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感向我席卷过来,我眼前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见那男子依然不停的上下推拉著我的臀部,而躺在我小|岤下面的男子,大

  汗淋淋地喘息著,他不知什麽也已停止了向我小|岤挺动的动作

  只见他享受地躺在我的身下,任由那男子推拉著我的臀部他突然睁开了眼睛,望著我

  的脸不解地向那男子问道“这女人丑得很,你今晚怎会选她的?”

  “我想操她的洞,所以带回,怎麽?她的|岤让你插著不爽?”那男子理所当然的说

  “哦?我看她的洞普通的很,她是哪里让你有非操不可的欲望?”默蠡边好奇地问,

  边用手拉著我的||乳|头,把||乳|头放在两指之间把玩著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不清楚,就是很想插她而己,你插个|岤插了半个时辰,你也应该射了”那男子冷冷

  地说道

  “怎麽?才半个时辰你就等不及了?”延焰就这麽想操她?

  “!!,明明是我很久没操女人了”默蠡勾起唇角,突然他伸出双手抱紧我的臀部往

  下压,r棒同时用力向上插下二下三下十二下,啊啊!股热液射进我的芓宫深处

  “嗯啊”我身体有些僵直,快感通过小|岤传遍全身

  身後的男子飞快地把我从默蠡的r棒上拉起,“啵!”了声r棒从我体内被拔出,

  体内的液缺少阻塞也缓缓流出

  “呵呵,琥焰,我还第次见你如此猴极!”默蠡轻笑道

  “你是嫌你伤的不够重是吧?”琥焰威胁地看著他

  “哼!那天要不是我太大意了,怎会被他伤的操女人还要你帮忙?”不过有人帮著操|岤,

  他还真的很享受

  琥焰抓起我的双腿向两边扒开,r棒对准细缝,“!~”了声那根发红的具大r棒

  己经末根插入我充满白色液的|岤内“那只狐狸可不般,我们不可大意”体内狭窄的甬

  道被塞的肿肿满满的,不留点间隙

  那根几乎顶到芓宫的粗长男根,我能感觉到它正在我体内慢慢的变粗我轻轻喘息著,

  要命,如若它再变大,小|岤非被撑破不可

  “都己经被操了半个时辰,洞里还这麽紧!”他边说边把我的双腿放在腰上,

  6第次2

  男人双手托起我的臀部,臀部被慢慢抬高,埋在体内的r棒点点的退离,退到|岤口时,他猛的

  撞,插入了我的芓宫内他抬臀次又次的深深插入,快快抽出

  “啊”要不是他双手抓著我的臀部,我人己经给他撞飞了不要这麽大力啊!这是插

  |岤不是杀人!

  “啊啊啊”大量的嗳液混合著默蠡的液随著他的进进出被挤出体外,

  顺著r棒流到他的睾丸上,又随著睾丸的前後晃动滴落在床铺上

  我的身体随著他的抽锸高低跳动著,小|岤抽搐著紧紧吸住他的r棒随著他的插进抽出,肉

  棒更全面的磨擦小|岤里的嫩肉

  突然他翻过我的身体,让我背对著他只大手揽抱起我的两腿,就像是小孩子尿尿的姿势

  ,我紧窒的甬道里的液体滴掉在他高高翘起的血管尽现的r棍上发出“嘀嗒嘀嗒”的

  声响

  他握住自己粘稠的r棍从後面抵在我入口处,随著我的惊喘刺入我的体内,“啊嗯

  嗯”我张大小嘴无助地呻吟著

  随著他的进进出出他的大手覆盖在我的r房上用力的揉拈著

  “啊啊啊”我尖叫著,整个人随著他的动作快速颤抖著,快感沈沈叠

  叠的堆砌在起,随著他几个急撞我头炸开了“啊”再次我晕厥过去

  迷糊间我感到他再次翻过我的身体,把我的双腿撂在他的腰间,握紧我的臀部重重把我压在

  他的胯间,狠狠顶撞著啊啊!

  “琥焰,你己经不只操了她半个辰,也该够了把她给我再操吧”默蠡平淡无波的声音传来

  “受伤的人应该节欲”琥焰边说边让胯间的欲望挺的更用力“唔啊”他满足地

  叹息著重重击欲望静止在我|岤中,接著股热液流进了我的深处

  “嗯!啊啊”只见男子衣著完整露出跨下粗长的r棒。那r棒早就胀得鲜红发紫,几

  滴晶亮的露珠,已从顶端渗了出来。名全身赤裸的女人主动分开双腿,鲜红的花|岤,全然

  展露在我的眼前。我的脸都羞红了。男子用手握著硬得像石头的r棒,抵著花唇往前挺,

  粗大的巨头,猛然直闯而入,接著沈身躯,,下便冲进了女人的深|岤里。在男子的急遽

  抽戳下,胯下娇啼婉转的女人,不住摇动著身躯,“啊!啊啊啊啊”他次重於次的

  抽出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男子突然把r棒抽出,随即将她翻倒在下,并将她双腿

  推压向前,把女人的双膝压在她丰满的双峰上,女人牢牢用双手围住自己小腿,男子提起巨

  棒便往里插去。

  r棒不停进进出出,我看见那女人的荫唇也随著抽锸的动作翻进翻出,“啪!啪!

  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子接受不住地高声尖叫。

  “麟哥哥用力干我啊啊啊”她无力地呻吟著,看到我们的到来顿时羞红了脸,可是快速

  抖动的纤细腰肢丝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根银色长玉条在她的|岤内突隐突现我忙把脸转到

  边去,整个脸蛋变得辣辣的“麟哥哥帮帮我啊嗯”“”我好

  奇得偷偷看去,只见她平躺著把双腿大开麟只手握著玉条快速地插著她的阴沪,另只手

  把只鲜红地快要滴血的||乳|头拉长了快速抖动著,非礼勿视又把头转开了什麽麻,叫

  我们来就是为了看春宫?丫的要上床也要看有没有人在啊你不怕被人看我还怕长眼针呢我

  偷偷地瞄了师傅眼,却见他丝毫也没有受活春宫的影响,只是目光幽远地看向远方,好看的

  双眉也不知被什麽困拢住,慢慢地邹了起来我望著他痴痴地傻笑我越看越觉得我家

  本能的我把亵裤半脱露出自己的小|岤,我用双指把瓣唇往外微微分开,露出我的内阴,我把

  手指伸进去不停地抖动著

  “嗯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我无意识地呻吟著

  原来插|岤是这麽的舒服!可是手指好短好细啊我都插不到更里面去,也不能有盛满整个阴

  道的感觉里面好空好痒好难受啊我好想长长粗粗的东西呵!如果现在有根硬硬的东西来

  插|岤该有多好啊!

  “啊啊”来不及多想我的小|岤又是阵颤抖,哦我必须找到能插|岤的工具我边爬

  著边继续用手指不停地在|岤内卷动撬拨 突然我眼角看见了排木桩我眼睛亮妙得

  是木桩上有和r棒样粗长的小棍木棍钉在上面而且经过武师的长年敲打。小根木棍外表已

  是非常光滑了我爬过去,把手指从小|岤里拨出,扶著木桩站起身来,更令我更兴奋的是它的高

  度正好和我小|岤的高度差不多我慢慢地把小|岤挨近木棍,让小|岤贴著小棍子抖动起来。即

  使小木棍表面再光滑它粗糙的纹理还是在的我的小|岤重重刷著那些纹理,舒服得我全身颤爽

  就连里小|岤面的肉都收缩了起来我继续沿著小木头的纹理上上下下的磨擦著点起脚尖放

  下,点起,放下速度越加越快,都跟随我的动作上下的我挺动著腰肢让小|岤对准

  小木棍沈身“吱!”了声木棍己经全根而没,直戳我的芓宫里 “嗯”我舒服地呻

  呤出声来我转动著臀部让粗长的木棍磨擦著荫道内壁女血随著往下滴落我的臀部不

  停地往前晃动著模仿男人插|岤的动作前後著

  我双手合抱著木桩,臀部不停的高低的转动著,会儿左会儿右的画著圈“啊好

  舒服哦里面的肉操到了啊啊啊啊”我荫道里面的肉不停地跳动著,啊啊

  小|岤把小木棍紧紧地握在细缝里这样好舒服哦

  “啊?”随著欲望的饱和,我的意识渐渐回到了身体里我全身无力的把小|岤挂在木桩

  上不禁想起师傅说过中了此毒无药可解

  那我是不是要死了?死了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吗?还是会真得死了?自然界中真得有

  解不了的毒吗?我心里本有著自己的答案,只是因为师傅说此毒无药可解,所以我就理所当然

  地认定它必是无药可解的

  呵呵看来我对师傅的崇拜已到了不想思考的地步了。

  其实自然界中的切生命体都是相克相生的,只有这样它才能维持整个生物链的平衡

  就好比在说在有毒蛇生长的地方,那里就定会有解蛇毒的草药

  因此,同理可证,有毒花生长的地方,定会有解毒花的解药

  我被关的地方正是花园,那天我好像有在这花园里见过那种花所以我还有线活著的

  希望

  啊~波热浪向小|岤袭来,我来不及多想,对著小木棍又轻轻地摆动腰肢,来回不停

  地套弄著小木棍“啊啊啊”就这样小木棍又插了我几十下

  我舒服地拱起身子,不行了。双腿再也站不住了我松开紧抱木桩的双手,把小|岤从木

  棍上揪出来

  师傅飞快地从震惊之中醒过来,他把我的身体靠向他,两手从我的腋下伸出用力握住我的左

  ||乳|然後用力挤,||乳|头溢出了黑血,顺著我粉红色的||乳|晕打转,滴滴往下流师傅没等我

  有什麽反应,把我放平张嘴就吸食发黑的||乳|头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啊,不要,师傅你也会

  中毒的啊啊”

  可是为什麽我会觉得好舒服

  师傅把嘴里的黑血吐了出来。“这毒流得很快,如果不用吸的,你会中毒更深。”说完嘴

  又吸上了我的||乳|头。

  这种蛇是滛蛇,它的生几乎都是在交媾中度过的,中毒之人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会

  像中了蝽药样,但是如果不交媾的话,她的脑袋会被欲望引起的高温烧坏。

  孝然,。若是在以前,他只会任事情自由发展,但是现在。现在他只会心疼,他

  只会当心,别的事他都没法子想了,

  只能这麽做了,孝然

  师傅抓起我的双腿,把我的裤子脱下,把它们向两边分开,看著荫毛下己经水放浪的小|岤,

  他不思考地把嘴堵上去,轻轻咬著阴,师傅边用力的吸吮著阴边用力地在阴底下的

  细缝按压著“啊啊啊”我被他弄得好舒服哦小|岤不停收缩著

  “师傅嗯嗯”师傅插的我好舒服啊我把手圈上师傅的脖子全身因为师傅的撞击而不断颤

  抖著

  “噗哧噗哧”啊啊他不断进出,每下都进入我的深处嗯嗯,我的蜜壶流出大量透

  明黏稠的汁液,在师傅大幅度的抽锸下,顺著师的r棒流出|岤外,滴在了草地上 师傅低吼

  声,瞬间将肉拨了出来,让我背对著他,攫住我的臀办,把臀部提高,沾满我的汁液的头重

  重插入我不停流水的细缝里“啊”我舒服地叫了起来

  师傅腰身前後的抽锸著,每下都顶到了芓宫的前劲我身子不断发颤,“好深啊啊啊

  ,师傅我好舒服”我把手伸向和师傅交合处的细缝,用两指把细缝掰得更开,让师傅的r棒插

  得更深,另手拉扯著没被毒蛇咬的右||乳|头,我用的力好像要把它从我身上扯下来

  “唔,师傅好麻”我的小|岤被填的好满

  师傅突然放开握著我臀瓣的手,我滩软地倒在草地上,师傅在我体内的r棒随著我的倒下

  而被抽离了小|岤

  “师傅?”我欲火难奈地叫著师傅半跪在我臀边拉起我的条腿,胯下的欲茎贯穿了我

  “啊”突然被插真的好舒服

  师傅加快速度用力操著我“好深好”

  “师傅慢点我跟不上了啊啊”师傅的每下都撞到我的芓宫口,又快又狠我都不

  能呼吸了

  “啊啊”我不停地喘气,不行了在这样被操下去我会死的

  我用手推著他的腹部想把他给推开,可是师傅突然把我的身子转了个圈,阿啊啊,我细缝

  里面的肉也被他的r棒绞了圈,啊,舒爽地连我的阴都直抖。

  “啊啊啊啊,师傅我的小|岤都缩成团了你的r棒会不会被夹疼?”我用

  力扒著细缝,让|岤里的空间可以大点“这样师傅就不会疼了”我呵呵地笑了

  这个小东西自己都成这样了既然还有心思心疼他?这样的小傻瓜怎会不叫他心动?

  在这世上只有她会声声软软的叫他师傅,只有他敢懒懒的和他话著无关紧要的事情

  她用满满的依赖,全心的信任,把他的心给拴住了,心这辈子注定为她沈轮了

  珞刖眼带柔情地看著孝然能被她深深地依赖著,好无理由的信任著,这种感觉让他的心里

  好满足

  就算有天他说太阳从西边升起,她也会毫不疑惑的相信他──这样的女子,怎不让他想

  把她捧在手心里?

  师傅用手捏了捏我的||乳|头,笑了起来,眼中全是满满地柔情“师傅只会被夹地很舒服,怎会

  疼呢?到是你接下来会很辛苦”蛇的滛毒在她的体内己经发酵刚开始她就受不住,接下来她

  定会更辛苦

  “都是师傅不好,师傅没有保护好你”珞刖心疼的揉了揉我的头发“不是的,不是的这是意

  外要怪就怪我改不了坐在树下的坏毛病,如果我不坐在树下,蛇也就不会掉到我衣服里面去

  了”我难为情地越说越小声师傅轻笑著抬起我低下去的下巴“如果你可以了,为师又

  要开始了”我脑里轰了声,突然想到师傅还在我体内然後整张脸都是热辣辣的人家好难

  为情呵

  师傅低下头吻住了我的唇,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里把我的舌头卷到他的嘴里慢慢吸吮著“

  嗯”我被吻地发不出声来。师傅身下的粗长不断深入我的体内“啪!啪!啪!”

  啊啊啊!师傅的‘两只袋子’随著他的抽锸动作甩啊甩地拍打著我与师傅的交合面

  师傅加快速度,更深更重得撞击著我的细缝

  “师,师傅,荫唇都快被你压贬了。你小点力,慢,慢点”我喘著气把

  舌头从师傅口中抽出道

  “啊嗯”我的身体直打哆嗦我舒服地受不住了我微微退著身子想减轻师傅对

  我的撞击力道不然我会舒服极的死掉但是师傅却双手把住我的臀瓣把我的小|岤更用力地挤

  近他的r棒他臀部也更重地撞著。

  我的小|岤大腿也被拉得最开了,忽然他更快地撞入了几下,就把欲望埋在我细缝里,全身绷

  紧地瞬间射出股热流打进我的芓宫内我芓宫被烫地自动收缩起来啊啊,我也高嘲了我用

  手忍不住拉开我的两片花瓣,让r棒能更加深入我体内师傅还是不停止的抽捣著我的下身

  欲望间歇地射出热液,随著继续的抽锸,有些热液顺著r棒被带出|岤外在两人股间交合处滴

  落

  我伸出左手到下面还紧紧相连的结合处轻轻磨擦著,状似不经意的抓住师傅的睾丸在手中

  不轻不重的挤压著

  “啊”师傅刚射过的r棍迅速在我的体内胀大起来

  “师傅你怎麽又把我的下面给塞得满满?”哼,原来师傅也这麽好色

  “不就是乖徒儿你勾引的为师的吗?”师傅不认帐的轻笑著

  师傅伸手拈了拈我右那只没被蛇咬的r房,爱抚著被我扯红的||乳|尖

  “啊啊,师师傅,我已经知道错了”

  “知错的太晚了!”师傅把我拉起吻住了我的小嘴“嗯!”

  随著身体被拉起,师傅的r棍也被拉出了大节“啊”小|岤里的肉舒爽地不断收缩

  著

  “师傅,我下面好舒服。”我在师傅大口中喃喃地说道

  “师傅知道,我的小然儿”师傅轻轻放开我的嘴唇低呤著经咬著我的下嘴唇

  师傅双手捧起我的臀部重重压在他的r棍上面“嗯!”我舒服的弯下了腰

  “啊啊啊”师傅挺起小腹次又次地撞击著我的下体我下体的

  荫唇被他撞得直发抖

  “师傅,我的下体是不是已经被你撞红了?”我大口大口的喘气著,师傅干得我太舒服

  了

  “嗯!小然儿让为师给你看”正说著,师傅就把我从他滴露的r棒上抽起“啊,师傅

  ”r棒被抽离的刹那,我爽地叫出声

  师尊捧著我的下体对著他的方向,扒开我的荫毛用指腹细细磨擦著阴表面

  “是红了,师傅帮你揉揉”说著,师傅伸出指夹住我的阴不停地左右撕拉著

  “师傅,不要”我全身不停的抽畜著

  “小然儿,舒服吗?”师傅温柔地问

  “我好舒服,但是,但是我想让师傅也舒服”我娇喘著说道

  “呵,然儿,师傅的小然儿”师傅抱紧我喃喃低语著

  连在插|岤上也要‘让师傅也舒服’,这样的女子怎会让他不心动?

  师傅满足的抱著我翻了个身,把我像珍宝似的放在他身下背上软软的衣物轻轻触著我

  的肌肤,好舒服!

  师傅轻笑著,把我抱到椅子上站著,这样我小|岤的高度正好和师傅r棒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