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黑影(1/2)

加入书签

  他觉得如果仙儿所说的真小北曾经同意永不再来中国,肯定是协议中有所限定,这个限定一旦打破,先不说真小北是否还痴恋仙儿,至少协议中这个限定已经限制不了他来中国了。桑舞小说网“我看仙儿当年是被他缠怕了!~呵呵~~”

  “呵~~那是你们没经历过~~我这旁观的都捏了一把汗~~”吴浩也笑了笑~~不过,当年对真小北来说,算是痛并快乐着吧。

  我偷偷看了一眼旁边从吴浩讲从前到现在,一直不一语的江宇,一付像是事不关已的表。难道他一点都不在乎吗?他对她真的只是她自己一厢愿吗?他来这帮她,只是因他们是朋友吗?心底里忍不住深深的叹息。

  “我有看最近的娱乐报道,真小北在城有签唱活动,稍后还会在城开演唱会,报道还说这是他四年来第一次中国之行。”莫晓意挥他的金头脑,迅速搜索记忆。“不过,从报道上看,倒像是商业行为多一点。他这时候来中国开演唱会,作宣传,对他来说是绝好的时机。虽然这样说,但也很好奇协议的内容是啥?吴浩你就说吧,现在这种时候还有啥好隐瞒的。”

  吴浩心虚的看了一眼仙儿,他怕怕:“咳~~咳~~我们先做个安全协议吧~~”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谈条件吗??哼哼~~”我握紧了我的小拳头,举起来晃了晃。

  吴浩后怕的咽了咽口水,叹了口气,这一劫看来是避不过的啦~~“你们不要这么严肃嘛~~其实我和他之间的协议也没啥的~~也就是我跟他说仙儿喜欢有自己事业即目标的男人,不喜欢那些有钱却无事生产的公子哥~所以叫他凭自己的实力去做一翻事业,四年后如果他自己觉得自己还爱着仙儿,就让他以一个成熟男人的身份回来追求仙儿~~~当然~~咳~~我也收了不少好处,就是~~关键时刻给他点信息。~~只是这四年以来,仙儿都没啥动静,我也是白收钱不干活。当然~~~就算有啥动静,我也断不会出卖自己的师妹嘛~~我也就给点没有啥用的小消息。嘿嘿~~~”一口气把最关键的地方说完,把自己的立场表明清楚,他可不想被揍得几个月下不来床~~

  我冷笑一声,这师兄胆子越来越大了,敢出卖她,还玩起了监视,“好啊,我的好师兄,想不来这四年,师妹我还是在你的监视之下啊~~~”

  “没没没~~我也没时间监视你四年这么久~~也就偶尔在你妈咪那探点小道消息~~~大前提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那小子是谁啊,师妹可是比他重要多了~~这钱不赚白不赚嘛~~师妹~~别过来~~~我分你三成~~~不~~一半~~~~~”吴浩整个身子都贴到了沙背上~~就在仙儿的拳头揍上他英俊的脸上时,他忍痛作出最后的决定~~钱没了可以再赚~~英俊的脸没了,那可就难赚了。~“从那小子身上刮的,我全给你!~~师妹~~~原谅我吧~~~”当这话说完,只感到脸上一阵拳风而过,没有半点疼痛。吴浩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他的俊脸算是保住了!~

  周凌东忍不住嘴角有点抽搐,林仙儿这家伙永远的重点都和别人想的不一样。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兄,就有什么样的师妹,两个都掉钱罐子里了。

  “如果真是为仙儿而来,就看他俩有没有这个缘份咯。如果不是,那就最好不过了。我想大家也不用在这里瞎紧张!~到时回到城,见招就拆招咯!”听完故事的前后,莫晓意失笑的说道,应了周凌东那话,就这破事。被这师兄妹搞得天大事一样。

  “一切等回到城就什么都清楚了!你们该干嘛该嘛去吧,一大早起来赶飞机,我想睡一觉!~”江宇看他们也商量得差不多了,直径下了逐客令,躺到床上去休息。他真的很累~~

  “你~~~”我很生气,对她的事,他就这样的态度,就这样漠不关心吗!

  吴浩可没敢让她说完,她要闹起来就是没完没了,吵得死人都能气得复活。立刻示意莫晓意一人一边架她起来,周凌东也会意的打开房门,让他们好把仙儿给架出房间。还顺便帮江宇把门给关好,仙儿的吵闹声可不小呢。

  “你们三个想干嘛`~~~~放开我~~我还有话要说`~~~~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气死我了!~~”突然被人架着走,真是有够丢脸的~!~一到楼下大厅,他们立刻把我丢在沙上,三人还同时跳离我好大一段距离,害她打又打不到,气得她直跳脚!~~“气死我了!~~这可是我的家也~~~他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啊!~~还有你们几个倒底是来帮谁的~他就这态度~~~”

  吴浩被众人推出去当炮灰,只因这里只有他一个能与仙儿过几招的。“好了,仙儿你也别气了。你突然一声不响的跑回家,江宇他不知有多担心你。而且这一次,你还得靠他让你妈咪提前放你出山。”

  “是啊是啊,你都不知道,前天他在做赛前训练,都不知被教练骂了多久。他那付见谁都提不起劲的死人样,不是我们亲眼所见,做他兄弟这么久还不知他也会有这样一面,看来他是真的对你动心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担心。”莫晓意也赶紧从吴浩后边伸了个头出来补充说明。

  真的吗?他真的担心她吗?!~心里不禁滑过一丝甜蜜。但又有些奇怪,江宇对谁都一付酷样,平时也没见他对自己有啥表示的。他会只因为她不见了一天,就有这么担心吗?!

  “他会丢下他最爱的羽毛球和大赛跑来找你,就表示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看到你无恙,他自然松了一口气,这回才能安稳的睡一觉。”周凌东走了过来,点醒她,就她这小笨蛋还真以为江宇只当她是朋友这么简单。

  虽然听到他们这样肯定的说,可毕竟当事人从来都没承认过或是有表示过,脑子始终想不明白。也许只是他们在安慰她罢了!“可你们两不也来了吗!~”

  “那你对他与对我们是一般的吗?”周凌东直视着她的眼睛,轻声的问着。

  “可他对我,也许与你们一般!”我不敢望着他的双眼,低下头,像是自语似的说道。有些莫明的害怕,就怕这样的底线一旦被越过,他们也许连朋友也不是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江宇的这份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就怕有任何的风吹雨打,让它烂死在地里。

  莫晓意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感的事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仙儿,你对感的冲劲上哪去了!~这可不像你啊!都快可以摇旗呐喊了,你却搞撤退!~”

  “我又没说要放弃!~”我嘟着嘴说道,只是也有迷茫的时候嘛!~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单相思,前境不明朗啊!~

  “那你就打起精神来~~我们可是你坚强的后盾啊!~~”莫晓意鼓励她给她打打气,她要是退了,他们不就没戏看了!~~嘿嘿~~这爱戏码还是比较普罗大众地。“江宇是闷骚型的,你已经是成功了一大半了。加油哦!~~”

  我怎么听着这话从莫晓意这人的嘴里说出来,就这么的别扭!~~不过他的打气,还是挺受用。“好吧,本小姐看在他能帮我脱离苦海的份上让他好好睡一觉吧!~~”可自己还是死鸭子嘴硬,要面子。

  天啊!~~我二周不得休息了!~~加班加到我电动车坏掉,现在每天要坐公车上班,没把我晕死!~~呜~~七月是我最黑色的一个月了!~~拖了几天没更新,进度越来越慢了!~~动力啊~~亲亲们也不多给我点动力!~~

  我忧怨的看着他们一桌的大鱼大肉,再看看自己面前,却只有青菜豆腐。老妈子还不停的给那四个家伙夹菜,硬是把我给排除在外,还把她赶到了餐桌最边上,倒底谁才是她的儿女啊~!~从来就没见过老妈子对自己有这么殷勤过,那四个家伙像是吃了蜜似的,不停的给老妈子灌汤,瞧瞧老妈子那脸上都笑开花了。看他们一付和乐融融的幸福样,我恶狠狠的用勺子叉着面前的那盘雪白的豆腐~我想吃肉~~我想吃肉!!

  由于我对自己的遭遇太愤慨,以至于忘记身处的环境,只沉迹在对豆腐的杀虐中。

  周嫂看着那盘被仙儿催残得已不见刚上桌时的精品豆腐样,心里虽然有点为自己做出的食物,被她这么招罪有些许的心疼,但更庆幸的是,自己并不是那盘可怜的豆腐,轻摇了摇头回自个儿的厨房,来个眼不见为净。

  老妈子看着她那幼稚的举动,皮笑肉不笑的叫唤她:“乖女儿~~”可叫了三四声了,她居然敢无听!想也没想就顺手抓起盘里边的鸡骨头就扔过去。看你敢不应我!!哼~!

  正叉得过瘾,突然警钟敲响,我档!~~!嘿嘿~~想阴我~~没门!~老妈子看一招不成,再丢!~不是吧~~还来,也不想想我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四五岁的时候没本事档到,可自从我学武以来,这招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了,可老妈子却是玩上了瘾,对丢鸡骨头的事乐此不疲~~只要当天餐桌上上有白切鸡,最后总成了她们俩母女餐桌战场上的弹药。

  坐在桌边的四人,只有吴浩一人已最快的反映及速度捧着自己的饭碗跳离餐桌,坐得远远的边吃边欣赏战局了。江宇他们对目前的状况已经是目瞪口呆,但又由于不知况,而且他们自己是客人,所以不敢貌然离桌,只能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狼狈的闪躲着眼前飞来飞去的鸡骨头,而餐桌上此时已是一片狼籍,他们的美食已经不能再享用了。

  周嫂在厨房听到餐厅有吵闹的声音,心里一紧,莫不是夫人又和仙儿开闹了,匆匆丢下手中的活,赶紧跑出来看。揉着有点疼的脑袋,周嫂也学会了翻白眼了,这种况虽然不是第一次生了,可她们要闹就不能分个场合分个时间吗!~~周嫂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当!~当~~当~~”三声锣鼓般的响声,震得在场所有人都狠不得此刻自己的耳朵是聋的。

  “玩够了吗!”周嫂一记凌厉眼神扫过去,那母女俩这时却很孬种的低下了头,没敢再有什么小动作。“我想你们也吃饱了,我让人把桌子收拾干净。”没给在场任何人出抗议声,迅速的指挥另两位佣人收拾满桌的残局。

  好了,这回大家都没得吃了!刚顾着泄愤,而自己更没得吃几口呢!可又不敢再造次,老妈子可也是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只能把希望放在夜宵上了。

  “呵呵,真不好意思,不知今晚的菜式是否满意呢?”老妈子优雅的拿起手巾擦拭了一下嘴,轻放到桌上,慈爱的询问着几位贵客,仿佛刚才生的一切都是别人的幻觉。“还没吃饱的话,没关系!晚点让仙儿亲自下厨,给你们煮点宵夜,我想她的手艺你们也尝过了,那可不输五星级酒店呢。”末了还不忘推销自个儿的女儿,拉着江宇的手,邀同另三位一起坐到客厅去谈天。

  什么啊,还要我半夜起床服侍这几个大老爷们,在学校还没服待够他们,回到自个地盘了,还依旧上岗?!她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吧!懒得理呐,大不了半夜她蹲床底自个儿偷吃算了。我低着脑袋趁他们几个不注意偷溜回房,也没管老妈子在客厅和那几位男生谈些什么,反正师兄和他们应该会抓着机会帮她说说话的。要是自己也呆在那,估计还没劝说得动老妈子放人,自己又会牛脾气的和老妈子杠上了。

  “我说江宇啊,难得来伯母这玩,就多住上几天,就当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别像上回似的急着回去撒,伯母还没得好好招呼你呢。你们几位也是哦,吴浩要帮阿姨好好照顾他们。”林母看着这几位青年才俊真是笑都合不拢嘴了,尤其是自己的这位未来女婿,真是越看越中意。

  “阿姨,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会帮您好好招呼他们的~!”吴浩拍着胸脯保证道。

  “伯母,您太客气了,是我们太打扰了!”江宇礼貌的说道。“我们见仙儿一声不响就跑回家了,以为是家里有什么事,有些担心,没经过您的同意就冒昧跑来。还请您多多见谅!”

  瞧瞧这孩子多贴心啊,林母欣慰的点了点头。周嫂这时把泡好的茶和切好的水果端了上来。“来来来,大家喝点茶,吃点点心。”

  喝着茶,吃着点心,江宇他们谁也没敢开口说正事,你推我说,我推你说,互相打着眼色。

  他们几个人的小动作,都落在了林母的眼里。但她也不动声色的等着他们,看他们谁开这个口,打算怎么和她说。

  最后,吴浩被大伙儿给推了出来,由他来打个头炮,打得好了,那后面的自然也好说了。“那个阿姨啊,其实仙儿在学校挺乖的,也是只是当个小小的助教,绝对没再和别人比赛或是打架了,这个您不信的话,也可以问一下江宇。”深怕林母不相信,立刻把有说话份量的江宇推了出来,怎么说也是未来女婿嘛。

  江宇突然被点名,看到林母探究的目光,只好硬着头皮赶紧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那打赌的不知算不算比赛?!~

  “你们年轻人,在玩些什么,只要不太出格,做家长的也不会管得你们太严的。”林母轻声说着,那声音听起来温柔,却也有着威慑。“知女莫若母,仙儿那点心思,我还能不明白吗!有机会让她打,她不会推,就算现在她懂得了衡量有分寸,但就怕又像四年前,这只是个开始。”想起当年,心里还是会有些颤抖。

  吴浩诚心诚意的再次道歉:“阿姨,以前的事说到底还得怪我!~不过,这次您可以放心,事没您想的这么严重。我用我们师父的名义向您起誓,绝对不会再让四年前的事生。”看来,林母四年前虽说这气是消了,可是担忧却还一直搁在心上。

  “阿姨我也没怪你,这事一个巴掌也拍不响,仙儿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没几人能拦得住。你也别再拿你们师父出来档了,说到底还得怪这老顽童,人家好好的一个闺女,愣是被他教成‘李小龙’。”林母摆了摆手,既生气又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么碰巧和那老顽童认识,又这么碰巧仙儿小时候体质不太好,想让老顽童给女儿增强体质,没想到最后却对上了仙儿和老顽童的胃口,两人是一拍即合。“为了这件事,我和那老顽童都不知吵了多少回,要不是后来我天天磨着女儿烦着她,她才愿意回家来乖乖的呆着,这种每天打架的事才算是结束。”其实林母心里也挺清楚,自己的唠叨只是让仙儿转性的其中一点小原因,真正的原因自己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女儿不要再去比赛,她也就心安了。

  江宇与周凌东、莫晓意面面相向,母亲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像男孩般成天打打闹闹,这无可厚非。可林母似乎不像是一般父母亲担心,像是更为严重的担忧。林仙儿比赛从来就没有输过不是吗?!

  莫晓意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其实阿姨您为什么这么担心呢,我看过仙儿所有的报道,她不管在哪场比赛中都是获得了优胜。也算是未逢敌手了!”

  “这也只是表面风光,为了优胜,她得付出的要比常人要多得多。阿姨我的心怎么能不疼呢!~”林母叹了口气,回想起当年每一次去韩国看女儿,都是纠着心回来的。要不是家里的老头子拦着,她早整得那老顽童哭爹爹叫娘的,谁让他让她家的宝贝这么幸苦。

  “平日里的训练是很严格及繁重的,加上仙儿原本底子就不是很好,身体比较弱,要想从众师兄弟妹中脱颖而出,她所付出的努力自然就比别人多了几倍。她身上的伤总是伤了好,好了伤,凭着一股自己对跆拳道的热,才能站到了高处。”这些吴浩也是深有体会,每日的训练也都是他陪着仙儿一起度过的,虽然真的很累,但却也很快乐!那种成就感,是任何人都体会不到的。

  周凌东和莫晓意都了解的点了点头,是啊,怎么说跆拳道也是一项武术,而且比赛是和这么多的高手过招,身上所受的伤一定不会少。一个小女生能和这么多高手一较高下,如果没有平日里的刻苦训练又怎么可能战胜众多高手呢。家里的双亲又怎么会不担心呢。

  江宇皱着眉头,心里感到一阵阵压抑的疼,不可否认,是为她!为她的伤她的疼,更为了她的坚持。没想到她平时大大咧咧,却会对自己热爱的兴趣如此的坚持着。也许四年前她会考虑出退所有的比赛,家人的原因是其一,真小北的原因是其二,而真正的原因只是她懂得用另一种方式去坚持。

  江宇诚恳的再次向林母保证道:“我们都能了解伯母您的担心。您看,仙儿接受采访时也说了不会再参加比赛了,其实这么久以来仙儿也没私自去参加过任何一场比赛了。虽然事是在我们学校生的,但却并不是报纸上写的那样,我们也可以向您保证,绝对不会让她再上场比赛的。”

  “阿姨,其实上次的打赌事件,也是因我而起的,要不然仙儿也不会被人推着上台。”周凌东大概给林母请明了一下当时的况,报纸写的与事实出入太大了。什么一怒冲冠为帅颜、林仙儿再次复出为的是争抢人,与人打起了争夺战等什么乱七八糟的报道都有。

  “呵呵,起初我看到报道很是担心!她要是为了这样的事去比赛,更是要不得,我铁定会打断她的腿。但后来也想通了,只要是不太出格,人之间闹点小趣,伯母我是不会责备你们的。也不过就是想给她点警告,这样至少她还会多记上几分。所以你们也不用保证来保证去的啦,但看你们这么关心她,阿姨我也很欣慰,更高兴仙儿能交到你们几个要好的朋友。”林母拍了拍江宇放在沙手让他不用太担心,她可不想吓坏这未来女婿。所以,一听周嫂说他们几个上来找仙儿,就知道他们是来当说客的,自己也慢慢解释着自己的用意,要不然等他们几个轮着来保证,她的耳朵也受不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