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乳|,弹现在眼前。

  随後,他把早已准备好的摄像机架在旁,对准夏欣颜。

  夏欣颜拼命的哭喊著:「不要啊严颢,放开我」

  严颢接著把夏欣颜的裙子掀起来,将内裤扯下来,拿出两条绳索,将夏欣颜的双腿左

  右绑在躺椅的把手上,整个人强压在夏欣颜的娇躯之上,左手扯住夏欣颜乌黑亮丽的秀发

  伸出嘴疯狂地亲吻舔舐夏欣颜那娇豔欲滴,白里透红的香腮,右手不停地搓揉夏欣颜的椒

  ||乳|。

  夏欣颜拼命挣扎,不断地哭喊著:「不要啊严颢求求你啊不要啊

  」

  严颢笑道:「老师,都怪你不好,谁叫你生的这麽美豔动人,当初我可是忍得很辛苦,

  不过现在没必要了。」说完便卷起舌尖挑逗著夏欣颜敏感的粉红色凸起。

  夏欣颜手脚都被紧紧绑住,只能苦苦哀求著:「啊对不起啊原谅老师

  求求你不要啊啊」求饶的声音中已慢慢地增加娇喘的呼吸声。

  严颢慢慢地从胸前的浑圆舔到夏欣颜的锁骨,阵酥麻直冲夏欣颜的大脑,夏欣颜终於

  忍不住滛叫起来:「啊嗯啊」下体早已泛滥成灾,脸上也已片红晕。

  严颢见夏欣颜已经不再做激烈的反抗,猜想是药效起了作用,便站了起来,把自己身上

  的衣裤脱下来,蹲在夏欣颜的私密前面,细细欣赏著:「哇好美丽的小|岤,原来老师早

  就湿淋淋了。以前没有好好欣赏,现在我要全部补回来。」

  「啊不要不要看,羞死人了。」夏欣颜羞红著脸,恳求严颢。

  严颢将嘴巴直接凑过去,吸吮著夏欣颜嫩|岤中所流出来的泉水,并不时用舌尖拨弄著已

  经泛红充血的花核,夏欣颜只能不断地娇喘呻吟著:「啊不不要啊啊

  」

  严颢慢慢地将中指插进夏欣颜的花|岤中,慢慢地旋转抽锸著。夏欣颜扭动著娇躯,叫著

  「啊严颢,啊严颢」严颢加上食指起抽锸,并用大麽指不时地刺激阴

  蒂,而另只手抚摸著夏欣颜的椒||乳|,大麽指与食指捏揉著粉红色鲜嫩的||乳|头。

  夏欣颜的娇躯更加疯狂的颤抖著,豔红的樱唇发出动人心魄的嘶喊与娇吟:「啊严

  颢啊我我不行了啊啊要到了啊」

  严颢滛笑著:「嘿!嘿!嘿!老师,你还是那麽敏感啊,真是天生的荡妇,居然被自己

  的学生用手指头搞到高嘲,你还知道羞耻吗?」

  此时的夏欣颜脑海中已经完全混乱了:「啊不要说了啊啊是是你

  把我变成这样的。啊啊真的不行了,啊啊好舒服啊我

  我到了啊」

  阵高嘲直击夏欣颜的脑神经中枢,使得夏欣颜陷入半昏迷状况,娇柔无力的躺著,只

  听见满足的声音:「嗯嗯嗯」

  严颢忍不住爬上了夏欣颜的娇躯,将巨大的凶器抵住夏欣颜的嫩|岤口,猛然用力插,

  整只玉茎插入了自己梦想已久的美|岤之中,只听到夏欣颜声惨叫:「啊不要啊」

  夏欣颜顿时大哭失声:「啊好痛啊」感觉好像被撕裂的痛苦使得夏欣颜全身几

  乎僵硬,动也不敢动,只见夏欣颜张开小嘴,不停地呼气喘息著,双美目却流露出惊惶

  痛苦的眼神。虽然不是第次,但是由於当初严颢疼惜夏欣颜,帮没有完全解放自己,而这

  次,他是来报复的,自然无所顾忌。

  严颢轻轻动了下,夏欣颜惊恐的哭求:「严颢啊别动啊求求你

  啊不要动不然我会啊痛死呜呜」

  严颢见夏欣颜表情如此痛苦,心中又忍不住爱怜起来,不停亲吻著夏欣颜羞红的粉颊,

  舔吸掉夏欣颜的每滴泪水,接著从粉颈到香肩,严颢仔细地舔吻著夏欣颜身上的每寸娇

  嫩的肌肤,直到夏欣颜的嫩|岤逐渐习惯了自己的巨大,才又缓缓地在夏欣颜的嫩|岤里抽锸起

  来。

  渐渐地夏欣颜娇喘声又在耳边响起:「啊严颢啊啊你你的太

  大了啊啊小小|岤啊被啊被你塞塞得满满的

  啊」

  严颢温柔的问道:「老师,舒服吗?」

  夏欣颜大口喘息著:「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啊」夏欣颜在此时

  又再次达到高嘲,至极的肉欲满足,令夏欣颜娇柔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而昏晕了过去。

  此时的严颢看著已经昏厥的夏欣颜,反而增加本身的兽欲,加快抽锸的速度,没多久夏

  欣颜便在严颢不停地抽锸之下,痛苦地醒了过来。

  夏欣颜强忍痛苦哀求著:「啊啊痛好痛啊求求你,让让我休

  息下。」

  严颢丝毫不理会夏欣颜的哀求,增加抽锸的速度,并问道:「老师哪有这麽不经操,我

  不在的这几年,老师身边应该有不少男人吧?」

  「啊啊不不行了,啊快快死掉了啊啊」夏欣颜扭动

  著娇躯,疯狂的摇著头,头秀发四散飞舞,对丰满雪白的椒||乳|,随著严颢的抽锸撞击,

  不停地上下晃动著。

  严颢追问著:「快说,老师跟几个野男人上过床?」说著将抽锸的速度加到最快。

  此时的夏欣颜被严颢折磨到几近疯狂,理性早已被肉体的欲望征服,娇躯被严颢驰骋著

  鲜红的嘴唇传出婉转娇啼:「没,除了你没别的男人了,啊」

  严颢滛笑著:「老师,是不是只有我能满足老师滛荡的身体?」

  夏欣颜的娇躯不停地扭动颤抖著:「啊是,只有颢才能满足我啊真的

  啊不行了啊我我要去了啊啊啊」

  严颢毫不放松,反而用尽全力在夏欣颜的嫩|岤中抽锸著:「嘿嘿,那是老师自愿让我干

  的喽?」

  夏欣颜在严颢疯狂的抽锸之下,已经到了神智不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地步,只能

  严颢说什麽便回答什麽:「啊啊是是我自己送上门来让让严

  颢严颢干干我啊啊又快又快去了」

  夏欣颜在次又次的高嘲之下,放弃了自身最後的矜持,完全释放出内心的情欲,於

  是,全身又散发著种妖媚风马蚤的韵味,刺激著严颢的感官神经,终於,忍不住将精华完全

  地射进了夏欣颜的娇躯深处。

  夏欣颜随著至极的高嘲又几乎虚脱的昏晕过去,而严颢更因再次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儿,

  满足的趴在夏欣颜的娇躯上,保持欢爱时的姿势,沈沈地睡去。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夏欣颜感觉有人在爱抚著自己的娇躯,温柔地亲吻著自己的香腮,

  那种舒服畅美的感觉,令夏欣颜如痴如醉,她知道定是严颢回来了,夏欣颜星眸半开,

  果真是严颢回来了,或许是想起了过去的美好,夏欣颜再闭上那灵动妩媚的双眸,并没有反

  抗,而是任由严颢恣意妄为

  严颢将舌头伸进了夏欣颜嫣红樱唇里,嘴唇对著嘴唇,吸吮舔吻著夏欣颜口中的芳唾

  香液,夏欣颜不由自主地也伸出自己娇嫩的香舌,婉转相就,就当是场春梦吧,她这样安

  慰自己。这时严颢更伸出手,绕到夏欣颜的粉颈後面,解开夏欣颜肚兜上的绳子,将肚兜褪

  下,露出雪白细嫩的酥胸,温柔地爱抚搓揉著夏欣颜挺拔白皙的椒||乳|。

  「这对r房实在太完美了!」严颢边说著,边将嘴唇移向粉红娇嫩的小||乳|头,开始

  细心地吸吮舔吻,「啊」夏欣颜发出甜美的呻吟。

  严颢交互著吸吮左右的娇||乳|後,将嘴唇慢慢地往下移动,「好美丽的胴体,即使过了3

  年,你的身体依旧让我著迷。」严颢赞美著,并将嘴唇从夏欣颜香滑的大腿舔向膝盖小腿

  然後将自己的脸埋向夏欣颜香滑多汁的小嫩。

  「啊不要这样子啊好害羞啊」夏欣颜羞红了脸,娇喘著。

  「你未婚夫也会舔你这儿吗?」严颢故意问道。

  「啊没,只有你啊」夏欣颜双手遮住娇羞的脸蛋,摇著头回答。

  严颢卷起舌头,轻轻啄著夏欣颜鲜嫩诱人的小阴,含糊地问道:「喜欢我这样子吗

  」

  「嗯好喜欢啊好舒服啊」夏欣颜因为严颢高明的性技巧,导

  致全身酥软难耐,进而肉欲横生,开始迷乱。

  严颢边将手指插入夏欣颜香滑多汁的小嫩里面,边翻过夏欣颜香豔柔滑的娇躯,开

  始爱抚著夏欣颜曲线完美的细嫩背部。

  在国外的三年里,严颢御女无数,有著丰富的经验以及技巧,他的舌头沿著夏欣颜的脊

  椎骨向下舔吻,从粉颈直舔吻到了腰部。「啊啊啊」夏欣颜感到全身上下又

  麻又痒的同时,有种难以言喻的畅快美感,她将娇羞的脸蛋埋在两个枕头中央,娇声的喘息

  著。

  可是,严颢却突然收起了温柔,冷眼看著沈浸在爱欲中的女人,羞辱道:「刚才还要死

  要活的,现在就把你未婚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真是下贱的女人。」

  严颢的话像盆冷水让夏欣颜顿时清醒了过来,那懊悔又自责的神情,却再次激怒了他

  巨大的凶器直接抵住了尚未准备充分的甬道中。

  夏欣颜痛到全身发抖,苦苦哀求著:「痛,严颢出去我的身体会裂开的」

  严颢看著这个曾经抛弃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齿,把心横,将自己的巨擘缓缓插了进

  去,顶端部份隐没在夏欣颜的嫩|岤里。只听见夏欣颜大叫声:「啊不不要,快,

  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啊啊人家受不了,啊

  」

  夏欣颜的嫩|岤实在太紧了,严颢用力往里面插,夏欣颜已经痛得泪水直流,拼命地扭动

  娇躯想要闪躲,但是全身被绑得紧紧的,无处可躲,只有哭著哀求:「不不要再插了

  啊进不来的啊饶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

  啊不要勉强插啊插进来啊」

  严颢故作温柔问道:「老师,不想再继续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

  夏欣颜大口喘息:「啊不我不是」话没说完就听见夏欣颜声惊天动地的

  惨烈哀嚎:「啊」随即两眼翻,痛晕了过去。

  原来严颢听到夏欣颜回答「我不是」便腰杆用力,整支玉茎完全硬插入夏欣颜的嫩

  |岤中。严颢看著昏晕过去的夏欣颜,心中充满了矛盾。他亲了亲昏迷中的夏欣颜发烫羞红的

  香腮,说道:「为什麽要离开我呢,难道当初你说的那些话都是谎言吗?」

  夏欣颜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在昏迷中依旧无法忍耐肉体所承受的痛苦,看在严颢的

  眼中多了份凄楚的美,严颢忍不住内心高涨的欲念,巨擘慢慢的抽锸了起来

  「嗯啊」阵阵剧痛传至脑神经中枢,使得昏迷中的夏欣颜终於悠悠醒来,当她

  发现严颢正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兽欲,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使她哭泣著开口求饶:「啊

  不要啊!严颢,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来,你会把我的身体弄坏的,啊

  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

  严颢笑著说道:「嘿!嘿!嘿!老师,好戏才刚要开始呢!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很喜欢我

  这宝贝的。」说完,便加快抽锸的速度。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夏欣颜娇柔的身躯,禁

  不住严颢加快速度的抽锸,再加上高嘲的到来,芓宫阵收缩,忍不住泄了出来。

  此时的严颢全身充满兽欲,眼睛布满血丝,不再理会夏欣颜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

  的力量抽锸著夏欣颜的嫩|岤。

  严颢兴奋的说:「老师,你的小嫩|岤实在太棒了,夹得我好舒服。」

  夏欣颜痛苦的哀求著:「不不要了,啊拜托啊够够了吧!啊

  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过多的高嘲让她无法承受,

  整个身子都抽搐起来。

  严颢问道:「你是我的小母狗,知道吗?」

  夏欣颜此时又再次达到高嘲:「啊不啊不啊啊」

  严颢做著最後的冲刺问道:「小母狗,知道吗?快回答!」

  夏欣颜不停左右摇著头,乌黑的秀发散乱的飞舞著,腰部不时的挺起,胸前对雪白的

  椒||乳|因为严颢的抽锸而不停地上下摇晃著,幅销魂蚀骨的画面不停地满足严颢的视觉享受

  夏欣颜狂乱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小母狗,啊啊

  」痛苦与高嘲的交流,天堂与地狱的反覆经历,使得夏欣颜最後层的保护盔甲──‘

  理性’,终於被严颢攻陷了。

  「老师,我要精了。」严颢终於感觉到要出精了:「老师,我要射在你的芓宫里。」

  「啊不不可以,会会怀孕,啊啊不要啊!」夏欣颜惊恐的急忙拒

  绝。

  「老师,我就是要让你怀孕,啊我要射了!」严颢故意说道。

  「不不要啊严颢求求你,啊啊别别让我怀孕啊快拔

  出来啊!」夏欣颜娇喘哀求著。

  严颢跟本不理会:「来不及了,老师你认命吧!啊」阵精华射到了夏欣颜体内深

  处。

  只听见夏欣颜声哀嚎:「不要啊」随即又昏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夏欣颜迷迷糊糊中,觉得有湿湿滑滑的东西不断的在脸上移动,接著下

  体剧烈的疼痛,迫使她醒了过来「啊痛好痛喔」夏欣颜像在梦呓般的呻吟著。

  「老师,你醒了!」严颢笑嘻嘻的问著夏欣颜。

  夏欣颜这时才知道是严颢用舌头在舔自己的脸,而且他的那个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尚

  未离开,哀怨的说道:「你你该满意了吧!严颢,可以放开我了吧!我那里真的好痛。

  」说完後便低声饮泣著,难以自己,持续的欢爱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许久不曾有人触

  碰过的小|岤,由於严颢的粗暴早已红肿不堪。

  严颢笑道:「老师,才刚刚热身而已,还早呢!请你慢慢享受吧!哈哈!」

  说著,巨擘又渐渐恢复精神了。

  夏欣颜发觉插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又变大了,无力地摇著头:「啊不要啊我

  我真的不行了,这简直好像地狱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 啊啊」

  严颢边干边说道:「老师,习惯就好了!」之後,只听到夏欣颜不断的哀嚎哭叫呻

  吟著

  严颢足足将玉茎插在夏欣颜的嫩|岤中超过五个小时,期间共射出了三次的液,将夏欣

  颜的芓宫装的满满的,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只听见夏欣颜声惨叫:「啊」严颢立

  刻将枚跳蛋塞进夏欣颜的嫩|岤中,不让液流出来,并且告诉夏欣颜:「老师,你就慢慢

  受孕吧!我要你怀有我的孩子。我看你未婚夫还要你吗?哈哈哈」

  进了戏院之後,严颢带著夏欣颜坐在最後排的位置上,严颢的手开始抚摸夏欣颜的大腿

  夏欣颜急忙压住严颢的手,可是他的手已经滑入迷你裙里,已经到达光滑的大腿根部。迷

  你裙的长度还不到大腿的半,从膝盖上露出的大腿还超过迷你裙的长度,所以简直没有办

  法阻止严颢的手。

  夏欣颜很想夹紧双腿,可是贞操带限制住大腿的夹合,双腿无论如何都必须分开点,

  因此夏欣颜的下体几乎成为无防备的状态。

  夏欣颜急忙想要挡住严颢的手,可是严颢丝毫不肯放松,用另外只手把迷你裙拉到腰

  上,不停地抚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