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男生呢?”江允武深深叹了口气。

  “难道我不该让他去念男校吗?如果给他去念男女合校,他会不会把女生的肚子搞大啊?这样不就更惨,可能书还没念完就要先当爸爸了!”

  他毫无根据的揣测让自己更加不安,根本就是自己吓自己,但他却丝毫没注意到。

  “这怎么办才好,啊,去问熊天龙,他是同性恋,应该有办法的!”

  终于给他想到个解决的方法,他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明天去找他吧,不对不对,还是晚点就去找他,早点解决我也早点放心!”殊不知因为这个决定,他正将自己推人死胡同中。

  第六章

  该来的总是会来,该解决的也定要解决。

  就在阿关带着伤口来访后没几天,那个带着麻烦的人就来找他了。

  洪天虎,绰号白虎,现在北部的大帮派四海帮的大哥,白手起家,靠他的拳头打下片天,几年前他的好兄弟熊天龙消声匿迹之后,整个道上就数他的名号最闪亮也最吓人了。

  出入总有数个兄弟跟在身边的洪天虎,这个晚上出现在这间小小的情趣用品店门口。

  三台黑色宾士停下,最前头的那辆车子走下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

  把头发全部往后梳,让方整的额头完全露出来,两道往上飞起的眉锋,底下是双精悍的细长眸子。他站在店门前打量着这间不很大的情趣用品店。

  “哼呵”哼笑了下,“‘阿熊的店’,这个店名还真耸,喂,他真的在这里?”

  “找了好几家徵信社,都说是在这里没错!”他身边个小喽罗赶紧站出来回答。

  “好,这么久了,也该来见见我这位好兄弟了!”洪天虎的唇边虽然带着笑容,但从他的眼睛却看不出丝毫笑意。

  大步跨进店里,熟悉的电子音响起“欢迎光临”

  “请随便看看!”熊天龙正低头在抄写东西,完全没注意到这进来的人是谁。

  洪天虎直走到柜台前,白色皮鞋踩出喀喀的声音,店理的其他客人好奇的偷瞄后都忍不住夺门而出,脚步声下子杂乱起来,觉得奇怪的熊天龙这才抬起头。

  抬起来,便对上双眼睛,那身白色西装的男人,身高跟他差不多,两人的视线正好平视着对方。

  “好久不见!”洪天虎先行打破沉默,微笑着打招呼。

  但熊天龙却毫无反应,只静静的站着。洪天虎的手下看不过去,出声挑衅,个个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竟然不把我大哥放在眼中,你欠揍啊!兄弟们上!”

  这几个没几两重的软脚正准备要拥而上时,洪天虎却举起只手阻止他们。

  “大哥,让我们替你好好招呼他!”

  “不用了,你们打不过他的。而且这世界上只有我可以对付他,他的对手也只有我。”自始至终洪天虎都微笑着,但他的笑容非但不能让人宽心,反而让人更加不寒而栗,这就大概是所谓的笑里藏刀吧!

  “天龙哥!”

  好死不死,阿关偏偏又在这时候走出来,这洪天虎看到他,笑意更深了。

  “阿关,你果然在这里哪!”

  阿关愣住了,没意料会这么快就出现的人正站在眼前,着实将他吓了大跳,“天天虎哥”声音到尾巴已经近乎消失。

  “原来你还记得我洪天虎,我还以为你眼中只有这个‘天龙哥’呢!”

  “大哥,我们去把他抓过来!”这回洪天虎反而没阻挡他,那讲话的家伙便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但此时,站在柜台后的熊天龙却走出来挡在阿关前面。

  “你找死哪,给我让开!”不知天高地厚的朝熊天龙出言恐吓,但熊天龙却完全不为所动,自尊心深深受损,他又叫嚣了次。

  “你给我让开,你再不滚,我就枪解决你!”说完便从怀中掏出把黑色手枪。

  但熊天龙还是动也没动,反而是从另头传来个冷冷的声音。

  “你敢用枪对付他,我就摘了你的脑袋,要跟他挑战就用拳脚,把家伙给我收起来!”洪天虎连转头都没转头,只有声音传过去。

  他的狠劲道上皆知,他说提出便做得到,要是违反他的规则,即使是他身边的人,他也从不手下留情,更没人可以逃得掉!

  他的话出来后,那家伙马上乖乖地收起家伙,抡起拳头对着熊天龙,“把人交出来,否则我要你的命!”

  熊天龙脸色变都没变,紧抿的唇缓慢的传出声音,“你能把我打倒,阿关你就能要走!”

  “妈的!”不堪被激,那人骂了句粗话,随即朝熊天龙扑上。那记直拳熊天龙身体动都没动就正面接下,手翻扭,那人的肩膀便脱臼了,跟着便是痛苦的哀嚎声音。

  “好痛——好痛啊——”刚刚逞凶的狠劲消失殆尽,只剩下不断的哀嚎跟身的冷汗。

  把人丢回给他们,熊天龙看着洪天虎说话,“你想要什么,阿虎!”

  “我要什么?”微笑后,眼神瞬间变得冷厉,“我要名要利要势!这些在你消失之后,我就全都有了,但是我也不希罕了,因为那些是你不要的!”转头,看向阿关,“我要阿关,因为他心里只有你这个大哥,所以我定要他当我的小弟,可是最后他还是跑到你这边来,哼,你从来都不会无所有,现在你拥有这间店,我就想要这问店!”

  “你想要这间店我可以给你,但你自己也知道,就算你有了这间店,你也不会满足的,你真正想要的是我,你想当‘熊天龙’,可是你水远都不会是‘熊天龙’你是洪天虎,这辈子都是洪天虎!”熊天龙毫不留情的说出事实,只见洪天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熊天龙!”就像老虎被拉了虎须,洪天虎现正怒火冲天,从来都没人明说出来的事情,熊天龙却口气将他的瑜亮心结说了出来,这分明是要他再难以自欺了!“我定要你败在我手下!”

  “我可以跟你决胜负,但是我有个条件,打完之后你要放过阿关,让他离开黑道!”

  “老大”背后的阿关出声干扰。但熊天龙却还是挡住他。

  洪天虎想了下,“黑道这东西,加入简单,但是想退出很难,他要退出不是不行,但是得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留下根指头!”眯细眼睛,微笑,“这代价已经很轻了,照理说要留下条手臂跟条腿,但是如果你打赢我,我就只要他根手指头!”

  “天龙哥,他们要我的手就给他们,反正我有没有这只手也没差别!”拉着熊天龙的手,阿关逞性子说。

  “笨蛋,没了手脚你怎么重新开始,既然要重新开始,就好好努力吧!”

  “大哥,这是我惹的祸,我自己背!”

  “你能背多少?剩下条腿跟只手,你能干嘛?”

  “可是”

  “熊天龙,只要你打赢我,我就要他根手指头,然后给他条生路!”洪天虎开出条件。

  “好,我答应你!”

  当江允武到了“阿熊的店”时,里头是片狼籍,东西几乎都被砸坏了,熊天龙倒在地上,头脸的血,阿关趴在他身上—旁边有三个人拿了棍子,另个人身上很破乱,脸凝结的表情瞪着那三个拿棍子的家伙。

  他第时间掏出行动电话,拨了电话到警察局去,然后鼓足勇气走进店里。

  “你你们干嘛来打人,我已经报警了,你们等着被抓吧!”他跑到熊天龙身边搀扶起他,“你要不要紧?怎么全部都是血啊?”抓起自己的上衣就帮熊天龙擦拭。

  “我不要紧,你不要慌乱!”即使挂彩,他仍是着安稳江允武。

  “我怎么不慌乱,这么多血耶,你会不会死啊?”眼眶紧,泪水就要滴落。

  “不会,只要你不要天到晚咒我死!”讲完,自己又忍不住笑了。

  “这样你都能说笑话,你神经病啊!”

  “可能吧,不过我不想死”

  “你不要讲死啦,动不动就讲死,就算不会死也被你讲死啦,你不要死啦!”江允武的眼睛滴下泪水,他的父母亲死在车祸中,他没亲眼看见景况,这是第回他认识的人濒临生死存亡之际,他早慌了心神。

  “你刚刚连讲了五个‘死’,你是想我快点死吧!”

  “你不要再讲啦!”咬着嘴唇,用力按住他的伤口,“奇怪警察怎么还没到?”泪水如珍珠散落,不断的落在熊天龙脸上,味道咸咸的“啊!”

  江允武忽然叫了声,阿关不解的看向他,“怎么了,阿武哥?”

  “我我忘了叫救护车”

  这下子连阿关都哭了,“阿武哥,大哥会被你害死啦!”

  “我又不是故意的!”

  身边的两个家伙越哭越厉害,受伤的熊天龙只感到阵晕眩,他们俩的哭声比头上的伤日还更令他痛苦,“你们不要哭了”

  他的声音太小了,根本传不进正嚎啕大哭的两人耳朵中。

  洪天虎往他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输了!”

  “是吗?挂彩的是我啊!”熊天龙自嘲。

  “我不讨阿关的手指,以后我的人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

  即使是居于下位,洪天虎依然觉得自己压不过熊天龙的气势,这,或许就是他直追求着要当“熊天龙”的原因吧!

  “呵,谢谢!”得到他的保证,也算是解下心口的块大石,不过如果旁边两个人都不要哭,他会更轻松吧!

  “我走了!”转身,往门口走,背后的熊天龙给他句话。

  “你可以做自己了!”

  “希望!”深深吐了口大气,“打电话叫救护车。”

  “是,老大!”

  鸣笛声越来越大声,洪天龙坐进车内,看了那间店最后眼,扬长而去。

  店里头,熊天龙躺在地上,江允武跟阿关人边守着他,警察赶到时,就是间残破的情趣商店跟里头两个哭得乱七八糟的人还有脸无奈的伤者。

  才正要叫救护车,救护车便呜着笛声出现。

  熊天龙终于被送上救护车。

  缝了十针左右,观察了两天,熊天龙就回家了。

  关于笔录的部分,阿关被带去警察局问了,所以熊天龙不需要再去次。

  笔录的大致内容就是有三个人来抢劫,而熊天龙为了保护阿关而挨了棍子,江允武要来找熊天龙,看到熊天龙负伤,赶紧报警跟叫救护车。

  这内容是杜撰的,不过要是说真的,警察大概会不放过他们,所以阿关编了个故事,而江允武根本搞不清楚来龙去脉,只知道是他报警跟叫救护车,总之这案件被登录了,不过大概是无法破解吧!

  实际的状况是——熊天龙跟洪天虎单挑,两个男人把店里的东西几乎都砸毁了,但就在洪天虎快要输的时候,他的手下不顾约定,出手用棍子攻击熊天龙,三根棍子全对着熊天龙,这才让他负伤倒地,接下来就是江允武所看见的切了。

  庄严的决斗被破坏,洪天虎承诺了不再马蚤扰他们,不过以他的作风,那三个破坏他的约定的家伙,大概会受到不简单的惩罚。

  但这些都过去了,也不关他们的事情,总之熊天龙是离开医院回家静养了。回到家,地的破碎看得他头昏脑胀,就连伤口都隐隐作痛起来。

  江允武打电话叫江允文把阿关带回家去照顾,那家伙也是伤者只,留在熊天龙这边只会造成更大的困扰,干脆就叫他那个万能的弟弟带回家去照顾了,而他则留在熊天龙这边帮忙照顾他。

  “我扶你进去休息吧,这边我帮你整理。”这地的凌乱要整理起来肯定要花不少时间,不过既然发生了,也只好心甘情愿去做了。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进去,谢谢你帮忙!”

  “不用谢,我会叫你回礼的!”江允武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快进去吧,你要是昏倒我可搬不动你。”

  “嗯”他顺从的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环视周围,玻璃柜子全部都被砸碎了,排列的样品也掉得到处都是,可以想见那天的战况有多激烈,幸好他没亲眼目睹,否则要是被流弹打到可就惨了!

  卷起袖子,找出扫把畚箕,先把还算完整的样品捡起来,已经毁损的全都扔掉,那些碎玻璃他就用报纸包起,然后放进垃圾袋。

  花了四个钟头,他终于把这团混乱整理干净,不过整理干净后,才发现这里变得很空洞,没有展示架,也没有样品了,就像间还没准备好营业的铺子,为了避免熟客进来给吓到,江允武当机立断把铁卷问拉下,干脆不要营业,这样就不会吓到人了。

  把四个大垃圾袋拿到小门边摆着,他才走进房间,那个头包着绷带的家伙正在睡觉,转到厕所洗手,跟着便跑到厨房去找东西弄来吃。

  大约晚上十点左右,熊天龙才睁开眼睛,他睡了差不多八个钟头,而江允武正坐在沙发床上看电视。

  下床,熊天龙朝着江允武靠近,“阿武?”

  “咦?”正专注在电视上的人回头,“你醒啦,肚子会饿吗?”

  “还好,我去倒水喝就好。”

  “我去拿给你,你不要乱动,先坐着吧!”先步跳下床。

  熊天龙点点头,在沙发床上坐下。

  他咚咚的跑向厨房,没多久就拿了杯水跟碗东西回来。

  “水,这碗给你吃,你的冰箱没东西,只能做粥,这是留给你的,快吃吧!”江允武又爬上沙发床,在他身边坐下,嘟起嘴看电视。

  熊天龙喝了半杯水,端起粥开始吃,眼睛跟着看江允武在看的电视,里头是探索频道的动物大观,这集的节目做的是动物的爱,各种不同的动物在交配,旁说解说各自的目的性。

  “原来不光是人,动物之间也会有同性恋的行为。”江允武偶尔说了句话,然后又沉浸在电视节目中。

  “你才知道啊!”这粥味道还不错,没有浓郁的气味,有的是家常的味道。

  “嗯。”

  跟着又是阵沉默。熊天龙在吃粥,也顺便看电视,旁边的江允武认真的看电视。

  “那些人干嘛打你!”江允武又丢了个问题。

  “我以前是混黑道的,穿白色衬衫那个是跟我起打天下的人。”

  “你不是不当黑道了?”

  “你还记得啊!”

  “你前几天讲过,还是正经商人,不过有非法卖蝽药。”

  “不要再说蝽药,我不想跟你吵架,每次讲到蝽药就要吵次,你不烦我都累了,每次都为了蝽药吵架,真的蛮无聊的。”

  “三次!”江允武的回应蛮怪的。

  “什么三次?”

  俊美的脸转过来看着他,眸子问着光芒,檀口缓动,“你讲了三次蝽药!”

  “这”眼睛看着他的,“我”张口结舌。

  “算了,你受伤,不跟你吵这个。”微笑,将视线转回电视上。

  熊天龙呼了口气,决定先专心把粥吃光再说话。

  在“”这边,也是个无眠的夜,阿关坐在床上,而江允文正在书桌前百万\小!说。

  “我见过你吧!”阿关朝着那优雅的背影说话。

  “嗯,在阿熊哥的店。”

  “没想到你家也是开这种店,那天龙哥知道吗!”阿关刚到的时候还吓了跳,没想到又是家情趣商店。

  “不知道。”

  “为什么?”阿关不解的问。

  “没必要,”江允文转过身,“你是不是睡不着?”

  “呃嗯!”点点头。

  “那我跟你聊天吧!”江允文离开书桌,上了床,抓过个枕头靠着。

  “我可以问你吗?”

  “你要问我什么!”江允文拨拨头发,整了个比较舒适的姿势。

  “你哥跟天龙哥是对吗?”

  听到这问题,江允文的眼睛整个亮起来,唇边也染上笑意,“他们是对了吗?你看到什么,跟我讲吧!”

  “啧”阿关反而踌躇起来。

  “看到什么,快点告诉我啊!”推推他的肩膀。

  “那天早上,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神满奇怪的,不过你哥说他不是大嫂,天龙哥也说不是,但是天龙哥怪怪的,你哥也怪怪的,他们到底是不是?”结论,他还是要问江允文。

  听了阿关的叙述,江允文低吟忖度。

  “喂”反倒变成江允文不说话,阿关又推推他的肩膀。

  “我希望他们是。”

  “你干嘛希望自己的哥哥变成同性恋?”阿关被江允文的发言吓跳。

  看着旁边大惊小怪的家伙,“因为这样我哥就不会阻止我喜欢男生,拉他起下水,谁也不能怪谁!”

  “你也是同性恋!”阿关用手指着江允文,还把距离拉远了。

  “喂,你太没礼貌了吧!”

  阿关皱起眉头,第反应握住自己的手指,“天啊,为什么天龙哥怪怪的,阿武哥也怪怪的,你也怪怪的,同性恋是不是会传染啊!”

  江允文挑起单边眉毛,“是啊,你也已经被我传染了!”

  “什么!”倏地大叫,“我不要!”

  “没用的!”江允文有如饿虎扑羊扑上阿关,灵巧的舌头窜入他口中勾吻。

  如灵蛇般滑动的舌头吻遍阿关口中每寸肌肉,阿关的手从推拒到渐渐无力,跟着便任由江允文予取予求。

  发挥高超的吻技,江允文把阿关吻得喘不过气来,等他放开阿关时,阿关已不能言语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