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赶紧追过去(1/2)

加入书签

  谢思佳赶紧抓住他的手:“你好,你好!我叫谢思佳,你可以叫我思佳。”

  南宫新然笑了一下,转头问云菲:“南宫连凯没有一起来吗?”

  云菲摇摇头,说:“他说今天有事儿,下午出去了。”

  姐离开后,南宫连凯接了个电话就一副急匆匆要出门的样子。云菲问他有什么事儿,他又一脸神秘。只说等他回来再说。

  南宫新然点点头,想了下,又问:“你们俩现在——好吗?”

  云菲还没来得及回答,谢思佳已经嚷起来:“他们两个现在是如胶似漆,好得不能再好了。而且好事将近哦,你们得要准备礼金喽!”

  云菲脸微微一红,见南宫新然还在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回答。便说:“嗯,我们挺好的。”

  “那就好。”

  正好周一围过来叫南宫新然凑桌子打麻将,说是三缺一,就等他了。

  “他喜欢你。”谢思佳笑得一脸暧昧。

  云菲愕然:“谁?”

  谢思佳白她一眼,捏起一颗葡萄丢进嘴里:“还能有谁,南宫新然呗!”

  “怎么可能?”云菲一脸不信,“我跟他就见过几次面,说过几次话。而且他是南宫连凯的好兄弟。”

  “你啊,只看得见南宫连凯的眼睛,旁人的眼睛在你眼里都是摆设。要不要跟我打赌,你输了就替我解决那个‘狗尾巴草’。我输了的话,就给你当伴娘,任劳任怨。敢不敢?”

  “懒得理你!”

  虽然赌没打成,谢思佳还是心情大好。因为第二天一早到学校,校长就把她叫到办公室,告知她高天鹏休学了。她心里顿时乐翻天,表面上还要装作很可惜的样子。回到办公室,果然桌上空空的,没有了狗尾巴草!她立刻掏出手机打给云菲:“哈哈——狗尾巴草走啦!我的苦日子到头啦!啦啦啦——”没等云菲说话就把手机丢了,抱着课件奔向教室。果然,角向海落里那个位置是空的,高天鹏真的走了!谢思佳觉得日子从没如此舒坦过,不但课上得顺畅,而且再不用担心见到狗尾巴草,该死的狗尾巴草!

  可是几天新鲜劲儿过后,她又觉得生活似乎少点儿什么。上课时,所有学生都低着头忙忙碌碌,她一个人站在讲台上,至于讲什么似乎没有人关心。她有一种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错觉,下意识瞟到那张空了许久的座位,心情忽然很低向海落。下课后,一路走得顺顺利利,没有人突然跑出来似笑非笑地喊她思佳老师,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她一起逃课。办公桌上很干净,可也很单调。没有了该死的狗尾巴草,似乎又少了一份生气。云菲总结说:“这是你对他的习惯成自然,他的存在已经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突然见不到他,你自然会感觉不习惯。”

  谢思佳连忙抖抖胳膊:“你别这么琼瑶腔行不行,什么习惯不习惯的,我觉得根本就是受那家伙祸害太久的后遗症。真是该死的狗尾巴草!”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谢思佳立刻不满地哇哇叫起来:“你丫现在是有了男人就不待见我了,典型的见色忘友!”

  云菲头疼不已,忙说:“他爸妈邀请我去他家吃饭,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约的是七点,现在已经六点零五分,再不走就该迟到了!”

  “噢——原来是丑媳妇儿要见公婆啊,行了,这次就放过你,下不为例!”

  云菲赶紧虚抱她一下:“一定,一定。”

  正准备打电话给南宫连凯,电话铃声响起,是南宫连凯。原来他已经到了“以爱之名”,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出发。云菲说:“我马上来。”走出门果然看到那辆熟悉的车。

  南宫连凯载着她一路开出市区,一直开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铁门前。立刻有人上前,恭敬地弯腰鞠躬问候:“少爷。”又转身跑回去将门打开。车子一路开进去,道路两旁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叶已向海落尽,只余下空空的枝桠延伸开来。又开了许久,才看到一座仿佛宫殿一般宏伟的房子。房子依山而建,前面是一座巨大的圆形喷泉。云菲经不住感叹:“你家真漂亮。”

  南宫连凯宠溺地伸出一只手揉揉她的头发:“以后也是你的家,你该说的是我们的家真漂亮。”

  有别于刚刚那个不起眼的小门,房子的大门建得很华丽。四根乳白色的圆柱子围成一个门廊,金色的大门朝里打开。早有人在门廊里候着,一见车子停下赶紧上前替他们打开车门。一个四十来岁的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极有礼貌地引他们进门,姐听到车声早已笑着迎出来:“左盼右盼可算把你们盼回来了,饿了吧!小凯你先带瑶瑶去见下你爸爸,然后我们就开饭。”

  没见南宫连凯的父亲南宫国峰之前,云菲心里还有些忐忑。南宫家虽有祖上庇护,可是现下这份家业是到南宫国峰手上才真正发扬光大的。都说商场如战场,南宫国峰驰骋商场多年,不说杀人如麻,也是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他会像姐那样好相与吗?

  “爸爸,我们回来了。”南宫连凯领着云菲走进老爸的书房,南宫国峰正一个人对这一盘围棋自娱自乐。闻声抬起头来,长得真可爱!圆圆的脑袋,眼睛却很小,戴着一副金边圆框眼镜。“你就是瑶瑶吧?”云菲赶紧低下头,答道:“是的,伯父。我是云菲。”

  南宫国峰点点头,又说:“把南宫连凯借给我一会好不好?我都好久没和他杀一盘了?”语气里竟然有一丝故意的讨好。

  云菲头挂三道汗,忙说:“当然没问题,我去帮伯母准备晚饭。”

  南宫国峰一听,顿时乐了。赶紧招呼南宫连凯:“儿子快来,你老婆说了把你借给我,你可不许跑!”

  “行,今天看在我媳妇儿的面子上就陪你下,只要你不喊停,咱吃完还接着来。”

  南宫国峰大乐:“你小子说话算数,可不许耍赖!”

  云菲终于知道南宫连凯的性格是怎样养成的了,父母是这样的活宝,难怪能生出一个活宝一样的儿子。

  姐正和佣人在厨房忙着,见云菲走进来。便停下手,拉着她笑道:“老头子把小凯拉住了吧?”

  “恩,伯父说让南宫连凯陪他下棋。”

  姐似乎很高兴,一直拉着她问旁边的一个年长的佣人:“苏嫂,我这准儿媳怎么样?”苏嫂停下手中的活,转身打量云菲:“倒是挺标致的,像咱家的人。”

  “那是当然,别说小凯。就是我第一次见她,都忍不住喜欢上了。”

  云菲脸红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低着头,心里却是安定不少。

  苏嫂又笑道:“家里两个孩子总算有个能让人省心了。”

  姐点点头:“是啊,要是小旋也能定下来,我就再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了。以后啊,只要盼着抱孙子孙女喽!”

  所有人都笑起来,云菲的脸更红了,只得跟着大家一起笑。

  饭后姐拉着云菲走进房间,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方形盒子交给云菲。云菲不看也大概能猜出来里面是什么,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伯母,这个我不能要。”

  封母按住她的手:“不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怎么就急着拒绝呢?”

  云菲只得轻轻打开,是一条项链。白金的链子挂着一个泪滴状的蓝宝石,蓝宝石很完整,仿佛没有经过切割,周身棱角不平,却又浑然天成。

  “它叫‘永恒的爱’,是南宫家祖上传下来的,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我是从南宫连凯的奶奶手中接下的。你是小凯的爱人,虽然还没有和小凯结婚,可是我知道他对你感情,这辈子除了你怕是再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了。所以我决定把它传给你,因为它代表着我们南宫家男人的心。”

  云菲摸着那颗蓝宝石,仿佛真的能感受到南宫连凯的心跳。

  睡觉前云菲将项链拿给南宫连凯看,南宫连凯搂着她说:“你一定要好好收着它,要是哪天你把我的心弄丢,我真不知道还怎么活下去。”此心非彼心,宝石是死的,人心却是有温度的。云菲郑重地吻上他的双眸,许下一辈子的承诺:“你的心,我会珍藏的。一辈子,好好待他。”

  第二天一早,云菲还没睡醒就被南宫连凯拉起来,直到走进一片花海她还没反应过来。女人为什么最爱玫瑰,因为置身花海的那一刻,她们无法不相信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南宫连凯牵着她的手,慢慢向花海深处走去。大朵大朵的香槟玫瑰在她身边盛开,她不小心碰到一株,仿佛能听到咯咯的笑声。她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一望无垠的土地上种着满满的香槟玫瑰,恰好有一阵微风路过,带着她们翩翩起舞。绝世的容颜、曼妙的身姿,还有一举手一投足间的雅致,仿佛还有若有若无的清香萦绕鼻尖。她醉了,沉醉在这美到极致的花的世界里。

  他带着她走到花海中央,转身面对着她单膝跪下来,执起她的手郑重地问道:“你愿意嫁给我吗,瑶瑶?”太阳正从东方冉冉升起,他背着光,周身仿佛镀上一层金边。她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他一定是无比紧张的。因为他的手心全湿了,握着她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她好想捉弄他一下,可是她舍不得。她舍不得辜负这样的美景、舍不得辜负他的良苦用心、更舍不得让他的眉头稍稍皱一下。她轻轻点头,说:“我愿意。”他一把将她抱起来,大声向四面八方宣布:“瑶瑶答应了,瑶瑶答应嫁给我了!”那一刻,她只觉得天旋地转,世界在她的眼中颠倒。

  下午南宫连凯就迫不及待地要去注册,云菲说:“注册要身份证和户口本吧,我的户口本还在家里呢!”南宫连凯胸有成竹地从口袋里掏出两本户口本交给她。云菲惊讶的发现,竟然有一本是她家的。“怎么会在你这儿?”

  南宫连凯得意洋洋地说:“爸妈给的呗。”原来上次听到云菲说要征求父母的同意后,他就亲自到姚家提亲,路爸爸和路妈妈本来就对他很满意,自然十分赞成。不用南宫连凯多说,就主动将户口本交给他。

  就这样云菲在一个平常到不能在平常的下午,凭着一枚戒指和一个红本本告别单身,成了封云菲。而南宫连凯则在他三十一岁生日这天,完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也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你真的答应他啦?”一首曲子结束,谢思佳气喘吁吁地走出舞池,坐到云菲身边。拿起搁在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云菲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微笑着点点头。谢思佳仰面躺在沙发上:“我是真替你高兴,你知道——自从高原——我就一直担心你,我以为你会——那会儿真怕你会不幸福。现在看着你有这么好的归宿,我觉得心里暖暖的,比我自己结婚还高兴——真的——”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可是云菲听的懂,她倾身靠过去紧紧抱住她:“我知道,我都知道。”

  “媳妇儿,你们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南宫连凯穿着衬衫,拎着酒瓶突然出现。笑嘻嘻地说,“我也要抱。”

  虽然是个不大的生日,可是大家愣是不愿意简单了事。周一围特地停业一天,空下整个场子给南宫连凯庆生。本来就都是不省事的主儿,又因为南宫连凯宣布要办喜事儿的缘故,大家更加不愿放过他们。云菲不太会喝酒,南宫连凯也坚决不让她喝,于是所有的份儿都成了他的。

  南宫连凯满脸通红,显然已经醉了。云菲扶着他坐下,拿开他手中的酒瓶,又替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领口。南宫连凯歪着脖子看着她,眯着眼睛傻笑:“老婆,我真高兴,真高兴!”

  又一曲欢快的音乐响起,谢思佳放下酒杯,拍拍手站起来,问云菲:“妞儿,去一不?”

  云菲摇摇头,轻声说:“你去吧,玩儿得尽兴!”南宫连凯已经靠着她睡着了,他的头搁在她的肩窝里。

  半夜醒来,南宫连凯还是觉得头痛。他哑着嗓子喊道:“老婆,我头疼。”云菲向来睡得浅,迷迷糊糊听到有他的声音,立马惊醒。她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扶着他喝下。然后坐在他身边,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按揉他的太阳穴。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南宫连凯已经醒了。他咧着嘴朝她笑,轻声说:“老婆,我饿了。”

  云菲故意问:“那你想吃什么?”

  “我要吃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南宫连凯用手一一点过她的眼睛、鼻子、嘴唇,一路往下……

  他的唇有些干,呼吸间仿佛还带着昨晚的酒气。她闭上眼睛感受他温柔的亲吻,渐渐沉醉其中。他的手很热,仿佛带着一团火,所到之处一片燎燃之势。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突然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眼神中流露出渴望和哀求。他也不好过,身体里那团火快将他的五脏六腑烤焦了。可是他不能急,因为他怕伤害到她。她紧紧地抱住他,手掌暗暗用力,仿佛在暗示着什么。他终于不用再忍,急切地要将那团火扑灭。她配合地抱紧他,任由他带着她翱翔。她有种走在云端的错觉,忽上忽下,惊险而又刺激。他大喝一声,她觉得身体正在从云端跌下,她尖声大叫。仿佛做了一场梦,醒来时正躺在他怀里。她忽然心里觉得安心,原来他一直都在。

  起床时,云菲拿出为他准备的礼物说:“生日快乐!”他一脸惊喜,赶紧拆开来,正是那件宝石蓝的衬衣。他忙将已经穿好的衬衣脱下,换上这件。“好不好看?”

  云菲点点头,说:“你穿着很好看。”

  南宫连凯搂着她,低下头贴着她的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