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北幻勺⊙劬Φ男撤褐橛墓饷317诺暮齑奖晃糜趾煊?

  种,不断从里面溢出诱人的呻吟。

  “哦宝儿,你好会夹,弄得我好爽,啊~~啊~啊~~”阵猛烈的冲刺之後,姜泽昊

  紧紧搂著青青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面,随後,股浓腥的白浊液体从两人下身涌了

  出来。

  青青已经全身虚脱,软软的靠著身後的男性躯体,感觉自己的身下滑腻以及身後不断传来的

  粗喘声。“呵呵”阵轻笑从身後传来,“真是让我意外!没想到你们这麽能忍,居然

  能从头看到尾?我以为你们会冲上来把我揍顿扔出去呢,哈哈!”

  突然的席话让青青倍感疑惑,猛然个激灵,身体下子僵住,伸手把扯下蒙住自己眼

  睛的领带,看到站在门口的三个高大身影,青青懵了,哆嗦著说不出话来。

  “宝儿,怎麽了?见到他们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刚才还心心念念的,这会儿见到本人了反

  倒害羞了?”左手把玩著边的r房,右手指则在青青的红唇上来回抚摸,间或示威的搂著

  青青,用自己已经疲软的男根在青青臀间磨蹭。

  如利剑穿心般的感觉让青青喘不过气来,挣扎著从姜泽昊身上站起就想向门口奔去,谁知刚

  起身,股热流便顺著大腿往下淌,白糊糊的挂在两腿之间,青青觉得万分耻辱,便不敢再

  动,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双手护著自己的胸。

  “啊~爸爸,我没有!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手臂被扯得生疼,青青哭泣著,想摆脱夏允

  正大手的桎梏。

  “爸!”旁的阮伟民见到青青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上前就想将青青拉开。

  “怎麽?现在准备来展现你的博大胸怀了?忘记刚才她求男人上她的下贱样子了?如果她不

  长记性,谁知道以後还会有多少男人?”

  听了夏允正的话,阮伟民犹豫了,当他看到书房那幕的时候肺都快炸了,可是对青青向

  温柔惯了,内心的邪恶因子直潜伏著,如今早已叫嚣著要散发出来,於是内心的天平慢慢

  倾斜,回头看到夏擎风斜斜的靠在门框上,对著自己挑了挑眉头,伸向青青的手慢慢的缩了

  回来。

  见到丈夫退到旁,青青慌了,“伟民,不是那样的!啊~~”头发被夏允正抓著狠狠的缠

  绕到手掌上,下巴也被掐住,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後仰“爸爸,相信我,我没有”

  “没有?没有什麽?我们亲眼看到你张大双腿求他搞你,还想让我怎麽信你,嗯?荡妇!”

  “那他??他强迫我,真的,他趁你们不在,偷偷进来,然後强我”

  “强你?哈,我怎麽忘了,你不是就喜欢男人强你吗,嗯?贱货,你根本就是天生滛贱

  时时都想男人插你,永远也学不会闭紧双腿的表子!”夏允正把将青青推到在地上後,

  边挽著袖子,边转头对夏擎风说“擎风,把东西拿来!”

  看到夏擎风将个大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的时候青青慌了,哆嗦著後退,“不要,求

  你们了,不要!”

  “青青宝贝,我现在可以把你的不要理解成要吗?”挂著邪恶的笑容,夏擎风蹲下身子将青

  青抱起来,放到床上後就开始解青青的家居服。

  “不要,小叔叔,求你们了,不要~”紧紧抓著自己衣服的领口,青青哭泣著哀求。见青青

  抓著领口不放,夏擎风转而攻击下身,抬手开始脱青青的裤子,时间,青青顾得了上面就

  顾不了下面,因此,两三下,身体便赤裸裸的呈现在三人面前。

  青青下意识的就想躲,却被夏擎风制住而无法动弹“怎麽了?青青宝贝,在我们面前还害羞

  啊?你全身上下我们哪里不清楚吗,呵呵。我们今天非常生气,谁让你不听话,不乖呢,嗯

  给你点小小的惩罚,以後就不会再不听话了,嗯?”

  不待青青有所回应,就传来夏允正的声音“擎风,到外面吧。伟民,起来吧,有些东西藏

  太深了可不好,等会儿的节目,你会喜欢的!”

  我要的生活49

  夏擎风抱著青青跟著二人路来到别墅顶层的玻璃花房内,青青落地就想往外跑,刚移动

  两步,光溜溜的身体就被逮了个正著。“啊~伟民,放开我,求你了,你们要干什麽啊?”

  阮伟民动不动,只紧紧搂著青青不让她动弹,等著夏允正将绳子从花房顶篷垂下。“好了

  过来吧!”

  将青青两手合拢拉到头顶後,夏允正用垂下的绳子将青青的双手牢牢的捆住,然後缓缓拉动

  边的控制绳,青青的身体便缓缓向上升,直到两脚离地後停了下来,这样青青便低悬在地

  面上了。

  “爸爸,这??好疼啊,放下我,爸爸!”身体被拉高,手腕被拽得发疼,青青不住的踢动双

  腿,嘴里也不停的哭喊著。“唔”冷不丁的件器物塞入到青青嘴里,然後,青青的双

  唇便被大大的张开成圆形无法闭拢,也无法说话了,原来夏擎风往青青嘴里放置了个圆形

  的口伽。青青慌乱极了,大大的眼睛象小鹿样不停的滚出泪珠,嘴巴无法说话,只能呜呜

  的摇头示意。双腿够不到地,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腕处,青青疼得厉害,正痛苦间,条

  宽大的柔软的束缚带捆到了腰间,然後下身被慢慢抬起,腰後的绳索跟捆手的绳子拴到了

  起,随後,两脚被大大分开,小腿被向後折起,脚腕处被系上绳子,然後也跟顶端的绳子捆

  到了起。这下,青青整个身躯便被反吊在空中,头只能朝下,屁股高高抬起,双腿大大张

  开,能清晰的看到其间的两个小洞。青青不舒服极了,也觉得万分羞耻,於是不停扭动身躯

  却使得自己的身体在空中不断摇晃。

  “唔”个重重的巴掌打在了挺翘的臀肉上,顿时,个红印便印在了上面。夏允正站

  在青青大张的两腿之间,手抚摸青青的身体,手则不断击打在青青的臀部上“贱货,这

  麽著急的扭动,想勾引我们哪个,嗯?急著让我们干你了?”

  边的阮伟民被眼前的切给镇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到夏擎风手里拿著个小巧

  的夹子,伸手夺过来看了看,抬手夹到了青青垂晃的||乳|头上。夏擎风见状,笑了笑,也抬手

  将青青另个||乳|头夹住,然後,转头说“这个是可以调节的”说完,伸手在夹子边扭动了几

  下,将本已变形的||乳|头夹得更紧,听著青青不停溢出的呻吟,愉悦的拍了拍手“好了,大功

  告成,真漂亮!”

  身後的夏允正听到夏擎风的话,似不在意的说“咱们的宝贝喜欢玩蒙眼睛的游戏呢!”说完

  突然紧紧抓住青青边的臀肉,凑到青青耳边说“青青,爸爸怎麽不知道你这个爱好呢,

  居然要从别的男人那里得知,真让人伤心啊!”

  青青不停的摇头,泪水在脸上流成条河,嘴里不断的呜咽出声。“怎麽?不是?那跟姜家

  的那小子怎麽玩儿起来了?别跟我说他强迫你?我们可看得清清楚楚,你的手可是自由的!

  你完全可以拉下那条小小的领带,反抗他,可是,你没有!”说完,伸手抓住青青||乳|头上的

  夹子扯,把青青的||乳|头拉得长长的往下坠,痛得青青身体不住打颤。

  “大哥!”旁的夏擎风不赞同的松开夏允正的手,跪下身子,抬头张口将青青的r房含进

  嘴里细细的舔舐,减缓青青刚才的疼痛,大手则在另边r房上来回抓揉,指甲轻轻的刮在

  已经被夹变形的||乳|头上。

  边的阮伟民觉得心里有什麽东西慢慢在觉醒了,青青卑微的在自己身下玩转呻吟的样子出

  现在自己面前,看到青青因为戴著口伽而无法闭拢的双唇不断有口水流出的样子,於是大步

  上前,扭过青青的头部凑上前去就狠狠的啃噬舔吻青青大张的红唇,吸食青青嘴里的蜜汁,

  也把自己的口水渡给青青,让她吞下。终於在青青不断挣扎後放开,然後把手指伸入到青青

  张开的小口,把玩那柔滑的丁香小舌。

  时间,青青整个身体都被三人分别玩弄而无法挣扎。夏允正将青青整个臀部都拍打得红肿

  之後,起身拉动绳子,於是青青的身体稍稍降低了点高度後被翻了个身,变成了正面朝上的

  样子,紧接著,条毛巾覆盖到青青眼睛上,黑暗便降临到青青的世界了。

  夏允正拿过个小小的鞭子,在青青身上来回扫动。鞭子不长,是由很多根皮条捆扎而成。

  青青觉得身体被冷冷的柔软物扫过,但不知道是什麽,突然间,两腿之间被击打了下,散

  乱的皮条分别刷在不同的敏感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见到青青的反应,夏允正开

  始不断的用鞭子击打在青青的小|岤处,力量不重,但随著鞭子的不断挥下,青青的花瓣慢慢

  的红肿起来。

  青青觉得耻辱极了,身体动没法动,说也没法说,只能乖乖的听从摆布。||乳|头和下阴不断传

  来的疼痛让她很不适应,可是,慢慢的,随著那股疼痛感慢慢的散去,另种酥麻的感觉逐

  渐爬上身体,随著父亲用皮鞭不断的扫在自己身体上,青青觉得自己两腿之间似乎湿了,有

  什麽东西缓缓流了出来。

  “怎麽?开始发情了,小母狗,你还真是马蚤啊?这样你都爽到了,嗯?”伸出手指将青青小

  |岤缓缓流出的滛液抹掉并将滛液涂抹到青青的||乳|头上後,将手中的鞭子翻转,直接将手猛的

  刺入到青青违章的小|岤中。

  “唔?”下体猛然被扩张,还未充分润滑的|岤径感到刺痛无比,青青扭动著想闭拢双腿,

  却无法动弹,只能由喉咙里发出阵阵呻吟。

  阮伟民见状,飞快的脱下自己的裤子,定住青青的下巴,将自己半硬的男根刺入到青青戴著

  口伽的红唇中。“哦”刚进入,便被温暖的口腔死死的包围住,阮伟民舒爽得不禁脱

  口呻吟出来。因为戴著口伽的嘴张开有限,而且有口伽在里面支撑,因此,男根不禁能感受

  到口腔的温热与潮湿,同时还被口伽来回刮擦,这种滋味,怎是个爽字了得?

  夏擎风退到边,取过早准备好的红酒缓缓倾倒在青青的胸膛小腹处,然後低头直接舔舐

  起来,嘴里不断啧啧作响,脸上片陶醉之情,仿佛在品尝时间最美味的东西样。

  夏允正则不断用鞭子手柄在青青小|岤内来回抽锸,直到手柄表面的液体全部都变成白沫後,

  将鞭子扔到边,然後跪下身子,埋头在青青小|岤中吮吸起来,大手则慢慢下移,轻柔的在

  两股之间来回抚摸,围著小洞来回打圈按摩。

  青青现在就象神坛上的祭品样,命运完全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嘴里的男根越发蓬勃肿大,

  自己的小嘴越发难以包含,而每次的抽入都比前次更深,有几次甚至完全进入到自己的喉

  咙里,顶的自己阵阵做呕。口水越来越多,却因为自己头部的姿势是向後仰而无法流出来,

  只能自己不断咽下,这样又使得r棒随著自己的吞咽不断向里深入。

  身体则冷热交替,不断有冰冷的液体倒下,激得自己身体直哆嗦,但紧接著身体就会被温热

  包围,冰冷的液体被点点的舔舐干净。

  下体更是片狼藉,小|岤内不断有液体流出,但很快就被吸食,温热的舌头模仿著性茭的频

  率在|岤口来回的伸缩,越是这样,却越是空虚得厉害,|岤口不断收缩,花瓣红肿得厉害,小

  小的花蕾早已充血葧起,只希望能被狠狠的掐住。後|岤麻痒难当,手指不断在褶皱处来回按

  压摩擦,整个下身空得厉害,就希望能有什麽东西能狠狠的进去填满。

  眼睛看不见,不知道分别是谁在自己身体处肆虐,但可以肯定的是三个人六只手覆盖住了青

  青的整个身体,小小的花房,在鲜豔花朵映衬下,派滛靡之色。

  这章想了半天,但总觉得不够味。大家凑合看看,我再想想

  我要的生活50

  青青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痛苦还是快乐。若说是痛苦,可是为什麽,在那痛苦背後有丝丝的快

  感升起?若说快乐,但是不管是手臂r房臀部还有腿部,无不提醒著自己正承受的痛

  苦!她觉得迷茫了,嘴巴酸得不得了,但是没法闭合,还直被坚挺的r棒不停的抽锸著,

  ||乳|头早已麻木,痛感早就离开,如今已经能感受到丝丝的麻痒,下身花瓣已肿胀不堪,滛液

  直不停流出,後|岤也在持续的按摩中变得松软,不再抗拒外来物品的入侵了。

  “唔”小|岤再次被鞭子的手柄刺入,青青不禁呻吟出声。

  “贱人!你倒爽起来了?今天可不是让你舒服的,是给你惩罚!”夏允正毫不怜惜的用手柄

  狠狠的抽锸著青青的蜜|岤,同时将细软的毛发缠绕在手指上来回拉扯,引得青青阵痛呼。

  脸上又被阮伟民温柔的拍了拍“青青,可不要不专心哦,我的宝贝还没爽到呢!”

  夏擎风站起身子,凑到青青被绑住的手腕处看了下又摸了摸,转头对夏允正说“大哥,青青

  这里有些凉了,把绳子松了吧,时间不能太久了。”於是,三人同时抽身,将吊离地面的青

  青放了下来,随後,夏擎风从角落拿出个折叠的架子摆好,类似於医院给女性做检查的那

  种,让青青躺到上面。但夏允正似乎并不打算让青青的两腿分开放到两边,而是给青青穿上

  了条开裆裤,然後,用条柔软的带弹性的束缚带将青青两腿并拢捆了起来,上身则用

  条白色的绳子绕著胸部并把手背到背後起捆紧,最後让青青趴在这张窄窄的躺椅上。

  青青觉得十分不安,眼睛看不到,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麽个样子,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

  面临什麽?於是开始扭动挣扎,嘴里也不停的呜呜喊叫,希望能让三人停下对自己的折磨。

  但很快的,自己的身躯便被双大手给牢牢按住无法再动,早已麻木的||乳|头重重的摩擦到粗

  糙的布料上,那种疼痛麻痒的感觉再次袭来,同时,根粗壮的男根再次塞入进无法闭合的

  嘴里抽锸起来,更让人害怕的是紧闭的臀瓣被大手掰开,根冰凉的东西缓慢的插入进小小

  的洞口。青青只觉得塞入体内的东西很细小,无法判断是什麽东西,正疑惑间,突然感到

  股冰凉的液体徐徐灌入体内。

  “唔”青青摇动起头颅来,希望能借此摆脱桎梏,但是只大手紧紧把住自己,另手

  握住那不断膨胀发热的男根更深的进入到已经到极限的小嘴中。冰冷的液体持续不断的被输

  送到体内,青青只觉得自己的肚子仿佛都鼓起来了,终於,插入体内的东西被抽走,随即,

  个更大的东西迅速塞入到小小的洞口,将所有液体牢牢的堵在青青体内。“小马蚤货!不管

  那个男人有没碰你这里,我们都替你清理下,然後干干净净的迎接我们对你的爱!”夏允

  正按下手中的遥控器後扔到边,看著黑色的粗大塞子在青青後|岤不断摇摆扭动後转身走到

  边的椅子坐下,拿过夏擎风递过的红酒自得的品尝起来。

  夏擎风走到青青身边,著迷的抚摸著青青已经红肿的臀部,突然想到什麽似的顿了下,抬头

  对正在青青嘴里抽锸的阮伟民说“我有个好东西,今天正好拿来用。让青青躺著吧!”阮伟

  民迅速的在青青嘴里阵猛插,随著紧实臀部的猛烈挺动,阮伟民泄在了青青嘴里,把蒙

  住青青戴著口伽的小嘴,和夏擎风起让青青仰躺,顺势让青青将他的精华全部吞入腹中。

  “你可真是点不浪费!”夏擎风笑了笑,朝阮伟民扬了扬手里的瓶子,“用了这个,青青

  将变得更美!”说完,走到边将准备好的热毛巾盖到青青两腿之间的柔软毛发上,然後拿

  开毛巾,扭开瓶盖,将里面的||乳|液仔细的涂抹在上面,随後,再次将毛巾盖了上去。

  青青又觉得痛苦了,腿间的温热让她感到很舒服,但是肚子却越来越不舒服,後庭的器具不

  停的搅动,肚子里面犹如翻江倒海样,感觉肠子都快扭曲了,好像有什麽东西从肚子脱落

  样,巨大的压力涌向被堵住的洞口。青青脸色阵潮红,本来就被紧束的双腿更是不自主

  的用力夹紧,喉咙里也不断呜呜作声。

  旁的夏允正看见青青的样子嘴角轻挑了下,却坐著没动,仍自得的品著手里的葡萄酒。阮

  伟民犹如孩子样好奇的把玩著青青的r房,他小心的将||乳|夹取下,慢慢的揉搓著红肿变形

  的||乳|头,让小小的||乳|头恢复原形後又将夹子夹上,惹得青青低低的呻吟後,又将夹子放开。

  夏擎风拿开热毛巾,换上另块干净的毛巾然後在青青两腿间轻柔的擦拭,随著他的动作,

  青青双腿之间逐渐变得光滑起来,柔软的毛发慢慢的脱落,连毛根都看不到。阮伟民看著眼

  前的切,不自觉的脱口而出“真美!”。夏擎风得意的笑了,“象初生婴儿样,真让人

  著迷!”

  青青已经听不见男人的交谈了,她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那被堵住的後庭处。肚子疼痛

  难忍,里面的液体叫嚣著要出来,可是却全部被堵在身体里面,青青痛苦极了,努力抬起身

  子,嘴里不停呜咽,脸上更是眼泪鼻涕,连带著嘴边和溢出下巴的液,让人觉得分外可怜

  终於,夏允正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朝青青走来。扯下青青脸上的眼罩,抬高青青的下巴“

  怎麽了,小母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