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安恍校獗吣闾虻玫讲殴郑纫幌卵鞴饬耍赖粼趺窗?”江允武真的很在意这个伤口。

  可是让你舔我,也会让我死掉啊!熊天龙很痛苦,这少根筋的男人摆明着挑逗他,教他怎么不起反应呢?他真的快被逼疯了!

  “阿阿武,你不要舔我了!”抓住他的肩膀,想办法要把他推开,但江允武就像是长了根,任凭他怎么推也推不动啊!

  “你不要乱动!”舌尖终于不再感觉到血的味道,他才离开熊天龙的脸,“好了!”眼睛终于看上这个男人的脸,但他却露出陌生的眼神。

  “你怎么了?”熊天龙吁了口气,他得赶紧让站起来的身体赶紧消回去,还不能被江允武发现呢!

  江允武居然脸红了,他赶紧背过身体,稳定自己杂乱的呼吸上你之前干嘛留胡子?”万万没想到没了胡须的脸庞竟会是这样子的,而他该死的脑袋又想起自己之前还跟这个男人有过夜之欢,两相催化下,他的脸颊越来越火热了。

  “你干嘛脸红?我长得很难看吗?”熊天龙站起来,走到江允武背后,“难看到让你连看都不想看我吗!”

  “我又没这样说,你干嘛自己胡乱猜想!”他抱住自己的身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快点说,你之前干嘛留胡子!”

  “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我懒得整理,干脆就留下来了。”他从后面圈住江允武的身体,“你还是不想看我?你觉得这张脸会有女生喜欢吗?”

  女生何止会喜欢,再加上他的身材,女生会爱死吧!这头熊根本就有当男星的本钱,大概只要他勾勾手指,女人就会窝蜂的贴上去,有这么好的条件,他干嘛要当同性恋!?

  怀中的身体怪怪的,“阿武,你怎么了?”

  “你的脸很好,女生定会喜欢的,只要走出去就会有堆女生贴上的!”他扭扭身体,想挣脱他的怀抱,“你也不用当同性恋了,你放开我啦!”

  “是吗?听起来这张脸还有点价值嘛!不过没用,我还是不会喜欢女生的。”

  “为为什么?”他干嘛连声音都颤抖阴!

  熊天龙微笑,轻轻靠上他的耳朵,说话,“因为我就是喜欢男人!”怀抱中的身体僵,三秒后扭动得更加厉害。

  “你放开我啦!”

  “不要!”继续在他耳朵边低声呢喃,“阿武,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啦!”双手拼命想扒开熊天龙的手臂,无奈体型的差距,那双强健的臂膀根本不为所动,“我不要知道,你放开我!”

  “你在慌乱什么!”他问,“刚刚你脸红了,是对我的脸有反应吗!”没了胡子的阻挡,柔软的嘴唇直接贴着他的脸颊,舌尖玩弄他的耳垂,轻轻。咬着,“我想要你!”

  阵阵热气呼向他,当那个温暖又湿润柔软的东西翻弄他的耳垂时,江允武的腰际呼地软,身体主动回忆起那天的感觉,“可可是我不想要你!”清楚的感觉到身后抵着他的火热,他不是笨蛋,他晓得那种触感跟硬度是从何而来的!

  “是吗?但是你的这里硬起来了喔”手指捏住胸口的小小肉芽搓揉,敏感的小东西马上充血直挺。

  “不啊唔不!”强烈的快感从被触碰的地方开始蔓延扩散,不知是愉悦还是难过的泪水滑下脸颊,“不要你你放开我”

  手扳过他的头,强硬的吻上他的唇,熊天龙的身体里像有团火在燃烧,他从来就不是贪欲的人,但是他真的想要这个人,他让这个人帮他刮胡子,他可以把性命都交给这个人,就算这个人不是,他也要把这个人变成他的!

  火热的舌探人江允武口中,如强敌压境地爱抚过每寸肌肉,最后勾住他的软舌吸吻,他要把自己的味道留在他的身体里,他要这个人是他的!

  江允武根本毫无抵抗之力,他的指甲深深插入熊天龙的肩头,留下个又个的血痕,但这些血痕仍旧不能阻止狂暴的野兽。

  绝对的力量,江允武只能承受他给予的,熊天龙掠夺走切,包括他的身体呼吸还有注意力,他的身体被禁锢住,他的呼吸被夺取,他的注意力只能注意这个狂妄的男人。第二次的深吻,他依然不懂得如何换气呼吸,时间秒秒的过了,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就在他要昏厥前,大口新鲜空气涌进他的身体中,让他狠狠的呛到了,就连浑沌的意识也清晰起来。

  “哈!哈!哈!哈!”不停的喘气,用力的将新鲜空气吸进身体中,等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是被熊天龙抱在胸前的,他用条手臂揽住他的腰,另条手臂抱住他的上半身。

  “好多了!”

  愤怒在心里涌现,这男人不顾他的意愿强抱强吻他,现在还问他什么好多了!

  “放开我!”

  “我不会放开的!”本来被遮住半的脸全露出来,相对于江允武的俊美,熊天龙可是长相粗犷有形,就像那些外国男模特儿,拥有种让人无法忽略的侵略美感。

  “我照顾你不是要你这样报答我!”江允武动气!

  “这不是报答,我喜欢你,喜欢不是用来报答的感情,我相信你也是有点动心,否则你不会对我这么好,刚刚明明是我受伤,紧张的却是你。”

  “你——”

  说得他无言以对。野兽露出惑人的笑容。

  “你是那间店的老板,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放轻语调,就连抱住他的手也轻柔许多,但江允武还是没办法挣脱。

  “我要把你的店弄倒!”

  “弄倒?”咧嘴笑,“干嘛那么麻烦,你只要跟我开口,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

  皱眉,“好,那我要你把店关掉!”哼,这就是他的目的,要是这么简单,他何必做得如此辛苦。

  “好!”

  江允武惊讶的瞪大眼睛,连考虑半秒都没考虑,熊天龙就这样答应他了。

  “你你干嘛答应我?”如果这么简单,他干嘛还要那么辛苦啊!?

  “因为我喜欢你!”表情放软,脸上还是挂着微笑,“只要是你开口,我定会答应!”

  “你有问题,我只会跟你吵架,你居然喜欢我?”真是奇怪的男人!

  “不止啊,”他闭上眼睛回想,“我受伤的时候你哭了,然后你来照顾我,还煮东西给我吃,虽然有时候会吵架,”睁开眼睛,“但是我喜欢有你在身边。”

  “我不是同性恋!”

  “你不是吗?”用鼻尖顶着他的,“再试次,其实同性恋没什么不好。”

  ”是吗?”怀疑。

  熊天龙微笑。

  爱上不该爱的,就让他变成你可以爱的吧!

  第八章

  熊天龙打开莲蓬头,热水自头顶洒下,湿了两个人。

  他把江允武往墙壁推,让他靠在上面,跟着边吻着他,边解开他的下半身。

  “不用怕。”迅速的将那碍事的长裤褪下,连底裤也并扯落,跟着慢慢沉身跪下。

  先前是有蝽药的作用,他才跟熊天龙上床的,但是这回他可是清醒得很,每个动作每个眼神他都知道,就连感觉也更加清晰起来。

  热水下,那东西有点反应,指尖下的身体有些紧绷,或许是对目前的不确定。熊天龙笑了,捧起他的分身含入口中,明显发觉他的身体—颤,绷紧,随即又放松了。

  专注的卷动舌头,细心地兼顾每个部分,仔细的爱抚着他,双手不断的抚摸他的腰臀,慢慢地找到那个曾经吞下他的地方,指尖慢慢地按摩着周围的紧窒。

  深深地吞人喉咙,反覆的吞吐,用舌头加强前端的爱抚,加上后面的抚弄,江允武的身体开始阵阵的颤抖,熊天龙口中的分身也胀大变硬。

  “不要不不要啊哈”手指插入熊天龙的头发中,身体随着快感而震撼,腰际感到松软无力,渐渐地快要撑不住自己,往下滑落。

  温暖湿润的口腔突然加强吸拉的动作,强烈的酥麻感如电流直上脑际,跟着又往四面八方散布出去,下半身完全使不上力气,他觉得自己快要沉沦了。

  “不不要不要啊啊——呜呜啊——”

  拔高的单音,身体下绷紧,嘴里的分身呼地胀大,跟着便射出浓厚的温热。达阵之后,江允武浑身虚脱的往下滑坐在地上。

  这回熊天龙没吞下,他把江允武释放的热液吐掉,然后抓住他的脸,“舒服吗?”

  “嗯”江允武点点头。

  询问的男人满意的微笑,站起身体,将自己下半身仅存的衣物脱掉,赤裸了身体,跟着蹲下来,把江允武的膝盖拉开立起,跟着自自己交叉坐上,让两人的敏感火热直接接触。

  江允武才刚刚发泄过的分身又膨胀了,而熊天龙的贲张也不容小觑,两人的状态都处在爆发的临界上。熊天龙抓住江允武的手,让他握住他们并在起的火热。

  朗眉底下的眼眸微微细眯,热切的目光直接望进他的眼中,江允武内心震动了下,自己的分身又更胀大半分,脸颊跟着浮现潮红,视线闪躲。

  “你真好看!”熊天龙发自内心的赞美。

  慢慢抬头对上他那张帅得要杀死人的脸,“你才帅吧!”语毕,两人都笑了。

  “我要动了。”

  “嗯。”江允武咬住下唇,眼睛湿润,不知是被氤氲的水气所感染,还是内心的激越所成就的。

  熊天龙运用腰力让两人的敏感相互摩擦,那是肌肤最直接的相亲,上下摩擦带出令人几欲昏厥的快感,忽然在两人眼前出现阵白光,跟着便同达到高嘲,浓白散落在两人的身上,显得猥亵不已。

  熊天龙抱紧江允武的身体,发出沉重的喘息,心跳急促,久久不能平复,“我喜欢你,我并不贪欲,但是你却让我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拉开点距离,捧着他的脸,“我想当你唯的男人!”

  缓缓睁开闭着的眼睛,熊天龙的话让他觉得好笑又好气,“我可不想有堆男人,你个就够了!”

  “是吗?”靠近,吻上他的唇,不是掠夺,是轻柔的。

  “是啦”偷空回答了句话,接着便陷入深深的吻中。

  结束了那记吻,照惯例,熊天龙轻松自在,江允武是脸色胀红,喘过了气,江允武提出要求,“到床上去好不好!”

  “为什么,这里不好吗?”

  “呃”他觉得有些尴尬,“那个地上有点硬”

  咽!果然是江允武的作风,叹气,笑,“好,我们上床去吧!”起身,轻松的抱起他,大步走向房间。

  来到房间,他把江允武放在床上后,转身朝前面走去。没会而就回来了,手里带回瓶东西。

  “你拿什么?”古里古怪的瓶子,该不会又是——“我不要喝蝽药!”

  “谁跟你讲这是蝽药?”男人正慢条斯理的拆开包装。

  “不然那是什么?”上过次当后,让他的警戒心增强许多,更何况熊天龙这家伙老是唬弄他,更要小心为上!

  “厚——拜托你好不好,这是啦,你不怕受伤的话,可以不要用啊!”怕他受伤才去拿这东西,没想到这家伙的疑心病还真重。

  “啊就,干嘛包成这样,你进的货怎么都跟我那边都不样!”被骂得不甘不愿,江允武索性抱怨起来,“连按摩棒都那么大根,那么大有人买吗?”

  “喂,江允武,我是要跟你爱,不是要跟你吵架耶,而且我干嘛非得进跟你样的还有按摩棒,反正我都答应你把店收了,你还去想按摩棒有多大根要干嘛!”

  “熊天龙,你不要对我大声喔,谁教你之前让我喝到蝽药,‘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你是没听过啊,这样你都要怪我,啊你按摩棒长得奇怪还怕人家说,我就不相信有人会买回去用!”

  这两个人,又吵起来了,他们似乎忘了要爱这档子事。

  “好,我就让你用用看!”熊天龙被激怒了,他又跑了出去,回来时手上就带了那根被江允武嫌弃到死的电动按摩棒。

  “你想干嘛?”江允武往后退,用手把熊天龙隔在肘臂的距离外,“你别想用那种东西对付我,给我拿走!”

  “你不是不相信它可以用?”无视他的拒绝,熊天龙步步的推进。

  “你不要过来!”退后,再退后,“那你也不用拿来试用在我身上,你不要过来啦!”他绝对抵死不从!

  “用你的身体来证明它能不能用,有什么不好?”趁机抓住江允武的手臂,用力拉就将他压在身下,熊天龙跨在他腰上邪笑。

  “你敢用那个,我就跟你翻脸!”

  “可是你说它不管用啊”故意拖长音,“为了证明我没骗你,你用自己的身体试验看看就知道了,这有什么不对?”

  “你——”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想到熊天龙要把那根巨大的东西塞进他的身体里面,他就难过得不得了,越想越气,“妈的,你就是用那根东西告诉我当同性恋也不错,你敢用那个对付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喂喂,你越讲越夸张了吧,连脏话都出来了”白他眼,“这有什么啊,我的你都吞得下,这根对你根本没有什么困难。”

  “那不样啊!”第时间否认。

  “有什么不样?”按摩棒跟真人的比,还比较持久呢!

  “要我选”声音越说越小。

  “怎样?”

  “我会选跟你爱”他的脸全红了,就像颗熟透的蕃茄。

  噗!好笑归好笑,但是熊天龙觉得够了,他把按摩棒往旁边丢,“那我们来爱吧!”抱起江允武的身体,亲亲他的鼻子。

  “嗯”江允武点点头,主动伸出双手缆住他的颈项。

  其实他好像有点点喜欢这种感觉了。

  翻过身,双膝双手着地,仅抬高了下半身。

  熊天龙盘坐在江允武后面,轻轻分开那两片白皙的臀丘,专注的看着谷壑中的粉色入口。那里是粉红色的,人口紧紧收缩着,拒绝外物的入侵。

  “真漂亮!”

  “不不要形容!”这么羞耻的姿势,也只有熊天龙敢叫他做,还敢在后面评论他漂不漂亮,这到底算什么啊!

  “你很漂亮,为什么不让我形容!”话落,凑上前亲吻那甜蜜的入口,通过这里,他就能跟江允武深深结合在起,两个人的体温会样,呼吸会道,心跳也是同步的,两个人就像变成个人。

  密所传来湿润的触感,让江允武的腰都软了,还好后方的男人先步抓住他的腰,不让他往下掉。

  喘息不止,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他怕会不会就这么跳出他胸腔,“你你存心让我不好意思吗?啊——”他要疯了!

  用力将舌尖顶入那紧缩的地方,手抓住的腰不停地发抖,他每回推进,江允武就发颤得更厉害,直到他离开那地方,江允武才松了口气。

  “哈哈哈啊——”大口吸着新鲜空气,他的膝盖还不停在抖着。

  熊天龙打开润滑剂,倒入谷壑间,根指头马上贯穿那地方。也许是前戏功夫很足,除了开始的不适感,江允武的身体很快习惯根手指的存在,不会而就可以顺利的进出,接着第二根指头马上跟进,咕下便进入这热缩的甬道中。

  内壁被撑大了倍,江允武感觉有些难受,好像身体里面被塞得满满的,但在熊天龙缓缓地抽动数下后,也逐渐习惯两根指头的大小。深埋的指头不满足于抽锸,他还将指头勾起,刺激内壁的其他部位,当他的指尖滑过某点时,江允武身体的反应加强,腰下昂扬的分身也流出透明的湿滑。

  “嗯嗯嗯嗯好好”

  “这样舒服吗?”持续手指的攻击,另手往前握住贲张的欲望,藉着他自己泌出的湿滑进行套弄。

  “嗯嗯好好”

  手指刻意停在敏感点上持据加压,这动作让江允武浑身激烈颤抖起来,身体忽然绷紧,但熊天龙却抓住他的根部,不让他发泄,跟着把手指抽了出来。

  “你——”

  高涨的欲望需要出口,但是熊天龙却不让他发泄,故意选在这时候折磨他,“放放开让呜呜让我去”

  “不要,你忍下,我们起去!”单手握住自己的火热,对准那甜蜜的|岤口,缓缓地推人再推人。

  比三根手指绑在起还要粗的东西,就连要通过入口都有些困难,强烈的痛让江允武高涨的欲望没了火,分身也萎缩了。

  “好痛——”眼角挂着泪水,他想忍,但是真的好痛!

  “阿武”扳过他的头,熊天龙给了他吻,然后大手抓紧他的腰身,扭腰用力顶,将自己巨大的楔子打进江允武的身体里头。

  “痛——”咬牙忍下撕裂的疼痛,泪水却忍不注溢出眼眶,结合的地方感觉强烈起来,就像所有的感觉神经都跑到那边去了。

  闻到空气中有血腥的味道,他知道自己伤了江允武了,轻吻他的背脊,“对不起!”

  “先先别动,真的好痛!”冷汗从额际滑落,那里还在抽痛着,快感不知道躲到哪边去,现在只剩下痛跟他作伴。

  “嗯”手指重新套弄起已经没劲的分身,“对不起,我太鲁莽了”

  “不要道歉,痛!”用力讲话,又是阵剧痛传来,“呵哈等等下就好好了”拼命深呼吸,他教自己要习惯,将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就不会那么痛了。

  慢慢地,萎靡的分身渐渐有了反应,他的身体也不再绷紧得那么厉害,就连后面的痛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