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傻丫头有想反悔不要长大的冲动了。

  “爹爹向你保证很温柔的对待它们好吗?丫头的奶奶很快就会长大的,长大了就不疼了

  呢。”

  他在说谎,他的信用基本上在傻丫头面前早就没了,只是傻丫头仍是傻傻的选择相信她爹爹

  的话。

  “那爹爹要快点给丫头搓搓,就快点长大了哇。”

  到头来还是没弄清楚长大的具体时间。

  “好,那等下会有点疼哦,丫头不准反抗哦。”

  “嗯嗯。”

  小白兔落入狼窝了。

  墨水寒捧起傻丫头小小的||乳|肉,那两团雪白顶端的樱红小得可怜。

  如此娇小,以后孩子能吃到奶吗

  可能不小心就给咬没了吧

  他凑上去,张嘴将||乳|头纳入口中,轻轻的吃了起来。

  “唔爹爹好舒服嗯哈”

  傻丫头张着小嘴,哼哼啊啊个不停。她的小手揪住墨水寒的长发,轻轻的拉扯着。

  “啊咿”

  嗑嗑

  好像有人在敲门。

  嗑嗑

  墨水寒吐出了被吮得肿亮的小奶尖。

  “爹爹傻丫头还要”

  快感陡然消失,傻丫头不解的睁开了迷蒙的大眼。

  “有人在敲门,丫头等下。”

  他深吸了口气,压下炙热的欲望,整了整衣服前去开门。

  傻丫头坐在床上,也没拿被子遮盖身子,手臂不小心擦过红肿的奶尖,细小的酥麻划过全

  身。

  傻丫头愣,用手指轻触了几下。

  “唔”

  感觉好舒服哦。

  接着,她学着爹爹曾对她做过的动作,依样画葫。

  “唔唔”

  当墨水寒打发敲错门的人回来后,就见傻丫头独个儿捧着那小小的||乳|房,揉搓着那||乳|尖,

  嘴里径直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

  “丫头”

  他的丫头可真是热情啊!

  “爹爹丫头丫头好舒服哦”

  她迷离着大眼儿盯着他,口中发出咕哝。

  “看来不用爹爹的手傻丫头自已也能做到”

  他褪了衣服窝到傻丫头旁边,大手捞,将她捞进怀中,让她背靠着自已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的男根火热的抵着她的小屁股,让傻丫头不自在的勿自摞了摞身子,磨蹭得欲根青筋

  鼓涨。

  “让爹爹摸摸这里够不够湿了”

  他的手顺着她的腰往下摞,摸上了双腿之间。

  摸,沾了指的湿意。

  他举起手,勾着那滛液放到傻丫头面前。

  “丫头,将它吃下去。”

  他亲吻着她雪白的脖子,轻柔的命令道。

  他用另只手抬起傻丫头的小屁股,从后面压向那湿热的小|岤。

  他用龟头在那小|岤入口处几个磨砺,并不时滑向阴蒂给于刺激。

  “哈嗯爹热好热”

  她的小手握住男人的手臂,伸出粉红色的小舌舔吮那沾满她滛液的手指。

  根,根,舔得极为仔细。

  “唔!”

  他的龟毛不小心滑进了|岤口内,被它紧紧的咬住了。

  “丫头,放松。”

  感觉着那如丝的滑润,他几乎迫不及待的欲插进去逞雄威。

  “丫头不舒服,爹爹进来。”

  她的下体好空虚,她已顾不得舔他的手指,全副心神都放在那硕大的龟头上。

  她径直抬高小腰,不再听从他的吩咐,往下狠狠坐,她将他的肉棍含进了三分之二!

  “啊啊——疼——”

  以为是极致的快慰,却不知是可怕的疼痛,傻丫头疼得眼泪都溢了出来。

  墨水寒不舍她的难受,停在她体内不动,手指伸向那肿大的阴蒂揉搓。

  很快,疼痛消失,因阴蒂而升起的快感火辣辣的煨进她心口,傻丫头松了柳眉,脸陶

  醉着墨水寒的怀中轻轻的蠕动。

  他的另只手则爬上她的胸前,握住那小小的||乳|肉轻轻的揉捏,并不时用大拇指和食指

  搓拉粉色的小||乳|头。

  感觉桃源内分泌出更多的水液,他试探性的轻轻向上顶。

  傻丫头被顶得尖叫,嗯嗯啊啊个不停。

  见她已能适应,他尝试着将速度加快,每次都深深抵入她的子宫口。

  “啊咿爹爹快再快点哈哈”

  她张开小嘴尽情的嘶喊着,很快的抓住他的动作配合着他的抽送。

  “丫头你想咬死爹爹吗?吸得那么紧!”

  他咬着牙,在她体内剧烈的耸弄着。

  她的小|岤是那样的紧,每次进入都得重新撑开嫩肉,每次出入都被紧紧的绞住不放

  “真是个天生的小滛娃少有的名器!”

  他急促的喘息着,酥麻已升至他脊椎。

  最后的数十次冲刺后,他将种子全射在她子宫口!

  下了澡堂,墨水寒往她|岤内塞了点东西。

  傻丫头愣,双腿磨擦了下,“爹爹放了什么进去?”

  她感觉小|岤内有点儿涨涨的,有硬物呢。

  “葡萄。”

  墨水寒手里捏了粒青色的葡萄,看那形状该是他们家院子里的。

  “不是还没熟吗?人家那里也能吃吗?”

  不了解她阿爹满脑子的邪恶滛欲。

  “傻丫头不是没感觉到酸味么?小心点儿不要使力呀,要是坏在丫头肚子可会拉肚子的哟。

  ”

  他骗她。

  “爹爹坏,人家才不要拉肚子!”

  他不说,她还没啥感觉,说了,她的嫩肉下意识的去咬着它们不放。

  若不是葡萄硬,早被咬烂了。

  “丫头,你不听话哦。”

  他的手指伸进去时,丫头的嫩肉立即咬上了他,他再伸入指撑开了它们。

  “因为爹爹坏嘛!”

  傻丫头很委屈的反驳。

  他继续将葡萄放了进去。

  “丫头,猜猜你能吞下几粒。”

  他已经放了四粒在里面了。

  “傻丫头还能吃十粒!”

  她献宝似的说道。

  她以为阿爹问的是还能喂多少进肚子的葡萄,她刚吃了盘子呢,都吃光了,小肚子有点撑

  但勉强还能塞下些呢。

  “十粒,会撑坏的。贪心的丫头。”

  他知她误解了他的意,却坏坏的不纠正,说着往那小|岤里再塞了粒。

  已经很涨了呢,他想着,那里面再多容下两粒呢。

  “十粒!人家才不贪心呢,人家肚子很大的,塞得下。”

  傻丫头很坚持自已的食量。

  她有些不自在的蹭了蹭小屁股,尿尿的地方好涨哦,有点痒。

  “那丫头要努力的将它们全吃下去。”

  他说着,再塞了粒,傻丫头扭动得更为明显了。

  “爹爹爹不舒服丫头难受”

  好涨哟,葡萄硬硬的,顺着爹爹埋进的手指作着怪。

  “难受?你不是说能吞下十粒么?现下不过才六粒就受不了呀?说谎的小骗子。”

  没有再塞葡萄进来了,他捏着小|岤里的葡萄,那被滛液沾得湿泞泞的,碰就滑走。他的

  手指搔刮着她的内壁,不时用葡萄挤压她的嫩壁。

  “爹是骗子唔唔”

  她的小手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继续在她身体里作怪。

  “我怎么是骗子了呢?爹爹事先问过你的,谁让你要逞强呢。”

  他的眼神是邪恶的,他的语气是邪恶,就连那手指也是邪恶的。

  “哈涨,爹爹弄出来啦”

  傻丫头受不住了,葡萄好多哦,涨得她小|岤满满的,爹爹的手指又那么可恶的乱动着,酥

  软的快慰中,小|岤淌出更多的滛水。

  傻丫头小脸儿绯红,身子轻轻的随着他的抽送而晃动,却是动就被葡萄压得涨疼,真是

  难受。

  “那不行。傻丫头得将它们全部吃完了。”

  他要让她达到高潮。

  “但是但是人家吃不下了啊啊”

  他的手指猛的加快时,她的身子止不住的跟着剧烈晃动,小小的||乳|肉荡出了迷人的波纹。

  察觉到嫩肉越来越紧,他掏出了粒葡萄,让它滑落在被单上,小屁股那团的被单湿了

  片,可见她情动得多么厉害。

  傻丫头松了口气,小肚子没那么涨了。

  正舒服着时,便见墨水寒将手指抽了出来,嫩壁立时紧,差点儿就绞烂了粒葡萄。

  他将傻丫头的腿举高,找来枕头垫高俏臀儿,扳开了那湿泞泞的瓣肉,找出那小小的粉色

  洞口。

  俯头埋进傻丫头的腿间,伸舌舔向洞口,吮住那畏颤的肉瓣,放入嘴内轻轻的吃了起来

  啧啧有声的滛秽,肉瓣传来的快慰,小舌不时滑进洞内捣乱,傻丫头被刺激得抽搐不停

  “爹爹——啊啊,咿呀”

  好舒服,好难受

  “丫头不行了受不住了!啊呀,出来了出来了——”

  叫嚷间,她的身子僵,小|岤喷出股清水,湿了他的脸。

  他没急着抬起头,趁傻丫头沉醉在高潮的余温中,将花|岤四周的水意全舔干净。

  接着再恋恋不舍的吃了吃那肿胀的两瓣嫩肉。

  “爹”

  这刺激是强大的,还沉浸于高潮的身子是受不住丁点儿的碰触,她的小|岤又渐泛滥成灾

  “丫头吃饱了吗?”

  他抬头望着她迷醉的神情,黑眸阵火热,恨不得口将她吞下肚。

  他的那话儿早已肿胀不堪,甚而疼痛,已经顾不上了,他极快的捣出那剩余的葡萄,将

  青筋暴涨的欲根煨了进去!

  “啊啊——爹爹舒服啊——哈”

  第二次高潮在他将欲龙放进来时就已达到,傻丫头激得全身发颤,小嘴儿别有胡乱的嚷叫

  着:“爹爹好大傻丫头饱饱了呜呜”

  好涨好饱,她的小|岤被撑得极开,紧绷的嫩肉咬住他不放,若不是湿意够,他连拉扯也困

  难。

  “饱了?饱了就喂爹爹,爹爹还没吃呢!”

  说着,他将她的小腿儿放在他的宽肩上,捧住她的雪臀,开始又急又猛的抽送起来。

  “啊啊嗯啊——”

  傻丫头哼哼啊啊个不停,星眸儿微眯着陷入迷茫,樱红的小||乳|肉随着身子晃动,小小

  的||乳|肉晃得男人心痒难耐,忍不住的伸出只魔爪猴急的揉搓起来。

  似嫌不够,他俯下身子,张嘴口含去了大半的||乳|肉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咕啾

  充沛的水意随着欲龙每次的进入与送出都激荡着极为羞人的声音。

  “爹爹不行了丫头不来了呜呜”

  “跟爹爹起!”

  他咬牙嘶吼,捧着傻丫头的臀几个猛烈的抽刺,将火烫的精液喂进了子宫深处。

  “啊啊——”

  傻丫头身子哆嗦了几下,瘫在墨水寒怀中沉沉睡去。

  “丫头”

  等他从愉悦中回过神,便见傻丫头睡得深沉的模样忍不住轻叹。

  他原本还想再来回

  “爹爹在睡嘛”

  爹爹的身子好烫,煨得她好舒服。

  爹爹的手,包住了她小小的奶奶,轻轻的揉着那玉团儿,不几下粉红色的小奶尖儿就已

  动情的硬俏了起来。

  双腿相互磨蹭根部,有点湿湿的了。

  “爹爹进来。”

  前戏很少,他伸手在那拨弄了几下,扶着肿胀从后面插了进去。

  有点儿疼,也不是太难受,欲龙停在她体内静止不动,直到傻丫头分泌出更多的汁液时。

  “爹爹动。”

  傻丫头有点儿着急的催促着。

  “不疼了?”

  他担心先前的粗鲁弄疼了她。

  “不疼了,傻丫头痒痒啦。”

  说着,她自行抬起小臀儿上下耸弄着。

  见她主动,他也懒得动,任傻丫头自个儿忙乎。

  他享受着她困难的套弄,她的力气太小了,连塞他牙缝也不够。

  倒是被她引发出更多的欲望,让他不再从容。

  “丫头”

  他的眼神带着深沉的欲念,因她过于缓慢的套弄。

  “爹爹帮人家,不够呀呜呜”

  不得要领在做白功,每次总是想贪心的将爹爹的大r棒全部吞下去,偏小|岤儿太过窄小,靠

  她人无力完成。

  “好,爹爹帮你。”

  见她啜泣,他不舍的拭去了那泪珠,搂着她的小腰,调整好位置,股作气冲进了芓宫口。

  小小的傻丫头,滛荡的小|岤也是那样的小,他轻轻抵,就能将丫头的小肚肚撑起来。

  “丫头,好好吃下去,将爹爹吸得干干净净。”

  他低喃着,在她体内快速的抽送了起来。

  “啊!爹爹,涨起来啦,涨起来啦——”

  她抱着小肚子,大眼里带点恐惧的娇喃着。

  “没事的,那是爹爹在里面。”

  他的大手覆上她的,每次挺进都能感觉到手心被轻轻顶了下。

  “呜呜爹爹不来了,人家不来了啦”

  哈啊,咿呀——

  “傻丫头好舒服,好热爹爹,不来了”

  “和爹爹起!”

  他在她体内奋力的几个抽刺后,抽了出来,然后将傻丫头抱上了岸。

  坐在青草地上,他站在傻丫头面前,压下傻丫头的头,将沾着滛液的r棒插进她的嘴里!

  “唔唔!”

  傻丫头小嘴儿塞满了那根大磨菇,从她体内流出来的味儿吃在嘴里心窝难痒,她的下身更是

  泛滥的流出更多的水儿。

  他扯着她的发,让她微仰着小脸,那根欲龙在她嘴里耸弄的情景他看得清二楚。

  每次撤出都勾搭着她的唾液,他喉头饥渴的滚动着,想要尝尝她的津液,又舍不得口腔内

  的湿潮。

  “丫头,爹爹爱你”

  他半眯着眼,脸陶醉在她唇舌的吸吮中。

  傻丫头捧着他的欲龙,规律的摆动着头颅吞吐着爹爹的大r棒。

  看着唾液被扯出,她还抹出小手儿将它涂抹在爹爹那茂盛的丛毛上。

  看着它们被唾液沾得湿亮亮的,让她心窝儿极痒,那空虚的小洞也很痒。

  雪白的肌肤被初生的青草磨擦得痒痒的,小|岤儿正好抵着截长长的草,那草尖儿在她的动

  作下,时不时的磨砺她的花心,很痒痒,令她不得不高高的翘起小臀儿避过那青草。

  他看到了那根青草,它的顶端沾着她的蜜汁。

  他坏心的伸出大掌压下她的小臀儿,让她被迫的与那青草磨擦。

  傻丫头睁大了眼,很不满的盯着他,以眼神控述他的坏心。

  他却轻轻的笑了。

  大眼儿溜,傻丫头很恼,她用齿间刮弄了那龟头,并用舌尖朝那小洞口里钻去。

  他狠狠的抽了口气,知傻丫头在报复他,强自压下精的欲望,他将欲龙从她嘴里抽了出来

  并拍了她的小臀儿,重重的。

  “坏丫头!”

  语气里宠溺居多。

  爹爹的大r棒终于抽离了,傻丫头揉揉酸疼的颊面,大眼里满是埋怨道:“爹爹坏!人家以

  后不吃大磨菇了!”

  “丫头不吃爹爹的大磨菇,那也没小磨菇吃。”

  想跟他讲条件,她再修个五十年再说吧。

  “哼!”

  傻丫头说不过他,索性将头撇向边不再搭理。

  他见她小嘴儿嘟得那么高,忍不住失笑。

  “丫头,还没吃饱呢。”

  他盯着她的小屁股,从大腿上不时滑落下汁水。

  “吃饱了!”

  虽然小|岤|岤好难受,但爹爹太可恶了,她决定再难受也不让爹爹喂了!

  哼。

  他挑眉。

  不发语的捧住她的小屁股,对准洞口,没向她这个主人打招呼就插进去了!

  “丫头,吃饱了才有力气上路。让爹爹好好喂饱你,免得呆会儿饿了没得吃!”

  他喘气着说道,牢牢掌住她的小屁屁,将肉棒寸寸喂进最深处。

  “呀呀——爹爹坏!”

  没有准备下就被强硬的插入,哪怕再多湿润,在条件反射下对异物紧紧的夹住,疼呀!

  傻丫头被墨水寒压在身下,趴跪着。

  他擒着她的双手,让她没机会挣扎。

  男根被夹住了半,还剩另半留在体外,那赤红色遍布着青筋,看起来怪是狰狞。

  “丫头,你夹得爹爹太紧了!”

  他深吸口气,额上青筋暴跳。

  “不要!爹爹不准进去!”

  就算小|岤很疼,她也不让他得逞。

  “丫头”

  他有点儿恼了,他的脖发极欲想插进去,美食就在眼前却碰不到,让他升起不顾切蹂躏她

  的冲动!

  见傻丫头不合作,他抽来腰带将她双手给绑住。

  “好好趴着,要是再不合作,爹爹就打你小屁股。”

  他轻柔的威胁完,将那雪白的小屁股捧得高高的,将她的双腿扳开,感觉着内壁终于不再那

  么紧时马上钻了进去。

  “唔——”

  爹爹的大r棒进来了!

  丫头的身子好热,丫头的小|岤儿更热,好烫。

  “爹爹好热哟,好热——呜呜——”

  “爹爹马上给你解热!”

  捧着傻丫头的两瓣嫩肉,轻轻拍,在傻丫头身子颤时,他开始勇猛的抽锸了起来。

  数百下抽锸后,他将滚烫的种子射在她体内。

  “丫头,你好久没吃爹爹的大磨菇了呢”

  当傻丫头走到他面前,他力道有点粗鲁有点急切的将她按坐在他双腿间。

  “爹爹?”

  爹爹说话怎么有点儿喘呢?

  他撩开了袍子,袍下未着寸缕,那根赤红的柱体直挺挺的朝天挺立着。

  “爹爹——”

  “来,快给爹爹吃下去!”

  他按着她的头,将肿胀凑进她嘴巴。

  “快张开嘴,丫头!”

  他的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喘。

  后脑勺施加的力气逼得傻丫头不得不张嘴,那张肿胀立即喂了进来。

  接触到那温暖的口腔,他就迫不及待的插送了起来。

  “唔唔”

  爹爹有点粗鲁,每次都将欲龙狠狠的抵至她喉咙深处,让她有作呕的难受。

  她推拒着他,用舌头儿抵着那头不让它过度深入。

  他的脸色已接近紫色,黑眸亮得惊心。

  蓦地他将男根插了出来,把提起傻丫头坐在他腿上,伸手去摸了摸她的私|处,感觉有点儿

  湿了,再也顾不得其它,将欲根猛的插进了去!

  “呀——”

  有点儿疼,她的嫩肉被撑裂了!

  “忍着!”

  箍制着傻丫头,顺着原始欲望,他让神智远离,沉浸于情欲中。

  傻丫头被顶得小小的身子抛得老高,那两对如雪兔的||乳|肉乱晃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