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爆米花(1/2)

加入书签

  谢思佳气结,真是交友不慎啊!

  南宫连凯一脸抱歉地表示要送前女友回去,云菲谅解地点头答应:“应该的,你去吧!”谢思佳一脸不屑。

  看着两人壁人般走出去,谢思佳还在摇头叹气:“真不知你丫走了什么好运,能玩上这样一个极品。”

  云菲仿佛没有听到,一直望着窗外。南宫连凯大步走在前面,前女友肩膀抽动着,慢慢走在后面。两人隔着两米的距离,不远不近。

  谢思佳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丫不是来真的吧?”

  云菲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她,仿佛在说真的不能再真。

  谢思佳顿时瘫倒在沙发上,半晌才重新坐起来。她一改以往嬉笑玩笑的口气,表情很认真:“瑶瑶,你真的爱他吗?”

  “嗯。”云菲点点头。

  “你决定忘记高原,重新开始了?”

  云菲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她说:“我怎么会忘记高原呢?我爱高原,只爱高原!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只爱他,只跟他在一起。我跟他约好的,决不食言!”

  “可是,你不是说爱那个帅哥的吗?他可不是高原……”

  “他就是高原!他是我的高原,虽然他的样子变了,可是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云菲越说声音越大,到后来几乎是吼出来。谢思佳看着她那副倔强的模样,残忍的话溜到嘴边却无论如何吐不出来。

  谢思佳不禁想起高原刚离开那会儿的云菲,每天失魂向海落魄,不是哭就是自言自语。就算睡着了,梦里都在流眼泪。她一直不相信高原已经离开的事实,每天一睁眼就吵着嚷着要去找高原,谁劝都不听。直到高原的妈妈哭着抱着她说高原已经走了,她才终于安静下来。再后来,她独自一人悄悄地离家出走,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父母、朋友急得团团转,发动所有关系去找她,甚至在各大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可是她就像一块石头投进大海,杳无音信。路爸爸和路妈妈几乎一夜白头,两位老人终日以泪洗面,生怕她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朋友们也提不起精神,每次聚会提到云菲都是一片咒骂埋怨。可是任谁都能听出来,这些咒骂埋怨里包含了大家太多焦急、烦闷、思念的情绪。日子一晃过去一个月,就在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她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时她的眉眼都是舒展的,抱着爸爸妈妈使劲亲,和朋友斗起嘴来毫不退让,所有人都以为那个活蹦乱跳的云菲又回来了。

  云菲倔强地瞪着谢思佳,仿佛在等待一个认可。

  谢思佳心疼她,如果这是她的幸福,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应该第一个成全她?谢思佳越过桌子拉住她的手,点头说:“只要你快乐,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他爱你,他就是你的高原。”

  “思佳,你真好。”云菲终于露出笑容,她跳起来隔着桌面一把将谢思佳抱住。她轻轻地说:“我没有骗你,他真的是我的高原。这是他的眼睛告诉我的,他的眼睛里住着高原。”

  夏同学,真可恶

  谢思佳回去后越想越头疼,她对南宫连凯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字——帅。长得好的男人她见过不少,但能第一眼让她抛出这个字的人屈指可数。云菲说南宫连凯就是高原,可是她一点儿没看出来两人有任何相像。高原是典型的南方人,又瘦又白。长像秀气,笑起来嘴角甚至还有两个梨涡。而南宫连凯则是浓眉大眼,轮廓深刻。生的也是高大威武,典型的北方男子。两个南辕北辙的人,怎么在云菲眼里就成了一个呢?

  谢思佳那天晚上破天荒的没有逛天涯灌水,她一直琢磨着哪里出了岔子。凭借着小时候被老妈逼着去少年宫的学绘画的功底,她甚至整出两张百分百手工头像,从眉毛、眼睛、鼻子到嘴唇、下巴,一一对照。躺在床上的时候,一边练倒立一边看墙上那张最爱的好男儿张超的海报。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她大叫一声,摔到地上。她急急地从地板上爬起来,顾不上剧痛的臀部,拿起那两张图修修改改,改改修修,折腾到半夜才画成。她终于明白,南宫连凯和高原相像的不是外貌,而是眼睛。虽然两人整体轮廓相差很多,可是眼睛很像。层次分明的双眼皮,幽黑的眸子,微微上扬的尾角,真是越看越像。谢思佳暗暗心惊,高原是已经不在了的,南宫连凯绝不可能是他。那么云菲是自欺欺人,因为一双相像的眼睛而把南宫连凯当成高原的替代品吗?

  这一夜注定无眠,无眠的后果就是谢思佳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去上班。谢思佳是一名人民教师,虽然所有人都不相信,就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大四那会儿,所有人都在找工作,连云菲都联系好了一家报社,她却迷上了网游。整天窝在宿舍里抱着电脑,足不出户,连饭都是云菲买回来的。云菲劝她,她总说不急不急,好的还在后头呢!就这样拖到大学毕业,学校开始清空宿舍,她才恍然觉醒。从此网游不再,改为前程无忧网。看到招聘就投,也不管合不合适。一个星期后,只有一家成人教育中心回复了她。她当天下午就去商场杀回一套衣服,第二天直奔约定地点面试。不管对方说什么,她都点头。虽然看起来一脸认真,其实她压根什么都没听清楚。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响,脑袋重重的。谁让她上一天晚上一不小心点了登陆,又一不小心进了服务区,更加一不小心和人练了一晚上级。回到学校,云菲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戳戳她的脑门:“你啊你!明知道第二天一早要面试,还玩通宵!”谢思佳像蔫掉的茄子,踢掉鞋子,爬上床抱着头便呼呼大睡。

  又过了一个星期,谢思佳的工作还没有着向海落。这个星期她过得很混乱,无数份简历投出去,回音寥寥。云菲说要不你去人才市场看看吧,她无奈地点点头。人才市场那场面她何曾见过,人山人海,就像贩卖人口的菜市,只一次她就被吓得向海落荒而逃。从此埋头网投,再不提出门找工作的事儿。

  正在谢思佳为找工作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也对她以后的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以至于她后来想起来就感叹,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早晨第一节课就是谢思佳的,这是一门选修课,虽然“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已经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可是来听谢思佳课的人还是挺多,其实倒不是她的课上得有多好。而是大家都喜欢看到她吃瘪的样子!果然谢思佳刚走进教室,就听到一声尖叫:“思佳老师被人打了!”于是——

  无数双眼睛盯着谢思佳那对熊猫眼,仿佛见了鬼。

  罪魁祸首正坐在角向海落里翘起二郎腿,得意地哈哈大笑。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他肯定早已死了千万次,凶器就是谢思佳愤怒的眼神。

  谢思佳理理嗓子,说:“你们孙老师我可是跆拳道黑带,怎么可能被别人欺负。这是昨晚休息不好的后遗症……”

  “哦——孙老师要注意身体啊!有些事要适当节制,过犹不及哦!”下面一片哄笑,所有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又是那个可恶的夏天鹏!

  谢思佳银牙咬碎,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夏天鹏,出来!”又说:“其他人先把书看一看——”

  夏天鹏晃悠悠地走出教室,他的个子很高,两人站在一起她的头顶只到他的肩头。他漫不经心地问:“思佳老师,特地找我一个人出来有何指教啊?”“一个人”三个字他说得特别重,仿佛他与她之间有什么暧昧不清。谢思佳瞪着他,刻意压低声音说:“夏天鹏,你不要太过分!不要以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告诉你,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可就不客气了!”

  夏天鹏依旧那副散漫的模样,嘴角含笑,似笑非笑。“思佳老师想怎么不客气啊,我随时奉陪。要不先透露点儿,我好做做准备,虽然第一次不会多美好,也不想让老师受苦啊!”

  “夏天鹏——”

  谢思佳终于忍无可忍,转身走进教室。生气归生气,课还是要上的。虽然这份工作她不甚满意,可是总算是她的衣食父母,现在正逢经济危机,一份工作万人抢的盛况都有,可见就业有多难。她可不想为了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丢了饭碗。

  夏天鹏很自觉地跟随其后走进来,回到座位上。

  谢思佳也不理他,翻开教案开始上课。

  ……

  好不容易上完三节课,谢思佳精疲力尽地走回办公室。其他老师还没有回来,她收拾完东西就准备回家补眠。

  走到校门口正好遇到同样准备离开的夏天鹏,她撇撇嘴,他又是要逃课!可是这与她无关,这个夏天鹏从上她的第一节课就开始和她作对,不是嘲笑她板书丑、就是说她穿得像大妈,像今天这样逮着蛛丝马迹就讽刺挖苦她的时候不计其数。她真是不明白,这么就招惹上这么个魔星呢!

  她快步向车站走去,完全漠视他的存在。

  可是夏天鹏偏偏不想让她如愿,他依旧用懒洋洋地语气喊她:“瑶瑶老师,要不要我送你啊!”

  谢思佳走得更快了,恨不得立刻有辆车坐上去。可是他已经走到她身边,“思佳老师,这么急是要去哪儿啊?”

  “关你屁事!”

  “你的事儿我管不了,可是我的事儿你可是不能不管啊!”

  谢思佳只得停下来,问:“你有什么事儿?”他有事儿才怪!

  夏天鹏偏头想了一下,说:“我不想在教室上课,老师能不能在室外指导我呢?”

  谢思佳觉得他是无理取闹,摆明找茬儿。她没好气地说:“我的课已经上完了,你爱上哪儿上哪儿,跟我无关!”

  “哎——思佳老师,这可是你的不对哦!我是学生,你是老师。学生要向老师请教问题,老师可以这个态度吗?可以吗?或许我可以问问校长先生——”

  谢思佳气极了,又不能拿他怎样。这个夏天鹏是个难缠的主儿,校长曾经亲自叮嘱过她,似乎他的背景很复杂,和社会上一些势力都有关系。他来这里上学校长也很头疼,可是无可奈何。要是他去找校长,不管是谁的问题,最后都是她的错。到时候这碗饭她还能吃得上吗?

  谢思佳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问:“那你想怎么样?”

  夏天鹏仿佛早就笃定她会屈服,一直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指指自行车的后座说:“上车。”

  谢思佳心里把他祖宗问候了个遍,面上却不能拒绝。她慢吞吞地坐上去,抱着手提包说:“要走就快,本姑娘还有事儿呢!”

  夏天鹏哈哈大笑,大喊一声:“坐稳喽!”车子如剑一般冲出去,谢思佳毫无准备吓得紧紧抓住车杠子。“疯子,你慢点儿!”

  “哈哈——”

  夏天鹏似乎很高兴,他一边使劲蹬,一边回头看看谢思佳。

  路上行人不少,谢思佳看得心惊胆颤:“能不能专心点儿!要是再这样我就跳下去!”

  兴许是真怕谢思佳会跳下去,夏天鹏安静不少。

  车子一路向北,出了市区。路上行人渐渐变少,房屋车辆也渐渐不见。正当谢思佳感到不安时,车子减速停下来。“到了。”

  谢思佳跳下车,脚有些麻,差点儿摔倒。一只手扶住她,是夏天鹏。

  “小心。”他还是在笑,却不是那种漫不经心的笑。他笑得很自然,谢思佳差点儿被他迷惑。

  她臭着脸问:“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夏天扶着走到路边坐下,小心翼翼地,生怕踩着什么似的。

  她又问:“你到底想干嘛?”

  夏天鹏指着她身边的几株不起眼的绿色植物说:“思佳老师知道这是什么吗?”

  谢思佳狐疑地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更加不确信:“狗尾巴草嘛。你不知道?”

  夏天鹏还是笑,“我知道,你不知道。”

  谢思佳觉得他说话怪里怪气的,十分反感。“我怎么就不知道啊,这不就是狗尾巴草,小时候还玩过呢!你带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两株草?”

  “怎么会呢,我是想让老师给我讲讲熊猫眼睛拍摄时的相关问题。”那个会挖苦她、嘲笑她的夏天鹏又回来了。谢思佳“腾”地站起来,转身往回走。

  夏天鹏依旧坐在那里,不看她、不理她。

  谢思佳不是赌气,她只是觉得委屈。无缘无故被拉到这里来,除了挖苦就是讽刺。一路上走走停停,愣是没遇上一辆车。谢思佳一肚子不甘,掏出手机打给云菲:“瑶瑶,快来救驾!”

  云菲正在杂志社为准备下厂的图片把关,接到谢思佳的电话吓了一跳。她忙说:“你别急,好好说。出什么事儿啦?”

  谢思佳有千言万语,却不是说的时候。她现在就想赶快离开这个地儿,一秒都不想多呆。云菲顿时犯难,她一时半会儿走不开,想了下就给南宫连凯挂去电话。南宫连凯好像很高兴,第一句就是:“宝贝儿,想我了吧!”云菲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嘴上忍不住啜他:“想你个大头鬼!”又说:“思佳让我去接她,我一时走不开,你能不能跑一趟?”“我的心受伤了,心一伤就什么都干不了。恐怕去不了——”南宫连凯在电话那头撒娇,“除非你说想我,我的伤兴许能复原得快点儿,思佳也不用等很久——”云菲仿佛能看到他得意洋洋的表情,可是她无计可施,只得认输:“好,封大公子,我想你啦!很想很想你!行了吧!”

  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