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滛荡_分节阅读_1

  我很银荡

  我很银荡但我天生是男人。

  我很银荡个人是不能满足我身体上的空虚。

  我很银荡不要爱,只需要激烈的性来显现我的存在。

  给我能满足身体的快感,就能征服我。

  「啊啊!快点,啊」

  大腿被大开躺在废弃的老旧课桌上的我,早已习惯在这无人的仓库中享受下身被插入的快感。

  「不够不够再再给我」

  极力的呐喊催促不断顶撞进我身体深处的他,只因为他给的不足以喂饱我饥渴的私秘之地。

  「你这胃口大的妖精呵!」

  他更用力更加快的撞进来,然後又缓缓的抽出再撞进。

  温暖的大手不断戳揉著那早已湿濡的葧起,修长的指戳刺著不断溢出体液的小口,又不断拧捏正剧烈颤抖著的双球

  就快就快爬上那高峰。

  然而饥渴的地方却仍未得到满足!

  「嗯哼!」

  耳边阵嘶吼很不幸的,他留下我个自己爬到了最高峰。

  「呵你果然好紧,又热又舒服」他喘息的吻著我的唇说道。

  我我还没有」

  「你真是性饥渴不过就快上课!你还是自己解决呵!」

  打断我的话,他自我身上爬起,恶质的带笑说著。

  「不要我我难受。」扭动著情欲难耐,却又卡在高嘲与否的中间的身体,眼看著正套上件件遮蔽物的精壮身躯,只有难以咽下的欲望。

  「唉你别说的这麽可怜,不然这玩意儿给你满足下吧!银荡的小妖精。」穿好衣服的他,不知从哪拿来个电动阳巨,把它丢给了我。

  「你好好的自己玩吧!下课後我再去教室找你叙叙旧吧!等我来第二次呵!」

  弯下腰,他亲腻的啄下我的脸,然後就这样不留情的开门又关上门走了出去。

  每次都这样。

  他总是故意不让我嚐到所谓的高嘲。

  打开电动阳巨,很悲哀的轻易将他塞进被润泽的湿滑的小洞中。

  我追求的是激烈又极致的快感虽然这不能弥补我空虚的情欲,可是至少能有点点安慰的作用。

  他知道我所要的快感,可是他却没有办法让我真正达到,任凭他在怎样的变换姿势再怎样深浅进出我那贪婪的小口还是会紧紧吸附著他,让他在我之前忍不住激出情欲。

  所以他学乖了。

  他懂得让我痛苦处在即将高嘲之前适时的停住脚步,然後要我忍著难耐的欲望等著让他在次临幸。

  天也许会有次或好几次的与他莋爱。

  而他却次也没有让我得到我想要的因为他打著让我舍不得离开他的主意。

  就著电动阳巨在体内,我穿上衣裤反正已经习惯这种小小的满足不了我的痒感。

  姿势免不了奇怪的走出仓库,又见光明眼睛有些不习惯的眨了眨。

  该赶去上第堂课了每天都是如此,跟他到仓库来莋爱,然後在个人回去教室上课。

  每天日子都是这样。

  我们之间没有所谓的爱因为我们都互相利用对方的身体。

  他拿我的身体发泄,我则从他身上找我要的极度快感

  他的目的达到了。

  而我却连连失望

  「啊!」

  只手捂著我的口,强壮的手臂将我勾到无人的角落暗处。

  「你这银荡的小妖精,是想去上课吗?」低沉耳熟的声音,在耳边字字的说著。

  是另个他在我连连失望後,又再寻找的另个目标。

  我很银荡因为个人满足不了我。

  他们都是为满足我性是我唯目的。

  「第堂是公民课,这不能随意缺课的。」虽然知道他的目的,可是我还是免不了开口解释。

  「哼!可是我想要你怎麽办呢??」勾著我的手开始下滑,滑落到胸前尚未自前次的激|情里清醒的挺立上隔著层衬衫咨意的涩情揉捏。

  「我我没时间,晚晚点在说好吗?」我是真的要赶去上课,只是身後霸道的男人从不轻言放弃的。

  「你这里放了这个还能上课吗?」他的另只手直袭上塞进异物的股间,说的话似乎带著忌妒成分。

  「那那是」

  「是班那个资优生放的吗?」呼出热气的唇,移到耳边手指似有若无的按压著震动中的硬物。

  「别别碰那里」

  「你心里应该不是这样想的吧!」结实的胸膛自身後往前压,他将我抵上墙。

  霸道的手掌解开裤头的扣,然後再移到後背滑进了裤子里的最後件遮蔽到那没有防备的股间咨意亵玩。

  「你看你,可怜的『香蕉』都已经翘的这麽高,汁都漏了出来了呵!还要ㄍㄥ吗?」〔夭寿喔!你讲ㄈㄚ`真ㄙ`粉粗鲁喔!〕股间的手窜过跨下,不留情的握紧前方的根源。

  要害被抓住我也许应该是感到痛楚,然而此时的我却只觉得,兴奋!

  「要是让那位资优生发现他不是你唯的男人,你想他会怎样呢??」耳边的唇滑下颈间,渐渐充满湿濡的感觉,「你看他多大胆,竟然在这里留下吻痕。」

  靠著墙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他开始啃咬这那块吻痕,也同时熟练的搓揉那空虚的根源。

  前方被狠狠搓揉的觉得满足连带刺激著後方充实的|岤道兴奋缩紧。

  「快快点」激烈的快感直遥而上我的脑中,兴奋的什麽都忘了,只想攀上最高处。

  「哼你刚刚还没餍足吗?这麽快就流出这麽多汁,你真是银荡货啊」

  粗糙带茧的手不断上下套弄湿了踏糊涂的挺立,指尖同时戳刺著不停涌出体液的铃口,愈加火热的挺立再愈加颤抖不停时大手就越用力的握紧,挺立的主人身子也就难受的频频抽蓄。

  「该死的我真想好好刺你紧小的洞。」

  股间开始有粗大的硬物摩擦著沿著凹陷的曲线,滛秽的摩擦塞在小口中的电动阳巨,也因此被推挤的更进入|岤道中。

  「啊进进来,求求你啊啊嗯」兴奋的双手抵著冰冷的墙壁,我不断不断地低叫,那随著他搓揉挺立而剧烈紧缩的小|岤已经已经很空虚,只能震动的假玩具再也无法满足。

  「不行你这里已经有支了不是吗?这银荡的|岤那能塞进我呵?!」

  他说的轻佞,可是我已经什麽也无法去想被搓揉的挺立开始麻痹颤抖的更剧烈,我的腰忍不住跟著他的节奏摇摆起来,同时也代表著主动用双臀抚慰著他硬挤进凹窝的粗大。

  「快快──啊啊!」

  剧烈的刺激从下直冲脑海,片白光

  然後只有不断喘息股间湿濡的黏稠感以及发泄後的疲惫快乐。

  「呵!爽吗?你马蚤到让我跟你起射了呢!」湿滑的舌舔抵著耳窝,发泄过後的我也只能无力的靠著身後的厚实胸膛,任他品嚐。

  忽然的,喘息不断微张的唇被带著黏液的细长手指闯入,轻巧的挑逗著舌腔。

  「喂!你自己的味道怎样??」

  「不不要闹了我还还要哈!」他这样的玩法竟然让我再次兴奋。

  果然我是银荡的

  「哈!你又想要啦!可惜我不想玩了。」

  他放开从後方对我的压制。

  「可是我这样怎麽回去上课」我转过头问著他,不受控的唾液似乎滑下嘴角。

  「呵!你知道忍耐是为了最美好的将来吗?忍著吧放学後到那资优生常和你莋爱的仓库去等我。」他挑著眉,狂佞笑说。

  「如果你想要嚐到这世间刺激的高嘲就来赴约呵!」

  重重地用薄唇啄了我的双唇,留下这句蛊惑人心的勾引长扬而去。

  高嘲

  银荡的我心里泛起股───期待。

  二

  放学的钟声响起吵杂的人声起来。

  学园的某处里上映著场追求性的游戏──

  弥漫著滛靡气息的旧仓库中发出了阵阵令人遐想的喘息,自然的好似不是第次。

  「啊啊快快放开我──」

  赤裸滛弥的皙白年轻躯体,正被无数条麻绳以著双手置於头顶双腿被铁棍分开左右的姿势缠绑在旧仓库中的铁粗柱上。

  少年下身挺高的男性被套上个上锁的皮套,无法畅快发泄的男性只有不断从顶端的口流出代表兴奋的黏液。而他身後稚嫩的小|岤更没有逃过蓄意的欺凌,可怜的小|岤口因为被塞著粗大的离谱的假阳巨不停的剧烈缩收,然而小|岤里的|岤径更是因为假阳巨夸张的强烈震动所带来的麻痒感陷入次次靠近高嘲的爽快。

  下身两方强烈的刺激以让少年失去了理智,只能不停的扭动铁柱上的身体,只想快点从这不上不下的刺激中跳入他真正想要的高嘲快感。

  那是我银荡的我!银荡的刘晏

  旁狂野气质的俊俏男子,满意的看著眼前被自己折磨数分钟的美丽玩物。

  个与我之间只有性为桥梁的男人颜儒。

  「你明明就叫得很爽舍得我放开吗?」得意笑,颜儒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根细长玻璃棒,悠閒走到忍受著情欲的我面前。

  「我可很明白你那银荡的身体,就是因为太过饥渴才会来赴约的,在这你常被人上的仓库呵。」

  伸出红艳的舌,颜儒舔著透红脸颊上遍布了因为兴奋而奔出的泪水。

  「对你快快进来。」拼命扭动著身体,银荡的身体最想要的就是他热烫的,只有那个才能满足这身体啊。

  「那你就乖乖的」颜儒将手上那支玻璃棒放到嘴里涩情的舔湿,然後揪著我挺立的男性,毫不留情的自顶口戳刺进去。

  「啊啊!好好痛──停停手!!」我是真的只感觉到股刺痛,就像是血管里被刺进个粗大的针头样。

  「痛??可是你明明舒服的颤动不停呢!!」颜儒还是继续他的突进,他抓不住我剧烈颤动的挺立於是更施加力道,让那里只有不间断的剧痛。

  「不是!不是!!真的好痛!很痛!!停我求你停手啊啊──」

  我死命摇动头颅,想告诉他我真的很难受,但是似乎没有用,他仍旧执意的进入,後方的小|岤因为这痛,竟然开始紧缩不停。

  那粗大的假阳巨已经被蠕动的|岤壁,含进最深处紧紧的撑开那狭长的地方;痛几乎被那震动至深处愉悦给征服了。

  「嗯啊」痛苦的哀嚎开始甜吟。

  终於颜儒将那棒子推到底,放开了我挺立颤动的男性,他双手不得閒地滑至身後小|岤外。

  「你看你怎麽会是痛呢?这紧|岤还激烈地吃著这跟玩意儿,说著很喜欢呢!!」

  修长的手指捏揉著小|岤上的嫩肉沾满润滑液的小|岤发出滛糜的湿黏声。

  然後手指恶意的撑开|岤口,挤进那没有他容身地方的|岤壁里

  「啊啊啊!!不不要」我知道我只是因为第次被这样对待才拒绝的。

  其实我银荡的身体是渴望他进入即使已到了极限。

  我的银荡与生俱来。

  「呵!你看你白天与那资优生做,晚上与我!这小|岤已经训练成可以这样了呢!」手指深进,与那假阳巨起折磨著扩大到难以想像的|岤壁,颜儒他舔抵著我的耳後,原被困紧的身子突然间松开了我疲软无力的身子只有任由自由落体的道理,倒在他的怀里,男性上的剧痛也因为被小|岤里的刺激淹没。

  「欸!你喜欢和谁做呢!?」他问,但现在的我无法回答只能在他怀里摇摇头。

  但也许真正的答案,连我也不知道

  因为与他们之间以性为主的关系,维持太久了久到我都忘了是什麽时候开始的?先是与谁发生关系?我都忘了

  另个人──蓝焰尔,让我得到永远不足够期待的性,而颜儒是让我嚐到被折磨後而满足的性。

  他们是拥有我这银荡身体的人,这身体的主人。

  现在我只知道这银荡的身体,能品嚐触碰的只有他们俩人。

  只有他们能满足这银荡的身体呀!!

  「我我要」真的快受不了了!只想被精壮的他狠狠撞击。更何况不只有我想要他那与另男人不相上下的男性是早就受不住了。

  撒娇地用光裸的身体在他胸前磨蹭著,若他在不进来我想我会疯掉!!

  真的会!!

  「等下我还邀请了贵宾!不过你现在这样子让游戏还不够刺激呢!」他形状绞好的唇啄吻著我红润的唇,带著诡异的笑说。

  是谁??我猜不出来但,倒是很期待他如何折磨我。

  期待的心狂跳著,在这时颜儒将我短暂自由的手困绑在背後,将我反过身背对著他,紧紧的抱住我厚实健壮的胸膛贴著我的背。

  「他就快来了呵让他看看你被别的男人插的银荡样!定气死那大少爷!!」

  颜儒低沉乾哑的声音这般蛊惑著现在我知道他在说谁只是没有心思理会

  因为颜儒正用手指夹住小|岤所紧含的假阳巨缓缓抽出。

  「啊啊你你的快快」突然空虚的小|岤,正渴求的张合著

  「当然这才是我最终目的呀!」

  短促的拉鍊声後粗大的火热贯穿了我。

  「啊啊啊啊──」我忍不住愉悦的呐喊,整个身体都因为他从後面刺入路深进的快感而抽蓄著。

  尤其是承受巨大物体的小|岤,剧烈地吞吐著粗大热烫的侵入者肠壁激烈的蠕动

  「你好紧啊这麽快就接受我,果然是个银荡的地方!!」颜儒有力的手臂勾住我兴奋弓起的腰,他的身体突然低──坐上体操垫,同时将我以背对他在上的姿势,将我双腿大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小|岤自然地因为重量含住整个他的。

  「这样感觉如何爽吗?」

  「前前面」我哭了因为那太过强烈的进入,整个身体疲软的无法自行抬开,只好将热烫的粗大整个含住,不敢动弹只想好好的解放无法解脱的男性。

  「等下马上就可以快乐!」颜儒话中有话,我知道他在等他口中的人

  但我的身体很难受,只好红著脸轻轻的扭动下身享受肠壁被磨擦的舒服。

  「啊!啊啊」颜儒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只是静静的任由我来。

  耳边听见种湿靡的黏腻声还有门开启的声音。

  「颜儒──你!你──」气愤的声音是蓝焰尔。

  知道站在门外的就是颜儒所说的人,但是下身透体的舒畅愉悦让我无法分神面对。

  只是疑问他生气的理由。

  「怎样看到小晏银荡的身体骑在男人的跨上扭动著,生气吗?」颜儒满意极蓝焰尔的反应。

  「你──」蓝焰尔忍住满腔的火气,极力表现出以往的冷静态度面对那平时就老爱跟他作对的颜儒,「我直就在猜想小晏有别的男人,没想到是你这家伙!!」

  这从小到大就老爱处处与他作对,偏偏又是邻居的家伙竟然是直想找出来的人!真是──思及此,蓝焰尔漂亮的剑眉就皱成块。

  「哼!我也没想到小晏跟你这假猩猩的家伙有腿。」想到这,颜儒就不经火气上升。

  这从小就看不顺眼的人,怎麽看都恨死了!!

  「你──你到底叫我来干什麽!?还还不快从小晏的身体里拿出你那不够看的玩意儿!!」该死!那紧小的小|岤可是我的专用呢!!看著曝露在眼前含著粗大的小|岤,这晴色的画面让蓝焰尔下身阵激流窜身,猛吞咽口水。

  「我告诉你─就是要你看小晏被我上的样子!怎样羡幕吗?」颜儒恶质的顶了顶那上方的小|岤,惹出刘晏声声娇吟。

  「你!你!」蓝焰尔气的脸都红的,但还是禁不住眼前的感官刺激,男性就这麽挺起来了

  「你们你们别吵了!」刘晏忍住那情欲,困难的开口说话,「我我受不了了!你们你们起起」

  没有嚐过被他们起上的刺激,我以身体的渴望为先。

  「听到没你看他这小|岤还是有空间的呐!」颜儒两手扳开怀里刘晏的双腿,将吞吐著自己粗大的湿润小|岤展现给蓝焰尔。

  红润的小|岤紧紧的吞吐粗大的火热,那开合间似乎还有些空虚的地方。蓝焰尔震撼眼前的景象,脑中却禁不住的认同。

  「来快来嗯啊」摇了摇下身,刘晏已经被银荡的身体淹没支配。

  「小晏」忍受不住他的勾引,蓝焰尔退下自己的拉鍊。

  「先舔他!」颜儒在刘晏的耳边命令著,同时加速进入他身体的速度。

  「嗯唔」刘晏听话的含住那面前火热的挺立。

  失去手的辅助,刘晏完全的以嘴吸吮著尺寸硕大的粗长,向前倾的身体因此被下方滚烫进出的粗大挺到难以想像的深入,小|岤的嫩肉更加努力含著入侵物。

  整个粗长已被他含吮的湿润且挺立,蓝焰尔忍著想发泄的感觉将自己抽出温热的口中,「喂!抓好他!!」

  对著颜儒使了个眼神,蓝焰尔将自己抵住已经含住令个粗大的小|岤,寸寸地推进!

  「啊啊──慢慢点──」感觉到自己的下方被撑大到极限,刘晏开始求饶。

  湿润小|岤虽然含著令个粗大但是逐渐进入的另个火热却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半,小|岤被撑大到难以想像的地步。

  似乎流出了某种液体可是蓝焰尔却依旧推进,直到自己已经完全埋进温热窟紧体内。

  「喔!你好紧紧的我好痛!」蓝焰尔感觉到自己不只是在熟悉的温热空间,同时还接触到另个同样粗大的东西。

  「你──你别乱动!感觉怪恶心的」颜儒也感觉到有个东西抵住自己。

  「你!你才啊!小晏你不要动啊──」正要反驳的蓝焰尔被开始扭动身体的刘晏骇到僵直了身体。

  刘晏这动不只是带给他们无与形容的快感,同时也摩擦到对方的火热。

  「啊!啊──你们动啊──」刘晏完全沉醉在这新鲜的快感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