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芴炝愫谩!笔滞饰渖斐觥?

  “你好,我是江允武。”有些蹩脚的重新介绍自己,讲完他还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伸手握住熊天龙的手,以示友谊的开始。

  交握的手掌,分享对方的温度,熊天龙的体温比较高,他的掌心也是热呼呼的;江允武的手有些凉,冷热打了平衡。

  “那个那天我们全做完的吧?”

  腰酸背痛,要是说没做完,怎么可能!但是他实在是没丁点记忆,除了身体上的痕迹,他想问个明白。

  “嗯,做了两次。”熊天龙如实以告,那天第次的火是他故意点燃的,但第二次的火却是江允武自己要求的。

  听到两次,江允武浑身颤抖了下,低声嗫嚅,“难怪我浑身上下就像被拆了样。”

  “你回去后很难过?”依稀听到他的自言自语,熊天龙忍不住问了。

  “嗯我躺了三天。”他的声音越说越小,回答后,表情有些赧然。

  “唔既然要作朋友,那件事请你把它忘了,好吗?”熊天龙搔搔头发,“那是不得已的作法,希望你不要介意。你不是同性恋,这种事情忘了比较好。”

  “那你呢?你为什么可以抱我,你喜欢男人吗?”江允武反问。

  男人直视着他,“我是同性恋,”他看到江允武的眼睛瞬间瞪大,“我没病,这点你可以放心。”

  他的确有瞬间的惊讶,没料到熊天龙承认得如此容易,“我不是怕你说不是,你怎么知道?”他没对任何人动心过,这也代表他不会对男人动心吗?

  唇角微扬,“那你呢?你喜欢男人吗?何必问我怎么知道,问你自己的心最容易。”

  “我没喜欢过人,我不知道这算是或不是。”

  深深吐了口气,熊天龙拍拍他的肩膀,“等你有喜欢的人就会知道了。等下有空吗?”

  “你要干嘛?”

  “如果找你爱你愿意吗?”他邪气的问。

  “我又没吃蝽药,才不要!”江允武迅速的拒绝。

  心里出现恶魔的声音,“刚刚那杯就是啊!”唬他下,笨蛋才会中招。

  “什么!!!!”江允武大叫,“你骗我!”双手抓住熊天龙的领子,“你太可恶了!”

  实在太好笑了,真家伙真的相信啊!趁着他主动凑近的机会,熊天龙噘嘴偷了令吻,“你这个笨蛋,我骗你的。”

  唇上留下温热的触感,江允武痴痴的松开手,捂住自己的唇瓣,“你你你”

  “我怎么样?”熊天龙往后倒,抽了根香菸塞进嘴巴,点燃,白烟袅袅。

  他骗我的到底是哪样?他骗我没有下药还是骗我有下药?他,为什么要吻他呢?堆问题都在江允武脑子里打转,他已经混乱了,说出来的话也不三不四,“你骗我吻你?”

  “你在说什么?”

  意识到自己的语无伦次,江允武也气恼起来,“都是你啦!我我已经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啦!”

  他慌乱的样子可真好玩,肯定他心里头正上上下下的,忍不住就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江允武用他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我笑你是笨蛋,哈哈哈哈”笑得他眼泪都逼出来了,熊天龙痛苦的用手抹抹眼角。

  “你才是笨蛋啦!”气不过,江允武拿起桌上的东西往他丢,可是都被他接住了。江允武更生气。他走到架上,拿了玩具性器往他丢,“笑啊,敢说我是笨蛋!”

  “喂喂——不要乱丢啊!”小心翼翼的接起自己的商品,熊天龙可不想因为句笨蛋而损失这些东西啊!“吼,你不要乱丢东西!”性器玩具丢完,他连造型烟灰缸都拿来准备当成武器,那可是陶瓷的啊,不论是打破还是打到他都会让他很心痛的。

  “去你的!”用力丢,正中目标,跟着便听见声凄厉的“唉唷”痛喊。

  “哼,还丢不到你!”

  熊天龙抱着头,久久不动,巨大的身体颤抖着;本来还沉浸在报仇喜悦中的江允武洋洋得意着,但看到他动也不动的好半天,头也不抬起来,难道真的把他弄伤了吗?

  踌躇了好下子,他才踩着犹豫的脚步接近柜台,“喂喂,你怎么啦!”

  虎背熊腰的男人还是动也不动的。

  鼓起十三万分的勇气,江允武伸出根手指,推推他厚实的肩头,“喂喂,你不要紧吧?”

  “我好痛!”从蜷着的头部底下传出闷闷的声音。

  “唉,你哪里痛啊!”该死,到底丢到哪个地方,看他痛得都起不来,好像很严重。他要不要逃跑啊?江允武很懦弱的想。

  “眼睛还有头”

  “唉,你壮得跟熊样,怎么这么不堪击啊?”明明就是。自己把人家打伤的,江允武还在怪罪对方不够强壮。

  “你拿东西打我耶!痛死我了,好痛好像流血了,我眼睛都看不到了”熊天龙的声音闷到极点。

  听到“流血”还有“眼睛看不到”,江允武真的感觉到害怕,如果熊男的眼睛被他打瞎,那他不就要辈子照顾熊男了!

  “那个喷熊熊天龙,你把头抬起来给我看看吧!”先看看伤口怎么样,再决定该怎么办吧!

  “不行,好痛!”

  听到他说痛让江允武也痛起来,他的眉头皱紧,把手放在熊天龙的肩膀上。

  “你你先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啦!”讨厌,怎么长得像熊却没半点熊的强壮啊!

  “我如果瞎了,你就要照顾我辈子!”

  熊天龙哀凄的指控犹如把利刃插入江允武心脏。他咬着下唇,眼眶发热。

  “我我会照顾你的,你先把头抬起来给我看!”

  该死,他是想把熊天龙的店搞倒,来这里也是为了要接近他抓他的痛脚,没想到店这么快就要倒了,但是代价却是他得照顾,这头熊辈子哪!他才不要!!

  “你要说话算话!”

  “好啦,你把头抬起来!”干嘛直跟他提醒啊,眼睛就挂着,快要掉下了。他抬起熊天龙的头,轻轻地将他捂住脸的手拉开。

  江允武正准备要目睹血淋淋的切,但是手拉开,看清,那家伙根本毫发无伤嘛!

  “你——骗我!”用力的抓紧他那比自己粗上倍的手腕,咬牙切齿。

  男人扬起眉尾,“你还敢说,把我吃饭的东西拿来乱砸,你存心要我损失惨重啊!”他可不示弱,先步指控江允武的不对。

  “就算这样你也不应该骗我!”江允武气死了,害他刚刚还差点哭出来耶,“你知道我很害怕,担心得差点要哭出来!”

  “你怕我受伤?”熊天龙揣测的问,不过这机率微乎其微。

  “我怕要养你辈子啦!”看到他没事,江允武如释重负般。

  果然是这点!熊天龙叹气,“你真的打中我了,我胸口很痛,可能会有内伤,你要负担医药费。”准准的砸中他心窝,还好他有锻链,要是没锻链,胸骨不就被他打断了。

  “哪边?”江允武空出只手贴上他的胸膛,“这边吗?”手掌四处游移,“这是你的胸肌吧,没事练这么大块,就是肿了也看不出来。”

  “不是那边,是这里,心口啦!”抓住江允武的手腕,带到刚刚被撞到的地方。

  “都红了,你看不出来啊!”

  “这里喔?没有红啊,你自己错觉吧!”哼,这家伙敢骗他,他不好不教训教训怎么可以!

  “被你丢的东西打到,差点不能呼吸了。”熊天龙故意夸大疼痛的描述。

  “好,那我帮你揉揉啦!”揉,教你舒服哩!江允武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突然就朝痛处用力压下去,“我帮你揉喔。”

  “唔!痛!”等他注意到那抹恶意的光彩时,江允武已经出手了,被撞倒的地方受到二次伤害,虽然原先真不是很痛,但这么折腾下,可真的痛起来。

  “我帮你揉啊,你不要叫痛,忍下会怎样厚!”这么不能忍,就教你更痛!江允武笑得更灿烂。

  笑得那么灿烂,肚子里必有古怪!果不其然,压的手劲更大了,“江允武,你是帮我加重伤势还是帮我揉啊你!”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使坏。

  “你说呢!”微笑后,狠瞅了他眼,“骗我还敢说,是你自找的!”

  “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去宵夜,谁知道你那么笨,我说什么你都信,随便说说你也相信!”熊天龙放开他的手,把衣服整好,“我要关店休息了,去吃点东西吧!”

  “宵夜就宵夜,讲那么多你快点收收,不是要去吃东西!”碎碎念了下子,江允武转头在店里四处逛着。

  这里的东西卖得跟他那边差不多,反正情趣用品还不就这些东西,不过熊天龙这边的货晶他多半都没有,暗暗记下这些厂商,假若这些东西销路好,可以考虑进点来卖啊!

  “喂!”

  “嗯!”高大的身影正忙着收拾桌面,跟着还得把刚刚被乱扔的武器归位,他应了江允武声。

  “这种东西好卖吗?”这按摩棒长得还真粗大,会需要这种的个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江允武边看,还边在心里下注解。

  “哪个?”转头瞄了眼,“还不错,反应挺好的,你要带支回去用吗?”终于把东西都归位,“用这个就不怕会有问题喔!”

  “我又不需要!”哼!

  “处男用这个比较安全,难保外面的女人不干净,还不如自己解决。”熊天龙摇头晃脑的说着,却没注意到有个人的脸色已经铁青,“我送你吧,当是交朋友!”

  “熊天龙!”咬紧牙关,这家伙居然敢说这种话,江允武濒临爆发的边缘。

  “干嘛?”转头,“你自己挑吧!这里的都随便你选,你喜欢就拿走!”不意想

  砰!

  记右勾拳正中他的脸,没预料到的攻击,让他整个人倾斜了边,跟着倒地不起,从下往上看着这个攻击他的男人。

  “江允武,你干嘛打我?”个子明明没他大,火气又暴躁的跟座人型火山样。

  “是你欠打!”

  “我哪里又欠打了?”奇怪,以前的那些人只要看到他的样子没有不被吓死的,为什么留了胡子之后,以为会更凶狠,但是怎么对眼前的家伙没效?

  “我是处男又怎样,你干嘛放在嘴上直讲,而且那天晚上我已经被你睡走了,还算什么处男啊?”江允武气得呼吸加快,胸口起伏着。

  静下心来,被打的脸颊传来阵阵的痛,这么说起来还真是他自己讨打!偏挑人家的痛脚踩,而且那天晚上还是他自己把人家睡了的。

  “那天晚上不算什么,你还是把那天的事情忘了,这样对你比较好。”

  “你又知道这样对我比较好,你在跟我睡之前怎么不会想”不讲就算了,讲起来,江允武便忍不住埋怨起熊天龙。

  “那是非常手段!”

  “是啊,睡都睡了,都已经是事实了,我还能怎么样,你再说我是处男我就跟你翻脸。”江允武恶狠狠的放话。

  “那我负责好了,我娶你吧!”熊天龙认命的说,“看你那么自怨自艾我也不好受,既然是我把你睡了,我就娶你吧!”

  他讲得头头是道,不但合情又合理,但是江允武听得是青筋暴露,外加火冒三丈。

  “你的熊脑是容量太小了吗?还敢说我是笨蛋,笨蛋的是你吧,台湾哪有两个男人结婚的把戏,我又不是女人,男人是不会怀孕的,你要负责什么鸟?”

  “那你又说被我睡走了,我当然要有所表示啊!”熊天龙很是认真,“我虽然叫你忘记那天的事情,但是却改变不了你已经不是处男的事实,为了表示我的负责任,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这样子有什么不对!”

  “你还敢说有什么不对,当然不会对啦,”越说他是越火,眼前的男人真是动物不成,脑子想得如此荒谬,这么愚蠢的话都说得出口,“在台湾,两个男人是不能结婚的!”

  江允武他没注意到,真正的问题是他爱不爱熊天龙,而不是在台湾两个男人能不能结婚这问题,不过气急败坏的他应该没注意到吧!

  不过熊天龙注意到了,注意到江允武所没注意到的,而这是否表示他有丝的机会,有那么点点的机率江允武或许会喜欢他。

  “你的意思是我带你去荷兰,你就会愿意让我娶你了?”

  “这不是台湾跟荷兰的问题啦,你根本就脑筋秀逗,我不会像个女样哭哭啼啼,被睡了就要男人娶他,你不准再说我是处男,我脱离处男,哼,也得归功于你,所以——”

  砰!

  声巨响,门被撞开,个带伤的男人闯了进来,四颗眼睛全看着他。

  “大哥”

  “他在叫你吗?”江允武皱起眉头,对了,他们不是要去吃宵夜,怎么还在这边,还有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熊天龙定神看,原来是阿关,他就知道,定会有麻烦。

  “恐怕是的。”趋前,扶起他,“你怎么了!”

  “龙哥,我被人砍,他们要来找你了!”手臂上有道看起来颇深的伤口,伤口正汨汨流着鲜血。

  “你不要说话,我帮你包扎伤口,阿武,你帮我把铁门拉下,然后进来。”熊天龙拉起扑在地上的身体往里头走。

  “呃我帮你关好门可不可以先回家?”这头熊居然还跟黑道扯上关系,天啊!!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哪!

  熊天龙回头看了他眼,“不行,你关好门后给我进来!”

  怎么这样江允武在心理头嘀咕。熊天龙的话就像带了魔力,让他乖乖地去拉下铁卷门,然后又走了进去。

  走进房间,那天他躺过的大床上躺了个血淋淋的男人,熊天龙已经将他的衣服撕开,现正不见人影,过了几秒钟,他端了盆热水进来。

  “过来帮忙吧!”他朝江允武喊了声。

  百般不愿意的靠近,江允武站在旁边,“我要干嘛?”

  “你再去拿盆热水跟毛巾,扭干后帮他擦。”熊天龙将毛巾沾水仔细的擦拭伤口,那道口子足足有二十公分左右的长度。

  “”明明就说要去吃盲夜的,怎么又变成做这些事情,江允武噘起嘴。

  “阿武!你还不快去!”没听到身后人的脚步声,熊天龙又催促了次。

  “好啦”走向他剐刚走出来的地方,江允武照着他的话去拿水。

  走回来时,熊天龙正在帮他洒药粉,然后他又点上火,只见药粉下子烧光了,刚刚还流个不停的血也不流了。江允武看得是目瞪口呆。

  “帮他擦擦。”

  “嗯!”动手扭干毛巾擦着那人的脸。

  他帮那个人擦完脸后就出来了,他坐在椅子上发呆,这此全是他第回见到,没想到电影里看的黑道仇杀全是真的。

  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熊天龙走出来,往他肩膀上加了件外套。

  “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都晚了,唉

  “今天留在我这边睡吧。”熊天龙说。

  “为什么?你照顾那个人,我回家睡就可以了。”

  “我怕你有危险,今天晚上不要离开,你要走等白天再走。”

  “你哪有地方给我睡,你的床有人睡了。”江允武抱怨。

  微笑,“有的,进来吧!”拉着江允武的手走回房间。

  原来熊天龙的沙发也是张床,他将沙发摊开后就成了床,比起他原先的大床虽然有点小,不过也算是能睡,他让出条手臂给江允武当枕头。

  “本来不是要去吃宵夜的吗?”黑暗中,江允武问。

  “是啊,没去果然是不好的。”翻身,另条手臂圈住江允武的腰身,“下次别顾着吵架就能去了。”

  “还不是你讨打!”

  “行,我不会在讨打了,睡觉吧!”

  “嗯。”

  又是个同眠的夜,枕着熊天龙的手臂,黑暗中,江允武听着他规律的心跳声沉沉入睡。

  第五章

  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片陌生,江允武还没完全清醒,他只知道靠着眼前这东西就可以睡得很好,这抱枕还真不错。

  合上眼睛准备再赖床下,往抱枕更靠紧了些,忽然,他的抱枕动起来。睁开眼睛看得更明白些,他却尖叫起来。

  “呜哇!这什么啊!!”

  这巨大的抱枕又动了,他拨拨江允武的头发,“早啊!”打了个哈欠,“昨天睡得怎么样?”

  什么舒服的抱枕,抱枕根本就是他自己,不知不觉中他竟睡到熊天龙身上去了,紧紧贴着他胸口,亲密到不能再亲密了!

  “怎么变成这样?”睡觉前不是这样的,怎么觉醒来完全变样。

  “这样你不好睡吗?”熊天龙笑着问。

  “这不是好不好睡的问题,虽然这样还满好睡的,可是我们不能这样睡啊!”这样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

  “哪里会奇怪,睡的好就好了,你想吃什么早餐?”熊天龙问。反正被当床的是他,又是不江允武,真是大惊小怪。其实他没什么在吃早餐,往往醒来时都是中午了,也不用费工夫去吃什么早餐了。

  “可是”他本来是想再说点什么,不过“雄雄”想到昨天,他决定还是不要跟熊天龙争执下去,反正被当床睡的不是他就好,“我不吃早餐的,给我杯咖啡就好。”往旁边翻,滚到熊天龙身边。

  “嗯,我去弄给你。”

  “你不用那个人吗?”江允武决定再赖床下,拉起薄被盖着自己。

  “应该没问题,伤口不是很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