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再说(1/2)

加入书签

  “思妤,看好了,”周俊说道,他伸展开修长的双臂,十指轻轻握住球,右臂向前轻送,“嗖”,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刷网而入,那轻松自信的神态和完美无瑕的动作丝毫不次于刚才的秦晓风。

  “打篮球先要学会拍球,运球和控球,其次是……”

  周俊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面前,严思妤正默默的看着邻场。

  又是一阵喝彩声,秦晓风再次进球,场下的观众正鼓掌助兴。

  “思妤……”闻若兰轻拍了一下严思妤的肩膀道,“别走神了,周俊正在给你讲球呢。”

  “哦……对不起,”严思妤回过神来,看了看面前的周俊,一脸歉意的表。

  “没事,我们继续……”周俊重新开始给严思妤讲了起来。

  周俊一边讲,一边用动作示范着怎样运球控球,篮球在他的手中竟然变起了魔术,忽而消失忽而又蹦了出来,看得一旁的闻若兰直咂舌,这时,临场看球的女生也都渐渐朝这边围了过来看他秀球技。

  “思妤,再看一次。”周俊说道。

  运球,伸臂,投篮,篮球像长了眼睛一样跳入了篮网中。

  “哇,周俊,原来你打篮球也这么棒啊!”

  “周俊,刚才那个球怎么跑到后面去了,原来你还会变魔术呀!”

  “这个三分球太酷了,再投一个吧!”

  ……

  旁边,女生们叽叽喳喳赞个不停。

  周俊只是微笑了一下,停下手将球递给严思妤,“来,再投一个试试。”

  “我……”严思妤犹豫了一下没有接球,看着身边的这群麻雀般的女生,她心里有些胆怯。

  “我来吧,”闻若兰一把接过球,轻拍了几下,双臂轻送,“嗖”的投了出去,紧接着,身边传来一阵喝彩声,篮球轻松的落入了篮网。

  “好球!”场外一个男生也赞叹的喊道,是秦晓风。

  邻场的比赛已经散场了,秦晓风将运动服搭在肩头,正抱着双臂饶有兴致的看闻若兰投球。

  “喂,秦晓风,你和周俊斗篮球吧。”有人开始起哄。

  “对呀,斗一个,斗一个……”众人齐声附和。

  “不用了吧,友谊一。”秦晓风摇摇头,笑着回答,“周俊的篮球技术我以前就见识过了,比我好得多呢。”

  “你们俩都是高手,所以大家才想看啊。”一个声音不依不饶,是闻若兰。

  此刻的严思妤则静静的盯着秦晓风淌着汗珠的胸膛,那上面挂着一个红宝石样的饰物,那弯弯的新月形在斜阳的照射下正闪动着红光。

  二

  秦晓风并没有注意到严思妤眼光的异样,他将右手放在周俊的左肩上,微笑了一下,对闻若兰说道:“想看我们俩斗球,要先请客,是吧,周俊。”说着他向周俊使了个眼色,继续说道,“吃饱了才有力气呀。”

  “好啊,想吃什么,我请,不会是土豆丝白米饭吧。”闻若兰笑问。

  一旁的女生开始咯咯的笑个不停。

  大家都知道秦晓风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在学校的饭堂,他吃的最多的饭就是土豆丝加白米饭,开始有人以为这种饭很好吃,有好事者尝了一口,结果大吐舌头。

  后来,还是秦晓风解开了大家心里的这个谜,“因为土豆丝加白米饭最便宜,三块钱一份,而且能保证在五个小时内不会完全消化掉,也就是说很耐饥。”

  “走吧,到点了,开饭了。”秦晓风没有在意大家的哄笑。

  “饿死了,快点吃饭去喽。”一旁的项楠也大声吵道。

  众人聚成一个庞大的队伍往回走,他们还要回去拿放在教室的饭缸,所以没走多远,人群就散开了,大家三三两两的朝着教室方向走去。

  学校的饭堂里,打饭学生的队伍早已排成了长龙。秦晓风习惯性的朝九号窗口走去。饭堂里一共有十八个窗口,每个窗口供应的饭菜花色和口味都不一样,有的专一做油酥饼子加稀饭,有的专一做各种面食,烩面捞面炝锅面等各类都有,有的专一做馒头油卷包子,还有专门供应米饭盖菜的盖浇饭,总之,凡是市面上能见到的小吃类食品,这里是应有尽有,只不过味道上不太令人满意。

  秦晓风在九号窗口前停住了,很自觉的排好队等待着,快到跟前的时候,他向前伸头看了看,前方三米远的饭台上的饭菜透出的香味让他的肚子止不住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看来今晚的菜味道还行。”他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开始催促前面的几个男生,“快点快点,饿死了。”

  前面的一个男生回头看了一眼,“是晓风呀。”他笑着刚说完,突然面部表生了一个奇异的变化,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怪异表。

  “咋了,兄弟。”秦晓风笑道。

  男生没有回答,回过头来,向前迈了一步,该他打饭了。

  秦晓风很是奇怪男生刚才的那个神色,但并没有太在意,那个男生很快就打完了饭离开了,临走时还给了秦晓风一个奇怪的微笑,直笑的秦晓风莫名其妙。

  “林师傅,今天的菜好香啊,是不是油放多了。”秦晓风走到窗口,对打菜的师傅说道。

  “哦,是晓风啊,吃点什么,还要土豆丝白米饭吗?”

  “还是林师傅了解我。”秦晓风笑着看了看眼前,饭台上,一大盆粗糙的米饭,摆在一边,中间的菜盆里还是老一套,变了色的茄子,白花花的土豆丝,颜色暗淡的西红柿炒鸡蛋,看不到多少肉的大骨头,味同嚼蜡的鸡腿,还有腌制过的生洋葱……

  林师傅很娴熟的接过秦晓风的不锈钢饭缸,盛了一大份米,然后掂起菜勺打了一大份土豆丝,再多加上半勺汤汁递了过来,“再来个炸鸡腿吧。”林师傅微笑着说道。

  “不了,鸡腿太贵了,再说,我今天也不太饿。”秦晓风回答,心里却道,“什么炸鸡腿,上次吃了一口就让我恶心了三天,就算不要钱奉送我,我也绝不会再尝一口了。”

  “今天给你打的这份土豆丝绝对有多的,味道也不错,你只管吃。”林师傅没看出秦晓风的心思,还乐呵呵的说道。

  “谢谢林师傅。”秦晓风很客气的回答,他端起饭缸走到了一边。

  突然,身后林师傅和另一个声音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姑娘,你要点儿什么菜,看你面生,一次来九号窗口吗?”林师傅说。

  “我也要土豆丝白米饭。”那个熟悉的声音回答,是严思妤。

  秦晓风转过头,瞪大了眼睛,他有点儿不相信。

  他知道一般像这种富家女生,基本上都去一二三号窗口去了,因为那里的饭菜相对来说要好得多,那边不仅有饺子烩面,还会有新鲜美味的馅饼和现场制作的豆浆,很多富家子弟吃饭都往那边挤,因为九号窗口饭菜的粗制滥造,这里可以说几乎没有几个女生来过,所以严思妤可以说算是九号窗口的稀客,难怪刚才前面的那个男生露出那种怪怪的表,而且现在校园都在传秦晓风和严思妤的关系,这就是那个男生临走时为什么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

  秦晓风傻傻的站在窗口旁,看着林师傅很熟练的接过严思妤的饭缸,盛了一大份米饭,上面再盖上一份苍白的土豆丝,递出了窗口。

  “姑娘,你要炸鸡腿吗?我们九号窗口的炸鸡腿是这几个窗口里面最美味的了。”林师傅眯缝着小眼睛厚颜无耻的向严思妤推销着炸鸡腿,因为长期沾满了油腻而显得肥胖的脸颊看起来有些令人恶心生厌。

  “不要买……千万不要买……”一旁的秦晓风在心里大声喊道。

  “炸鸡腿?多少钱一个?来两个吧。”严思妤一边问一边开始从钱包里掏钱,林师傅开始熟练的用夹子夹出鸡腿准备递过来。

  秦晓风再也忍不住了,他快步冲上前去,一把将严思妤从窗口旁拉过来,还一边面带着微笑说道,“这么巧,思妤,你也在这里呀,我和项楠刚好找你有事,他正在门外等着呢。”说完,不容严思妤回答,拉着她的胳膊就向外走。

  “哎……姑娘……你的两个炸鸡腿……”后面的林师傅还在大声喊。

  周围,打饭的学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大家谁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严思妤端着热气腾腾的饭缸,不知所以的跟在秦晓风身后,直到两人出了饭堂的大门,秦晓风才松开她的手臂,长吁了一口气。

  “晓风,你……找我?项楠呢?”严思妤轻声问道,一脸疑惑的表,看着秦晓风的神色,她有点不明白。

  听到问话,秦晓风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他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严思妤问道:“我真的不明白,你怎么也会打土豆丝白米饭,难不成你也想和那些傻瓜一样想尝尝这饭什么味道?还有,你那么爱吃炸鸡腿啊,一次就要两个,我的好妹妹呀,如果你吃完了那两个炸鸡腿,我保证你这辈子看见炸鸡腿都会反胃。”

  “我……其实……想给你一个的。”严思妤嗫嚅着嘴唇说道,她这时才明白秦晓风拉她离开饭堂的原因,不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给我一个……你要给我一个……为什么?”秦晓风问完这句话,他立刻明白自己的这句话有些多余。

  正说着,项楠端着饭缸朝这边走了过来,右手还拿着两个馒头,“晓风,思妤,刚才看你们两个跑出来了,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他看到刚才秦晓风在笑。

  “项楠,今晚什么饭,这么香,还泡面吗?”秦晓风问。

  “还是兄弟你了解我啊。”项楠走到秦晓风身边,晃了晃散着浓浓鸡汤香味的鸡仔泡面,“你呢,还是土豆丝白米饭呀,你就吃不够吗……思妤,你的呢……啊?”当看到严思妤的碗里和秦晓风的一样也是土豆丝白米饭时,项楠一下吃惊的张大了嘴,愣住了。

  “开始吃饭了,不许说话。”秦晓风说道,他一屁股坐在饭堂一侧的石台上,开始端起饭缸拿勺子将白花花的米饭大口大口的往嘴里送,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看起来那米饭很合他的胃口,很美味。

  严思妤举起小勺慢慢吃了一口,突然皱了一下眉头,果然,这个表没有逃过两个男生的眼睛,秦晓风和项楠一起大笑起来。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项楠说道。

  严思妤轻轻抿着嘴笑了一下,继续吃饭,她想起了闻若兰对她说过的那句话,“爱一个人,要先学会和他同甘共苦。”

  原来,秦晓风一直就是吃着这种饭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三

  晚上,躺在床上的秦晓风回想起今天下午严思妤投篮的样子和吃饭的表,忍不住暗自笑了起来,她这是为了什么,为了和自己在一起吗?他问自己,没有人给他答案,女生的心理,总是让人琢磨不透。

  他又想起了晚饭后和项楠的对话。

  “晓风,你是不是喜欢上严思妤了?”

  “嗯……有点儿吧。”

  “我还以为你是铁石心呢,原来你也会……不过,喜欢上一个女生是很容易的事,特别是像她这么漂亮的女生,你可要把握好哦。”

  “有什么好把握的,顺其自然呗。”

  “她可是我们班的班花,追她的男生多了,你没有看见今天下午教她打篮球时周俊的眼神吗……周俊的眼睛很少离开她身上,大家都知道他暗恋她多年了,只不过没人说破罢了。”

  “哦!”秦晓风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高一时就有女生给他写书了,他常常是付之一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接下来的日子,秦晓风没有想到,严思妤天天下午都坚持让闻若兰陪她去打篮球,而且周俊也经常出现在她身边很认真的教她,现在,这个女生的篮球技术竟然也小有所成了,投篮的命中率和闻若兰已经不相上下。在严思妤运球和投篮时,他仔细观察过周俊的眼睛,可以说,那种渴望而不可得的眼神中暂住着一丝幸福。

  让秦晓风更想不通的是,严思妤现在居然也成了饭堂里九号窗口的常客,她总是排在秦晓风的后面,打一份和秦晓风同样的饭菜,然后和他坐同一张饭桌,不管碗里的饭菜是否食之无味,她看起来吃的都很开心,没有再皱眉头,她还喜欢和他一边聊天一边吃饭,从来不顾忌旁边会不会有异样的眼神。

  “喂,你再在这个窗口吃下去,会营养不良的。”每次吃饭,秦晓风都会好心的提醒她,口气有些严肃还有些关心。

  “那你也换一个窗口吧,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吃。”严思妤经常这样回答。

  每次秦晓风都会摇摇头,他知道自己的口袋不比别人,每个月的生活费是有限度的。

  不仅在校园里,秦晓风能经常的碰到严思妤,就连他到校外买东西,逛书店,也总是能看到她的影子,因为两人的频繁接触,校园里的流传得更厉害了。同学们好像都认定了,她,严思妤,是秦晓风的女朋友,而他,秦晓风,也很喜欢她。

  秦晓风最近很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紫丁香在线了,他很想和她聊一聊,毕竟她是个女生,而女生的心理只有女生才能琢磨的透。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严思妤就这样继续下去,他更不知道,此刻的严思妤,正躲在寝室的一角独自享受着自以为是的幸福。

  这些天里,严思妤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些小礼品,开心果,人梅,巧克力之类的小零食都是她的最爱,但是最近,好像有人知道她的这些嗜好,买来许多这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