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红豆之殇(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红豆之殇

  次日,宋宁玉照旧一人来到了东暖阁议事,一路上除了同路的宋心玉开口问候过一句之外,始终没有多说些什么。

  “啪”方才行至院内,便见一只匣子被丢了出来。

  随即,里面传出宋瑶玉低吼的声音:“找不到更体面的就别来见我”

  宋宁玉站住了脚,便见里面两个婆子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捡起地上的匣子就开始唠叨起来:“这也不如意,那也不如意,不过是略掌了两天事,就越发得意起来了,还真当自己是个……”

  她话音未落,便被一旁的婆子拉扯住了衣袖,抬头一瞧,这才看见宋宁玉二人。

  “给七小姐、八小姐请安。”两个婆子忙道。

  宋宁玉点点头,看向她们手里:“这是什么?”

  “这……不过是一柄玉如意。”方才说话的婆子道,“后儿便是太子生母的生辰了,六小姐命我们去寻了适合做寿礼的玩意儿来。我们寻了好些东西,都被六小姐驳回了。这不……呵呵……正发愁着呢。”

  宋宁玉点点头,还没开口,另一个婆子却笑道:“七小姐问得刚好。七小姐平日里与六小姐交谈之时,可有发觉?老奴们没个方向,现在也只是瞎忙活,实在是……”

  “这也简单。”宋宁玉微微一笑,“太子生母,我记得是当朝梅妃。梅妃素喜洁净,又向爱梅花,故得赐此封号。如今既是梅妃做寿,与其只寻了那贵的送,倒不如投其所好,寻了既合她心意,又特别的物事,岂不两全?”

  “正是如此。七小姐说得实在太好了”一个婆子立刻笑道。

  另一婆子也忙行礼道谢。

  “哎——不忙。”宋宁玉忙伸手虚扶了一把,道,“此事我不过是随口一说,可不敢居功,你们也不必说给别人。明白吗?”

  “七小姐太过谦逊了……”

  “七小姐放心。”那少话的婆子忙道,“我们省得的。”

  宋宁玉点点头,便带了宋心玉一起,进东暖阁。

  这日不过是些琐碎事项,再无前日那般大闹之事了。宋宁玉与宋心玉忙了一整天,倒也不觉得特别辛苦。

  “七姐,”回去的路上,宋心玉犹豫着开了口,“那三个丫头……”

  “哦。你是说昨天秋棠说丢了镯子,其他两个丫头浑赖的事?”宋宁玉道,“梅儿拿来的笔录,你都看过了吧?你觉得如何?”

  “这……”宋心玉顿了顿,犹豫着道,“心儿实在看不出什么。这三个丫头所做的都是些平日里该做的事。比如那秋棠,她既是三姐屋里的人,那么她去兰香阁里候着不是份内的事吗?其他两个丫头也是一样。心儿愚钝,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宋宁玉摇摇头:“正是这样才奇怪。”

  看着宋心玉一脸不解的样子,她道:“比如这秋棠,兰香阁里丫头婆子众多,她既是去候着,怎么会没人看见?那个叫素玉的丫头,本来不过是去夫人屋里取种子,可是这一来一回,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可是她回四姐屋里却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也就是说,这中间足足有两个时辰,她无法说明白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有什么人能够证明。”

  “我明白了。”宋心玉点头,道,“那这锦心该是最没可能的人啦?她一直在二夫人屋里伺候那只小京巴。虽然没人瞧见,但是那京巴儿素来只亲二夫人和她屋里的锦心,这是谁都知道的了。”

  闻言,宋宁玉微微一笑,却不置可否。

  “小姐,小姐回来了。”

  七巧楼外,紫绡见到宋宁玉回来的身影,忙一路小跑着迎了上来。

  宋宁玉微愣:“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红豆……红豆她……”紫绡喘息道。

  宋宁玉眉头一皱,忽然绕过紫绡,大步地朝着红豆的屋子走去,愈走愈快,终于跑了起来。

  “小姐小姐……”门口的绿桃和四儿忙拦阻道,“小姐,这屋子现在不干净,小姐……”

  “不干净?”宋宁玉寒声道,“你说什么?”

  “这……”绿桃被她眼睛一瞪,吓得不敢再说话。

  宋宁玉一手推开还要阻拦的四儿,猛的一推门,走了进去。

  红豆依旧静静地躺在床上,清秀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痛苦,仿佛安然睡去了一般。

  宋宁玉静静地站在床前,轻轻抚着红豆的面容,触手,一阵冰凉。

  “你……居然做了如此选择吗?”宋宁玉哽咽道,眼泪忽然止不住地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