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床单上不住纽绞,“别啊呜樊哥”娇娇地哀泣自

  唇内溢出,这样略显卑微却又柔媚入骨的刺激简直让樊少军发了狂,肌肉张狂地贲起,大掌

  紧紧抵着她柔嫩挺滑的后臀,手猛地捞起她瘫软在床上却被交合动作顶得跳跳的上身

  紧紧纳入自己胸前,压着她雪嫩柔挺的双||乳|紧紧厮磨着自己,埋首在她香滑湿腻的颈窝间

  “呜疼啊樊哥我疼啊呃啊”耳边传来她压抑的哭叫,真恨不得

  能揉碎了她融入骨血!忍不住张嘴,狠狠咬下!“啊——”她蓦地睁大双眼,疼痛,酥麻

  灼热,被狠狠疼爱的娇弱和显得弱势卑贱的承受,种种刺激如浪潮吞嗜住她,身体不由自

  主地狂颤,在他粗暴的进出和啮啃下,终于受不住地昏了过去。白玉般浅粉透着股微红的

  纤手无力翻在边,十指缓缓张开,随着两人交欢的律动被动地在床单上摆动着,樊少军紧

  搂住突然然软下下的娇躯,胯下的动作仍粗暴地进行着,每次进出都享受着她稚嫩紧窄的

  磨擦。紧咬着柔颈的唇角慢慢淌下艳红的血,那温热的液体妖娆地顺着她的颈蜿蜒,衬着

  玉般的凝白肌肤,越发地香艳柔靡。抬起头,手松,星河便毫无依靠的重重仰倒在柔

  软床被上,纷乱长发在枕边四散,身下的心肝宝贝凝玉柔躯衬着那大片的泽黑,头歪向侧

  纷乱发瀑下若遮若掩地露着她的娇容,紧闭的眼皮下睫毛长长密密地投下排阴影,清眉

  微皱,仿佛即使是昏迷也知道自己正被凌虐地疼爱着,修长的柔颈上伤痕累累,那血珠仍不

  断冒出,柔腻地流淌着,在她颈间绽放出朵最夺目惑人的玫瑰。,而脖颈以下,流线优

  美的肩胸部分,早前揉捏啮吻的爱痕微微泛着紫,刚留下不久嗜吻嫩红地留在她娇挺的||乳|

  上,正毫无神智地随着他的动作剧烈颤动着,小腹下最最稚嫩纯洁的花|岤正被野蛮地霸占着

  粗长硕壮的男根每次蓄满力道的后退皆会带出她身体最深处的液体,粉嫩润红的花肉不

  断地被男根擦出缩进,太过狂烈的厮磨已带出她娇|岤里的淡红的血丝只是眼下昏迷的

  她满身爱痕,此刻竟宛如生来便是被滛虐的妖精,他有些失控地想狠狠地疼她,狠狠地爱她

  狠狠地虐她!她是他的!只能是他!只有他才能这样将她霸在身下肆意怜爱着,谁也抢不

  走她谁也不准如他般疼她欺负她!自身侧抬起她因昏迷而软下来的嫩腿抬至肩上,双臂夹

  着她的腿儿固定住,大手揉捏着她软嫩嫩的挺||乳|,个缩胯,狠狠闯入!门户大开的幽花

  被更深入更粗蛮地采撷着,这样强犦式的恶劣交欢动作下下地将昏厥的她弄醒,嫩白的

  双手抖啊抖地覆在他正揉捏着自己双||乳|的大手上,“你嗯啊呃呃呃别

  啊嗯呃”卑微的求饶夹着抑不住的的哀叫和抽泣软软地自身下承欢的人儿口中破碎

  溢出,“别啊樊哥樊哥呃樊嗯嗯呃呜樊哥”颤

  抖得几乎听不清楚。魔魅的黑眸深深看着她,“小乖,看着我!”星河将失神的双眸自天

  花板上移向他,那样俊魅强壮的男人已在她的泪眼中模糊成晃动的幻影,涣散的黑瞳因爱欲

  而染上层烟气,又妖又娇,樊少军深吸口气,缓慢却沉重地撞击着她,“星河,心肝

  我的乖宝贝从今以后,再不许随意逃开了听到没有!”星河神智不清地听着他

  粗重的喘息和话语,口里只是哀哀地哭叫着,双腿间那剧烈的酸麻与酥痛交织的动作叫她什

  么都思考不了。“小乖听话乖答应我,再也不离开”凑近抵着她半开的

  唇,深幽的黑瞳映满她的娇容,“小乖快说再也不离开了”“嗯呜

  啊”她只是哀哀是喘息抽泣着。

  “快说!”他恶意加快。星河承受不住地攀着他的手臂,“别樊哥我呜

  我答应你,呃再再呃再不离开”“心肝,你得发誓”粗重

  的呼吸堵着她的唇,要求着。“呃啊呜我,我发誓”“以你爸妈的名义

  给我发誓!”道不知名的精光闪过他黯沉的眸。“嗯啊我呜啊

  以爸爸妈妈为名,发嗯誓,再不再不离开你呃”“你要

  记住今天的誓言!”精光乍现,他捧着她的脸低吼。星河浑身颤抖,乌沉沉的眸半闭着,

  将他坚定狂鸷的要求模模糊糊刻入脑海,眸中雾气越来越盛,终于压抑地尖叫声,两腿间

  的交合处不住痉挛,攀着他双臂的手滑落床面,荡啊荡的

  “小乖这样就不行了?”他疼怜地试度她满额的汗水,胯下冲刺未减,抚揉着她的

  柔躯,这时的她,娇得人心疼。

  无力回答他的话,只是在他的霸占下软软哀吟着,这般乖乖弱弱的娇样让他疼坏了,“

  乖宝贝”揉捏着她软软的小手,“再等等,嗯?乖”低声在她耳边轻语,边蹭着她

  的颊边亲,胯下的动作也轻缓许多,只深深地进出。的

  星河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微摆,虽然他压住了许多激烈,仍被他弄得有些痛,搁在他肩

  上的腿早酸了,她迷迷糊糊地说着,“不要这样啊”

  樊少军啃着她红肿的唇,低问,“那怎样?”压抑的温柔似乎有些越来越不受控了

  她不知道该答什么,只嗯嗯啊啊地低低喘息着,间或夹了丝呜咽。

  他低笑,慢慢放下她的腿,自己也自她体内缓缓退出来,那灼人的欲望仍叫嚣着高挺,

  强健的双臂捞起她翻,星河刚认为他放过自己有些放松就被他弄得趴在床上,“你干

  嘛啊?”

  他坏笑着,“不是腿酸吗?”伸手在她腹下塞了了两个靠垫,不怀好意地抚捏着她柔滑

  翘挺的臀,那手渐渐往下探去。

  “哎你嗯别啊!”虚弱地抗议着,整个人软在床上连动根指头都觉得累

  双腿间的花苞正被他的手指拨开,细细地揉捻着。

  “嗯”头埋进枕头里低低抽着气,“求你了我好累”

  他抬头看着她的雪背,那细柔的小腰肢,圆翘的臀胯下的火热控制不住地跳动,伸

  手调整靠垫,觉得不够高又塞了个,掰着她的臀瓣,寻着嫩红的肉洞后,长驱直入。

  星河忍不住“呃啊”地颤叫着,嫩嫩的十指紧抓床单,抑闷的哀叫不住地自枕头里

  传来。

  “乖乖让我再疼会”他哄着她,双臂撑在她身侧,炽热的吮吻不断地落

  在她雪背上,不会儿,那莹莹的雪肌上便绽开了朵朵樱红,灼烫的汗水不住地落在她背上

  “呜你啊总欺负我呜”

  “乖啊宝贝快好了”重重地顶进退出,闷闷的肉搏声自两人交合处传来,

  交合处的粘液浓浓溅出,重金打造的大床也吱吱呀呀地不停发出声响,那节奏下下地给

  卧室上空添上更多滛靡暧昧的气息。

  “呜啊!别你别啊”

  “呃不要了啊求求你”

  “呜樊哥樊哥求求你别嗯啊”

  “呜”

  不管怎么哀求,女孩纤软的娇躯始终被强壮的男人重重压制着,玉白的娇柔被古铜的阳

  刚紧缠着,挣不脱,逃不开,除了接受男人的霸占,什么都做不了昏了醒醒了又昏,直

  至花苞红肿得似乎碰就要破水,才被男人放过。

  安瑞哑声道:“怎麽会不让宝亲呢!”说著,不待安宝反应过来,便含住了她的小嘴,又吸

  又吮,直亲的安宝不能呼吸。安宝的嘴巴太小,每次容进安瑞的舌头,总是觉得困难。“唔

  唔!”她扭了扭小腰想要挣开了,却刚好碰到了安瑞的硬物。

  “哦”安瑞沙哑著嗓子叫了声,咬了安宝的小嘴口,说道,“宝,就这样动起来!

  ”

  安宝奇怪,“扭腰腰麽?”

  “对!”安瑞将安宝的小裙摆撩起,大掌探入她的小内裤,摸著她两瓣粉嫩嫩的小臀叹道

  “宝真棒,哦”说著,自己先动了起来,顶顶。

  安宝双腿分开两侧,箍著安瑞的脖子随著他上下晃动,只觉得下体被个硬物顶著,怪难

  受的。安瑞将她的制服脱了下来,安宝瞬间赤裸。安瑞眼神倏地黯,毫不犹豫的吻上了安

  宝的小草莓。

  “啊小叔叔!”安瑞咬著安宝的小草莓,手在安宝的下体轻轻摩挲,种陌生的酥麻感

  蔓延开来,安宝眼神迷离,娇喘连连,“小叔叔,啊嗯啊啊,小叔叔”

  “舒服麽?”安瑞稍稍抬起头,手指头在安宝的下体缓缓抽动,“宝,舒服就叫出来!”

  “嗯好奇怪,小叔叔啊啊啊啊”她身子太小,又从未尝过这种滋味,不过两分锺,身

  子颤,“啊”下体阵收缩,将安瑞的手指紧紧吸附住了。

  “哦”安瑞不禁呻吟,“宝,好紧啊!”

  安宝身子如水般瘫了下来,气喘吁吁,会儿功夫便睡了过去。安瑞见她睡著了,无奈,

  只得拉起她的小手覆上自己的硬物。“哦哦宝!”他这样叫著,下体是安宝软嫩的小手,

  舒服极了,渐渐地加快了动作。

  “呜小叔叔!”安宝有些生气,想了想,只好伸出小舌头去抢,却正中了安瑞的下怀。

  两人的嘴又紧紧的贴在了起嬉戏。

  “啊啊小叔叔嗯”会儿功夫,安宝又全身赤裸了。安瑞的大掌探到了她的下体轻轻

  的抽锸起来,咬著安宝小小的耳垂,安瑞哑声道:“宝声音真甜,小叔叔喜欢宝叫,乖,再

  叫的大声点!”

  “啊啊呜小叔叔!”安宝仰著脖子,哭道:“好麻啊,小叔叔,不要了,啊啊啊”

  安瑞收了手,安宝正松了口气,谁想安瑞却将她放到了饭桌上,拉开她的双腿,俯下头

  探出了舌头,细细舔弄起了她的花蕊。

  “啊”安宝拽著安瑞的头发,晃著小腰不断挣扎,“啊不要小叔叔,救命啊啊嗯啊

  ”

  “呜小叔叔啊啊”安宝哭泣著摇头,只觉得下身又麻又酥,虽然舒服,可自己似乎无

  法承受。安瑞的舌头不断的舔弄著安宝粉色的花蕊,探进窄小的缝隙里浅浅地抽动起来。“

  啊啊唔啊不要啊,好难过小叔叔啊”

  安瑞含糊不清地叹道:“宝知不知道自己好甜!”说著,舔的愈发投入了。

  安宝见小叔叔仍然没有停下,只好边哭著,边拍打著安瑞的头,“坏蛋坏蛋啊嗯

  好难过,宝好难过呜”

  安瑞的手沿著她滑嫩的大腿轻轻抚摸,路往上,划过腰际,来到胸前,拨弄起了两粒小

  小的草莓。他的舌头离开花蕊,亲吻著安宝的腿根,又点点儿的往上挪,来到小巧的肚鸡

  眼儿上打著转。

  安宝娇喘连连,眼前火花四溅,“嗯嗯小叔叔啊啊救命啊啊”

  “救什麽?”他咬住安宝的小草莓,舌尖轻轻的舔弄,再稍稍拉扯,又伸出指拨弄起了

  花蕊,指尖布满了安宝甜腻的藌液。

  “救我呜啊啊不要了宝不要了啊啊”

  突然间,如遭电掣般,安宝娇小的脊背直挺挺的僵硬住,声音戛然而止,记软腻的闷哼

  过後,她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安瑞急忙搂过她滑倒的娇躯,将她把抱起,托住她的小臀

  问道:“舒服麽?”

  “嗯宝不舒服麽?”安瑞根本听不进她的话,闭著眼睛满是享受,安宝的小手又嫩又软

  实在是太舒服了,如果能进入她的身体安瑞猛地睁开了双眼,怔怔地看了看哭泣不止

  的安宝,小巧精致的脸上全是泪水,薄薄的嘴唇早已被他吻得红肿。这样的个小人儿,叫

  他“小叔叔”,他们身体里流著同样的血液,可自己究竟是什麽时候对安宝产生了绮念?

  “嗯嗯小叔叔宝不行了呜啊小叔叔”听到这娇弱的讨饶声,安瑞最後的点良知

  也被泯灭了,他停下动作,将安宝的裙子用力剥去,嫩滑白皙的身子片刻间裸露了出来,他

  像是饥渴了许久的野狼,咽了咽口水,将安宝按在了床上,先是与她深吻,再是沿著她的每

  寸肌肤,又啃又咬,似是要将她整个人吞进肚里。

  安宝的皮肤如婴儿般嫩滑脆弱,哪经得起他这样大的动作,会儿功夫便留下了道道齿

  痕和红印,她觉得痛,却又有些舒服,难受的左右摇摆著脑袋,哭泣道:“小叔叔啊啊

  不要咬宝了,啊啊不要吃掉宝嗯啊”

  安瑞埋头进她光洁的花蕊中舔舐,听到这句话,笑道:“宝要快些长大才行,小叔叔现在

  不会吃你,等宝长得了小叔叔再吃!”说著,他拉开了裤子拉链,硬物直直的弹了出来。

  安宝脸震惊,她从没有真正的看清楚过这东西,现在见到,只觉得好大好粗。“小叔叔

  这到底是什麽?”

  安瑞将硬物夹进安宝的大腿中,抬起她两条白嫩的腿,边抽锸,边叹道:“以後再告

  诉宝!哦宝真棒,宝的小腿真美,哦宝舒服不舒服?”

  硬物若有若无的碰著安宝的花蕊,安宝起先没觉得怎样,渐渐有了感觉,下身开始酥麻,

  她拽著床单娇喘连连:“舒服嗯难过啊啊宝不知道,啊宝好舒服”

  安瑞听见,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将安宝的身子抬起,吻住她的小嘴说道:“等过几年,

  小叔叔让宝更加舒服,哦我的宝,你是我的宝”

  安瑞从公司回来,便是先将安宝抱在怀里吻个够,每次都要将她的小嘴吻得红肿才罢休

  在家里,安瑞随时都会发情,动不动就将安宝压在地毯上,压在饭桌上,最多的时候是在

  书房,安瑞边忙著公事,边又忍不住想要安宝。

  “嗯嗯啊唔啊”安宝的腿大张著,整个人都躺在书桌上了,边上是叠文件,她的小

  手不停的乱挥,文件扫了地。安瑞舔舐著她的花蕊,大掌不停的揉弄著她有些发育的白嫩

  的r房。突然,安宝的脚尖绷直了,身子不停的颤抖,“啊啊啊不行了,啊宝要尿尿了

  啊啊”

  安瑞的舌头探的愈发里面,藌液涔涔的流出来,馨香扑鼻。他喉咙咕咕的滚动著,将藌液

  悉数吞进,舍不得浪费丝毫。

  “啊”随著声长长的娇喘,安宝身子僵,高嘲了。

  安瑞又细细的舔了几下,抬起头来,也不管嘴中的藌液,吻住了安宝的小嘴。“唔唔”

  安宝根本就没有力气,闭著眼睛任他为所欲为。吻了许久,两人都喘息不止,安瑞急急的脱

  下裤子,拉住安宝的手哑声道:“宝,快摸摸小叔叔!”

  安宝听话的抓住安瑞的硬物,可是安宝的手太小,勉强才能全握住,只是光这样,感受到

  安宝的柔软,安瑞已舒服的吼了声。再也忍不住了,迫不及待的抓住了安宝的手抽动了起

  来。

  突然传来了电铃声,他愣,这别墅从没有访客,本不想理会,可是电铃响了太久,他忍

  不住骂了声,狠狠吻了下安宝,抓过自己扔在旁的宽大衬衫给安宝披住,担心她著凉

  “小叔叔,宝乖乖的呆在这里!

  许智忙将她搂到了怀里,用力的搓揉著她胸前小巧的肉团,哑声道:“叔叔会让小东西很舒

  服的!”说著,手上更加用力,嘴巴寻著她的小嘴吻了上去,舌头不断的搅动著,仿佛要将

  安宝的空气吸尽。

  安宝受不住,挥著小手要挣扎,许智哑声道:“宝说了乖乖的,不许动!”

  安宝只好听话。

  许智将她压到身上,嗅了嗅她的r房,伸出舌头来舔了下,迷离道:“小东西,真棒!

  ”说著,便张嘴含住了它,牙齿轻轻的嗑咬著。

  “啊啊”安宝抓著散乱的拼图,乖乖的任他将自己的小r房捏出个个形状,胸口沾满

  了许智的口水。

  许智将她浑身吻遍,不放过任何处,抓起她的小脚,笑道:“宝的身上哪里都香!”说

  著,挑起根根脚趾细细吻了起来。

  “嗯啊好舒服”安宝眼神迷离,“啊舒服”

  窒息10

  “对,舒服就叫出来!”许智兴奋的说著,“叫大声点,来,小东西叫的大声点!”

  “呜嗯嗯啊”安宝舒服极了,闭著眼睛不断呻吟,“啊小叔叔,宝好舒服,小叔叔

  嗯嗯”

  许智动作顿,猛地将安宝从地上扯起困进怀里,钳著她的下颚沈声道:“宝刚才在叫什

  麽?”

  安宝扭了扭身子,舒服到半停了下来,她有些难受,“叔叔,宝还要,宝还要!”

  心中的不悦被她这声甜腻的叫唤抹去,许智叹了口气,又阴森森的开口:“宝乖乖等著

  宝迟早是我的!”说完,抱起她走到了房间。躺在床上,许智边舔舐著她,边问道:

  “小叔叔有没有插过你?”

  “嗯啊啊什麽?”安宝不解。

  许智咬著她的小嘴,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你小叔叔有没有插过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