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张着,抱着她来到那木桶前。

  “大叔走开,农农自已来”

  好羞,好羞,她从两岁后就不再让爹爹这么抱着了。

  “不要,爹爹要看着丫头。”

  他见她倔强,明明小脸是那样的难受却不合作。

  稍稍坏心的往那微鼓的小肚子上按,她受不住的尖叫:“呀呀——”

  股清泉全数倾出。

  满满的酒味弥漫在空气中。

  “好香丫头再多泄点。”

  他再往那小肚子上施力,将余下的酒液全部清出。

  呼

  肚子里没再装任何东西了,丫头好舒服的吁了口气,小脸上泛出困意。

  她打了个哈欠,就准备闭眼睡觉了。

  男人抓到柔绵的草纸给她擦拭干净,将她放到了床上。

  丫头在床上翻滚了圈,就去找周公了。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小屁眼痒痒的。

  丫头扭扭屁股,唔了声继续睡。

  男人见她嗜睡,也不摇醒她,埋在她小屁股间猛舔那处柔软。

  他用牙齿轻咬那细致的肉,咬出青紫色才罢手。

  伸出了舌,往那紧窒的连缝隙也没有的小洞里钻。

  “唔”

  丫头被扰得细声嘤咛着。

  不舒服,不舒服

  好痒痒

  男人的舌孟浪的往里钻,不放过寸内壁的舔吮,直捣弄得小菊瓣不堪其扰的发颤。

  “哈哈嗯”

  小屁股轻轻的弓了起来,好不容易甩掉了那怪物点点,那怪物的手将她牢牢压死,她瞬间

  动弹不得。

  待吮够了那小菊|岤,他退了出来,见那方柔软被吮得滟红柔软。

  他试试将手指探了进去轻轻掏弄,确定能容下他的硕物。

  他抬起那小小的屁股,让它高高的挺起。

  丫头觉得头好重,好像全部的力量都往这里涌过来。

  她不得不试着张开爱困的眼。

  男人的欲龙早已青筋鼓涨着叫嚣着要进入桃源乡。

  不想这么急躁的伤了丫头,他先是握着欲龙顺着股沟从那丰嫩的花瓣中钻进去,感受着花瓣

  包围的花蕊的柔软时,他开始缓慢又急促的抽送着。

  微翘的龙根,在滑过花瓣时,头会触上那粒小花核。

  麻麻的痒痒的像是被电击了下,丫头睁开了眼,张着小嘴断断续续的吟叫着。

  “哈啊唔哈嗯好麻不要碰那里”

  她撑起上半身,没几下又受不住的倒回枕上。

  男人怜惜她辛苦,主动换了姿势。

  他背打直的跪在床榻上,两人的私|处未抽离开,勾住她的小腰,将她的背紧紧的抵着他的胸

  膛。

  这样的姿势,他可以轻松的包住那两团玉||乳|。

  丫头的小手抓着大叔的粗臂,她全身使不上力儿,软软的靠在他怀中。

  男人的腰际不停抽送,每每会撞击上那硬实的小核,她的身子便会哆嗦不已。

  接着,小声的啜泣会逸出。

  他听着这滛浪儿,会情不自禁的放纵自已加快耸弄速度。

  那炙欲,也会加重了力道压入那柔嫩内,丫头的小|岤会受不住刺激的自动吸纳他。

  到这时,他会彻底放纵自已。

  抬高了丫头的小臀,手顺着胸脯下滑到腹下,两根指头各瓣的拨开那花肉,让头顺利

  的接近那洞口。

  轻轻的,缓慢的,当丫头开始哆嗦时,他会股作气整根冲入。

  瞬间,柔软而湿热的嫩肉会紧紧的压迫着他。

  像千万张小嘴,牢牢的吸咐着他,甚至将他绞得紧紧的,连抽送也困难万分。

  他会吐出粗重的喘息,为了转移下半身逐渐涌上来的酥麻,他咬吮着那白玉的耳垂。

  “啊啊不舒服大叔,好热你放了什么进去呜呜”

  丫头感觉到小|岤内被人插了根很粗很热的棍子进来。

  她好不舒服,那根棍子把她撑得满满的,她的小肚子涨涨的。

  那么难受,她好害怕大叔会把她捣坏了。

  所以丫头伸出了小手去抓那根棍子,她要把它扯出来!

  勾不着。

  呜呜

  丫头快哭出来了,她的手不够长,抓不到它。

  那个坏大叔又像小狗不停的啃着她的耳朵,把她小耳朵啃得麻麻痒痒的,又用那舌头舔着她

  的脸蛋儿。

  “呜大叔不要舔了农农听话,大叔快出来”

  她以为她不乖,所以她乖得很乖,不扭不动的,只求大叔快将那根棍子拨出来。

  它藏在她肚子里,又热又涨,她的|岤内痒痒的,她想去搔它,却又勾不着啊。

  呜呜,她受不住了,直觉的摞摞腰,上下摇动着。

  凭着本能,她找出了解决难受的快乐。

  “哈哈”

  小腰上下的,男人的欲根任她套弄。

  小腰提,滛|岤儿会捣出炙物,那赤红的柱体上沾满了透明的汁液。

  满满的,小腰坐下,汁液会被挤下,顺着炙物下方的两丸玉袋滑落。

  身后的男人半眯着眼脸享受,他的腰没使点力气,少女的主动虽生涩却足以够他快活。

  “丫头,再动快点对,就是这样你的身子很好的记下了爹爹的疼爱乖孩子!”

  唔!

  他眉头皱,俊目片痛苦。

  肿大的欲物,丫头的小|岤那样紧紧的箍死他,丝空隙也不留的逼得他无法喘气。

  小腰提上坐下的速度越来越快,丫头小脸皱成团,似快乐又似痛苦的矛盾交织着,男人着

  迷似的啃食她的耳垂,并伸出了舌头舔那耳窝,逗得丫头缩,小手向后的圈住他的脖子,

  以便更好的扭腰提臀。

  “哈哈大叔帮农农”

  舒服,好舒服

  又痒痒了

  呜,她持续加快速度,体力却跟不上,有越来越缓的趋势。

  快感由深至浅,男人眉头皱,这次是为不悦。

  他的大掌轻易的抓上那两团玉软,个使力,将那浑圆揉得不成形,丫头痛缩了下,奶奶好

  疼。

  “大叔坏—”

  好疼,她的胸脯好疼,大叔怎么可以这么用力的捏它!

  “不要慢下来,丫头,扭动你的小腰!”

  他为她的缓慢而不悦,捏着她的椒||乳|让她乖乖的服从命令。

  丫头可怜兮兮的提了速度,却是筋疲力尽的瘫了。

  “人家人家不不行了”

  呜呜,她没力气了。

  这次,快感是真正消停了。

  他的炙物正叫嚣着要释放,而她,却将他抛在半路中。

  “坏丫头!”

  他恶意的在她耳垂上咬,她吃疼的撇了头,扭过头哀怨的瞪着他。

  角度的原因,她瞪不久,更是哀怨的抽抽哒哒的。

  大叔坏,农农不跟他玩了

  丫头开始耍脾气了,也顾不得身子难受,激烈的扭动着腰身要离开他。

  男人见状,邪戾的勾了唇,抹嗜血划过眼底。

  他将丫头压在身下,让她跪在床上,狠狠的扳开了她的大腿儿,手掌着她的柳腰,便似发

  了疯的猛抽了起来。

  丫头瞬时发出尖叫:“啊啊啊——慢点慢点——”

  好快,她跟上不去了—

  呀呀,体内的火越来越大,好大好大,快将她全身都烧着了!

  “大叔放放开农农啊啊啊啊”

  尖锐的呻吟,强大的快感波波袭来。

  小小的身子几乎承受不住这过猛的快慰,小脸儿潮红片,小|岤儿湿哒片,咕啾咕啾的滛

  浪水声,啪哒啪哒的肉体撞击声

  “啊啊太快了呀呀——”

  小小的身子被撞得飞了起来,男人手包住的丰满正上下前后左右甩动着。

  浪荡的气味,滛秽的哭泣,情欲而扭动的小脸,泛白的十指揪皱的被单。

  丫头好舒服丫头觉得快要升天似的快乐

  小|岤麻痒不停的升上,快乐似潮水般波涛汹涌,丫头受不住了——

  “呀呀呀——”

  全身哆嗦着潮吹了。

  小|岤内满满的水猛的喷了出来,湿透了男人的肉柱,几股清泉顺着洁白的大腿滑进被单里

  秽乱不堪又迷人的浪荡气味飘散在空气中。

  男人在几个强力的冲刺下,释放了宝贵的种子。

  那精华射进少女最温暖的深处,烫得她又阵哆嗦。

  “丫头爹爹好爱你”

  身下,达到高嘲的少女晕晕欲睡,而男人的炙物,仍是生龙活虎的挺俏着。

  “再来次吧,这次从后面,从后面丫头的小菊花里进去”

  他手指勾了前庭许多的湿滑抹到屁眼里。

  和前面不同,后面的小洞极为敏感,根指头也难以进入。

  他得靠着手中的滑液勉强挤进去。

  小屁眼插了东西,那么敏感的肌理很快的夹紧了异物。

  丫头皱皱眉,极不舒服的张开困泛的眼。

  “大叔”

  她见着大叔脸的痛苦,他的手臂又在她身上作乱,丫头很不爽的抬脚踢他:“大叔坏,农

  农要给爹说你欺负我”

  等她睡醒了,就去找爹,让爹给她报仇。

  “我就是你的爹爹呀。”

  见她小屁股又不安分的乱扭,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才吃了苦头怎么就是不学乖呢?

  既然丫头爱自找,也不能怪他无情了

  他让她躺在床上,在臀下垫了颗枕头。

  扳开了两条白嫩的大腿,他从那诱人的羞花移到下方。

  高高拱起的小臀可以将那小菊洞瞧得清二楚。

  被阴沪里的湿液沾湿的小菊花亮晶晶的极是诱人。

  想着被酒液灌大的菊花,是可以容下他硕大的。

  他扭头瞄了眼胯间高高挺起的炙物,粗大的尺寸让他犹豫不决。

  却在抬眼见着丫头眨上眼准备找周公时下了决心。

  “丫头,爹爹会给你更舒服的快乐。”

  他咬牙,提着那根仍是湿腻的欲龙磨弄那菊花瓣。

  丫头没有防备,他得股作气,否则极有可能卡在半路中。

  他伸了指,反复的在那菊洞里捣弄。

  “唔唔”

  细碎的嘤咛伴着浓浓的困意,催化了男人的理智。

  他的黑眸覆上了浓浓的情欲,他的喘息过于粗重。

  “丫头,爹爹爱你呀”

  他架好她的腿儿,找到丝巾将她的小手绑住。

  切准备就绪,他双手扳开两瓣臀肉,是为了插进去容易些。

  丫头感觉到不对劲了,有根很烫的棍子直插着她恩恩的地方。

  那被挤压,被压迫,被扯裂的难受让她睡不着。

  小小的菊洞露了出来,可以容根指头进去的宽度,他先将头压了进去。

  只要头进去了,剩下的就好办了。

  只是,这过程不能慢,必须快。

  他瞄了眼闭着眼的丫头。

  她的眉头直皱着,眼皮子下的眼珠滚动着,随时便会醒来。

  “丫头,爹爹来了!”

  他咆哮声,腰际往上提,欲物狠狠的撑开了精致的菊洞!

  “呀——”

  丫头声惨叫睁开眼,男人像头饿极了的野兽,旦碰上了食物,便是恶狠狠的扑上去,不

  将它啃得连骨头也不剩绝不罢休!

  小屁眼遍又遍的被撑大,麻痹的快感很快压过了初时的不适,她在最短时间内适应了那

  肿胀。

  “啊啊啊”

  诱人的呻吟从樱桃小口中逸出。

  咕啾咕啾,啪哒啪哒。

  在男人将炙物送进时,她会反射性的收缩内壁施压。

  在男人将炙物抽出去,她会放松身子。

  “啊啊呀呀大叔大叔农农舒服哈啊”

  残留的酒精在r棒的磨擦中发效,柔软的肉壁涌出了团强大的火。

  在男人的欲根下,那团火越来越强,烧得她遍体通红,晶莹的汗珠儿从体内不断的冒出来。

  “丫头丫头爹爹马上就来了!”

  唔!

  他身子僵,将炙热的种子全洒进她的花壶里。

  “啊啊啊呀呀——”

  丫头被迫承受着他给予的切。

  那火热的种子烫得她全身发软发酥,在极致的高嘲之后,她身子无力的瘫在床上,呼呼大睡

  过去。

  舍不得离开丫头的菊洞,他将欲物埋在里面,心头为那内壁肌理的夹吮而着迷。

  抱着丫头,他让她趴在他胸膛上,个侧身,亲亲她汗湿的额角,和丫头起找周公去了。

  傻丫头睡得很不舒服,小屁股有根东西插在里面,涨得她难受。

  她不舒服的扭动小屁股,像平常恩恩那样使力的要挤出那根炙物时,原本软软的异物突然变

  大变热,烫得她不安的逸出嘤咛。

  哈

  突然,那根异物在她身体里抽动了起来,好涨好热

  好像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温暖的体温令她眷恋。

  “你睡吧,爹爹自个儿忙。”

  男人猴急的吻遍她身体的第寸肌肤。

  “但是”

  爹爹这样弄她,怎么睡得着嘛!

  唔

  爹爹把舌头煨了进来,赌去了她的抱怨。

  那根大舌头灵活的勾搭上她的小舌头,将小舌头勾进他的口腔里,然后嘴巴吸,她的小舌

  头便觉股压力和湿润,吮得她舌头麻麻痒痒的。

  当大舌头终于餍足的抽离时,傻丫头已经了无睡意,被满满的情欲扰去了心神。

  “爹爹,把大磨菇放进来”

  她的小手儿自动往下摸索,抓住了那根又粗又长的大磨菇。

  “傻丫头,这么久没尝爹爹的味儿,真是饥渴了呀。”

  他的小宝贝儿在床上总是不掩饰自已的需要,那热情扰得他每每必逗她番。

  “唔爹爹坏蛋,爹爹自已也想要的那么硬了”

  次数多了,傻丫头也是懂得反击的。

  男人轻笑,“爹爹也饿呢,所以让爹爹进去丫头那饥渴的小洞里吧!”

  声闷哼,就见少女主动的握住那根大r棒凑进湿泞泞的小洞口,两条白腻的大腿儿张得开

  开的,借以方便男人的进入。

  “爹爹插进来快,丫头忍不住了——”

  “爹爹马上给你!”

  个挺腰,欲物没有任何阻碍的全部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

  多日未适应大r棒的小|岤有些不太适应,当炙物顶到芓宫口时,那激畅的快慰让她哀叫连连

  浑身哆嗦中,男人自顾的律动起来,由渐到深,由慢到快。

  每次进入,都是深深的撞击。

  荫道深处的嫩肉在猛烈的进攻下,源源不断的将水送出。

  “呜呜呜爹爹爹丫头丫头不行了啦—啊啊呀——”

  脚趾头个蜷曲,小小的头颅高高的仰起,第个高嘲来得又凶又猛。

  男人紧随其后。

  欲望的顶端,男人闷吼着:“丫头你是我墨水寒永远的妻——”

  腰间失了狂的数下抽刺中,白灼煨进了小|岤深处。

  “爹爹——”

  要当爹爹的妻子

  晕厥之前,勾起了甜蜜的笑容。

  的欺负

  个大的卧室里传来不不要我受不了了慢点。啊太用力了,我受不了了。”

  我哽咽的呼叫

  亲亲这才开始,你下面的小嘴不是这样说的,他要我在快点说完就更用力的撞击,只

  听见阵啪啪的的声响

  列,不要不突然胸部的大吸了口阵酥麻夹杂着痛苦让我忍不住的尖

  叫,而后庭不住进出的巨更用力的干着

  辰,不要不我不行了说完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撞击,只见两只同样巨大的紫色

  巨兽不停的前后撞击着我,在越来越快的撞击中我再也受不了的开始颤抖,无力的瘫软下来

  我仿佛整个灵魂都飞起来了样,但是两只巨兽都没有停下,直不停的运动,刚高嘲后

  的我是十分敏感的,这样的运动让我吃不消,我又开始颤抖,就在我快要昏倒的瞬间,前

  后两股热流喷洒出来,我不住的尖叫着,而两人同时抱紧倒在了床上,喘着粗气。

  我以为结束的时候,列拿来床边的按摩棒使劲下插入我的小|岤

  你们总的要我知道这是为什么?

  今天你和谁在起,干什么了辰边问边用领带把我的手绑在床头,并拿起枕头垫于我

  的腰下,而南宫玉霖不知按了什么机关,在接近我脚的两边出现了两个环扣,把我的脚打开

  并且扣上,把整个私|处整个露出,无法闭拢。我试图扭动,逃脱这羞人的姿势,但很难动荡

  我和新来的老师吃了顿饭

  是吗?那为什么看见他搂你的腰

  那是我不小心滑了下这也吃醋

  不行吗,除了我们谁都不能碰你,说完把按摩棒调到最大

  你以为我们想呀,我们不愿意别人占有你,即使是兄弟也不行,可是没办法,我们都很

  爱你所以我们要同时占有你宝贝我们会爱你的王列说完双手瞬速的脱掉我的衣服

  手从双||乳|慢慢的往下滑

  王辰贪婪的小舌滑过她的粉腮,他用唇摩掌她玉贝般的耳垂,小舌时而深入去舔划耳壳

  讨厌——啊嗯不要”她在他们的碰触下,浑身起了阵鸡皮疙瘩,感到羞愧

  欲死,小脸徒劳无功的左右摇摆着

  不要吗?小骗子,扭得这么厉害,还敢嘴硬的喊不要?”他表情邪魅的看着她与意志搏斗

  的表情。挪动唇舌,他沿着她的肩胛骨路狂吻至她饱满而挺立的酥胸,嘴儿张,狂佞的

  口含住她那娇弱而挺立的||乳|尖,蔷薇色的蓓雷瞬间遭唇舌含吮。

  他时而用唇吸吮,时而用舌轻搔,甚至用牙齿加以刺激

  啊嗯你们不要住手啊——啊——嗯哼”她无力的抗衡着他邪恶又热情

  的侵袭,痛苦的扭曲着小脸,发出连串听似求饶实则亢奋的悲鸣。

  “叫得好动听,再大声点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