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武快要不行了,于是他又更用力的吸舔,果不其然,口中的火热变硬,身体阵痉挛绷紧,跟着便泄出所有。

  滴不剩地吞下所有温热,熊天龙抹抹唇,拉高身体看着上头刚刚解放过的男人,只见他不停的喘气,胸口起伏额头脸颊布满薄薄的汗水。体贴地帮他顺开沾湿的头发,指尖划过美丽的眉眼鼻子嘴唇,最后他又将自己压上那两片红润。火舌直入,再次攫取那抹甘甜,吻加深,欲望之火燃烧得更炽。

  如灵蛇般探遍他口中每寸肌肉,在里头留下自己的味道,就像野兽在为自己的地盘做记号,虽然这男人并不属于他,这瞬间他却想将这男人据为已有。

  没有感情基础的爱,快感应该是唯追求的,但在如此亲密的接触下,也容易让人在过程中产生爱的错觉。

  熊天龙在犹豫着。

  犹豫着该做下去?或是就此停止?

  次的激|情当然不可能让药性完全消耗,但是足够让这家伙累得睡着,明天早上起来后就没问题了,可是,他却私心的想继续下去,强烈的欲望驱使他想彻彻底底拥有这个男人。

  累得快要睡着的江允武动了下身体,叫回了正在思考的男人,白皙的身体跑进他的视线中,他被欲望给征服了,手掌贴上微湿的脸颊,向这神智不清的家伙问问题,“感觉怎么样,觉得舒服吗?”

  勉力将眼皮睁开条缝隙,江允武看着熊天龙的眼睛,跟着露出个微笑,点回肯定他的问题,“嗯”强烈的快感消耗了他的体力,他现在好想睡

  “我可以继续吧!”熊天龙又问。

  “嗯”江允武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他。

  得到首肯的爱应该不算趁人之危,熊天龙高兴的把江允武翻过身,抬高他的下半身开始爱抚待会将被他疼爱的部位。江允武眼睛本来就快闭上了,忽然间涌上的异样快感又将他唤了回来,从没感受过的兴奋让他不知所措,频频扭腰想要逃离,但熊天龙的手牢牢地抓住他的下半身,让他怎么也逃不了。

  “不不要停啊啊”断续的拒绝听起来倒像在鼓励,他越是抗拒,体内窜升的快感也就越强烈。

  “不要怕!”试着将手指压入那紧窒的入口,从没被侵入的地方拒绝他的进入,为了待会不让江允武受伤,事前的准备工作必须要周全,熊天龙治着江允武的背脊吻下,另手圈住前面的疲软套弄,高超的手技挑逗下,才刚发泄过的分身又昂扬高举,专注于前面的舒畅,江允武的身体自动的放松了。

  “不不好痛!”

  趁着他放松的瞬间,熊天龙将手指推入,通过开始的紧缩,跟着便被阵温暖包围住,柔软的内部不断的收缩,将他的手指往里头带入。

  “不要怕不要怕”边将手指推进,边爱抚着前方转移他的注意力,熊天龙含住江允武的耳垂舔着,边还吻着他的颈窝脸颊,耳鬓厮磨着彼此。

  快感跟疼痛混杂在起,江允武早就分不出他到底是痛还是舒服了,又好像在疼痛中也有了快感,混乱的感觉,身体早不为他所控制,悉数随着身后的男人的摆布而欢愉哭泣。

  手中的身体越来越放松,还会随着他的动作而主动扭着身体,努力总算有了成效。熊天龙早已濒临爆发的临界点,咬着牙放开这火热的身体,转身做上防护措施,然后翻过江允武的身体。

  他的脸上有未干的泪痕,皮肤透着暖昧的粉红,眼神湿润迷蒙,熊天龙看着,忽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床上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夜情不需要名字,但他若想跟这个人长久下去呢!

  “你叫什么名字?”压上他,将下身隔进他两腿中间,温热的肌肤磨蹭起来相当舒服。

  “嗯江允武”主动偎上那厚实的肩膀,江允武将双手圈上他的那粗壮的脖子,用自己的脸颊碰着熊天龙。

  “我叫熊天龙,你叫我阿熊。”江允武,个跟他点都不相衬的名字,长得这么秀气却有个很男人的名字,还真是不对称的美感啊!

  “啊阿熊”

  “嗯,再叫次。”

  那张美形的脸,“会就不会难过了。”

  “我我不要痛”

  “不会痛的。”吻住他的唇,舌尖画过他的齿龈,撬开贝齿,再度攫住他的甘甜。运用腹肌磨蹭他有些变小的火热,缓慢的转动深埋在甬道内的巨大。

  手,从推拒到轻贴,再到直接将手臂圈住那比自己粗上许多的颈项,江允武的心跳越来越快,体温正在升高,随着身上那男人的动作而摇摆自己,男人的巨大盈充在自己体内,彷若所有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到那个地方,不论是转动推入还是退离,每个动作都让他浑身发抖,就算是细微的呼吸也让他心跳。

  熊天龙双手扶高江允武的臀部,让他跟自己贴得更近,也让自己可以到达更深的地方,浅浅的抽离后轻轻的进入,间或着偶尔下用力的顶进,江允武靠在他的胸膛上,闭着眼睛,嘴里溢出破碎的呻吟。

  “嗯嗯嗯嗯啊——”

  “啊哈——”胸膛里的心脏跳动的厉害,就像要破胸而出,熊天龙不能自己的发出低哑的喘息,他胡乱的吻着江允武的脸,“舒服吗?啊哈——”紧缩的柔软快教他疯狂。

  “嗯舒舒服”眼眸半睁,还探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他对着熊天龙微笑起来。

  满意的微笑,江允武迷乱的表情在视觉上有催化的效果,熊天龙揽着他的背部将他抱起,让他跨坐在大腿上,改换姿势让刺激的部位变了,或许是顶到更深的内部,江允武的眉头皱起来。

  “呜——”他的表情有些难受。

  “对不起。”熊天龙摆动腰部,从下往上顶,加上江允武自己的体重,让他们接合的更深更密了。

  江允武将头靠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双手紧紧攀住他的背,刺激过于强烈,他终于忍不住咬了男人的肩膀,深深的齿痕陷入肉里,几乎见血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半,熊天龙赤裸着上半身坐在床沿,他的头发是湿的,大腿上还放了条毛巾,手里拿着根烟,正从嘴巴里吐出白烟来。他的背上有几条抓痕,屁股下面的大床有个人熟睡着。

  个赤裸的男人躺在上头,男人是趴着睡的,腰间盖着条薄被,光裸的肌肤上有着青紫痕迹,但他熟睡中的脸看起来很幸福。

  消耗太多体力的他,没三秒就陷入深深睡眠中,熊天龙反而睡不着,独自清理完两人的身体后,他走进浴室去冲澡,跟着出来便坐在床边抽起“事后烟”。

  做完爱之后,本来那么贴近的两个人变回两个独立个体,刚刚同调的呼吸体温心跳都消失,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再没有同步的感觉,残存的只有曾经拥有后又失去的空虚感。

  这是场夜情罢了,场因为江允武喝错蝽药才有的夜情,更正确来说是他熊天龙——使了点心机才会做完整套,否则顶多算是动物性的发泄欲望吧!

  昨晚,江允武这男人忽然出现在他眼前,之前他们根本毫无瓜葛,下子他走进店里,跟着对他破口大骂,然后他们上床了,现在正在同张床上。

  他是个同性恋。年轻时对自己的性倾向很排斥,为了转移心情,他加入帮派,成为帮派里的大哥,拳头比人家大,出手也比人家狠,但那时不论他打赢多少人,心里总还是觉得空虚不已。

  因为他不肯诚实面对自己。

  后来他离开了。离开那个用拳头过日子的生活,离开那个地方,来到陌生的城市。他用先前的些非法所得开了间情趣用品店,开始了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他的店偏向同志商品,开店之后他交了不少圈内朋友,有的朋友适合谈心,有的朋友可以上床,他也有过短暂的恋情,但总在不久之后便结束,他知道自己爱男人,却还不懂怎么跟个男人过辈子的生活。

  眼睛看向床上的男人。这张大床上曾有很多男人躺过,但江允武的存在是如此鲜明,不单因为他现在就躺在上面,更因为他具有些之前的人所没有的。

  他是江允武的第个男人。江允武看起来不是喜欢男人的那种人,若非他误喝不该喝的蝽药,他们也不会爱,对这种不对的人存有期望,得到的只会有失望。

  重重叹口气,既然是夜情,就让他只有夜吧!

  手上的香烟早就熄了,他把烟蒂丢进烟灰缸,把江允武往旁边推了推,然后爬上大床睡觉。

  第三章

  转眼,已过三天了。

  江允武想,他这辈子绝忘不了那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情况,那骇人的光景就是现在想起来也能让他浑身发凉颤抖不已。

  那天早上,他睁开惺忪睡眼,张大脸便贴在他眼前,那张脸贴得很近,鼻子已然抵着鼻子,而且他的下巴还感觉到有些刺痛,他把头往后拉,这看,他才发现悲惨的自己竟然是和个男人抱在起睡觉。

  没错,就如“悲惨”这两个字那么惨,他,江允武——赤身捰体的与另个男人相拥而眠,直到刚刚才醒过来。

  事实实在太过惊人,还不及想出缘由,他就在第时间将那个男人推开,不单是把他的脸推开,更将他整个人都踢到床下去。

  磅!声音很大,应该很痛才是。

  相信绝不会有普通人在遭逢这么大的撼动之后还可以继续安稳的睡觉,所以,那个被踢下床的家伙当然也醒了。

  “痛!”熊天龙痛喊,边将手扶上床沿爬起来,还脸不爽的看着让他如此狼狈的始作俑者,“你干嘛踢我!”

  “你干嘛抱着我睡觉!”不答反问,江允武抓起薄被包住自己,警戒的看着熊天龙。

  看他的表情,他不会把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忘记了吧!熊天龙不禁如此揣测,他站了起来,背着床走向衣柜,从里头找出上衣跟裤子扔到床上,“穿,上吧。”跟着又低头找出自己的裤子套上。

  “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全忘了?”穿好裤子,他又走回床边。

  “昨天?”江允武开始回想,昨天他拿阿文买的按摩棒来退货,然后忽然间觉得很热,他好像不小心喝了不该喝的东西,然后这家伙说要帮他,然后就把他抓近房间,然后他们就——

  做了!!!!

  江允武的身体僵住,因为他想起自己昨晚跟这个熊男干了什么好事,所以他才会没穿衣服,也所以他们才会在床上。

  瞪大眼睛看向站立的男人,目光射出浓浓的恨意,“你竟敢强暴我!”字字咬牙切齿,他激动的想扑上前,薄被滑落,露出光裸的身体,上头全是欢爱过的痕迹。

  “喂,我是帮你,你自己也答应了,还兴奋地在我的肩膀上咬了口,不信你自己可以看看啊!”熊天龙往前走近几步,把肩膀朝他面前送。

  “我又没要你帮忙,你那么鸡婆干嘛!”看清,他的肩膀上更有个深深的齿痕,但就算是这样,还是没办法消除江允武内心的不平怒火,平白无故被吃了,难道个小小的齿痕就要他善罢甘休不再生气!“我的衣服呢?快拿来,我要回去!”

  展示完伤口,熊天龙抓了件无袖背心穿上,“衣服我丢进洗衣机了,你先穿那两件吧!”抬抬下巴,指向床上的衣服。

  “你干嘛那么鸡婆!”他是很想继续骂下去,但他也知道,再多的咒骂都改变不了已经没衣服穿的事实,他又不能全裸走过百间屋子,与其丢脸,他宁愿选择借衣服穿。百般不愿却又必须的拿起那件有点大的衣服穿上,这动作,下身突然传来阵剧痛,疼得他冷汗直流难过不已,连想叫电叫不出声音,只能咬牙忍耐。

  看见他狰狞的表情,熊天龙走了出去,拿了几样东西跟水又走了进来。他拉起江允武的手,放了三个药丸在他手心上,“吃下去,我再帮你擦药,你今天可能会发烧,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看着手心的三颗药丸,问:“这是什么?”

  “消炎药,你应该觉得很痛吧。”熊天龙伸出手想帮他拨开头发,不意想,手指都还没碰到就被江允武把挥开。

  “不要碰我!我们根本不是朋友,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凭什么”话被打断。

  “‘江允武’,昨天你在床上告诉我的,如果你认为我们不是朋友,那就算不是吧,我会把按摩棒的钱退给你,停顿,瞥见手上的消炎药膏,想了下,他把药膏放在扔给江允武,“这个你自己擦,痛的地方在哪你应该很清楚,弄好出来吧!”说完,他就走出去了。

  江允武脸红了,看着他的背影消朱,他又愣看了手上的消炎药将近两分钟,然后才张日吞下,接着捡起床上的药膏缓缓开始动作。

  当他走出房间时,熊天龙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外头,天才蒙蒙亮,六点多吧,路上人都没几个。听到江允武的脚步声,他转回身,从柜台拿了千五出来。

  “这是退你的钱,衣服你过两天来拿,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天。”完全客套口吻,夜情的激|情过了之后,他们两个便只是陌生人了。

  接过钱,江允武把药膏放在柜台上,“呃谢谢你的药还有你的肩膀不要紧吧?”心口感觉有些闷闷的。

  摇头,“不要紧,回去时自己小心点。”熊天龙走出柜台,准备送他出去。

  江允武的脚步很慢,即使擦了药,动作太大还是会引起疼痛,走出店门口后,他转身看着熊天龙,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张嘴却是沉默,反倒是熊天龙开口说话。

  “你自己小心,这个拿回去用,慢走。”再次将药膏放在他手上。

  握紧手中的药膏,点头答应,“嗯。”转身走了,应该也无话可说,他才走不到三步,就听见身后的铁卷问拉下,砰声,街道上只剩他独自人伫立。

  呆站了三十秒,他终于记起自己是要回家的,转了个方向,踩着缓慢的脚步,带着下半身撕裂般的疼痛回家。

  那天他果然发烧了。浑身发热痛苦难当,躺在床上整整两天,店铺也休息了两天,到昨天伤口总算不再犯疼,但他还是没开铺,净坐在床上愣了天,更别说到熊天龙那里取回衣服。

  今天是第四天,他开店了,但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拿衣服,而且天下来他总是心不在焉。

  “哥,你在想什么?”江允文刚刚放学回家,走过柜台时拍了下哥哥的肩膀。

  “没没什么!”急忙的摇头否认,顺便连刚刚心里的念头也并甩掉。

  江允文挑挑眉毛,“你的表情看来不像没什么,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问。”

  “你干嘛这样讲,好像我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江允武不甘的回嘴,这弟弟真是太精明了,有时让他这个当哥哥的都没什么面子。

  “老哥,有时候我感觉你还比较像弟弟呢,要不是你已经快要三十了,我还更不愿相信你是我哥哥呢!”江允文索性口气亏到底,只见他才说完,江允武的脸就开始扭曲。

  “够了喔,再说下去我要生气了,竟然说我没有哥哥的感觉,好歹我也把你养这么大,你这样子说我不会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吗?”

  “我不是叫你哥哥吗?再怎么不像哥哥,你还是我的哥哥,也是我在这世上唯的亲人,这是不会改变的,你不需要因为那几句话就生气吧!”江允文拍拍他的肩膀,“只有我们两兄弟过日子,也习惯没有女人的日子,哥,我知道你不喜欢听,但是我真的喜欢上男人了。”手掌下的肩膀僵硬住了。

  “那你就不要说给我听,我不能让你变成同性恋,这样我以后没脸去见爸爸妈妈。”心里有股愧疚感,他嘴上不让弟弟喜欢男人,自己却跟男人上床了,这活脱脱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要是被江允文知道,他这哥哥的地位就真的完全没了。

  “”江允文没答话,沉默好会儿,才又问,“哥,你把我的东西拿到哪里去了!”

  “你的什么东西!”赶紧跟着转移话题,再说下去,难保不会向那天样吵起来,江允武挂起笑容。

  “我的‘按摩棒’,我记得那天放在柜台边,后来我就找不到,要问你,你也不在。”

  笑容凝住,嘴巴还半张着,眼睛直瞅着江允文,“呃那你买那种东西于嘛?”

  “哥,你都卖过多少了,这问题还需要问吗?”他哥哥是脑袋短路了吗?自己开了这么大家情趣商店,居然还问弟弟买按摩棒干嘛?总不会拿来当摆饰吧!买那种东西除了为那档子事情还能为什么?!

  自知理亏,但是被这么说,江允武他还是难掩不悦之情,“我拿去退不对,我拿去丢了,你还是学生,不需要那种东西啦!”

  “你把它丢了?”

  “对啊,你好好念书,那种东西等你长大要多少我都送你。”就是那根按摩棒害他失身,想到就气!

  江允文定定看着他,瞥了眼这间性味浓厚的店,这里的东西琳琅满目,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店主,却讲出那种话,真有些好笑。算了,扔了就扔了,东西再买就有,更何况他真正需要的并不是那种东西。

  “好吧,我出去走走,你要吃东西吗!我帮你买回来。”结束刚刚的话题,江允文准备到书店逛逛,顺便到处走走,星期天是可以放松的日子。

  弟弟自己结束话题,江允武在心里松了口气,要是继续说下去,搞不好连那些不能说的都会说出来,他赶紧换上笑脸,“不用了,你自己买想吃的。啊——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