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颢看著怀里的人儿这麽重视这个电话,猜测道

  难道是她未婚夫?紧接著脸色暗,加快了律动,就是不让夏欣颜从自己怀中挣脱。

  「啊求你让让我接电话」夏欣颜手环著严颢的脖子,手伸向桌上

  放著的手机。

  「怎麽这麽想念你的未婚夫,个电话都不能漏?」严颢按下心中的不快,冷冷的嘲讽

  道。

  「不是是小瑜小瑜的电话」夏欣颜辩解道。

  严颢知道夏欣颜有个叫夏瑜的妹妹,就让她接电话了。可是,下体的那根玉茎却不愿意

  这麽轻易的放过她,仍然在夏欣颜的体内肆虐著。

  她再使劲也推不动欲火冲脑的严颢,而这时大腿却被严颢两手张行分开,严颢的嘴紧

  吻著她湿滑的花瓣,鼻中嗅到她似女般的体香及蜜汁那令人发狂的芷兰芬芳。

  严颢伸手拨开了她的花瓣,凑上嘴贪婪的吸啜著她甬道内流出来的花蜜,舌尖忍不住探

  入她的幽洞,立时感受到柔软的舌头被层细嫩的粘膜包住,严颢挑动著舌尖似灵蛇般往她

  的幽洞中猛钻,股股热腻芳香的蜜汁由她嫩|岤内流了出来,顺著舌尖流入了严颢的口中,

  让原本欲火未消的他又兴奋起来。

  这时的夏瑜,已经变成无力的呻吟,全身软棉棉的瘫在椅上,低斥的咒骂已经变成喃喃

  自语。

  「无耻你放开我你好下流你好下流呃」

  严颢吃定了她不敢大声张扬,悄悄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自己的裤褪到膝盖处,如怒

  蛙的巨物贲张,顶端处甚至流出丝浓稠晶莹的液体。

  严颢看到夏瑜那张美绝豔绝的瓜子脸侧到椅边,如扇的睫毛上下颤动,那令人做梦的猫

  眼紧闭著,挺直的鼻端喷著热气,柔腻优美的口中呢喃咒骂著,俏美的侧脸如维纳斯般的无

  瑕。

  不可否认,夏家的女人果然各个都是美女,而且姐妹俩还风格各异。以前的夏欣颜高傲

  淡然,优雅中带著圣洁的气质,让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自己绝

  对会辈子宠她,爱她,可是,如今的夏欣颜,只配给他泄欲而已。

  对於夏瑜,严颢其实并不熟悉,虽然曾经听夏欣颜提起过,只知道比她小几岁的妹妹天

  生副冰山美人的模样,这种类型的女人虽然很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但是他却不感冒。

  可惜,谁让你是夏家的人呢?

  「放开我呃放开呃哎」

  严颢悄悄起身,手扶著柱擎天的巨物贴近她的下体,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已经下

  垂无力的分张。严颢把已经胀成紫红色的玉茎触碰到她胯下细嫩的花瓣,在花瓣的颤抖中,

  趁著她小|岤中流出的又滑又腻的蜜汁,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

  男人开始轻轻挺动下身,巨物在她的女幽径口进出研磨著,玉茎的棱沟刮得她柔嫩的花瓣

  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

  可能是那场春宫戏的刺激,再加上严颢纯熟的挑逗,夏瑜开始细巧的呻吟,如梦的猫眼

  半睁半闭间水光晶莹。

  感受到插入美|岤的狭窄,凶器突然被甬道的嫩肉紧缩包夹,紧接著又被她芓宫深处流出

  的股热流浸滛得暖呼呼柔腻腻的,使两人的结合处更加湿滑,严颢将臀部轻顶,巨物又深

  入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她体内的阻碍,这时只要严颢再使三分劲,身下这位美得令人目眩

  神迷的学生会会长保持了二十几年的贞操就要坏在严颢的手上了。

  美色当前,严颢又怎麽会错过呢?可是恶魔本性的严颢却并不急於突入她的嫩|岤,他要

  挑逗到夏瑜开口求他。伸出指到两人相贴的下体,轻轻揉弄著她花瓣上方已经膨胀得硬如

  肉球的细嫩肉芽,受此致命的挑逗触摸,夏瑜与严颢蜜实相贴的大腿根部立即反射性的开始

  抽搐。

  「呃不要这样你手拿开放过我求你呃好舒服

  别这样呃我受不了呃啊」

  夏瑜的纤嫩手指死命的抓著严颢轻揉她肉芽的大手,却移动不了分毫,诱人的柔唇这时

  因受不了下身的酥麻微微张开呻吟娇喘。

  严颢乘机将嘴覆盖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很快突破她那两片柔腻的芬芳,她柔滑的舌尖却

  畏怯的闪躲著严颢那灵舌的搜寻。

  夏瑜的头轻微的摇摆,想借此躲避男人的触碰,如丝的浓黑秀发搔得严颢脸颊麻痒难当

  严颢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头深吻探寻,没想到在严颢终於找到她的柔滑嫩舌,深深吸啜之

  时,她那对醉人的猫眼突然张开看著严颢,水光盈盈中闪动著让人摸不透的晶莹。

  深深的蜜吻中,严颢抬起她的条腿,光滑白皙的肌肤磨擦著他,下体也因小腿的抬起

  而大开,男人再也抑制不住欲望的冲动,正准备挺身而入,打开那等候已久的禁忌之门,却

  听夏瑜惊呼的道:「求你不要」晶莹的泪水遽然滑落。

  可是夏瑜不知道,她越是这样,越能激起男人的欲望。果然她越是挣扎,严颢越用力。

  夏瑜本来想挣开严颢,但男人下体传出来的热力,已经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了

  「啊请你住手好痒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夏瑜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小巧丰盈的双峰,

  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凸起,高翘挺立在圈豔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

  真是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这副场景看得严颢是欲火亢奋,立即伏下身来吸吮她的||乳|尖舐著她的||乳|晕及浑圆,舔

  得夏瑜全身感到阵酥麻,不觉地呻吟了起来「啊啊我」

  可是男人又怎会顾忌夏瑜的感受,再度强制地将她双腿拨开,看著深谷幽兰般的桃源洞

  好美好撩人

  严颢借著蜜汁的润滑,纵深而入,「噗哧」的声,整个凶器直接插了进去。「啊

  不要好痛噢不要了快拔出来」

  夏瑜痛得头冒冷汗,急忙用手去遮住私|处,不让严颢的巨物再度深入。可是她的手碰到

  的却是严颢的玉茎,吓得又连忙缩回。此时的夏瑜,既羞又怕,不知如何是好。

  「啊好痛!放过我吧啊」

  严颢却故意拉著她的手握著自己的巨大,然後在深谷中辗转研磨,让夏瑜自己将巨物送

  入。

  「严颢放开我我要叫人了啊唷你这是在强犦啊不要

  啊!」夏瑜阵绝望的感觉。

  「叫人?我不介意大家来看看你们夏氏姐妹的滛荡。强犦?你不是挺享受的吗?」说著

  严颢握住夏瑜的手,使劲推,「噗嗤」的声,巨物整个没入她紧小的蜜|岤。

  「啊不要了好痛不要了啦呜」

  严颢大乐,看著这个原本高傲冰肌美人在自己的身下的怯样,心中分外有种异样的

  满足感,他温柔的抚摸著夏瑜的脸说:「你应该感谢我把你变成真正的女人!」

  说著,巨物更加深入,严颢只感觉到分身顶开了圈密实的嫩肉,前端陷进了温暖舒适

  的包围里。

  泪水横落,处红滴下,斑斑点点,夏瑜坚守二十二年的贞洁,朝告别,她心里百般滋

  味上心头。

  但是此时的严颢已经容不得她想那麽多了,也不顾及夏瑜是初次,提起臀部挺!

  夏瑜浑身震,「啊」的声尖叫後,嘴角下子张得大大的,双眼翻白,随即四肢象

  八爪鱼似的把严颢紧紧地缠绕住。

  真是个天堂啊,重峦叠翠般的皱褶蠕动起来就像千百张小嘴起吸吮著严颢的分身,

  夏瑜的深处就像是个柔软的海蚌,严颢的每次重击它都让它抖动摩擦,让严颢有种电击

  似的酥麻,每击都让夏瑜发出阵腻人的呻吟

  「哈哈哈夏会长,果然是天生丽质,让我今天好好爱你!」严颢看著紧紧缠在自己

  身上的女人,想到夏欣颜这个高傲冷豔,睿智过人的妹妹也成了自己的胯下之臣,严颢心中

  更是分外满足!

  他大刀阔斧地冲刺著,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下半身,开始像在对付仇敌般的疯狂撞击

  起来,那种狂猛抽次次长驱直入下下直捣黄龙的凶狠与残暴,马上使夏瑜被他干得庛

  牙咧嘴浪叫连连,令人摸不清楚夏瑜到底是痛苦还是欢欣!

  而严颢却秒锺都没停止,像雨水般的汗珠不断地滴落在夏瑜香汗涔涔的玉体上,他

  尽情地抽动著,双手紧捏著夏瑜柔软的双峰。

  「爽不爽!我的宝贝!」严颢粗暴地喊著!

  他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深深的插入,夏瑜不住地呻吟,呜咽

  终於!

  声声销魂落魄的呐喊,不断的从夏瑜的唇齿间叫了出来。她的俏脸扭曲著,再没有往

  日那种高傲冰冷的绝色的模样,只顾将双腿紧紧的缠绕著严颢的腰,挺起屁股迎合著严颢的

  每下抽送

  每抽锸次,夏瑜便娇躯阵颤抖,她的私|处又紧又滑,水非常多,每次都带著响声

  严颢操,她就哼哼,而且哼得好听极了,拖著哭腔让严颢越听越想操

  这个女人和她姐姐样,都是魅惑人的妖精,象白玉雕成的维纳斯样,美得严颢的体

  毛都竖了起来。

  她那成熟饥渴的花芯,紧紧吸吮著严颢,层层叠叠的嫩肉,也不停地挤压研磨著严颢,

  严颢感到无法言喻的舒服畅快,他挺腰摆臀,不住地狠狠的抽锸著。火热粗壮的分身,每

  抽锸均直达夏瑜那敏感的花芯

  这种感觉,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夏瑜只觉愉悦的让人有些飘飘欲仙,禁不住放浪的呻

  吟了起来:「啊嗯」

  良久

  严颢猛然从欢愉的顶锋停了下来,勾起夏瑜绯红的玉脸,柔声道:「夏会长,我操得你

  舒服吗?」

  夏瑜怔,从呻吟声中停了下来,玉脸上满是羞愧的神情,她美丽的杏眼动不动的看

  著严颢,此时,她的发鬓散乱,红腮如霞,荡漾著无边春色,且只手还无比妖娆的抚著酥

  胸

  她静静地盯著严颢,眼中满是复杂的神情,半响,她恨恨地道:「你这个混蛋,我不会

  放过你的!」

  「是吗?」严颢盯著她的眼睛,微微笑,腰身猛挺向前,将他那根发烫而硬若石头的

  分身,笔直地往夏瑜体内最深处凶悍地撞去,只听夏瑜「啊!」的声尖叫,被严颢这下

  干得神情似悲又苦,连眼角都迸出了泪珠,那微微发颤想叫却发不出声音的檀口,像条脱离

  水面的鱼儿般大大地张开了好几回,头濡湿而散乱的长发随著她左右摇摆的脑袋披散翻飞

  而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幽怨地望著身上的男人!

  严颢深吸口气,又是几下重击!

  每次夏瑜都「啊」的声长叹,只觉酥麻酸痒痛五味杂陈,那种奇妙的感

  觉,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

  天赋异禀又技术出神入化的严颢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幽微暗藏的花芯,她修长圆润的双

  腿,愉悦地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蜷曲并拢向上蹬踹,看起来真是舒服得让人受不了。

  不知不觉中,夏瑜用玉白般的手扣紧严颢的脖子,她的媚眼无限妖豔地盯住严颢,眼中

  满是迷醉的神情。最是难消美人愁,严颢想不到冷若冰霜的夏瑜欢爱时是如此风情万种。

  夏瑜用娇美的脸蛋摩擦著严颢的脸,淡淡清香的发丝味阵阵传到鼻子,温热春光蜜熟的

  脸,零距离让严颢细细品味,提醒严颢正操著个绝色的尤物,她红红香香的丁香舌头也度

  了过来,在严颢的口中传播滛腥的气息。

  严颢吻上夏瑜那吐气如兰的檀口与香喷喷的红唇,他们的舌头热烈的纠缠在起,彼此

  互送唾液,严颢更如尝甘露般将她口里的香津玉液吞入腹中。

  她将臀部向上顶,以迎合严颢猛烈的抽锸,用强烈的激|情来配合他忘形而疯狂的重击,

  每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噗滋,噗滋!」声音美得严颢心颤,美得严颢的分身抽锸中又

  抖了下。

  严颢看著怀中明眸皓齿荡漾不止的性感尤物,倏地大喝声,又开始大刀阔斧的奋力

  冲刺,只听两人下体互相撞击时发出的清脆「霹啪」声充塞了整个办公室。

  夏瑜在严颢强力撞击之下,喉咙「咕咕噜噜」的发出长串怪音以後,爆发了声令人

  耸然动容的尖叫,在那尾音嘎然而止的瞬间,夏瑜忽然臻首抬,忘情地口咬住严颢的左

  边肩头,而她死命环抱在严颢背部的双手,指甲也全都深深陷入了他那健硕的肌肉里,如潮

  嗳液,喷涌而出

  夏瑜在严颢身下大口大口地喘著气,半响,她重重地呼了口气。她盯著严颢,眼神变幻

  莫测!猛然间「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笑得十分放肆,侗体的各部分,也随著她的笑

  而有相应的配合动作。

  她忽然把抱住严颢的头,妮声道:「坏家夥,你功夫不错嘛!还怔著干什麽?继续啊

  继续操我啊!今天如果你不把我操够操舒服了!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严颢万万想不到斯文典雅冷傲的夏瑜既然反客为主,他怔,随即微微笑,道:「会

  长,还没饱吗?那你就看我今天怎麽操爆你!」他让娇软绵绵的夏瑜趴在办公桌上,後朝著

  自己,赞叹道:「你可比你姐姐有趣多了,哈哈」

  夏瑜面色暗,但很快又恢复如初,娇笑著:「姐姐那是矜持」

  严颢冷笑声,没应声,将注意力又重新放到了夏瑜身上。

  夏瑜的臀部极其的性感美豔,她的屁股是那样的白皙丰莹,裸露在空气中,犹如迎

  风盛开的白牡丹,美豔不可方物。恍惚中,严颢似乎可以嗅到隐隐的肉香,甚至可以感受到

  颤巍巍的臀肉所散发出来的无形而无穷的热力!

  严颢不由得看得怔了怔,暗恼自己的失常!好会儿,才跪在她雪白的双腿间。深吸

  口气,往前狠命挺,插了进去。小腹撞到夏瑜光洁的臀肉,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

  随即,浪叫声,粗重的喘气声,男人与女人身体相撞的「劈啪」声时间同步交响,极

  尽滛糜与放浪之能事。

  啪─啪─啪几下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严颢用手拍打夏瑜屁股的声音。

  「打死你这个滛荡的大屁股,打烂它!小马蚤货,打死你」严颢的手下下拍打著

  夏瑜的屁股。会儿,白皙的嫩肉上现出红色的印记来。夏瑜口中浪叫不止,竟似毫无痛意

  反倒快感澎湃。

  「舒不舒服?」严颢吼著,加快了抽锸的速度和力道,下体碰撞出「啪啪啪」的声

  响,加上下体摩擦发出的滛靡之音,听起来越发令人血脉贲张。

  「啊哦啊」夏瑜不停地呻吟著,她似乎彻底的失控了,狂乱的摇著头,发

  出更加滛荡的呻吟,娇躯不停的上下耸动,默契的配合著严颢的节奏。

  她胸前那对饱满赤裸的r房,也跟著身体运动的频率充满诱惑的摇晃起来。刚开始只是

  轻微的划著圈子,随著严颢动作的加剧,这两个圆滚滚的雪白双峰也震颤的越来越厉害,仿

  佛是在炫耀样,甩出了道道性感的抛物线,把严颢的眼睛都晃花了。

  由於激烈的碰撞,夏瑜私|处的蜜汁不住地飞溅著,严颢想不到这冰山美人如此滛荡,嫩

  |岤像水做的样!

  严颢扣著夏瑜的珠肩,不断加深力度抽锸,打桩样猛的重重刺到滑嫩柔软的花芯,

  波波的快感让人如登仙境。滋滋唧唧的声音不停地响著。

  夏瑜迷蒙的双眼半掩半合,双颊晕红如火,被严颢疯狂进出的分身抽锸得喘息连连,办

  公桌面上竟然流湿了大片严颢又让她撑在桌边上,将她只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高高

  抬起,再向著她暴露无遗的私|处狠抽猛插

  夏瑜个劲儿哼哼唧唧,屁股扭来扭去,身体绷得紧紧的,拚命尖叫著,严颢也熬不住

  了,狠狠地干了她几十下,操得她鬼哭狼嚎,差点儿没休克

  最後,严颢又把夏瑜抱起来,狠狠地挤向墙,而夏瑜贴著墙,整个娇躯都离开地面,她

  的两个浑圆赤裸裸贴在严颢的胸脯上,两条玉荀般的嫩腿勾在严颢肩上,整个身子就像虾子

  样被屈成团,而严颢粗大分身就在她的蜜|岤里胡乱搅动著。

  夏瑜「啊啊」的娇吟著,而严颢也就更兴奋「扑唧扑唧」地干著她。

  严颢那粗大的臀部下又下有力地抽动,而夏瑜则两手无力地搭在严颢的身上,头也

  随著严颢的冲刺力量而左摇右摆著,长长的秀发都有点散乱了。

  夏瑜断断续续的娇喘和滛泣著,自动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