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完胜(1/2)

加入书签

  绯青梧三令五申的告诉苏胜,不准去跟脸皮子薄的王妃说什么多话。不然出了事,将他扔出去让王妃熄火。

  苏胜看了眼除了床跟墙,连门在内没有一点好的房间,立刻赌咒发誓绝对不去找死!

  于是绯青梧也一脸满足,背着手施施然的去前面办事去了!

  “给王爷请安。”

  绯青梧一伸手,道:“大管家请起!今日本王,近日,可有请帖?”

  苏岭想了一下,说:“回王爷。今儿早上二皇子府上送来请帖,说请您跟娘娘赴宴呢!”

  绯青梧想了下,问道:“是单请本王,还是兄弟们一起请啊?”

  苏岭像是早就知道绯青梧必然会有这么一问,立刻就接着答道:“诸皇子都请呢。像是很喜庆的事情!”

  “喜庆的事情?”绯青梧嘀咕了一句,语调诡异的说:“不会是他皇子妃又怀孕了吧?”

  苏岭肩膀抖动,二皇子的皇子妃是兵部尚书吴友清之女。家学渊源跟二皇子倒也说得到一起,两人感情十分不错。可惜,两人子嗣缘分不太好,怀的多,流产的也不少!

  所以,苏岭听到绯青梧诡异的音调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是的。据说宫里宫外都十分重视这一胎……”

  绯青梧也笑了,意味深长的说:“应该的。老二也三十好几的人了。”

  说道这里,绯青梧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正经道:“去内院请王妃出来。赴宴吧!”

  等到了二皇子府的时候,离正午也不远了。

  此时,二皇子府已经是人声鼎沸了。虽然不是大宴宾客,可是九子三女除了长公主外,其他的都是携家带口的,倒也热闹!

  绯青梧本来以为他跟风俏去的就已经够晚了。可是坐定入席才发现,还有比他更加晚了!

  “嗯?二哥,老五今天怎么还没有到?莫非不来吗?”绯青梧环视了一下左右,好奇的问。

  这可不像是老五的性格!

  绯青岩正要回答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温润的声音!

  “四个这话说的,二哥的喜庆事儿,做弟弟的怎么能不来?”

  这话一出,满场都寂静下来!

  就算是人人都知道,这是绯青岩为了庆贺自己终于可能有一个嫡子了,但是因为以前四次的乌龙,他这回还是谨慎的没有把吴氏有孕的事情明说。就算你知道,你也不能这么说吧!请帖上可是只写了请兄弟们一聚!

  老五今天是吃火药了吗?以前他可从来不这么直接出口伤人的!

  绯青岩几乎是立刻就炸毛了,勉强呼吸了几下,才说:“老五这是什么话?还不入席?来迟了可是要受罚的!”

  绯青熙话出口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二哥说的是,弟弟来迟了,自然是要受罚的。”说着走到席位上斟了一杯酒,对着绯青岩举杯,一口喝干!

  “好!五哥豪气!二哥,你今天可真有面子。要知道,以前五哥可没有在谁面前如此豪爽过!”

  绯青臻一边大声的给绯青熙喝彩顺带抬高绯青岩,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太子。要知道绯青辕曾近无数回的想灌绯青熙酒,可是绯青熙都是说自己不善饮,最多小抿一口而已!

  绯青辕被绯青臻的挑衅气的要死,眼看就要拍桌而起!

  绯青熙清咳一声,绯青辕像是想起了什么,马上就偃旗息鼓了。

  “二哥,五弟酒量不好,灌醉了的话,五弟妹那边可是不好交代!”

  满场再次寂静,虽然皇子们都已经料到了绯青梧差不多要强势崛起了,但是真的见到他在聚会上频频发言,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更加不要说,出口就是这样的攻击了!

  现在谁不知道,五皇子妃吴氏跟绯青熙之间已经是道了“相敬如冰”的的程度!这绝对是难言的损失!要知道宁老尚书是何等的身份,吏部尚书手里百官的资料,绝对不会比刑部或者大理寺少!

  后来,宁老尚书死后,能不留给唯一的女儿?

  这年月当官的,又谁比谁干净呢!要是老五能哄好宁氏的话,能得到多少助力!

  老五现在只怕想宁氏管他而不得!

  绯青熙被绯青梧这么一说直接就发怒了!愤怒的说:“四哥,弟弟如今这样子,你满意了吗?”

  几位皇子相视一眼,低低的笑了几声,彼此间都是一个意思:瞧,老五(五哥)恼羞成怒了!

  而几个小的,根本就不知道哥哥们在高兴什么,但是,并不妨碍他们跟着年长的哥哥傻笑!

  绯青熙更加生气了,肚子都鼓大了起来!

  绯青梧掏掏耳朵,似笑非笑的说:“五弟这话说的,你成什么样子了?”

  绯青熙脸色乌黑:“你敢说,那个流言不是你弄的?你敢说苏芬的伤势不是你指使你的王妃弄出来的!如今,我的名声全毁了。薇儿也被你们弄进去,名誉全无。你还不满意?”

  绯青熙冷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风儿不过就是回了趟门,住了三天而已!苏芬不是已经嫁给你做小了吗?怎么跟风儿扯上关系了?”

  二皇子低下头,闷声的笑了起来!

  五皇子妃善妒,把老五家得宠的小妾赶回了娘家的事情,他也是听说了的。只是一直不信!

  毕竟,宁氏并不像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啊!老五这几年宠幸的女人也不少了,从来没有见宁氏对着谁出过手!

  绯青臻却有些不忿了起来,恨恨的说:“什么事情,还牵扯到五嫂了!谁那么狠毒,五嫂还不够可怜吗!”

  绯青熙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要知道,绯青臻说宁氏可怜,那就是明打明的说他没有尽好一个丈夫的责任!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生气的!

  绯青臻却火爆的自顾自的抱打不平:“要是让我知道,谁做了这样阴毒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如果刚才绯青熙的脸色只是难看的话,现在就直接臭到了一个极点!

  他才是宁氏的夫君!他妻子被欺负,居然要考别的男人站出来,帮忙出气!

  这简直比跳起来骂他是不是男人还要过分!

  因为这直接跟头顶的颜色有关系了!

  可是,绯青臻的爆竹性子,有什么说什么的脾气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到这里不禁恨上了绯青梧。

  要不是绯青梧跟风俏,他怎么会落到这么一个境地!

  这时候,绯青熙完全忘记了。完全是他先使用流言无所不用其极的!

  这时候,绯青辕却十分不解的开口了:“哎,我说,老四老五,你们在打什么机锋呢?我完全听不懂!怎么跟五妹他们扯到一起去了?”

  绯青熙立刻就怒了,以为绯青辕故意的奚落他,顿时火冒三丈,愤怒之极的说:“你以为你是太子就能这么侮辱我吗?”说到这里,更加的愤怒了起来,“我倒是忘记了,这里面可能还有你一份功劳呢!”

  太子怒了:“你!”

  绯青臻跳起来截断绯青辕的话,吼道:“四哥,真的是你跟太子做的吗?”

  绯青岩看着不像,压制着火气无奈的劝着:“好了,不要这么剑拔弩张吧。大家坐下来好好谈不行吗?”

  绯青熙痛心疾首的说:“二哥,不是我不给二哥面子,实在是老四他太过分!”

  一直没有出声的绯青楪也有点急了,老五这明显是被气疯了,不然,怎么连表面文章都忘记了?这“老四”两个字也是能当面叫的吗?

  真是……我跟他联手是不是选错了人了?现在下船,还来得及吗?

  “老五!‘老四’两个字也是你能叫的的吗?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兄长吗!简直是放肆!”

  绯青熙冷笑不已:“你有当你自己是个哥哥吗?有哪一个哥哥会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对待他的弟弟!是不是你让你王妃打伤我的侧妃,让我苏芬无法按时回来!是不是你散布的流言,让我落到这样的地步!怎么,你敢做不敢当吗!”

  绯青熙这一番责问出来,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绯青梧身上,想看他怎么回答。

  绯青梧皱着眉说道:“如果是我做的,我肯定承认。可是不是我做的事情,你难道也要栽赃给我?”

  绯青熙怒道:“不是你,还有谁!”

  绯青梧不痛不痒的道:“谁知道呢?女人争宠的手段稀奇古怪,也许是她自己做的,想引起你的注意而已。”

  绯青熙被他的话气了个倒仰。

  绯青岩赞同的说:“我早就说过你,那个女人心术不正,不要太抬举她,你就是不听。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你……!”说着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

  他一向不大喜欢这个五弟,他是个武夫,一向直来直往,最讨厌那种曲里拐弯的东西!可是绯青熙这人却是一句话有八个弯,见谁都是笑嘻嘻的,特没有皇子的尊严。更不用说今天绯青熙还在他的宴会上闹出了这么一场。故此才站在绯青梧这边!

  绯青熙脸色铁青,要是以前,他自然弯腰受教,可是今天却是梗着脖子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是眼珠子通红的瞪着绯青梧,那架势像是绯青梧要是不给他一个说法的话,他就要扑上去上演全武行了!

  绯青臻看看气势愈发冷硬的绯青梧,再转头看看出离愤怒的绯青熙,转着眼珠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绯青梧一甩袖子“哼”的一声从鼻子里吐出一个单音,拱拱手对绯青岩说:“二哥,不是弟弟不给你面子。而是老五今天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然后木着脸对着其绯青熙说道:“你跟苏芬私定终身,却不跟皇父提起,让我在指婚前出了那么大一个丑,我说过你没?你在我大婚当晚,一顶青衣小轿把一个跟我王妃同父,且几乎同名的人纳为小妾,顶着侧室的名儿,连个如夫人都不如!旁人说起你的小妾的时候,必然嘲笑我一声,我怪你了么?”

  说道这里,绯青梧停了一下,才眼神阴狠的继续:“可你现在却告诉我,你得寸进尺到让你的小妾跟我的王妃同一天回门,同一天出门!”

  说着拍桌而起:“现在,你小妾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妄图引起你的注意,你居然连栽赃到我的身上!绯青熙,你真以为本王是泥捏的吗!”

  随着绯青梧一句句的逼问,在场的皇子们也渐渐的觉得绯青熙真的不是个东西!

  这丫的太得寸进尺了!

  绯青熙气势泄了一下,他并没证据证明就是风俏做的。可是皇父已经警告过他看好苏芬,再闹出什么丑事来的话,连他一块收拾。

  看到苏芬,就是藏起来的意思。就是不要再让其他人人知道,他有一个叫“苏芬”的爱妾的意思!可是现在苏芬却闹得满城风雨!

  他要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分担怒火的话,这回,他只怕就真的完蛋了!

  而合适的人,除了绯青梧还能有谁呢?他已经发现经过这次指婚跟他成功纳妾,皇父对老四有了愧疚之心,否则老四早就已经奉旨离京了!要是老四也卷进来的话,皇父一定会压下流言,这事也就了了!

  所以,就算没有证据,就算心虚,也决不能让老四轻易脱身!

  想到这里,绯青熙又理直气壮起来,恨声道:“当初你支持我跟苏芬在一起,我是很感激你!可是,你是真心的吗?你只是在设计我而已!你早就知道会有现在了是不是?这才是你的谋算!”

  早在绯青熙开始咆哮的时候,绯青岩就已经让下人带着几个小的皇子们去了内院。毕竟,哥哥们梗着脖子吵架的样子还是不适合他们这些小家伙观看了。这时,剩下准备劝架的皇子听绯青熙这么一分析,忍不住狐疑的看着绯青梧:要真是如此,那这弟弟(哥哥)城府未免深的有些可怕了!

  绯青梧冷笑起来:“老五。我还真没有你说的那样想这么长远!因为我料想过你无数的反应,却绝对没有想到过你能蠢到让一个妾回门省亲!”

  皇子们恍然大悟,纷纷在心里点头:也是啊,老五给爱过给过过名分的女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是一个没有,可也没有见谁那么大面子回门省亲!

  绯青熙还要再吵,绯青楪却有点看不下去了。直接站出来劝道:“好了,老五,你少说两句。老四你也是,少说一句!”

  “哼!”绯青梧哼了一声,拂袖坐下。表示给做哥哥的一个面子。

  绯青熙却是“哼”的一声,直接将怒火转到了绯青楪头上:“三哥,连你也觉得老四这事做得对?”

  绯青楪一摸鼻子,给绯青熙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在这个时候得罪绯青梧,想想大计!

  绯青熙自然看懂了他的意思,只是,对他而言,现在没有大计!要是这一关过不去的话,他明天都不一定有,肯定被贬谪到泥里!因此装作看不懂的样子,还是怒目瞪着绯青楪,表现的像条逮谁咬谁的疯狗!

  绯青楪也来了火,心道:你他妈也太不识好歹!

  正要不管的时候,却看见绯青熙不断用右手转动左手上的扳指,立刻脸都绿了!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信号!

  绯青熙这是在求他帮忙,拉绯青梧下水!

  绯青楪有心不理,可是想起“大计”却不得不捏着鼻子照办!

  被人威胁的感觉,太蛋疼了。所以绯青楪语气不好的说:“不如一人让一步,如何?”

  别人都只当他是被绯青熙狗咬吕洞宾的态度给气着了,绯青梧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绯青熙的扳指,又“哼”了一声,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见气氛又僵直在那里,绯青臻可受不了了。他本性跳脱,人又霸王一样的脾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