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忍不住娇吟出声。

  「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欧阳华察觉了她的异状,不禁关心地询问。

  「我很好。真的」

  火热的硕大还在体内进进出出,她边要强抑快感,边还要保持清醒和欧阳华通话,宁心

  怡觉得自己就快被逼疯了。

  你好坏!」她不禁恨恨敲着孟天翔结实的胸膛,却被他又个冲刺,顶得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我是坏啊,够坏才拐得到亲爱的老师你嘛。」孟天翔微微笑,挺送腰部,在她纤弱而温

  软的花|岤里感受着阵阵快感。「怎么样,刚才够刺激吧?」

  渐渐被男人的挺送带上高峰,宁心怡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光滑的胴体上布满汗水。

  「啊啊好刺激我受不了了」

  体内被摩擦并搅动的快感淹没了她,她双手攀着他的脖子,好像要抓住这根欲海中的浮木,

  孟天翔也稳托着她的身体,并不断揉搓着她的翘臀,徐徐加深刺激,唇也没闲着,饥渴地吸

  吮着她口中的柔软。

  「嗯嗯」

  完全由孟天翔主导的性事激|情而冗长,宁心怡的身体已变得十分敏感,原本白净的肌肤片

  粉红,孟天翔也不断变换着姿势,每次都带给她不同的新鲜刺激。

  他的火热次又次占领着她柔嫩的窄小,不曾给她留下分秒休息的时间。

  「心怡,我的宝贝,替我生个孩子好吗?」爱怜横溢地吻着怀中人粉嫩的香肩,孟天翔以充

  满情欲的低音,喑哑地在宁心怡耳边低问,同时依然保持着强而有力的律动,次又次将

  她送至高嘲边缘。

  「嗯生孩子想得这么远?」

  虽然马上飞红了脸,但想到拥有他们爱情的结晶,宁心怡也觉得心里甜甜的。

  「是啊。如果是男的,就会像我这么帅;如果是女的,就会像你这么漂亮我们快生个

  吧!」脑中构思着美好的未来,孟天翔冲刺得愈发有力了。

  「你想得真美」宁心怡娇喘吁吁地说。

  「我想要两个小孩,男女,你呢?」

  「我不知道我还没想好」宁心怡上气不接下气。

  「没关系,我们有辈子的时候可以想。」

  孟天翔搂住她,炙热的唇含住了她的,温柔缠绵地吮吸起来。

  没错,他们还有辈子的时间,长得很呢!

  他们的身体犹如两块海绵,不断吸收着彼此给予对方的快感和愉悦,仿佛两团在无声的黑夜

  点燃的神奇火种,永远都不会有熄灭的时候。

  噩梦阳光透过百叶窗帘的细缝斜射入宽大的房间。淡淡的茉莉花香伴随着清风吹入了房间

  铺着粉色绒毯的地上散落着各式各样昂贵的洋娃娃,复古的青铜大床上垂掉着粉色的薄纱

  随着风微微的飘扬着。隐隐露出床上沉睡的人儿,绣着茉莉花的粉色薄毯下,凹凸有致的

  娇躯不安的动了动身子躲开了刺眼的阳光。将小头颅埋在了雪白的被子里。柔细的黑色软缎

  披散在粉蕊色系的床单上,弯弯的月儿后挂在星眸上方,浓密长睫的遮掩下在白皙的雪肤上

  留下了片秋影,挺捎的鼻尖上泛着点点汗滴,清灵脱俗如落尘精灵般晶莹剔透全身散发着

  青涩香甜的少女香气,叫人不饮也醉。

  “嘶”低低声,门被轻轻的推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进来,幽黑深邃的眼

  眸盯着床上熟睡的少女,俊美非凡的脸庞在阳光没有涉及的阴影处显得高深莫测,全身散发

  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野性魅力。顺手关上门

  “卡!”落了锁。少年带着冷漠而残忍的微笑走进向床上的懵懂昏睡的少女

  “呜。”随着她的声低吟。身上的薄毯被掀开。看到少女身嫩粉色连身睡裙。胸前

  小小的蝴蝶结固定着睡裙。只要拉开蝴蝶结睡裙就会被解开,少年勾唇笑。及膝的睡裙因

  为她不停的扭动被撩到了大腿根部。修长的粉腿。小小的脚裸。少女不安的翻了两个身,隐

  约露出翘挺白嫩的玉臀以及粉色蕾丝小裤裤。领口是大设?,因此,露出了大片白皙

  的肌肤

  少年伸出修长的细指拉开了少女胸前睡裙的蝴蝶结。薄薄的粉纱自动脱离了主人的娇躯。

  小可爱式的半透明抹胸包裹着她饱满小巧的酥胸。小小的樱尖透过薄薄的抹胸在少年的注

  视下傲然的挺立着。散发她独有的香甜如糖果的气息。粉色的薄纱蕾丝小裤裤隐约可见那

  黑色的绒毛。俯首。少年吻上了她可口的蜜唇。双手抚摩着她柔嫩光滑的肌肤

  “呜。”少女微弱的低吟声。胸口微微起伏着

  “小碧儿。天亮了。”随着他低沉的嗓音。少女缓缓睁开了秋眸。看着他冷峻的脸庞。

  双大眼从懵懂。不解到恐惧,看到她的反映少年满意的勾起浅浅的唇痕。

  “拓天哥哥。。你怎么在我。啊。”察觉到自己几近赤裸的身躯。少女惊叫

  声。急忙拉过身旁的薄毯向盖在自己身上。却被眼前的少年裴拓天拉住了手腕

  “拓。”少女还没来得及说话。裴拓天已经将她拉入怀中。狠狠的吻住了她瑰丽的红唇

  舔弄吸吮她的嫩滑的小舌尖,不停?动她柔?的舌头

  “呜。”惊慌的泪水在少女的眼中打着转。她拼命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裴玦碧,你真是个专门勾引男人的贱货!”终于裴拓开放开了她,残忍的话也自他浅粉色

  的薄唇里吐出,带着蔑视和冷漠的眼神,仿佛在看条毛毛虫。

  “哥。。我不是”无助的摇着头。玦碧感觉自己心跳得剧烈,不知所措地看着裴拓天

  灼灼的眼光,此时的她只有惊慌畏惧和恐怖。不安的舔了舔红唇。只觉得裴拓天直勾勾地

  盯着自己,眼睛都直了般,她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被他看得脸上发烧,玦碧只好尴尬地

  低下了头。

  “嘶。”阵撕裂声传来,感觉胸口凉。玦碧还未来得及反映之前。胸口薄薄的抹

  胸已经被撕裂无情的被丢弃在粉色的绒毯上

  “拓天哥哥你。”羞涩的环抱着酥胸。玦碧惊恐的瞪大了秋眸,像只受了惊的

  小兔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终于抵在了冰冷的床柱。她已经无路可退了。

  “你。”恐惧的看着平时最讨厌自己的哥哥。玦碧承受着他压上来的重量

  “哇。”惊叫声。眼见裴拓天已经将自己压在身下。玦碧此时已经丝不挂,纯净

  的如刚出生的婴儿般。饱满的酥胸。纤细的腰肢和被大大掰开的粉腿。全部袒露在他的

  面前。毫无遮掩。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人,整整30秒左右。然后玦碧才尖叫着几乎疯掉般地往

  床边爬

  “啊。”细致白皙的脚踝被厚实温暖的大掌无情的把握住。毫不容情地,仿佛准备把

  她的下肢从身体上拉掉般的力量,将玦碧拼命抵抗和抓住床铺不放的身体拖了过去。被迫转

  过身看着他俊美狂肆的脸庞,玦碧无助的泣吟着。盯着她粉嫩的小脸,勾起薄唇邪气了

  笑。裴拓天不费吹灰之力地按住了她。

  “你真敏感!”舔舔了那敏感的樱尖。裴拓天笑的邪肆。他开始在边迅速地脱衣服。那

  迅速膨胀起来的部位,在黑色的校裤下面看得清清楚楚。玦碧绝望的拼命摇头,身体簌簌发

  抖,浑身都起了粒粒小小的鸡皮疙瘩。可是这似乎完全无法阻止他想要侵犯自己的欲望。

  裴拓天开始用手剥开腿间的花瓣。羞耻冲击得心脏的血已经开始逆流。

  玦碧拼命扭动身体表示自己强烈的抗拒。赤身捰体地坐在他膝盖上的玦碧简直犹如被操纵

  的木偶。被他反剪着双手,羞耻而厌恶地忍受着他硬挺的粗大肉刃顶在臀部的感觉。拓天抱

  紧了她扭动的娇躯,如同野兽般啃咬着她的细嫩的香肩和白皙的颈项。哀求的目光看着他

  希望他能放过自己的玦碧渐渐感觉到腰部有种轻微麻痒的感觉升了上来,被粗鲁地上下

  抚摩着全身,种奇异的感觉使玦碧忍不住发出颤抖的呻吟。双手被钳制在头顶,松软的腰

  已经使不上力气。被大大撑开的粉腿间被拓天肆意舔咬湿热的嘴唇黏膜仿佛品尝甘甜的花蜜

  般吸吮着她的私|处。舌尖不断舔捏她的?核。两人的身体上已经泛起了层薄汗。玦碧

  无力地摇头,清丽秀美的?因羞辱而发红咬紧了粉嫩的红唇。眼泪簌簌地往下流。

  突然拓天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覆住了她娇小的身躯。深邃的眸子看着她。顿时玦碧的心里升

  起了不好的预感。

  “不要——”凄厉的尖叫在拓天进入她狭窄的幽径时嘎然而止。他强硬的火热的肉剑狠狠

  刺入玦碧身体里,雪白的背像触?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让她产生种

  被人把木棍残酷地插进狭窄伤口的错觉。——此时的她痛得不能出声。

  “哥放过我呜。。”玦碧痛苦的挣扎着哀叫着,雪白细弱的娇躯?抖扭动着

  她娇软的甜音哀叫着显得楚楚可怜,声音娇柔销魂,是男人?了会更兴奋葧起的声音。阴

  沉的瞇着眼。裴拓天没有说话看着鲜红的血混着||乳|白色的水从她的雪白大腿流下,染红了

  身下粉色的丝质被单,时间淡淡的血腥味和茉莉花甜腻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这味道更加

  刺激他如火的欲望。加快了抽锸的速度。他没有理会玦碧痛苦的惨叫声。

  每次进入,都让玦碧痛得无法成声拼命收缩身子,借以逃避被裴拓天深深贯穿时给她带来

  的疼痛,他和她结合的地方,除了给予玦碧撕裂般的剧痛,再无其他感觉。无力地全倚靠在

  裴拓天胸膛上的玦碧,除了痛得昏眩掉般的意识,还是能听到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肉

  刃反复无情地戮刺着狭窄的幽径,渐渐麻痺的下身已经分崩离析,被张开得到了极点的粉腿

  也已经没有知觉,此时的她只能感觉到腿上皮肤偶尔战栗,那是因为被他侵犯中不断淌落的

  浊白液体落在了腿上灼热的感觉。

  “哥,放。。过我。”柔媚可怜的声音无力的呻吟求饶着

  “你不是喜欢雅聿吗?是不是想让他看看你是怎么在我身下像个荡妇样呻吟。”残忍无

  情的话撕裂着玦碧的心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睁着秋水似的美眸。玦碧痛苦的皱着细致的眉头。青

  涩稚气的脸上泛起种不属于她年龄的妖媚

  “你不该来裴家。。”在他的反复侵犯中,玦碧只能呆滞而麻木地承受着,无法感知

  快感或者痛苦,只能不时地哆嗦,那是他灼热的液次又次地迸射在她身体深处

  “呜。。”低低缓缓的呻吟声自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传出。误闯到这的小男孩颜熙乐

  缩了缩脖子四处寻找走散的四月以及安腾希,听到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声音,熙乐好奇的走了

  过去,透过门缝看到的景象却让他瞪大了双眼。只见个漂亮清灵的少女和个身穿伊斯顿

  ·校服的男人纠缠在起,少女被悬空抱起,黑色的校裙被撩到了大腿根部,地上散落着

  黑色的蕾丝小内裤,修长的美腿环在他的腰间,身体来回不停的雪白的墙上撞击着。少女紧

  皱着眉头,神情很是痛苦,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白色的衬衫已经被解开。无力地垂落

  在身体两侧纤细的手臂,看不清楚长相的男人埋首在少女的胸前,不知道在干什么?熙乐疑

  惑的想着,突然埋首在少女胸口的人抬起了头,是他裴拓天,熙乐惊讶的瞪大了眼,捂

  住了自己张大的嘴,他们在干什么?只见裴拓天将少女紧紧搂在怀中,疯狂的舔吻着她的唇

  猛然抓住少女纤细的柳腰。开始贯穿的冲撞着。张开在裴拓天身体两侧的白皙修长的双

  腿无力的随着他的冲刺轻轻的摆动着

  “哥轻点。。好疼”低柔的甜音伴随着娇柔的呻吟自少女裴玦碧的唇中益出。

  狭窄的甬道里被强迫含住裴拓天硕大的肉刃,已经是极致了。在他恶意加快的抽送之间,玦

  碧几乎都能感觉到甬道已被他的肉刃填满而痛苦得无法喘息。当他寸寸地深入蜜|岤里后

  甬道快被撑破的痛苦和恐惧使使她浑身颤抖。仰着粉颈的玦碧被裴拓天吻得透不过气来,

  正虚软地用手推着他宽厚的胸膛。红嘴唇急促地喘着气,裴拓天的嘴唇又来到她翘挺的饱

  满的酥胸上,灵巧地含着那颗粉色的宝石。被裴拓天这样吸吮,玦碧的嘴唇里立刻发出慵

  懒而沉醉的呻吟。熙乐看得目瞪口呆,明知道不该看下去可是惊讶的他却完全移不开眼睛!

  而且越看越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是吗?”扔开银枪,隐才注意到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四月袭无肩带黑色抹胸式薄纱连

  身睡裙。妙曼雪白的身躯包裹在及臀的睡裙里。略微透明的睡裙隐约可见里面同系色的蕾丝

  胸衣以及小小的内裤。白皙的肌肤在黑色睡裙的映衬下显得晶莹剔透,窗外射入的月光给她

  的周身照上了层微蓝色的光晕,狂野的卷发披泄在腰间和他的银发纠缠在起,雪白的粉

  腿跨在他的腰边。

  “你在诱惑我,小妖精!”个翻身,隐将四月压在了身下,勾起了薄唇

  “你说呢?”妩媚的双眼闪着魄魂的光芒,纤细的手指已经解开隐白色的衬衫。质地柔软

  的衬衫被扔到地上,裸露出隐白皙的身体,隐虽然不健壮却有副不逊于模特儿的身材。

  四月滑腻香舌顺着隐的耳后到脖颈到肩膀到腰间,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隐把手

  指伸进去微微探出蜜|岤的粉红的壁肉,发散出鲜嫩的和滛靡的声音。

  身体也因为受到刺激而轻微地发出颤抖,大腿不自觉地夹紧。

  顿时香甜的混合着淡淡的花香弥漫在房间里。

  白皙的娇躯上开始泛起红晕

  “呜。”四月低吟声,隐顺势低下头吻住了她的粉唇。翻身就把四月压在身下,细

  碎的热吻落在她雪白的背部,颈处。

  分开她分开她白皙的双腿,隐直接进入。

  往她紧窒体内顶,私|处把隐的巨大灼热已经完全吞入。

  “啊好痛!好痛!。。”隐两手用力地抓四月的双臀,使自己的肉刃在她体内顶入得

  更深脆弱紧缩的蜜|岤全缠绕在隐坚硬如铁的灼热肉刃上,被突然抽出深插体内的热物。

  四月惊叫声,眉心的烙痕也因为情欲越发红艷。

  转身迎上隐炽热的视线,那双琥泊色的眸子里此时泛起了浓重的情欲,四月弯起红唇。

  就在这时隐突然将拔出插入私|处入口的男性肉刃再口气狠狠撞入她体内深处,同时紧紧抱

  住她纤细的腰让四月根本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这巨大的刺激使四月的双腿完全没了力气。

  “呼”仰起雪白的颈子,四月低呼着。

  两腿被大大分开地跨坐在隐腿上,男人巨大的灼热坚挺就在自己私|处反复抽锸进出,随着剧

  烈的动作灼热的液体从两人结合之处不断地淌出来,只感觉到被男人反复撞击插入,让她恍

  惚地产生下身就要融化的错觉,痛苦之中又有针刺般的欢愉。

  四月急促地喘息着,雪白的酥胸起伏着,隐随即低下头含住了那颗殷红的果实,品尝着少女

  独有的香甜。

  “啊”低婉的呻吟声伴随着男人粗喘的呼吸声,时间房间弥漫着甜腻暧昧的花香。久

  久不散

  “你认为你逃得了吗?”拓天眉挑看着眼前惊慌无助的小可爱。上次那套睡衣不敢穿了,

  今天是袭细肩带蓝纱水裙。蓝色的粉纱将她衬托的清灵动人。如牛奶般白皙的纤细小腿裸

  露在外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黑色的软缎披散至腰

  “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教训!”把扯过柔软的黑缎。拓天凶狠的看着眼前的人儿

  “哥。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黑色的长发被裴拓天拉着。玦碧被迫仰起优美的

  雪颈无助的低泣着。

  “不要啊。。”声凄厉的尖叫伴随着棉帛撕裂的声音。玦碧已经半赤裸的显现在裴

  拓天的眼前。

  “不要。。”环抱着胸口,玦碧摇着头。泪水滑过无暇的粉颊。拓天将她柔软的身躯

  搂在怀中。细长的手指拉开了蓝色蕾丝小内裤的绳结。两根手指无情的插进了玦碧的粉|岤

  里

  只听?玦碧「啊~~」的叫了?,他的两根手指便不停地在玦碧的狭小的粉|岤里进进出出

  了

  就在这时。玦碧感觉到根冰凉的异物进入身体

  “啊。。”玦碧声惊叫抬起头,就看到根粗大的电动按摩棒被拓天慢慢推入她的身

  体深处

  “不要哥”感觉到按摩棒越来越深入。突然拓天加快了推进的速度紧紧的体内突

  然被巨大的按摩棒插到底使她产生腹腔被填满的错觉。被强行贯穿的玦碧难以忍受被进入

  得太深的晕眩感,只能面色苍白地靠在拓天厚实胸膛上,她感觉自己仿佛坐在根滚烫的火

  柱上。无法抗拒快感的入口处皱摺的花瓣,还是自动地紧紧包裹上去。无力的下半身因为

  被插入而变得出奇地敏感,内部的湿热的花襞,在拓天抽动粗大的电动按摩棒的时候,就紧

  紧地吸上去。

  “不要”虽然还是有气无力地嘶喊着,可是实际上玦碧无法控制自己的肉体,已经情不

  自禁地扭动着臀部,随着拓天对自己肉体的残酷穿插而开始起舞。透明香甜的液体顺着黑色

  的按摩棒淌出大量的蜜汁。玦碧急促的呼吸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