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狗尾巴草(1/2)

加入书签

  这样的摆设云菲再熟悉不过,从小到大,她最爱吃的就是冰激凌。谢思佳以前就这样评价过她:或许努力一下可以抗拒美色,却绝对没办法对冰激凌说“”。

  “这是你的店,我为你准备的店。”南宫连凯拥着她,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仿佛是怕吓着她,声音轻柔却无比动人。

  云菲由疑惑到惊喜再到无法相信,脸上表情瞬息万变。“真的吗?这真的是我的店?”

  南宫连凯捧着她的脸,深深看进她的眼睛,无比认真地确定:“真的,这真的是你的店。”

  “哇唔!”云菲欣喜若狂,从小到大,她的梦想之一就是拥有这样一间冰激凌店。“南宫连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真是太高兴,太喜欢了!”她一下子扑入他的怀中,狠狠地亲他一口。南宫连凯哪肯轻易放过,搂着她的腰,反客为主,加深这个吻。只吻得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才放开她。她轻轻靠在他怀里:“你对我真好!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

  “只要你一直这么高兴,就是报答我了。”这一刻,南宫连凯觉得只要能一直看见她的笑容,让他做什么都值得。

  “可是,我现在想吃冰激凌怎么办?”云菲临时起意道。

  南宫连凯捏捏她的嘴,得意地说:“等着吧!”

  那是我们的梦想

  云菲看着眼前卖相极好的冰激凌,还是难以相信这竟然出自南宫连凯之手。南宫连凯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快吃吃看啊!”云菲拿起勺子挖起一口送进嘴里,甜而不腻,味道极好。“怎么样?”南宫连凯一脸紧张。云菲使劲儿点头,惊奇地问:“你竟然会做这个?是什么时候学的?”

  “你还在丽江出差的时候,我就准备好了。本想给你个惊喜,谁知道后来出了一点岔子,就一直没机会带你过来。”至于那个岔子,大家心照不宣。

  云菲又挖起一口送到嘴里,“原来你那会儿就喜欢我啦!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南宫连凯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说“我自己也以为会讨厌你呢,谁知道你给我下了什么药,偏偏喜欢上你了。”

  云菲点点头,“我是下药了,而且没有解药。这辈子你只能喜欢我,不然会心碎而死的。”

  南宫连凯顺杆就爬,“那你以后可不能不要我,不然就是一条人命啊!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算是行善,也不能抛弃我!”

  云菲哈哈大笑,挖起一勺冰激凌塞进他嘴里,当然也不忘给自己塞进一勺。

  南宫连凯看她左一勺右一勺吃得不亦乐乎,忙说:“少吃点儿,这东西凉吃多了不好。”

  云菲不依,摇摇头说:“我能当饭吃的,不碍事儿!”又吃了一口。

  吃完冰激凌,南宫连凯说:“这店还没有名字,正好给他想个!”于是两人窝在沙发里,一起绞尽脑汁给店取名字。想了几个都不是很满意,最后云菲说:“就叫‘以爱之名’吧!你的爱加上我的爱,做出来的东西一定很好吃!”南宫连凯觉得好,说:“明天就让人把名字挂上去。”

  云菲突然想起上午主编说的话,忙说:“可是我明天要出差,去甘肃。”南宫连凯顿时苦着脸:“又要出差,不是才从海南回来吗?这次又要去多久?”

  “顺利的话一个星期。”

  南宫连凯把她搂着胸前,下巴搁在她肩上,脸贴着她的脸,语声低缓:“真不想让你去。”其实云菲也不想去,以前孑然一身,没有牵挂,还能报销车旅费,她每每欣然前往。可是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接到任务的时候,她很犹豫。可是老贾从承德回来后就回了老家,说是老母亲病重。杂志社的情况她是再清楚不过,能出任务的只有她。面对主编信任的眼光,她只能点头答应。

  “你能换个工作吗?”南宫连凯试探地问道,“只要不这样一直跑来跑去,你想要什么样的工作都行……”

  “不行,我不能放弃这份工作!”云菲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固执,语气很强硬。

  南宫连凯有些生气,他这么说也是因为舍不得她,一个女孩子整天跑来跑去,他又不能时时陪在身边,他多不放心啊!可是她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回去的时候南宫连凯一声不吭,只是嘴唇抿得死死的,云菲知道他不高兴。可是她不想解释,拿着相机拍下世界上美好的事物是她和高原的梦想,她不能也一定不会放弃。

  一路上南宫连凯仔细想过,他干涉她的工作是有点儿不对,可是他也是为她好,为他们两个人着想。他暗暗告诉自己,只要云菲主动示弱一下,哪怕是一丁点儿他就放弃,再不提这事儿。可是一直到车开到她住的小区门口,她也没说一句话。

  云菲开门下车,南宫连凯死死的看着她,可是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离开。

  南宫连凯狠狠地砸向方向盘,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两个人一整天都如胶似漆的,怎么才一会儿就会变成这样?

  云菲心里也很不好过,她觉得南宫连凯应该明白她的,那是他们的梦想啊!他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呢?晚上躺在床上,左右都睡不着。手里抓着电话,却一直没有动静。

  第二天一早起来赶飞机,在临上机那一刻,她还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直到空姐提醒她飞机快要起飞,她才死心地按下关机键。原来他真的不懂她,她伤心地想。

  接下来一个星期,南宫连凯再没有见到云菲。周一围小心翼翼地问南宫新然:“二哥是不是被‘十三克’甩啦?”

  南宫新然对他摇摇头:“分手不至于,不过肯定有不愉快发生。十有**云菲又出差了。”

  周一围立刻警觉:“我得去藏好我的酒。”

  南宫新然担心地说:“他要是喝酒倒还好,只是最近他烟抽得厉害,咳得也厉害。”

  “那怎么办?反正我是不敢老虎嘴上抚须的,要不你劝劝?”

  “南宫连凯什么时候听过劝,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结他想得通则罢,想不通还得云菲来解。你和我都帮不了他。”

  周一围气得跺脚:“这个云菲真是二哥的克星,你说她有什么好的啊?要身材没身体,要相貌没相貌,脾气还挺倔,动不动就惹二哥生气。比她好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二哥怎么就偏偏对她动真格了呢?”

  “恐怕这就是古人口中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吧!云菲的好,你看不到,南宫连凯看到,所以爱上她的不是你,而是他。”

  周一围没好气道:“这种女人我才无福消受呢!”

  没福的何止你一个?南宫新然摇摇头走出去。

  这几天谢思佳简直抓狂,每天一上班,就看到办公桌上有一束狗尾巴草。她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气呼呼地去找高天鹏算账,又气呼呼地铩羽而归。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劝她:“算了,这个高天鹏不好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兴许他觉得无趣就停了呢!”谢思佳想,这话也有道理。于是她再不管,每天照常上班下班。可是连续一个礼拜,她的桌上都没有断过那该死的狗尾巴草!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仔细地想了又想。她和高天鹏到底有什么仇呢?为什么他其他人不找,偏偏和她过不去呢?

  可是她毫无头绪。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校长室。那时他刚插班进来,校长把他安排到她班上。第一次见他,他就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和她打招呼。反而是她主动和他说话:“高天鹏同学,欢迎加入我们。”他伸出手,说:“请多多关照,思佳——老师。”他的手很热,像有一团火在掌心燃烧。

  她潜意识里觉得他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可是她没想到第一节课他就和她做对。那天她讲摄影的原理,他不停地问为什么。明明书本上写清楚的,他还是故意问她。一节课因为他总打岔,讲得磕磕绊绊。所有人都在笑,除了她。下课后她找他谈话,他竟然恬不知耻地扮天真,说:“不懂的不该问吗,思佳老师?”他总是喜欢在“老师”前面加上“思佳”,她听着只觉得是羞辱。

  后来的日子里,只要有机会他就会给她制造麻烦,有时候是在课堂上,有时候是在私下里。偏偏他是学生,她是老师,她拿他没有办法。

  虽然那天被他带出去时,他的态度有所改善,但那也仅仅是一会儿功夫。就因为她说狗尾巴草丑,他就一直拿这个来戏耍她。她始终相信,他是魔星!就算来到人间,也改变不了他的本性。

  命中注定我爱你

  谢思佳朋友很多,真正要好的却不多。她心里极其郁闷,打电话给云菲。云菲正在出外景,忙得不可开交。中场休息的时候掏出手机才看到有五个未接来电和一个短信。电话有四个是谢思佳打来的,还有一个是南宫连凯。云菲点开短信,也是谢思佳的。“小样儿,为啥不接大爷电话?”问号后面跟着三个顶着打问号的人人头。她以为出了什么事儿,赶忙拨过去。

  谢思佳正在吃饭,为了躲避魔星,她特地绕到离学校两站路的一家餐馆。她拿着电话发泄不满,一边往嘴里塞鱼香肉丝。云菲安慰她,“要不找他谈谈,或者你直接换个工作,反正你也不喜欢教书育人。”谢思佳顿时提高分贝,说:“换工作?你以为我不想,可是现在经济形势这么不好,我不能保证丢了这份饭碗,还能找到这么个轻松又能养活自己的活儿。”

  云菲突然想到南宫连凯,可是他们正在冷战,她有些犹豫不决。好在谢思佳看得开:“算了,这份工作我暂时还不想放弃。至于那个魔星,我能躲就躲,躲不开就面对呗!他还能吃了我不成,你不用替我担心啦!”又问:“你和帅哥怎么样?是不是热恋期正在你侬我侬,相见恨晚啊?”

  云菲苦笑,是你怨我怨,恨不得不见吧!

  拍摄工作一直持续三个礼拜,这期间云菲给南宫连凯打过两个电话,一个是告知他要延期,另一个是告诉他活动结束后要先去市看父母。每次接电话,他的语气都是淡淡的,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很久才嗯一声,表示他在听。两个人都很倔强,都在等着对方让步,可是偏偏谁也不肯先说对不起。

  市是个沿海城市,渔业发达。云菲家住在距离海边大概半小时车程的一个小区里。路妈妈有半年没见到女儿了,拉着云菲的手说个不停:“你啊,是不是不要你爸和我啦!这么久也不回来看我们,还好交了个懂事儿的男朋友……”

  云菲愣住,南宫连凯来了?

  路妈妈吴爱萍乐呵呵地将她拉进屋,招呼路爸爸出来看女儿:“老头子,快出来,瑶瑶回来啦!”又对云菲说:“小凯刚帮我去买盐了,马上回来!”

  路文禀中等身材,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儿。云菲尖叫一声,扑到他怀里。路文禀笑呵呵地接住,说:“丫头,老爸这把骨头经不起你折腾喽!”云菲搂着他不放,“老爸还年轻呢,看起来就像三十几岁一样,还能经得起我折腾我好多年呢!”

  “臭丫头,你爸三十岁,我不是老牛吃能草啦!”吴爱萍不满地说。

  云菲又搂着她,故意问路文禀:“老爸,老妈不是刚过三十吗?”

  吴爱萍听了忍不住拍她的头,自己想想又经不住笑起来。

  “叔叔,阿姨。”南宫连凯不知何时走进来,“盐买回来了。”

  吴爱萍赶紧接过,又对路文禀使了个眼色。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云菲低头看着地面,不说话。

  南宫连凯低咳一声,说:“你回来啦?”

  “嗯。”

  “累不累?”

  “还好。”

  “那个,我来看看叔叔阿姨。”

  “谢谢你。”

  ……

  “那——我先去换身衣服。”云菲转身离开,南宫连凯两步并作三步走上前去,从身后抱住她。许久,他才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对不起。”云菲顿时泪流满面,她死死地咬住嘴唇,试图不发出声音。南宫连凯她的脸转过来,慢慢吻上她的眼睛,用嘴唇一点一点吸去她的眼泪。她的眼泪很多,像从泉眼中流出的清泉,只是泉水是甘甜的,眼泪却是咸涩的。最后他吻上她的唇,轻轻地印着,没有更进一步,仿佛只是为了感受她的气息。她死死地抓住他胸前的衣服,仿佛溺水的孩童,他则拥着她一动不动,仿佛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吃饭的时候,云菲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南宫连凯一个劲儿地给她夹菜。两个老人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依旧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饭后,云菲带着南宫连凯到海边散步。这时节的海脾气最好,像温良和顺的妈妈。沙滩上有一对孩童在戏耍,你追我赶,不亦乐乎。云菲靠在南宫连凯身上,回忆起往事:“小时候我也和他们一样,总是喜欢在海边玩儿。那时候爸爸妈妈还在海边工作,每天都很忙,顾不上我。我没有其他朋友,就跟海玩儿。用沙石建房子、在海边捡贝壳、在浅滩戏水……有的时候只是静静地坐在海边,一整天都不觉得无聊。”她指着不远处一排整齐的别墅说:“那时候我家还在那儿,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听着浪声睡着,海浪就是我童年的摇篮曲。后来去外地上学,晚上听不到海浪的声音总是睡不着。偷偷爬起来躲到厕所里打电话回家,爸爸就把电话拿到室外,给我听海浪拍岸的声音。”

  南宫连凯温柔地说:“那我们以后就在海边买房子,每天还枕着海浪声睡觉。好不好?”

  云菲摇摇头:“其实住在海边不好,皮肤会变差。我不要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