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红豆之殇(2/2)

加入书签

了下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急,仿佛从来没有流过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积累到再也包藏不住似的,倾泻而出。

  门外,紫绡等人正欲进去劝解,却听得宋宁玉忽然嘶吼了一声:“不——”

  声音凄厉,仿若地狱幽鬼。

  三人住了脚步,终于没有进去。

  宋宁玉痛快地哭了一场,却始终没有办法从悲伤的感情中解脱出来。如潮般的记忆涌上心头,仿佛又回到了曾经最为无力的那一天。看着那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躺在床上,她的心情,也是如此的绝望,如此的灰涩。

  呵呵……是啊。她被抛弃了。又一次。

  曾经,她没有想过母亲也会有一天无法再睁开眼睛看向自己。这次,她也没有想过红豆会做了如此选择。

  “为什么”宋宁玉忽然睁开眼睛,痛苦地看着床上的人,“为什么要这样你看着我的时候明明还有关切你对我明明还是放心不下的我在你的眼里只看到生机却没有见过死志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忽然丢下我不管为什么你说啊说啊……”

  宋宁玉大力地摇晃着红豆的肩膀,怒声喝道,却再无法听到她说出一句回答。

  “小姐,夜色已深,明日还要……”

  “出去。”

  紫绡张了张口,终于没再说些什么,只静静地挑亮桌上的八角灯,转身走了出去。

  “也是。我既护不住你,也给不了你任何幸福。你跟着我,只有受苦的份。”宋宁玉静静地又坐了一会,终于淡然一笑,“可笑我,还以为你一定会选择继续帮我。我……我凭什么这么相信呢?呵呵……”

  宋宁玉静静地站着,笑容凄惶。

  “你如果这么想了,才是真的可笑。”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明灭不定的声音。

  宋宁玉微怔,随即蓦的回过头去

  影中,他定定地站在那里,目光直直地迎上宋宁玉,滑过她的眼睛,视线停留在她的面颊上。

  宋宁玉丝毫不觉,只是直直地看着他,也不躲闪,也不惊慌,只是直直地看他。

  良久,她问:“百里公子此话何意?”

  百里子安挑挑眉,似乎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却也不为她的无礼而感到忤逆,只是直接道:“你不向我行礼吗?”

  “行礼?”宋宁玉寒声道,“百里公子私闯我宋府内宅,擅入女子私室,为的是这个‘礼’字吗?”

  “果然是只龇牙的小猫。”百里子安笑道,随即朝宋宁玉走了过来。

  宋宁玉神色一紧,神静瞬间绷紧,却没有后退一步。

  百里子安在宋宁玉面前一步站住脚,轻轻抬起手来。

  宋宁玉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见百里子安只是优雅地蹲下身去,捡起一面薄纱。

  宋宁玉心里一惊,抬手朝脸上去,果然那面纱早已不知何时掉落。

  “你说的对,我来这里,确实是有原因的。”百里子安低头轻轻抚去面纱上的灰尘,淡淡道,“我来,是为了你的丫头。”

  “红豆?”宋宁玉惊讶道,直直地看着百里子安,竟忽视了他手上的动作,只是紧紧地追问,“红豆难道是……”

  “你的丫头,你应该最了解。不是吗?”百里子安扬手间替宋宁玉戴上了轻软的面纱,温厚的大手在她的面上轻轻抚过。

  即使隔着面纱,宋宁玉也觉面上一阵温热,连忙回了神来,手上一用力,推开了他的触碰,怒瞪回去:“百里公子请自重。”

  “其实,你不戴面纱,也很美。”百里子安静静道,眼神真切,没有一丝嘲讽。

  宋宁玉心里一怔,随即狂跳不已,面上也禁不住火热起来。正要强压下心跳说话,却觉面前有风吹过,下意识便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屋里已经再无百里子安身影。

  闭了眼,宋宁玉深深地吸了口气,发烫的面颊渐渐恢复如常,视线转回红豆身上。

  想着方才百里子安的话,宋宁玉心里一动,忽然在床上翻找起来。

  终于,宋宁玉手里紧紧握着两只瓷瓶,悲从心头起。

  鹤顶红,是在枕下找到的。而祛热散,却是紧紧握在红豆手心里的。

  “红豆,你终究是我的红豆。”宋宁玉看着床上的人,眼含泪花,却嘴角噙笑,喃喃道,“红豆,你真是我的好红豆。我知道,你的心从来没变过。是吗?这样就够了。够了……”

  宋宁玉又站了片刻,最后看了眼红豆,便将祛热散重又放回她的手心里,只小心地揣好鹤顶红,转身离开了屋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