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这群小婊砸(1/2)

加入书签

  石榴宴过后风俏忽然觉得周围安静下来了,每日里除了处理王府的一些杂事就剩下锻炼身体,顺便在王府里招猫逗狗。现在王府除了小灰那条快成精的狼狗外又多了三条黑狗四条白狗!小的刚睁眼,大的要是直立起来居然差不多有少年男子的高度。

  现在王府整天狗吠喧天,吓得原本准备到王妃面前立规矩的几个美人花容失色,战战兢兢的躲在自己的小院落里面不敢在再风俏面前出现,多少架梁拨火、借剑杀人的伎俩还没开始就直接消亡了。

  苏岭知道风俏这是闲的,自从上回在宫里将娴贵妃气病后,往来贵妇们纷纷把这个小祖宗划为不可招惹的哪一类,没有人送上来给她虐待了,王爷又去了蓟州,据说是发现蛮子有异动,小王妃要留下来准备主持赏花会。最后陪着小王妃胡闹的人也有段日子回不了,所以小王妃闲的!

  苏岭从来没有这么期盼过有人来串门子,让小王妃忙起来,这样小王妃就没有时间管这一大群该死的狗了!

  “小姐又在玩狗了啊?”小草在正房没有找到风俏,便来到了新近腾出来的猫狗房,果然看见风俏正用一根骨头逗得大大小小七条狗发疯一样的吠着死命的扑腾,不禁好笑的问。

  风俏无聊的一翻白眼,道:“不玩狗,我玩什么?玩你好不好?”

  小草拼命的摇头,觉得小姐还是玩狗的好。

  好一会儿,大概是风俏觉得这个游戏玩腻了,或者是看小草今天居然罕见的没有扭头离开该干嘛干嘛,把手里的骨头一扔,任由这些记吃不记打的狗狗们去互相撕咬,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才问道:“怎么了?有事?”

  小草轻轻呼出一口气,小心的说:“小姐,今天有拜帖。”

  风俏道:“哦,谁那么强悍,居然还上门拜访我呀?”

  小草想起石榴宴的后遗症,本来想笑,但是想起投拜帖的人,立刻就把笑容给收了回去。

  风俏这回是真的有点好奇了,道:“拿来我看看,是谁能把小草给吓成这样子?”

  小草成长的很快,现在已经在打理自己在京城的地下势力,一般的事情她都能处理的妥妥帖帖的,所以这个为难的表情让风俏觉得很有意思。

  小草愁眉苦脸的说:“小姐,小草这不是被吓的,是愁得。”

  风俏一挥手,道:“都一样。拿来吧。”

  小草把拜帖送上,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

  风俏好奇的拆开,只看了一眼就往旁边一扔,没好气的说:“今儿你没来找过我,知道吗?”

  夏草苦着脸说:“不成呀,小姐,苏管家说他也拦着几次了,现在拦不下了呀。我昨天去集市上的时候还碰到了大将军,他也提了这事儿。说是想您了,还问您是不是站了高枝儿就连爹都不要了……”

  风俏脸色一变,半响无可奈何的说:“那人现在在哪里?”

  小草抹了把汗道:“没您的话,不敢往院子里请,这时候正在前厅等着呢。”

  风俏没好气的说:“走吧,去看看。”

  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到了那拜帖前面的时候,小心眼的一脚踏上碾压了几下才觉得浑身通泰,笑眯眯的出去了。

  小草见到风俏难得的孩子气,抿着唇角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苏芬在前厅不停地转磨,找各种的借口想去后院等着,大概也知道这前厅大堂,她一个女眷坐着,抬眼就看见一帮侍卫脸上也下不来吧。

  可是王府的丫鬟是知道苏芬这个人有多被风俏厌恶的,没得到吩咐怎么可能让她见内院?

  “喝,这不是五侧妃么?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小小的王府来了?”风俏一进来就看见瘦了数圈的苏芬脸上满是急躁之色,不禁开口取笑了一声。

  苏芬脸色一僵,面上的急躁、不安、后怕僵直在同一时间,看上去极其的狰狞可怖,却还是不得不回答风俏的问话。

  只见苏芬举起帕子往眼角一抹,泪珠儿滚滚而下,往风俏身就靠,对着风俏哭道:“妹妹,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风俏很有技巧的一躲,顺势吩咐跟着伺候的婆子丫鬟奉茶,才道:“这是怎么说的?上次听到姐姐的消息的时候,不还是五弟府上第一人吗?”

  苏芬被风俏闪过,差点撞到了桌子上,又听风俏讽刺,脸色青白不定,好半天才说:“妹妹何必明知故问呢?过往种种都是姐姐的不是,妹妹,救救姐姐吧。”

  风俏听着苏芬姐姐妹妹的喊着觉得十分的刺耳,脸上却越发的笑的温和了:“这话说的,倒真是叫本宫一头雾水,这没头没尾的,本宫连听都听不懂。你要是有了难处也该去跟将军夫人说呀。再不行,不是还有大将军么。”

  苏芬见柔情攻势不起作用,擦干了眼泪道:“你莫非真要见死不救吗?”

  风俏见苏芬终于不哭了,脸色也正经了一些,淡然道:“有什么救不救的?本宫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

  苏芬揉着帕子看着一屋子的丫鬟婆子,想说,又不好开口,只能是委屈的看着风俏,想让风俏把人挥退下去。可是风俏哪里愿意?苏芬是绯青熙的妾室,而吴王府跟绯青熙早就已经水火不容,这要是把人挥退下去苏芬忽然出点什么事的话,一百张嘴也洗不清自己的嫌疑啊。

  “好了,是无不可对人言,你要是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可还忙着呢。”

  苏芬恨得要死,却拿风俏没有半点办法,只得道:“妹妹,姐姐在五皇子府上的日子越来越艰难了,你能不能想办法帮帮姐姐?”

  风俏暗道:果然是这么回事。

  “苏芬,你确定你是要我帮你吗?”见苏芬点头,看了一下慢屋子立着的人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好笑的反问道:“我凭什么去管弟弟房里的事情呢?”

  苏芬立马跟上说道:“我没有要你去管青熙房里的事啊。只是想妹妹对宁氏施压一下,让她不要那么过分而已。这对你而言,不难的吧?你连娴贵妃都能搞定,宁氏比起娴贵妃可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越说越觉得自己想的对,苏芬含着眼泪笑了开来。

  风俏无语的说:“我记得上次在将军府就跟你说过,我娘亲没有叫过我,如何去开导一个正室,让她心甘情愿的把丈夫、地位、尊严拱手送给一个流言缠身的的女人!”

  苏芬大声说:“我没有想过要她的地位,我只是想要她不那么针对我,让我在皇子府里有一个小小的角落,能静静地看着青熙就知足了啊。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恶毒好不好?我只是想陪在自己爱的人身边,这难道很过分吗?”

  风俏这回是真的不懂了,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宁氏对你不是一直很好吗?你在将军府生病的时候,她还给你弄了个太子去治病,你怎么说的好像是她容不下你一样?这也太寒人心了!”

  宁姑姑在一边听着,实在是忍不住对着苏芬侧目而视,心里暗暗担心生怕风俏应对失误,落入被动。

  苏芬苦笑:“我也一直以为皇子妃是好的,可是谁能想到她心里藏奸呢?我回皇子府后,她就把我安排到一个僻静的小院落里面,那里连洒扫的婆子都不怎么经过那一块,又派了好多人跟着我,行动不得自由,我相见青熙一面都见不到。妹妹,我好痛苦,你帮帮我,帮帮我呀。要是再见不到青熙,我会死的,我一定会……”说着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风俏这才明白,也许是因为上次的流言让绯青熙觉得实在是太丢人,更不用说为了压下流言还牺牲了罗文逵这是刑部侍郎,将刑部几乎是拱手让给了绯青梧,自己的势力差点被连根拔起,还挨了绯明旭好几顿的训斥,这种满头狗血的时候怎么会愿意看见苏芬这个“罪魁祸首”?

  第84章端宁长公主

  女人呐,一旦失宠,反思的永远不是自己是不是得罪了饲主,而是百般怀疑被别的女人陷害!苏芬现在就是在这么一个怪圈里面。

  苏芬见风俏半天不说话,以为风俏不愿意帮忙,终于停下了哭诉,目光狠毒的对着风俏嘶声低吼:“你不愿意帮我是不是?你不愿意是不是?你现在成了王妃了,要见死不救了是不是?好啊!我不求了,我认命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这就回去见爹地娘亲最后一面,然后安安静静的就去了,不会再让你为难!”说着转身就要走。

  宁姑姑、敏姑姑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忽然就强硬起来的苏芬,饶是她们几十年的内宅经验,也没有看明白这是闹得哪一出!

  小草见势不妙,就要拦下苏芬,苏芬见小草来拦,忽然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推,将错估了她力气的小草撞到一边,眼见就要出了前厅的大门。

  风俏终于开口了:“站住。”

  苏芬身形一顿,果然站住了。却并不回头。

  风俏淡然的说:“不久会有一个赏花会,我会跟宁氏说想见见你,到时候会有人引着绯青梧去那里,你自己见机行事!”

  苏芬心里一喜,也顾不得计较风俏施舍一般的语气了,喜滋滋的带着香茗从小路回了五皇子府。

  敏姑姑心里有点不渝,等风俏回了内宅没有旁人的时候悄悄的问:“王妃怎么就答应帮她了?”

  风俏叹息了一声:“你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吗?这是要去寻短见呀。”

  抬眼看到敏姑姑不屑的眼神只好继续解释:“其实她死不死的,我不在意,可是,她说死之前要去见苏乘!苏乘是什么性格你们还不知道吗?今儿苏芬在他面前说一声我见死不救,大半夜的他就敢到吴王府来质问我!赶明儿,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我这个妹妹当上王妃以后就六亲不认!这是什么名声,还要我说吗?”

  敏姑姑闻言也为难的说:“可是,这也不是个事儿啊,王妃答应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今天还只是让王妃给宁氏施压,明天可不知道要王妃做什么了!”

  风俏冷笑道:“笑话!本王妃的势是那么好借的吗?”

  敏姑姑闻言一愣,不信的道:“王妃莫非是有主意了吗?”

  风俏却换了一个话题,道:“你说,苏芬说她被宁氏监视,阻拦,不让他见绯青熙是不是真的?”

  敏姑姑正要说应该是,就听到风俏喃喃自语一般的问:“要是真的,她今天是怎么出来的?为什么身边除了香茗没有婆子丫鬟跟着?要是假的,她的憔悴瘦弱可不做假。”

  敏姑姑股被问的有点发呆,接不上话。

  风俏继续道:“所以,这可能是柳氏的主意呢。如果我不答应,名声就臭了,青梧正是要入朝主事的时候,我这时候出来一个这样的名声,可是致命的硬伤。要是我答应了,呵呵,别人难免要想我一个王妃插手兄弟内宅,帮着人家一个小妾跟皇子妃争锋。是不是想遥控人家的内宅,名声更不好听,万一有人认为这是青梧示意的……”

  敏姑姑觉得更加的混乱了,心想:你既然知道厉害,为什么还要答应的这么干脆?嘴里却问道:“那王妃为什么要答应呢?”

  风俏眯着眼睛说道:“只是,如果不是宁氏不想让苏芬见绯青熙,而是绯青熙不想看见苏芬又怎么样呢?如果绯青熙知道苏芬在他严防死守下还能借助外界的力量在他眼前晃悠,为对她怎么样?”

  敏姑姑好像懂了点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的听着。

  “男人的情谊是靠不住的呢,就算是绯青熙现在怎么厌恶他,只要苏乘一天不倒,绯青熙总有一天会想起苏芬,会抬举她。要是到时候,她仗着大将军苏乘的溺爱,加上又有了绯青熙的宠幸再来要我帮他,你说,我能拒绝吗?所以,还不如这个时候出手帮她一把。起码,现在的她没有底气提太过分的要求!”

  敏姑姑点头,道:“那这件事要宣传出去吗?”

  风俏回过神来,冷笑着说:“当然要宣传,要大大的宣传,我要名媛贵妇都知道苏芬是怎么仗着那一点子血缘逼得我这个少不更事的王妃昧着良心帮她做这样无理之事。如此,就算将来绯青熙还会抬举她,她再逼我做事被我拒绝的时候,所有人会想,不是我六亲不认,而是她得寸进尺!”

  说道这里,风俏忽然拍手道:“所有,辛苦姑姑一趟,去五皇子府上走上一走,就说我新的了一样好吃食,请五弟妹一起品鉴一下。也算是为我那不争气的姐姐给她赔礼道歉!”

  敏姑姑点头答应,自去准备。

  风俏虽然在敏姑姑面前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心里却是异常恼火,独自坐了半天都没有能安下心来,愤怒的取过披挂去花园出气去了!

  风俏一边疯狂的破坏这花园里的花花草草一边盘算着即将来临的赏花会。

  太子妃石氏肯定是这一次的主持人物,毕竟绯明旭在怎么急着恢复京城的常态也不可能疯狂到让自己的妃子出来抛头露面。后妃不出,女眷命妇,谁敢在太子妃面前充大辈?

  接着是端宁长公主,下嫁烈阳候马永成,不过,驸马命数……而今独居在公主府,这次是皇家出面,她肯定会出现,不过这人好像性格有点古怪,也不知道是支持谁?如果,真的是站了队,只怕会针对自己。毕竟,太子妃她不能动,可是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吴王妃么……有点麻烦呀。

  接下来就是自己了,从在宫里那次看来,自己这个正经的王妃,在身份上比皇子妃要高出一筹。

  杨玉是郡主,出身于驸马府,是绯家正经的亲戚,肯定会在里面,这回应该可以看出她背后站的是哪位主儿。

  赵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