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开国的功勋(1/2)

加入书签

  风俏会过神来,等众人坐定以后,才淡淡的说:“不用拘束,像在家中一样就是了。本宫是个爱吃的。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要是一般人见到这满庄子的荷叶莲花,想到的必然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而本宫看到这番景象,满脑子只有各式的美食。”

  赵颖一家是祖上本来是开国的功勋,但是传到他太爷爷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代,从她爷爷那一辈起就是靠着科举出仕,她爷爷是榜眼,父亲“雏凤清于老凤声”夺得了个探花,弟弟还小,却是学问极好的。因此即使仕宦之家也是书香翰墨之族。因此自然有文人身上的毛病。

  而真正的文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家中有嫡立立嫡,年逾四十无嫡,方可立长子!而太子不但是嫡子,也是长子。赵家自然就认准了太子。

  因此听到风俏这么一说,赵颖马上就接着营造气氛,道:“王妃还是那么的幽默。”

  风俏笑道:“这可不是说笑,今日我可是吩咐摘了无数的荷叶荷花,就等着这一顿呢。”说着又笑,“不过在上菜之前,也允许我高雅一把,祭奠一下这君子之花吧。”

  一番话说的众人都笑开了。

  就听风俏装模作样的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可远观亦可入药焉。更可饱口腹之欲。”

  众人听风俏这一通乱改顿时笑的不行,偏偏十岁的赵曦还说:“王妃娘娘,你说错了吧?周公茂叔先生不是这么说的。”

  风俏一呆,隔了好半响才从久远的记忆力找出这“周公茂叔先生”指的是周敦颐,于是笑着说:“哦?那曦儿说,茂叔先生是怎么说的?”

  赵曦便大声的背诵起了周敦颐的原文:“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其余人都看着风俏,想知道她会不会恼羞成怒。不像风俏一般搂过赵曦,笑眯眯的说:“曦儿真是聪明,记性也好。可是这些东西么要活学活用才是,我得到就是我的道,我的道我就记得,其余扔了又何妨?”

  众人被那一串的“道”给绕晕了。一点也没有听出什么含义来。

  倒是九公主见赵曦一脸的沉思模样,蹭过来小声的问:“那是不是说,不要去管人家的原话背全了是什么,只要取了自己用的着的就是了?”

  风俏笑嘻嘻的点头,说:“本就如此,学以致用,学以致用,学了本来就是要用,有用的用心学,用心记。反之,扔到一边。”

  她这里一点点小声的教着,丝毫没有想到日后这两小萝莉会因为她的这番话成为一个什么样可怕的人物,给她亲亲的老公留下多少的麻烦!

  这时,丫鬟们流水一般的将菜送上来。一边上菜一边介绍着菜品的食材,跟名字。

  “荷叶粉蒸肉:以猪五花肉为主料,炒米粉、开洋、虾子、酱油、味精为辅料,鲜荷叶为包料。制作时先将五花肉切成小方条放在加了味精的酱油里浸半小时,取出滚上炒米粉,铺在洗净的鲜荷叶上,加入开洋、虾子,包成扁形蒸熟。鲜荷叶蒸煮后,荷叶的清香渗入肉中,吃起来口齿留香。敬请品尝。”

  露天的席面一共是十桌,这十桌上的是同一个菜,等菜品上了之后又是齐声唱名,像是提前演练过无数字一样,这黄莺娇啼的声音如珠玉一般让人舒服。荷叶粉蒸肉的清香被这珠玉的声音衬得更加的诱人口水了。

  有那好吃的忍不住,告罪一声,立马就伸出了筷子,只一下就闭着眼睛回味起来,那一脸的享受,就算没有赞出声来,也让人感觉的有些馋虫涌动。因此等那人回过身来的时候,这道菜已经只剩下盘子底了。

  满耳都是赞叹声。

  “香,但是又不像一般的肉香的带着油腻的味儿,反而是荷叶的清香。”

  “就是,难得的是不腻,我以后也能常吃几口……”

  赞叹还没有停,有丫鬟已经撤走了这个盘子,上了另一道菜,然后又是一起唱菜名、做法。

  “荷叶包三菇两耳:以鲜草菇、金针菇、冬菇、榆耳、黄耳为主料,鲜荷叶为包料,荷花及花瓣为饰料。将冬菇、榆耳、黄耳分别浸发好,切成条状;草菇、金针菇分别焯水,草菇焯水后切条状。然后起油镬,加入三菇两耳炒匀,用素上汤煨至入味,去汤后淋上麻油,拌匀分成12份。”

  “鲜荷叶用滚水烫过,抹干水分,修剪成12小块,每小块荷叶包1份菇、耳料,入笼蒸熟。出笼后呈放射状绕碟边排放,靠碟边一端压着荷花瓣,碟中央则饰以整朵荷花。此菜在蒸制过程中容易吸入荷香味,食用时每人一小包,既方便又清香,吃来别有风味。”

  “敬请享用。”

  等到声音歇下的时候,坐席的人才发现,这才是一式两份,由两个丫鬟上一个席面,唱菜名的时候也是两人合作。不过这时候没有人注意这些。听到没人一小包时,立刻伸筷子,唯恐一时间迟了被人独占了去。

  略微尝了一些,小心的放在一边,等着接下来的菜。众人抹着嘴的时候,有一道菜上了席面。

  “荷叶蒸辣子鱼:以挑手鱼为主料,香菜、大蒜、姜汁、大葱、荆芥、薄荷、茴香、香草、嫩芽苞、青辣椒、花椒叶、生姜、熟油、味精、胡椒、精盐、料酒、酱油为辅,鲜荷叶为包料。将鱼收拾好切段,辅料切末和调料一起拌和,下鱼拌匀,使鱼入味。再把荷叶平铺案板上,放上鱼包好入碗,蒸熟,装盘即可。鱼肉酥烂,鲜中有辣,别具风味。”

  听说是道辣菜,众人都有点迟疑,可是那荷叶的清香却直往人鼻子里头钻进去,正是缠的受不了的时候,一个丫鬟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进来了,托盘上按着人头装着八个不大不小的碗。于是众人就知道这就是主食了。

  闻着一股的清香,轻轻一拨弄糯米,柿饼、冬瓜糖、莲子、桂圆肉、乌枣、葡萄干、干果,竟是五花八门,一尝油润甜糯,香甜可口。甚至觉得就是没有下饭的菜,光吃这些也是享受了。

  “荷香梗香馥郁,荷花梗入馔,选用的是睡莲梗“过冷河”质感清脆,请品尝!”

  “鲜荷盐焗水鱼,用鲜荷叶包住已调味的水鱼块,埋入炒至灼热的粗盐中焗制而成,香味馥郁,鲜美嫩滑。请品尝。”

  随后又上了几道凉菜,无一不是池子中的产物。

  接着不再上菜。

  等众人饭毕,丫鬟立刻端过已经分好的荷花干贝汤,赢得一片的好评。

  赵颖心满意足的说:“我也每年都要赏几月的荷花,再看几月的残荷,赏花的时候,赞叹接天莲叶,映日荷花。赏残荷的时候,一定是在雨中,坐在小亭子里细细的听,却从来没有想过还能做出这么多的美味。我今儿是真的赚到了。”

  风俏笑了起来。

  只是,就想光影不分离一样,有识趣的就有不识趣的,正在风俏盘算着在消食一阵就散了,也好回去复命的时候,一个十分不可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妃娘娘倒是个雅致的人,连口吃食也这么讲究。只是不知道外头满池子的荷花是不是在哭泣?况且听说这可是长公主殿下最喜欢的呢。”

  本来已经起身的小姐妹都有点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接这话。真要说起来,像是今天这样把荷花这么弄着吃的还真的没有过。莲花历来就有君子花的雅名,通常都是远远光赏才是有身份的人应该做的,至于折下来亵玩,谁要是起那个念头,会被唾沫星子喷死。更不要说是饱口腹之欲了。

  这事儿吧,的确是有点儿焚情煮鹤的感觉。要是平常,众人一定是要嘲笑几句的,只是这会儿,大家的小肚子都快吃得溜圆了,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风俏皱皱眉看了过去,见果然是李琴,顿时就有点不耐烦了。她想出这个全荷宴,无非就是想要这些人吃饱喝足后安安分分的待到借宿这个聚会而已,眼看里面都传出来撤席的声音了,这丫的居然还这么不识趣!

  顿时不耐烦的说:“啊呀,今儿真个是让本宫开了眼界了。”说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李琴的位子,见菜肴什么的也是吃的干净,才冷笑的说:“本宫听说这天下有一种人,端起碗谢天,撂下筷子骂娘。今儿才算是见着真人了。李家可真是家学渊源的很!”

  这话一出,别人倒也罢了,被李琴烦的要死的赵颖当场就笑了出来,边笑还边说:“王妃这就不知道了,李小姐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只怕是最近心火有点大呢。”

  风俏偏着头看着被自己一句话气的脸色通红的李琴,连连点头:“哟,心火大啊?可别发在本宫身上才好,本宫的脾气可不是个好的,惹急了可不管你是故意针对本宫还是无心之失。成了,本宫有点乏了,你们各自玩去吧。”说着就叫过小草施施然的便要进里面的屋子休息。

  李琴气的要死,不敢对风俏怎么样,红着眼睛对着赵颖道:“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上次就是你……”

  赵颖听得不好,生怕李琴把上次赏花会上苏芬算计风俏的事情倒腾出来,立马打断接着问:“这又关我什么事情了?这撂筷子骂娘又不是我教导你做的!”

  众人哄笑起来。

  赵颖在哄笑声中凑近李琴身边,小声的警告着:“我可听说,罗家还没有死绝呢!怎么,你想让还活着的人知道玉佩是你李琴的丫鬟偷偷替换的吗?”说完摇曳这走开。

  风俏到底没能够去休息,刚刚进去里面的房间就看见宁氏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风俏揉着额头有点无奈的问:“又怎么了?”

  宁氏拧着帕子,牙疼一般的说:“大将军夫人想见你呢。”

  风俏喝了口茶,不解的问着:“她怎么就想起我来了?不是让柳氏去见苏芬了吗?难道还有心情来见我?”

  宁氏怒道:“你好意思说?是不是你让我家那糊涂的爷来见苏芬的?你知道不知道这满庄子都是好传个小消息的夫人小姐?这要是被人发现了……”

  风俏摇摇手:“要是有人看见了,你就说是来找你的就是了。反正你那府里那么多的事情,随便指着哪一件搪塞一下就可以了。何况你以为我不安排,绯青熙就不会来了吗?少天真了,网既然已经放下来了,他能不来验收一下吗?要是不安排一下,真出事才叫抓瞎!”

  宁氏纠结不已的问:“你就那么肯定是他让苏芬去求你的?”

  风俏端着茶盏坐下,半天才说:“我本来以为是你,所以让敏姑姑给你送点心,一方面是请你帮我把苏芬带出来,另一方面也是试探你的意思,看看这法子是不是你想出来的。敏姑姑回来告诉我说你否认了。”

  “所以我猜测柳氏,只是敏姑姑说去求见你的时候碰到柳氏从皇子府的侧门出来,套了半天的话才明白是想见苏芬一面。因此也不大可能是他。至于苏乘吗?嘿嘿,那人暂时还想不出这样阴毒的招数来。所以,你说我还能怀疑谁呢?”

  宁氏更加生气的问道:“那你还……”

  风俏抬手阻止了宁氏,道:“好了,坐着说吧,你不累吗?”

  宁氏气呼呼的一甩帕子,一屁股坐了下去,生气的说:“你既然要我跟你配合,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知道你要做什么?”

  风俏轻声了笑了起来:“这可叫我如何说呢?难道我能在那时直接告诉你,我要算计你的夫君?那我不成了傻子?再说了,那时候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会帮我。毕竟,你跟绯青熙才是真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宁氏听风俏这么说,才觉得气微微顺了一些,冷笑着问:“你现在倒是不担心这个了?”

  风俏也笑了两声,才道:“你早上到这个房间说的话,我都用心听了。你是真的决定了吗?到时候可别觉得绯青熙可怜又靠回去了。”

  宁氏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样,愤怒的差点就跳了起来,怒声道:“你说什么!好,你既然是这么说,那我就走,以后你不用再来找我!”

  风俏苦笑不已,连连道歉,道:“是我的错。”说着就站起来,把茶盏往桌子上一搁拉住宁氏的袖子连连赔礼,道:“你就看在我年纪小,不经事口无遮拦的份上原谅我这一回!”

  宁氏冷笑着站定,像是在等风俏说明原因。

  风俏这回没有再拿乔,直接说:“苏乘跟苏芬之间的父女情分非常的深,老实说,上次我跟着青梧出京,还没有出直隶就受到了刺杀,里面就有苏大将军的亲随阿山。”

  “这……是苏乘下的命令?”宁氏有点接受不能。

  “呵呵,我怀疑是苏芬的调派。至少她能在一些大事上影响到苏大将军。”风俏说着又摊回了椅子上。

  “你怎么知道?”宁氏还是不相信有这么古怪的事情。

  风俏一摊手,道:“这不是在看吗?要是苏芬能够做到,过了今儿,苏芬只怕就要复起了。要是她做不到,那么我也不亏不是?我插手小叔子房里事固然是不好听,但是那也得有人传出去不是?你觉得绯青熙在这个时候,这个满是眼睛的庄子上见到苏芬,他好意思满世界去传吗?”

  想想又问:“倒是你,怎么会想起来投靠太子?”

  宁氏冷笑:“我投靠他什么?是你运气好,有个傻子找到我特特的要求我在京中护持你而已。”

  风俏心中一动,立刻就知道了宁氏说的是谁。不禁轻声自语:“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一个人就这么留下,你果然是都安排好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