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嘘,正在春情中b:宓蜜高滴~慎哦,特别感谢录入

  嘘,正在春情中b宓蜜

  文案:

  他这只大熊,怎么可以把那种下流的东西卖给小孩子呢!

  怒气冲冲的跑去找人家理论,却不小心喝了蝽药。

  啊,欲火难耐的第次就胡里胡涂的给了那只大熊。

  的老板,有个雄壮威武的名字,人倒是长得俊美绝伦,

  这椿喝错蝽药的惨案就活生生的发生在这条街上,

  “阿熊的店”碰上“”,两家情趣商店

  打死他都不能让自己和弟弟变成同性恋

  要不然死去的老爸老妈会从天堂下来砍死他

  啊,没办法罗,谁教那不容天理的爱来势汹汹,怎样都挡不住

  谁教那个混过黑道英气逼人的大熊如此耐操马力好哩

  让他莫名其妙又心甘情愿的变成这个男人手中的俘虏

  宓蜜的序

  啊,终于可以出书了,好开心!

  这是个很简单的故事,爱情的发生没什么原因,缘分到了就是了,似乎也不需要过多的理由,只要双方觉得不错,那就继续下去,到了不行时,就分开吧!这是最新的爱情观,不是吗?不过在这本书里面,可还没到分开呢!

  其实我不大会写序,那这本书的介绍就是这样吧。接着来谈点我的日常心得吧!

  自从国中三年级喜欢上b之后,真很认真徜徉在这片海洋中,可以持续到现在,因为很喜欢吧!昨天才有个朋友告诉我,我会直写下去吧!我想了想,是啊,会直写下去,写到不喜欢,不过大概很难,我大概会写到再也没办法写,咽下最后日气的时候。笑那时后不是我不写,而是我没办法写了啊!

  电影跟书还有生活琐碎是我创作的来源。曾经有人告诉我,要给读者梦想喔!这我能理解,但是更希望可以是平淡且深刻的感动,不用大起大落,只是描述段好看祷美好,所以需要b来呈现甜蜜美好的面呢?想想也不无可能,现实有时是残酷无情的,不管风气再怎么开放,也开放不了老辈人的内心,所以才不得顺遂吧。

  近来迷上个新玩意——自己印书。

  亲自写文排版送印贩卖,所有流程手包办,虽然很辛苦,但试看到成品时很高兴,这算是出版工作的小小模拟吧,不过在这两者中,唯不变的是需要读者的支持,有读者的支持,出版社跟写书的我们都会更努力制作品质更好的书回应给大家的!

  我们已经有小作品了,有兴趣的请寄信给我,我再回覆吧!

  最后,很高兴我的故事可以让大家看到,看过书的请回应点感想给我,那如果这篇序也有些东西可以打动你,也回应给我吧!

  要跟我联络的信件可以寄到出版社,麻烦编辑转给我,谢谢!

  第章

  夏天的夜晚,即使有风,也常让人感到闷热不已。都市里头,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冷气机,冷气机让室内清凉,却把热风留在室外,也让街道更加炎热。

  条路上有两家相同性质的店家时,生意大概会不怎么好做吧!

  人生就是由许多的巧合连接起来的,就是那么巧,这条路上刚好有两家情趣商品店,这算不幸吧,但不幸中的大幸是——他们两间店还离的满远的,间在路头,间在路尾,中间隔了百间屋子。

  今天晚上还是很热,像在跟屋外燥热相呼应似的,路头的“"正传出令过往行人都会感到惊恐不已的吵架声。

  “你在说什么话!我要你去上学,你是念书念到头壳坏掉啦!”江允武气得脸红脖子粗,硬生生的将他那张美型的脸蛋弄得狰狞可怖。

  他就是"'’的老板,有张跟他的年纪不相搭的外表,今年将近三十岁的他,名字很威武雄壮,但样子却俊美的令人无法将三者搭配在起。

  正在跟他吵架的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弟弟江允文。外表高挑修长,长相跟他哥哥样俊美,还有个好的不得了的脑袋,现正就读某着名男子高中三年级,他向都是师长同侪眼中无可挑剔的好学生好同学。

  江家现今就只剩这对兄弟,自从几年前江家夫妇在连环车祸中丧生之后,他们两兄弟就相依为命到现在。虽然相差有十岁左右,但他们的感情却没有因此而不好,总是相互扶持着对方。

  “哥哥,我的脑子有多好你清二楚!”江允文表情严肃,从来都认真对待每件事情的他,自然也不是随口乱说的。

  长得俊美的人表情严肃起来后,说出来的话总是会比其他人多了点说服力,彷佛有了无形的保证般,而江允文现下正是如此,他的表情佐证了他的话是实实在在的。

  这两兄弟谈的也只是平常的事情,不过就是谈恋爱嘛!

  向来都用功念书的江允文,从来没让江允武担心过,而这日他只不过是有了喜欢的人,江允武没理由这么火大啊!

  三十分钟前的他们的确没这么火爆,直到江允文跟他哥哥说了些事情。

  江允文洗好澡后,趁着店里没什么客人,就拉了哥哥说话。

  “哥,我有事情跟你讲。”换下学生制服,江允文穿着家居服,顶着头湿发跟刚刚被热水蒸红的脸,脖子上还挂了条毛巾,手里拿着杯冰水喝。

  现在店里刚好没客人,他正抓着鸡毛掸子将陈列商品上的灰尘拂掉,听到叫他的声音,停下动作看着弟弟,脸上露出个炫目的笑容。

  “找我干嘛!”带着温柔微笑转身,江允武看着弟弟。四周围陈列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好多种造型的按摩棒,彩色保险套被当成汽球吹起,个个飘在天花板上,还有套着螺旋颗粒的仿肤质按摩棒,带着情欲味道的进日金苍蝇排排站着,而这两个属上乘美型的家伙就这么站在这些东西中间。

  “我有事要告诉你。”放下水杯,江允文抓着毛巾擦拭头发,粗鲁的擦几下后就扔下毛巾,他看看哥哥的脸,欲言又止。

  “怎么了吗?”看出弟弟的欲言又止,江允武放下掸子,走到他身边坐下,拍拍他的肩膀说话,“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尽管说吧,反正这家里就只有我跟你,不用不好意思啦!”豪迈的又拍了他的肩膀两下。

  江允文抓起个情趣玩具,左右翻看了下又放下,他深呼吸后又深呼吸,鼓起勇气开口,“哥,我有喜欢的人了。”

  江允武那双漂亮眼睛瞬间瞪大,然后笑了出来,他使劲往弟弟的背部捶了下。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我可没有说不准你交女朋友,你从来都没交过女朋友,我还有点担心说,这样很好啊,有喜欢的人就去追吧,你喜欢谁啊?”本来还以为弟弟是不是有问题,从来没听他说过喜欢谁,现在总算让他放下心口上的大石头了。

  哥哥雀跃的表情让他不解,但他还是回答了哥哥的问题,“我喜欢上我们班的同学。”

  “喔喔,你们班同学啊,我见过吗?你喜欢的女生定长得很可爱——”噤口,就像电脑当机样,江允武突然动也不动的愣在那边,三十秒后他终于恢复正常,皱起眉头,眯细眼睛,“你喜欢你们班同学?”

  他点点头,“嗯,你应该没见过他吧!”

  得到他的确认,江允武闭上眼睛,放松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是眉问紧收的山字,“如果我没记错,你念的是男校吧!!”就算不跟弟弟求证他也可以确认,但江允武还是希望有丝丝的不可能,尽管那机率小得比感冒病毒还要小。

  抓抓头,头发已经半干了,估计也不需要用吹风机吹干了,“是你跟我去报名的,你说呢?”江允文反问他,这就是他为何欲言又止的原因,他喜欢同班同学,而那个同学跟他样是男的。

  倏然睁开眼睛,声音也放大了,“那你还喜欢你的同学,你们班全部都是男的,你却跟我说你喜欢同班同学,喂,这是不对的,江允文你不要乱来!”江允武指着他的脸,“我告诉你,这点都不好玩!”

  “哥,我不是乱说的,家里只有我跟你,所以我才告诉你。”开了口,就不怕还有什么说不出口了,相对于江允武的拒绝相信,江允文反而坦然许多。

  风,吹着,还是没人走进门,店里只有两兄弟对峙着。

  “江允文,这是不对的,我不准你喜欢同班同学,你给我忘了这些话,我也会当成没听过这些话,好了,你进去念书吧!”江允武口气说完后背过身体,他的胸口急遽起伏,不停的喘息着。

  看着哥哥的背影,他早揣测过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这也是其中之了还是发生机率最大的个。

  叹口气,他摸摸已经干了的头发,跟着开口说话,“哥,喜欢不是可以被第三者左右的,我既然决定告诉你,就代表我不想当作没这回事,我打算跟他说我喜欢他,也希望他会跟我在起,你是我唯的亲人,我定会告诉你的,我从来没瞒过你任何事,以前不会瞒你,将来也不会。”

  背着的身体颤抖了下,眼眶酸涩起来,他摇摇头,“你疯了吗?我是要你去学校念书,不是要你去喜欢男人的!”

  “但我就是喜欢上了,我也没办法啊!”江允文耸耸肩膀。

  “你在说什么话!我要你去上学,你是念书念到头壳坏掉啦!”

  “哥哥,我的脑子有多好你清二楚!”

  来往,有如雷吼,就连店外头都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

  这就是为何他们两个会吵架的原因,江允武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弟弟变成同性恋,他要阻止这件事情!

  “我不准你变成同性恋!”他冲上前抓住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允文的领于,“那是变态的,我要是让你喜欢男人,你要我以后怎么跟爸爸妈妈交代,你不要再说这种肖话了!”

  从上往下睨看着哥哥,江允文眯细眼睛,冷静的扫视了店里圈,然后说话了。

  “你可以开这种店,卖这些东西,我为什么不能喜欢男人!”

  多么致命的句话,江允武愣住了,他松开弟弟,张开嘴巴只发出“哈哈哈”的喘气声音,“我我我——”

  江允文抓起水瓶,打开仰头喝光早已经不冰的冰水。江允武低着头,到目前还找不出句话可以说。

  心里头感觉到阵委屈,他开店只不过是为了要赚钱,赚钱是为了要养活他们两兄弟,又不是他喜欢开这种店,这只是生意,也是他们维生的工具,这该死的江允文竟然这样堵他的话,就因为这样子,他就必须让他去喜欢男人吗?

  越想越气,心里头也越来越不爽,“这是生意,不管我卖什么东西,你都不能喜欢男人,过两天我就去帮你办理转学,你死心吧!”

  磅!

  江允文把手上的水瓶往地上砸,已经空了的瓶子发出空洞的声音,江允武转身看看被扔在地上的东西,又看看那始作俑者,只见江允文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摆起脸,面对比自己高大又比自己聪明的弟弟,江允武唯的优越只有他是哥哥这点,凭着这点,他就不会输!

  “我已经决定了,我会找学校帮你转学的!”硬撑着!

  “我不要!”扔下这句话,江允文走了出去,留下江允武个人在店里头。

  “死小子,闷不坑声的,突然讲这种话,我怎么可能答应啊!”江允武搔搔头发,无奈的叹气,门口的感应器传出“欢迎光临”的声音,收拾起复杂的情绪,转过身同时也换上营业用的笑容。

  “你好,请随便看看。”

  江允文个人走着。

  很生气?也说不上,以为哥哥开了这种店,想法可能会有所不同,但事实证明是——他的反应还真的很般化。

  离开“”,沿着路往走下去,没有目标,脑袋里也没想什么,就这么发愣的走着,走了多远也没注意,沿着骑楼不停的走下去,直到额头撞到东西。

  不很疼,不过走着会擅到东西也不简单,抬头瞧,他的瞳孔整个放大了。

  那是双脚,悬在半空中晃呀晃的,不是真的人,只是充气娃娃,但是光走路就能被捰体的男性充气娃娃撞到,也挺让人惊恐的。

  找回注意力,转头,他才发现自己正站在间情趣用品店门口,那个店名叫做——“阿熊的店”,蛮耸的店名,不过跟哥哥的“”比起来,层次也差不多吧!

  这里离店里有段距离,又算不上很远的距离,他倒是第次发现这边有这么间店,他哥哥搞不好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竞争对手吧!

  反正都走过来了,干脆去逛逛吧!打定主意,江允文随即跨进店里,些熟悉的东西映入眼睛。

  “你好!”

  个低沉的声音跟他打招呼,江允文转头看了下,柜台后有个不但身材高大还留着圈落腮胡的男人站着。他好像正在写些什么,玻璃柜上放了本簿子,店里头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在逛着。

  “你好!”江允文点头示意。

  “随便逛逛,有需要再问我。”男人晃晃手中的笔,随意的招呼了句话,跟着又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江允文真的随便逛起来。这里的东西跟哥哥店里的大同小异,有整柜子的电动按摩棒陈列,还有各式各样的保险套,不同的颜色不同的触感,还有不少的润滑剂等等,店里还贴了些或者半裸或者全裸的男人海报在墙上,他开始还以为这是间跟哥哥样的店,现在看了之后感觉好像又有些不同。

  这里应该是“那种”的情趣商店吧!感觉下子不同起来,他的心情也轻松许多。

  “阿熊,这是日本的还是美国的啊?”另外个客人拿了盒保险走到柜台边。

  “你是要日本的还是美国的?”接过盒子,绰号阿熊的老板开始研究起来。

  “我又不是你的‘赛斯’,不用那么大,太大要是掉下来就不好了!”这个客人还煞有其事的分析起来。

  “啧,那你买般赛斯。的,那个东方人用起来就不会掉下来了。”老板从玻璃柜里拿了盒出来给客人,“出去玩小心点啊!”

  “唉,我才没出去玩,不要胡乱告状喔!”

  “告状?你想多了,快点回去!”

  “切,下次再来我家吃饭,阿贵说很久没见到你了。”

  “好,我会打电话去给他。”

  “那我先走了。”付了帐,男客人把保险套收进公事包后离开了。

  这时,江允文挑了根电动按摩棒来到柜台。

  “老板,我要买这个。”

  阿熊将簿子盖上收起,在脸上堆起笑容,不过是从他眯小的眼睛判别,他的嘴角全被胡子给遮住了。

  “我是阿熊,你第次进来,以前没见过你。”翻看型号,他从柜子下拿出末拆封的出来给江允文,“这型号客人反应不错,你用过可以回来告诉我。”

  “好,我用过再告诉你怎么样。”江允文掏出钱包,“多少钱?”

  “这是千五,我帮你包起来。”迅速的用纸袋装好,“对了,你会用吗?”

  “呃,里面有说明书吧!”

  “有,不过是英文的,你看得懂就没问题。”阿熊又笑了笑,因为他的眼睛又眯小了下。

  “嗯,你这边卖的跟其他的店好像不大样,你知道前面也有家情趣用品店吗?”江允文接过纸袋,边低头在皮包找钱,边问着。

  “你说路头那家吗!他是卖般的情趣用品,我这边卖同性恋者居多,你应该看得出来的,你也是吧!”阿熊点起根烟吞吐,他的眼睛相当有神,就像黑道电影中常有的大哥那样,不过他的眼神目前是相当友善的感觉。

  不用直接回答,个微笑就够让两人了解彼此了。“我钱不大够,挑便宜点的好了。”

  “没关系,下次过来再补给我就可以了。”阿熊豪爽的拍拍江允文的肩膀。

  “这样可以吗?”第次买东西就欠钱,感觉不是很好。

  “有什么不可以的,用完跟我讲感觉怎样,我好跟其他客人推荐。”拿了张名片递给他,“这我的名片,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文,那我叫你阿熊哥吧!”

  “嗯。”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江允文买了第根电动按摩棒,尽管出门时心情不是很好,但是跟阿熊讲了话之后,反而轻松许多,往回走的步伐也轻快许多。

  回到店里,江允武正在招呼客人,他直接走进去,走过柜台的时候,顺手将东西往柜台放就走了。

  送走了店里的客人,江允武坐在椅子上休息,他当然有看见弟弟回来,也想跟他说说话,但是还有客人在,他得先招呼才行。

  拿起水杯,口气将剩下的半杯水喝下,站起来伸伸懒腰,他正要叫江允文,突然瞥见柜台的东西。

  江允文很少买东西,他刚刚也才出去不算长的时间,竟然会买了东西带回来。基于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拿起了纸袋,将里头的东西拿出来看。

  看,差点没让他断气身亡。里面是个电动按摩棒,还是“赛斯”很大的那种,这种型号他店里没有,因为多半是提供给男同性恋使用的,他的弟弟早点时候才告诉他自己喜欢男生,现在就买了这种东西,他的心底泛过阵凉意。

  到底是谁啊,竟然卖这种东西给小孩子,太不道德了,根本就是在教坏小孩子啊!“太夸张了,他去哪里买这种东西啊!”气急败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