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咬牙切齿(1/2)

加入书签

  柳氏有些为难:“可是,这样的事情,要怎么说呢?女儿,我们当初准备了多久才完成李代桃僵?现在才多久?女儿,这不是小小的将军府能做到的。这是在报复!吴王对你的报复!报复你伤了他的脸面,所以,他就毁了你的名声啊!”冷静下来的柳氏有些艰难的吼着。

  苏芬低下头,这正是她最害怕的事情。不然,她何必算计自己的亲娘?

  柳氏见苏芬不说话,劝道:“芬儿啊……”

  “娘,女儿心口疼的厉害。”苏芬截断了柳氏的劝告幽幽的说。

  柳氏这才想起,苏芬刚刚吐了那么多的血,心中发狠:这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年月难保的女儿啊!自己真的忍心看着她这样被人毁了名声还要忍气吞声吗?

  “你想怎么样?”

  苏芬心下一动,咬牙切齿的说:“我要那个贱婢陪着我一起下地狱!”

  “那么,”柳氏飞快的算计了一下:“下周,赵大人家的千金会举办赏花会,在赵家祖上的一个庄子上,你上次不是就想去吗?娘亲会带上她一起去……”

  “娘!”苏芬惊叫了一声,“您怎么能……把她跟我一起带上?”

  娘,你要放弃女儿吗?这么急着给她造势?

  柳氏知道自己这个傻女儿肯定是误会了,不疾不徐的说着:“当初圣旨下达后,知道指婚的对象是将军府大小姐的时候,还是四皇子的吴王是何等春风得意,后来未来新王妃一下子就变得小四皇子近十岁的年龄,随后四皇子加封吴王的事情略上得点台面的人谁不知道?现在传出一个深情的流言,可是人心里都是有一杆称在的!”说道这里,柳氏的话音里有一些的阴险。

  苏芬的眼睛里重新有了光彩:“娘,您的意思是?”

  “所以,在这个时候,那个贱人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老实的在家里哪里也不去,静静的等待流言平息!而不是走东家串西家的参加什么宴会给人制造话题!更不用说是赏花会了。这可是给未婚的男女准备的,到时候,京都的才子们会子啊隔壁的庄子上办赏诗会,跟四皇子不对付的人也会一起去的,到时候要是有人刺上一两句!”

  “娘……”苏芬若有所思:“谢谢娘。”

  “哎。”柳氏叹息了一声:“娘本来不愿意走到这一步的,毕竟这样虽然能算计到那个贱人,但是也会得罪皇家!芬儿,得罪一个皇子不可怕,但是要是你把那个皇子的直接踩进泥里,你得罪就是皇帝了。以后你的婚事可怎么办?”

  “娘,我只是忍不下这口气!”苏芬眼神闪烁着。有这么一瞬间,想对着柳氏实话实说,但最后还是没有!

  娘,五殿下已经答应了,只要女儿能帮他死死的压着吴王,他会以侧妃之位娶我过门的!可是,这个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所以,对不起了。

  在心里道歉后,苏芬的眼神重新的投向偏院:秦风,我不会放过你的!得罪吴王又怎么样?五殿下可比吴王受宠多了!

  偏远里面,风俏正四仰八叉大字状躺在床上,小草做在旁边抓着鸡蛋练握力。根本就不知道正院那边的母女已经给她们拉开了一张大网,准备把她们一起网进去!

  “这样不行。”风俏笑着看着不自觉的开始用指尖扣鸡蛋的小草,说:“握力,握力,不要用手指去挤。”说着拿过一个鸡蛋握在手里,一用力。

  “啪嚓”,顿时染了满手的蛋黄!

  风俏不屑的看了一眼捏碎的鸡蛋,没有感情的说:“早晚,要捏死那些挡路的玩意儿!”

  2013、02、13

  第15章赏花会之我想让她参加赏花会

  小草吐了下舌头,双眼死死的盯着手里讨厌的鸡蛋。风俏无聊的拿起一个苹果,双手用力撕成了两半,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好消息?”

  现在小草已经开始负责帮风俏整理一些情报了。听到分俏的问题,笑着说道:“明天会有赏花宴,这一次的赏花宴轮到赵大人的千金出面下帖子了。”

  风俏点了一下头,继续说:“说话就说话,动嘴就行了,腿不要动,保持姿势。马步,马步!不要动。下盘要稳,脚掌要牢牢的抓着地面!注意。腰,腰,不要垮!”风俏一边说一遍舞动手里的木棒,“警告一次,腰不要垮!”

  小草求饶道:“小姐,我不行了,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我站不稳了。根本没有力气去捏碎鸡蛋,更何况还要回答问题。”

  风俏围着小草转了一圈,说:“你可以的。专心点,不要总想着你不行。脚掌牢牢抓住地面,从地上借力。通过腰部,运行到你的双臂,手心运力。”

  小草跟着风俏的指示做着,心里不断想着自己一定可以。没多久就感觉好像真的有点力气了。

  风俏见小草脸上的神色逐渐的放松下来,猛的喝了一声:“用力!”

  小草一惊,手上不自觉的加大了力气,然后感觉手心猛的一凉,仔细看才知道,蛋清蛋黄早就沾了一手!

  小草喜得差点跳起来:“小姐,成了,我成功了!”

  风俏点点头,扔过一条毛巾,问道:“接着刚才的说。赵小姐的赏花会是闺中好友的宴乐吗?”

  小草接过毛巾把手擦干净,回答说:“不是的。赏花会每年办一次。依次有驸马杨、原国公府赵、左都御史李、刑部侍郎罗四家少夫人轮流主持。不过,几年前,这四家的小姐们都非常出色,并称为京城四绝,所以,就由四家小姐共同主持。这一次,在赵家的庄子里面。”

  风俏点头,不解的问:“那,为什么正院那边这么高兴?”

  小草说:“嗯,小草想起来了,今年的赏花会,跟皇家的赏诗会好像是撞到了一起了。不过,赏诗会的地方没有定下来。”

  风俏点点头,把吭了一半的苹果往旁边一扔在地上开始做伏地挺身的动作,心里不自觉的想起昨天调戏自己的家伙,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在赏诗会上?如果出现的话,他会不会被刺激后找自己的麻烦?

  风俏不自觉的伸手摸摸鼻尖,活了两辈子还没有人对她做过这么亲密的举动!

  直到一组八十个伏地挺身都做完了,风俏都没有想明白绯青梧为什么会忽然那么亲昵的对她。

  他不应该是看见他就讨厌的吗?

  “你说什么!”太子惊奇的站起来,用吼一样的大声说:“你说要让她参加今年的赏花会?你有没有搞清楚?她现在这个样子,不适合出现在人前。”

  绯青梧狼狈的低下头,小声的说:“我知道,但是如果我们能甜甜蜜蜜的出场的话,不会可以证实最新流言的真实吗?”

  也许是昨天风俏说道苏芬会不会气死她自己的时候那样的调皮,让他的心有一瞬间的悸动,她应该很想出来玩,而不是被关在小小的将军府。

  太子烦躁的揉着额头:“皇父会觉得很丢脸。”

  要是前一个流言赢了,那就是说皇父指婚差点逼死臣女;后一个流言被证实,就是说皇父眼光不佳,乱点鸳鸯!不管哪一个都不好听。所以,将军府小姐最好是关起门来过日子,三年五载内哪里也不要去。这些,太子懂,绯青梧也明白。

  绯青梧点点头,然后扬眉:“那就得看你的了。皇父一向宠你。”

  太子瞪圆眼睛,不敢置信他听到了什么!

  老四什么时候这么赖皮了!

  绯青梧木着脸回瞪,眼里的意思十分的明显:我就赖皮了怎么滴?

  最后,太子只好哀叹了一声:“办的漂亮点。我已经拿到老三他们的把柄了,等你大婚后就闹出来,到时候皇父事情一多,你留下来的可能就大了。”

  绯青梧笑了:“多费心。”说着就站起来。

  太子不解:“这时候你要去哪里?吃了饭再走!”

  绯青梧笑笑:“不了。我有事。”一边说一遍动着手指,那天的感受好像跟以前那些女人不一样!然后起身离开。

  也许,留下她,直到她跟别的女人一样!

  绯青梧定下主意后再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将军府偏院的围墙外!

  心中一动,绯青梧直接就翻墙进入了内院!

  “小草!蹲下!”

  绯青梧还没有站稳就听院内传出来一声娇喝,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正准备出去帮忙的时候,听见那声音又开始说话了。

  “站起来,变换方……”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噗通”一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给砸地上了,那声音,听得绯青梧头皮发麻。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休息吧。”

  “是,小姐。”

  “原来是在练习……”绯青梧止住冲出去的脚步,虽然不知道是在练习什么,但是知道她们没有危险,绯青梧觉得自己已经放心了。

  就子啊绯青梧想走出去打招呼的时候,院子里却又传出来说话的声音。

  柳氏摇曳着走过来,柔和的叫着:“风儿。”

  风俏皱着眉,不得不迎上去,行了个礼,问:“你怎么来了?”

  这时,苏芬从花坛后面转出来,双眉微蹙,双眼泪光点点欲掉不掉的,一双手不安的揉着手帕,不赞同的问:“妹妹,怎么能这么跟娘说话?”

  风俏冷笑一声,不客气的说:“找我有什么事?”

  苏芬听见风俏这么说,浑身颤抖,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想上前责问风俏。

  柳氏拉了一下苏芬示意她不要激动,才接着说:“我来是要通知你一件事情的。可是在你房间里没有找到你,问你院子里洒扫的下人才知道你在院子里,可是怎么走到这个边边上来了?”

  风俏有些不耐烦了:“所以呢?不要让我问第四回,你们找我到底做什么?”

  苏芬难受的连连摇头,哭着说:“妹妹,我们难道一定要这么敌对吗?我们不能和好做好姐妹吗?”

  风俏“哼”了一声,直接转身离开,跟这种人,她没有话说。

  绯青梧躲在暗处也是无语的很,这对母女是听不懂人话吗?

  柳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不敢再拿乔,赶紧说:“明天赵大人府上的赏花会的请帖已经到了,你性子从小就古怪的很,从来没有出席过什么宴会。但是,现在你马上就要出门子了,要是还这样可不好,所以,我跟你姐姐决定这次带你一起去。”

  苏芬也柔柔的说:“是啊,妹妹。你也应该去出去看看了。将来嫁给吴王殿下,你也是要出去交际的不是吗?”

  柳氏见状也跟着劝着说:“就是啊。还是去吧。总要让人认识一下你这个吴王妃呀。你呀,以后不能再这么不出门了。”说着一脸的我是为你着想的表情。

  第16章赏花会之赴会

  苏芬正准备再劝,风俏已经忍不住打断了她直接说:“我没有说不去啊。”

  苏芬张着的最顿时就停在了空中,像是缺了水的鱼一样,十分的可笑。她刚才为了劝风俏围着分俏乱转,这时刚好转到了绯青梧的对面,绯青梧见到这个样子,差点笑了出来。

  “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了的话,我先离开了。”

  柳氏被气的够呛,声音都有点不稳了:“你有出席的衣服吗?”

  风俏一低头,自己是一身的小子打扮,没有半点闺阁小姐的样子,知道柳氏是在嘲笑自己。但是,她并不缺这些,更何况,就是缺,绯青梧也会给她办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风俏就是相信绯青梧不会看着自己丢脸不管的。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开了。

  柳氏见风俏不说话,慢条斯理的说:“这样吧,我一会儿让针线上的人来给你量一下尺寸,现在赶工,应该还来得及的。”

  风俏不客气的说:“有。不用你操心。你可以走了。”

  柳氏气得浑身发抖,没有一点办法,只好离开。

  绯青梧笑的直打跌,从墙边的花坛阴影里滚了出来。

  “你家这两个女人也太极品了一点!”

  风俏没好气的白了绯青梧一眼:“你来干什么啊?还有,你身上这黄的、黑的、绿的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是翻墙过来的?”

  绯青梧不说话,像是才反映过来,自己的身份翻墙是不合时宜的一样。

  风俏更加的得瑟了:“哇哦。再让我猜猜,尊贵的王爷不会是为了小女子我才翻墙的吧?”

  绯青梧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是。”

  风俏立刻笑不出来了,半天才说:“别说笑了。爽快点,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了?”

  绯青梧叹息了一声:“算了,现在我说什么不也不会相信了,以后你就知道了,我真的是为你翻墙的。”

  风俏咧嘴,像是牙疼一样,没有理他。

  绯青梧举起手,认输的说:“好吧,好吧。你有明天宴会的衣服吗?”

  风俏摇摇头说:“苏承一向当成没我这个女儿,柳氏更加是乐得如此,怎么有人记得要给我准备出门做客的衣服啊。”说着不由得有点怨这个原身太没有用,为什么不去争呢?真的是张着嘴等老天下金子么!

  绯青梧学者她的样子也摇头:“呵呵。那你还拒绝她的提议?”

  风俏认真思考一会才说:“无视献殷勤非奸即盗,万一她把我吩咐针线上人弄得跟她女儿的衣服一个样,我穿出去那能看吗?”说着直翻白眼。

  风俏没有发现她在绯青梧面前不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开始幼稚化了。

  绯青梧却发现了这个小细节,偷偷高兴了一下,手忠于身体的感觉直接摸上了风俏的头,把风俏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才说:“嗯,真聪明。放心吧,衣服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