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懒藒到了啊不要再来了”悠然激动的拱起腰,抬高双||乳|,不停晃动。

  “原来老师想要这个”独孤清坏心的大力捻弄著早已充血的||乳|头。

  悠然实在受不了这几重刺激,再次达到高嘲。“我要射了啊啊”就在这时双胞胎

  同时抽出两根巨大的假棒棒,独孤清马上把跳蛋又放到了阴上,而独孤澈则又把假棒棒插

  进了关闭不了的肛门。

  道银线喷射而出,双胞胎们抢著喝下这他们心目中的圣水。悠然双眼翻白,抖动了几

  下身体就晕了过去。而双胞胎也在自渎中得到了高嘲,把液射在了悠然的r房和脸上。

  进到地下室,悠然吓了跳,这里完全和上面是样的,完全感受不到黑暗。这时间房

  间的门打开了,房间中间有张巨大的床,还有个巨大的铁笼,周围全是镜子,张张桌

  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爱道具。

  绳索,皮鞭,各种大小的假棒棒,不同款式的跳蛋,情趣内衣,制度诱惑,各种刑具

  俨然就是个情趣用品商店。

  独孤玄将悠然放在个奇特的椅子上面,把两条腿分别放在两边的铁架上固定,手也放

  在头两边的的架子上固定。“悠然,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边说边调整椅子的角

  度,并且飞快的剪烂脱光悠然身上的衣服。

  这时的悠然整个人四肢被固定,人呈字状,荫部和胸部被顶高。“有什麽不舒服吗,

  悠然?”悠然摇摇头,她也很奇怪,这样的姿势她的身体竟然没有点感觉到扭曲不适的状

  况。

  独孤玄分别把两个跳蛋固定在悠然的||乳|头上,又在阴上也固定个大点的跳蛋,同

  时开启开关。“啊关掉玄”

  “别急,悠然,等下你会很舒服的,乖”说著又拿了根巨大的黑色棒棒,沾了沾悠

  然流下的滛液,慢慢推进那个让人销魂的蜜洞。棒棒上的个个突起,不断的刺激著荫道内

  壁的嫩肉。

  独孤玄看著那个小小的肉|岤寸寸的吃下超大的棒棒,不禁感叹悠然性器,真是个名

  器。之前被那麽多人干过,没几天就紧的像是处子样,像是完全干不坏样。不管是前面

  还是後面都是越干越紧。

  “啊玄慢点调慢点我想尿了”悠然此刻已经兴奋的狂甩头发,看著天花板上

  镜子里面得自己是那麽的妖豔,那麽滛荡,忍不住又是个哆嗦。

  独孤玄慢慢的拿起个巨大的针筒,对准悠然的菊|岤,把里面的液体点点的推进肛门

  里。“啊什麽东西啊玄好凉啊”

  “爽不爽刺激吗我在帮你灌肠再过会你就会爽到上天的”

  “好难受我不要啊”悠然挣扎的不停摆动身体。r房随著摆动激烈的晃动,屁眼里

  的针管也滑脱了出来。独孤玄马上把个肛门棒塞进了悠然的菊|岤里。

  独孤玄飞快的脱光了衣服,露出早已紫红的巨棒。提著自己的棒棒走到悠然面前,在她

  脸上来回晃动。悠然现在意识模糊,只觉得身上像是有无数的小蚂蚁在爬动,所有的敏感点

  都被占据。

  悠然被那些器具干的头昏眼花,口水直流,动情的只想寻找r棒。当她看到根巨大的

  r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口含住。独孤玄感受著这份令人窒息的紧致快感,在

  悠然口中飞快的抽动。时间口水四溢,水飞溅。

  独孤玄觉得悠然差不多高嘲了,抽出悠然口中的r棒,只手借著口水的润滑自蔚,

  只手来回抽动蜜|岤里的假棒棒。“啊我到了我要射了唔”“宝贝,等等我我快了

  ”

  突然独孤玄同时抽掉了荫道里的黑色棒棒,和菊|岤里的肛门塞。三条水线同时飞射而出

  悠然荫道里的水射了2尺多高,而直肠里的液体喷射了3尺多远。而独孤玄的液不知道

  怎麽就射到了悠然的脸上。

  这时,门外进来两个浑身赤裸的男子。“臭老头,花样还真不少啊该轮到我们了吧

  ”

  悠然楞了下,慢慢体会到他们需要什麽安慰了。乖乖的爬到独孤澈的双腿中间,高高的

  翘起弹性十足又性感的屁股,低下头,张开嫣红的小嘴,含住了他粗大坚硬的鸡吧来回的吸

  吮,而且还舔嗜著马眼,用丁香小舌舔弄著棒身,独孤澈低头看著悠然用心的伺候著他的鸡

  吧。

  身後的独孤清看著悠然绝美的荫部,女人最美丽的幽谷完全展现在面前,嫣红的花瓣被

  亮晶晶的滛液染得湿淋淋的。

  “小马蚤货,这麽快就湿了”独孤清拿出刚刚才抽出去的巨大的假棒棒,缓缓的再度插进

  悠然娇嫩的荫道里,悠然刺激的吐出独孤澈的r棒“啊”的叫了声。

  独孤澈下揪住她的头发:“继续,不准停”

  悠然重新含住了他的粗壮的大棒棒,难耐的扭动著纤细的腰肢。嘴里发出呜呜声。

  “小马蚤货,难受是吗?”

  “唔”悠然呜咽著。

  独孤澈邪笑地说“清,咱们的小马蚤货老师受不了了”

  独孤清伸出大手揉捏著悠然硕大的r房,轻声低语“想爽吗?小马蚤货”“唔”

  “再张大点,让我看”悠然伏下身去努力的将双腿张开,嫣红的花瓣无法像往常

  样紧闭,而是被根男人粗大荫茎的模型给撑得开开的,巨大的茎身全部埋在那颤抖的小|岤

  内,只有握手似的柄流露在外,方便人操作。

  独孤清仔细的观察著那花瓣的细细娇颤,慢慢勾起流得她满腿根都是的嗳液,再握住阴

  茎的把柄轻轻个旋转。

  “噢”她激烈的挺起腰,“唔”染成绯红的身子立刻颤抖起来。

  “告诉我,喜不喜欢?”独孤清低声诱惑著,只手握著那把柄缓慢旋转,另只手温

  柔捏弄著花瓣前坚挺的小花核,悠然哆嗦起来,小嘴更用力的吸吮著独孤澈的r棒,

  独孤澈低声笑著“清,继续,小马蚤货很喜欢呢,吸得我的鸡吧很用力呢”

  他微笑,忽然握住把柄的手猛然往里撞。她全身都哆嗦起来,终於再也忍不住的吐出

  了口里的的鸡吧,嫣红的小嘴快乐的叫了起来“噢好棒,再给我”

  独孤清勾起笑,他抽出假荫茎又插回去,动作由温和到剧烈,由慢到快,戳得那小|岤水

  声不断,花瓣被摩擦得嫣红似血。“快点,再马蚤点,叫的再滛荡点。”

  悠然听话的摆腰又扭臀,放浪的叫著,双腿张得大大的,不停的浪叫,“快再快点

  清噢”

  独孤澈的大手抓住她丰满的r房肆意玩弄,吻住她叫唤的小嘴。身後的独孤清手上的动

  作开始变得残酷粗暴。在他重重的抽动,悠然达到了高嘲,双腿蜷曲起来,紧紧夹住那根带

  给她快乐的鸡吧和他的手。

  独孤澈直起身,拍拍悠然的臀,“跪起来,腿张开,屁股翘起来,今天好好的操操你。

  ”抽出荫道里的假棒棒,抚摩著她的幽谷“想要就求我,小马蚤货”。

  悠然扭动著腰,滛荡的喊起来,“给我,我要澈恩”那粗硕的鸡吧竟就这麽突

  然全部戳了进来,直顶入内,悠然仰头弓身差点眼泪都出来了。

  “贱货,你好紧,湿得不象话,怎麽有过次高嘲了还咬得我这麽用力,恩?你说你是

  不是个马蚤货”

  他低喘,捧著悠然的屁股的大手居然开始抠弄她的屁眼儿,“小马蚤货,噢,真紧!”猛

  的,他开始剧烈的冲撞起来。

  蕊心被粗壮的鸡吧捣弄得露出细缝让那霸道的狂物进犯得更深,敏感的内壁被重重摩擦

  每处敏感点都不被放过,惊人的快慰疯狂涌起。

  “好紧啊,小荡妇,你这个马蚤货”悠然哆嗦得不行,绚丽的高嘲让她无力的任他凶悍冲

  刺。句句下流的更加刺激她的神经。

  独孤澈巨大坚硬的鸡吧恶狠狠的尽根捣入,凶恶无比的撞入了悠然的芓宫口,那酸慰酥

  麻的感觉将她原本就高涨的快意硬是顶入了天堂,崩溃的揪紧身下的丝被,高高的扬起臀,

  全身剧烈的哆嗦起来。“啊我受不了了”

  “叫大声点,滛荡点”快意咆哮显示了撞击著她的男人的快乐,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时间

  用力掰开她的双臀,凶悍的冲刺,因为高嘲而拼命收缩的|岤儿哪里禁受得起他的粗硕,“

  不行了啊我要死了”

  “再咬紧我,让我更舒服些,哦!”大掌强健的捏搓著悠然的臀瓣,跨下的凶茎却丝毫

  没有减轻力道,依旧蛮横又粗鲁,每回都重重撞上她发烫的股沟,发出令人羞耻的肉体拍

  击声。

  “啊啊啊,疼呀,轻点儿”被他连连捣弄的最深处的花蕊已经承受不住的开始酸疼

  了。独孤澈咆哮著奋力捅入最後下,紧密的抵住她的臀瓣,结实的全身剧烈颤抖,随後那

  股子弹般的热液射入悠然已经酸痛的芓宫深处。

  好会悠然才缓过劲来,迷蒙的双眸散发著情欲。

  “小马蚤货,你可还没满足我呢。”独孤清哧笑著在悠然的耳边低语。手指插进了她的阴

  道,因为有独孤澈的液,里面又热又滑。拿手指沾了沾,抽出来,猛的插进了悠然的屁眼

  里。“啊清你要干什麽”

  “小马蚤货,我要操你屁眼哦”

  “清让我休息下吧”

  “马蚤货,翘起来”抖动的巨硕鸡吧紧紧抵住她娇小湿润的菊花|岤口,独孤澈笑对著悠然

  说“乖乖让清操吧”退到边,准备欣赏他的兄弟干悠然的小屁眼。

  悠然翘起圆润的屁股,独孤清抓紧她的臀瓣,呻吟著往她的紧小屁眼挤入,“哦,好小

  ”结实的腰身奋力往前冲撞,直到将自己的硕长鸡吧全部让她吃掉,他才抬眼对上她湿

  润的美眸,“小东西,感觉到了没有?”

  她被刺激得快不行了,哆嗦著,“感觉到了好棒”独孤清随手拿起假鸡吧,缓

  缓的插进了的荫道里“啊不”

  独孤清残忍的笑起来,“尽情享受吧,小马蚤货!”在假荫茎的把柄上按下的按纽。那根

  巨棒突然震动起来,自她的体内深深的震撼,猛然掀起几乎是痛苦的快慰,“清饶了我

  啊”“马蚤货,继续叫”“饶了我吧”

  “不行。”他轻轻道,开始强壮的在她屁眼里沈重的顶撞,让自己享受她的紧密快感的

  同时给予她最大的快乐。

  他呻吟,她尖叫。

  强烈的震撼与屁眼里狂野的戳刺让她无法忍受,快感完全超出她所能接纳的范围,她收

  缩又伸直上身,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天啊饶了我求求你”又是阵无法抵抗

  的高嘲席卷而来,她哭叫出声。

  “还不行。”他咬紧牙,开始蛮横的抽动,尽可能的让她维持在抽搐的高嘲里,深深撞

  击著她窄小的菊门,他的大手抚上她的花核,毫不客气的揪扯弹拨,“再咬紧点,小马蚤货

  你好棒!”

  悠然哭喊著摇头,身体被操纵得快慰得快死了,下半身被他庞大的身躯撑到最大的角度

  独孤清低吼在她体内蛮横冲刺,忽然,他抽出自己的同时也抽住了那根粘满她嗳液的抖动

  棒棒。

  悠然“啊”的叫出来,觉得好空虚,“别走”独孤清俯声亲吻她的小嘴,“我不走

  小马蚤货,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猛的,他将那根粗长的荫茎全部强制的戳到她肛门里,

  而自己虎腰强悍的顶,尽根没入她痉挛的荫道内。“哦,好湿小宝贝好紧啊”

  悠然疯狂了哭著尖叫,为那无上的消魂快感快晕厥了,“太深了”他野蛮的扯开她

  的大腿,开始疯狂的蹂虐她的小|岤,菊|岤里的假鸡吧也被开到最大功率,让他连在荫道里都

  感觉得到那强悍的震动。

  悠然被玩弄得浪叫连连,而他则放纵的尽情利用各种角度来刺激她,好让在高嘲中的她

  带给他更大的快感

  “小马蚤货,操你是不是好爽?滛荡的小妖精,还要我怎麽伺候你,你才开心?”

  滛秽的语言刺激叫她眉头紧皱,尖叫连连的全身泛起死亡的快感,哭叫起来:“别说了

  ”身体被野蛮的冲撞,心理又被他下流的话语给刺激著,她无法再承受了。

  独孤清强悍的捧起悠然的双臀,彪悍连连猛撞她娇弱的臀股,兴奋的在她已经缩紧得让

  他几乎消魂的花|岤内残酷捣撞,“你这个浪荡小马蚤货,夹得我那麽紧,要我操死你是不是

  噢”

  “清,我也想玩了”独孤澈的句话让悠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好啊,看看这个小马蚤货

  听到你要上又高嘲了”

  独孤清把悠然屁眼里的假棒棒抽出去,抱著她转身,悠然就骑在了独孤清的上面,她

  的荫道里插著他的鸡吧,双腿大张,把粉红的小屁眼露出来。独孤澈扒开悠然的臀瓣,扶著

  已经又硬又粗的大鸡吧,缓慢又力的插进了她的小屁眼里,两根大鸡吧同时插在她的体内,

  让悠然的感觉无比强烈。

  悠然被前後深捣的鸡吧带来的快感给虏获,“啊好棒啊”不由自己的张手抱住

  身前的独孤清。

  “就知道你喜欢。”两个男人满意的笑了,夹住中间娇嫩的她,开始了狂肆的虐玩。

  被两个男人同时插满的感觉让悠然哆嗦著,“恩好舒服”他们都那麽硬又

  那麽的粗长,把她两个小洞都填塞得满满的,深深的顶著她肚子里面,那种感觉是她根本无

  法想象的。

  坐在边修养的独孤玄看著这滛乱的男女早就忍不住上下套弄著自己的巨棒。他慢慢走

  了过来,把早已坚挺的r棒塞进悠然的小嘴里。“乖,吃了它,舔它,吸它”

  悠然神情迷乱的开始吞吐独孤玄的r棒,下下深入喉咙,“噢好舒服果然是马蚤

  货好滛荡”

  “老头子,你也受不了了,恢复得挺快的吗”

  下面两个男人默契的开始移动,以著不同的频率,由缓到快,再以相同的步伐,测试著

  她的极限。悠然想开口大喊,但是嘴里的r棒堵住了她的嘴。

  “行了。”交换了满意的眼神,两个男人不再刻意小心,而是放纵自己,开始尽情在她

  窄小的两张小嘴内寻找快乐,压榨她所能给予的所有快感。而上面的个男人则是享受悠然

  舌头的卷动,不停进出她上面的小嘴。

  浑身上下3张小嘴都被大鸡吧填满,而且还是父子3人。想到这样的乱囵,4个人都有了

  禁忌的快感。疯狂的抽锸再抽锸,想沈沦在这样的律动里永远不出来。

  独孤清近乎残酷的凌虐搓弹著悠然的||乳|头,玩得那两粒花蕾又红又肿,还雪上加霜的蛮

  横揪弄。而独孤澈则拍打著她的娇臀,促使她扭腰的速度更快更放浪。独孤玄则按著悠然的

  头,深深的进出悠然的喉咙,那些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著下巴留了床。

  3个人像是约定好了样,开始毫不留情的重重深刺,轮流狂捣。悠然被玩得整个身子

  上下的抖动又抽搐,直到3个男人在她体内释放出自己。

  悠然嘴里,荫道里,屁眼里都流出了白白浓浓带有腥臭味道的液,身体不停抖动,散

  发著种堕落的美。

  “嗯好舒服啊快”个双眼被蒙住呈大字型被绑在床上的女孩大声呻吟著。“好

  长啊顶到我的芓宫口了啊太深了啊我来了来了”女人的身体阵抖动痉挛,

  瞬间达到高嘲。

  荫道里的男根毫不犹豫的抽出,带出股股白色的浓液。男人下床後进入浴室,按下电

  话“把她带走,记得处理干净。”几分锺後两个中年妇女进入将床上的女人带走,在做的过

  程中女人没有听到男人说句话,自己从被带进来就是蒙著眼睛绑著手脚的,事後她能得到

  笔丰厚的奖赏。

  在浴室里的男人就是政界未来的主导赫连夜,为了自己的形象他不得装成沈稳可亲的样

  子,他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私生活来破坏他多年经营的对外形象。所以凡是上他床的女人都

  是蒙著眼睛的,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他是谁。

  龙寒天看著床上不断扭动的身躯,时不时发出娇喘呻吟的细声。他胯间的巨物早已抬

  头,涨著紫红的颜色布满青筋,前端的马眼上已经溢出了滛液,闪闪发亮。

  悠然的手被绑缚在床头上,此时她美丽的眼已失了平时的灿亮清明,取而代之的是氤氲

  浓郁的欲念及迷乱,只覆盖了被单的娇躯正不住蠕动著,胸前两朵||乳|蕾因强烈的渴望而挺俏

  抵在单薄的布料上,显出挺立的形状,让人血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