而且我是个新人,有公司肯请我做设计我该高兴才是啊。”

  “可是,我还是觉得你不要留下好,工作我再帮你找不就好了?”南宫流仍是不死心的劝她离开。

  “好了南宫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再说了,公司同事对我都很好,这次要不是又被袭击了,我也不舍的离开的。”

  “丫头,你决定了吗?考虑一下我的意见不好吗?”

  在这么微妙的时刻,一份合约又把蓝初悦留在了公司,到底怎么回事,怕是除了蓝初悦,大家都心知肚明。

  “总经理给了我那么多的空间,那么大的舞台,这次就当报答他了,我不能不负责任的离开。”蓝初悦的眸光坚定,透着些执拗。

  第36节:第三十五章底线

  蓝初悦再次踏入办公室。

  唐燃烬正颓败的坐在沙,一身名贵的西装皱的不成样子。他抽着烟,吐出的烟圈氤氲成雾,看不清他的表。

  这还是那个邪魅张狂的慕容烬吗?只是一会儿不见,他竟变成如此模样,仿佛失去了灵魂,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光彩,面上一片灰败。

  蓝初悦站在门口,没有上前,第一次看到这么狼狈的慕容烬,说不吃惊那都是假的。

  “慕容烬你怎么了?”她的声音带着一丝试探与小心翼翼。

  唐燃烬苦笑,烟味呛得他猛咳了几口,“没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