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啤酒(1/2)

加入书签

  原来,花丛中,有许多被修剪好的植物很整齐的排列在路边,它们的形状正是一个大大的箭头,而远处的花丛里,也有几个这种大箭头,这是一种真正的“绿色路标”。

  “同学,能知道你的名字吗?”秦晓风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询问女孩名子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吗?”女生回答。

  “啊?”秦晓风一愣,以前,只听说过问女孩子的年龄不礼貌,什么时候开始连姓名也不能问了。

  女生看到秦晓风的表,浅笑了一下,低下头继续看手中的书。

  两人向前走过几步,眼前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一片喧闹声在前方沸腾,这不是起初两人进来时的那个入口,这是花园的另一个入口,而这个入口的前方,就是即将举行比赛的那个足球场,宽大的看台,随风飘扬的五彩旌旗,成群的学生观众,还有两支在一旁闲聊的球队,是周俊张广明他们正在和九中的那些队员聊天,经过几天的比赛,大家似乎已经成了好朋友了。

  下午的比赛,三点钟准时开始,这是一场冠军争夺战,所以比赛超乎寻常的激烈。

  已经战过了一次,两支球队再次狭路相逢,到底谁输谁赢,悬念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被揭开的。

  一个初进球场的观众,只要看看台上观众的表,听听他们那震天的咆哮声,就知道这场比赛的激烈程度了。

  这场比赛,已经熟悉了一中校队打法的九中校队也采取了攻防并举,防守为主,抓住机会,然后再主动出击的阵势,双方在赛场上是一对一的跟踪防守,谁也找不到进攻的机会,大家似乎都陷入了僵持之中。

  虽然两支校队都有几次险象环生的况生,但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上半场最终以零比零结束了比赛。

  中场休息时,秦晓风一边大口的喝着矿泉水,一边低声问周俊项楠几人:“大家看出来他们的弱点没有?”

  “他们的弱点应该在左路,左路上力量薄弱,唐余风始终在右路盯着晓风,我看,于飞龙和周俊你们下半场主要突击他们的左边防线。”叶冰在一旁提醒。

  “嗯,叶冰说的不错,这一点我也看出来了,下半场,咱们就按叶冰说的做。”秦晓风说道。

  大家一致点头。

  果然,叶冰说的没有错,九中始终防守在左路的那几名同学的实力明显有弱势。

  终于,在比赛的七十分钟,身形矫健的于飞龙接到张广明传来的球,避过两名防守队员,一记飞脚,足球凌空飞起,斜斜的撞在了网角上,球进了!

  “哗!”球场一片沸腾,一中的啦啦队顿时锣鼓喧天响彻云霄。

  “一中必胜!晓风必胜!”

  口号声淹没了整个赛场。

  看台的僻静角落,一个短戴着黑边眼镜的女生也激动的雀跃起来,激动的表抑制不住。

  已经一比零领先了,接下来的比赛,按照秦晓风的指示,仍旧是“稳打稳扎”,保证不输球,然后有机会时再出击,因为,离比赛结束时间不多了。

  九中已经接连换上了两名替补,雷千胜也在场下嘶吼不已,但一切看起来于事无补。

  终于,比赛结束的哨音响了起来,最终,钱江一中校队以一比零的比分胜出,获得了这次校际比赛的冠军。

  站在领奖台上捧起奖杯的那一刻,秦晓风的自豪之从心底油然而生,或许,学校那个唯一的深大名额非自己莫属了,他暗暗的想着,心里一阵激动。

  【】

  70十一

  喧闹过后,随之而来的是风平浪静。

  钱江一中校园的这些学子们,再次陷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中去,校长方文盛果然兑现了当初的承诺,给每个队员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奖金,并且,私下里,方文盛向秦晓风保证了会为他争取到保送深大的机会。

  在一次盛大的庆祝之后,球员们又开始了默默无闻的学习生活,谁都认为,那个保送名额,是留给秦晓风的,因为,他是球队中实力最强的也是学习最好的学生。所以,谁也没有想入非非。接下来,因为有了前些日子的快乐,即使进入了艰难的考前黑色时期,大家仍旧乐在其中,竟然没有感到多少的疲倦,学的津津有味。

  四月初,一中校队球员的个人综合素质评分出来了,分数表就贴在学校大门旁的公告栏中。

  秦晓风站在公告栏前默默的看着表格,心里泛起一种说不出来是喜是悲的感觉。

  表格上的分数很清晰醒目,九十二分,分数很高,但是位居二。

  一名,九十三分,分数前面是熟悉的名字,项楠,秦晓风最好的朋友。

  “怎么会这样?”

  “这怎么可能?”

  ……

  校园里议论纷纷,但是大家都知道两人的关系,谁也没有在秦晓风面前说出自己的看法。

  “晓风,对不起……”小操场里,项楠欲又止,好像有话要说。

  “要请客呀!”秦晓风笑着说道,“你能保送深大,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嘿嘿……”项楠一阵傻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接下来的日子,枯燥和沉闷的学习重重的压在了这群即将进入考场的学子们身上,谁也没有时间再去谈说爱,大家连吃饭的时间都压缩了一半。秦晓风也没有再上过网,更没有再找过严思妤,毕竟,学习比什么都更重要,保送机会没有了,自己只有努力争取了。

  不过,让他感觉奇怪的是,严思妤好像失踪了一样,他竟然一次都没有碰见过她,就算是下课和放学。

  五月的最后一天。

  下午放学时,王媛找到了秦晓风,这让秦晓风心里一阵忐忑。

  王媛的办公室里,有些陈旧的电扇“嘶嘶”的转动着扇叶,秦晓风不知道这次老师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他感觉自己学习已经够努力了。

  “晓风,恭喜你!”王媛递过来一个ems邮包。

  “我的邮件?”秦晓风奇怪的问,他不明白王媛话里的意思。

  “这是保送深大的录取通知书,你被提前录取了。”王媛笑着说。

  “啊……”秦晓风呆住了,“不是项楠吗?怎么会……”

  他用疑问的眼光看了一眼王媛,又瞟了一眼邮包。

  “项楠的录取通知书已经领过了,”王媛说,“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咱们一中的保送名额突然改成了两个,也许,是你表现出色吧,总之,你现在就可以回家了,你妈妈一定会高兴坏的!”

  王媛说完,办公室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一时间让秦晓风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真的被录取了吗?这就算结束高中生活了吗?自己真的不用再学习了吗?自己真的不用参加高考了吗?这一切都是梦吗?

  秦晓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拿着录取通知书离开王媛的办公室的,他感觉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

  他没有像王媛说的一样回家,而是默默的将邮包放进教室的抽斗里,然后一个人去到了小操场。靠在自己和项楠经常聊天的那株大杨树下,秦晓风静静的一动不动。他就这样一个人静默了许久,眼睛呆呆的看着前方,大脑仿佛停滞了一般。

  “晓风……祝贺你!”一个声音打破了秦晓风身旁的这种寂静,是闻若兰。

  “哦,是若兰,你没有去找项楠吗?”秦晓风回过神来笑问道。

  闻若兰没有回答秦晓风的问话,只是轻声的说道:“其实,这次你真的应该感谢思妤,多亏了她……”

  “思妤?对了,若兰,这些天怎么没有看到她?”秦晓风问。

  “你不知道吗?”闻若兰问,表有些奇怪。

  “知道什么?”秦晓风一愣,表更加奇怪,他不明白闻若兰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你知道呢,其实,这次这个保送名额,是思妤的爸爸帮忙争取到的。”

  “思妤的爸爸?”秦晓风不解,“我又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帮忙?”

  “不认识?你见过他的,难道你忘记了?”

  “我见过?”秦晓风有些惊讶。

  “对呀!在方文盛的办公室,那次,你差点被开除。”

  “啊!是他……”秦晓风想起了那天晚上见过的那个陌生的中年人。

  “对,他就是思妤的爸爸,那次事件后,思妤对她爸爸说了事的始末,她爸爸为了感谢你,就找到了方文盛,劝他收回了那张处罚决定书,后来,也是思妤找到了她爸爸,为你争取到了深大的保送资格。”

  闻若兰的话说完,秦晓风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泛起一阵感动。

  他从没有想到过严思妤竟然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而自己竟然一直蒙在鼓里,他还以为方文盛突然大慈悲才没有开除自己,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因为在球赛上表现出色才取得了保送资格。

  “你可能不知道,项楠之所以也能保送深大,不是因为分数,是因为他的爸爸在球赛开始前就已经活动好了。”

  闻若兰的话再次让秦晓风一呆,他想起了在桐山上项楠对自己说过的“我的前途,估计老爸早就安排好了,未来,我会上深大,就算考不上花钱也要去的。”

  “项楠知道这件事以后,和他爸爸吵了一架,后来,他感觉是自己伤害了你,没脸见你,于是,整天都陷入到忧郁之中。”

  “这样啊!“秦晓风这才感觉自从球赛过后,项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很少再找过他了。

  “那,思妤她……”

  “她上周就离校了。”

  “离校了?”

  “她爸爸已经安排好了,她要去南澳洲留学,现在在省里学习英语。”

  “南澳洲?”

  “对!就是澳大利亚。”闻若兰解释,“以后,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那种开心快乐的感觉,永远都不会有了。”她感叹道。

  秦晓风抬眼望天,微蓝的天空,几朵浮云静静的漂浮着,正在不知不觉间游移,谁也不知道它们是自由自在,还是被微风轻轻的推动着。

  他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严思妤那浅浅的带着几分羞涩的笑,两人在一起的那些镜头忽闪着跳过脑海,自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对她说呢,他暗自想。

  4卷这个女生不好惹

  一

  九月时节,深江大学的校园里,并肩而行的学生游走在区间路的每个地方。

  现在是刚刚开学,所以刚报到的新生随处可见。

  家长陪同,大包小包,走走停停,这一切成了新生们入学的标志。

  校园里,走成排并肩行的学生们让原本宽敞的区间路变得狭窄。

  一辆白的扎眼的宝马车一路上不停的按着喇叭行走在区间路,那速度慢的像一部即将退休的老爷车,当然,它可不是老爷车,从崭新亮的外壳来看,它的车龄可能还不足一个月。

  走着走着,白色宝马车突然停下了,喇叭又开始响了起来,“滴——滴——”

  车的前方间隔三四米的距离,站着两个男生,一个穿花格子衬衫,另一个穿大红色运动t恤。

  “这么巧啊!”花格子衫男生笑吟吟的说道。

  距离远一点穿着大红色t恤的男生没有回答,他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对面的男生,很安静的表,似乎心里在想着什么。

  穿t恤的是秦晓风,而对面,刚好站在宝马车前挡住了去路的那个穿格子衫男生是穆文龙。

  “秦晓风,我就知道我们还会有见面的一天,不过,我倒没有想到会是在深大的校园里,”穆文龙说道,“一个差点被开除的学生,竟然能够争取到保送资格来深大,你的本事真不小。”

  “你也是,像你这种品德的人,居然也能上深大,看来,这里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秦晓风毫不客气的反击。

  不过,就算不能做朋友,他也不想和穆文龙成为敌人,毕竟,大家都是足球特长生,就算平日里不见面,赛场上也是一定要见面的,况且,穆文龙现在已经大四了,排资论辈,他也算是师兄级别的人物,自己没必要和他过不去。

  在秦晓风心里,只要他不来找麻烦,自己绝对不会去招惹他。

  “秦晓风,那次的事,我会永远记住的,你给我的,我迟早会还给你。”穆文龙阴测测的说道,他丝毫不顾身后汽车的鸣笛声,好像没有听见似的。

  “我恰恰相反,过去的事,我早已经忘记了,我也不想再记起来它们。”秦晓风回答,他不是想和解,他只不过不想初入校园就给自己树一个劲敌。

  宝马车的前门打开了,开车的司机匆匆跑到两人站立的中间,微笑的朝二人说道:“两位同学,麻烦你们两个让一下路,好吗?我们还要去报到呢。”

  “你没看见路边怎么写的吗?校园区间路严禁车辆出入,学校保安没看见你吗,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你放进来了?”穆文龙皱眉对那司机说道。

  “同学,我这不是没注意嘛,下次我一定把车停在指定位置,你看,前面不远就到了,你们……能不能让一下啊?”司机满脸陪笑,一边用手指着前面说道。

  “喂,阿福,你能不能快点!”一个女孩的声音从车窗传过来。

  “好的,马上就来。”司机回过头大声回答,然后又朝二人说道,“劳驾,劳驾。”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是关车门的声音。

  原来,车上的女生已经下了车,关上车门,朝这边走来,一脸怒气冲冲的表。

  司机一看女生下了车,急忙跑过去,点头哈腰的笑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