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黄淙唬饰涔惶欢?

  “嗯,就是叫你不要想,浪费力气在想不出来的事情上面,很无聊。”

  “说的也是,那你跟我讲,为什么你会变成同性恋?”既然想不出来,就用问的吧!

  为什么?这问题他自己也没想过,“这不是变成,而是天生的,我从来没想对女生怎么样过,她们也引不起我半点兴趣。”

  “你只想对男生作什么喽!”

  ”嗯,的确是。”

  “原来是天生啊,那就没办法了,你觉得当同性恋快乐吗?”

  天色渐亮,微弱的天光下可以看出人的轮廓,只见江允武的视线直投在水池中,那里除了片黑外,什么也看不到,熊天龙的视线同样落在水池中,想当然也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有快乐,也有不快乐,只要是人,都是这样,就算是动物也脱离不了欢喜悲伤,除非是石头,那就没感觉也不会难过,更不会悲伤了。”

  “喂,你讲那么深奥,我会听不懂的。”江允武发出笑声,这次他没反驳熊天龙,也没跟他吵架。

  “那别讲那些,问你简单的好了。”

  “你要问我什么?”天空越来越亮,太阳越升越高,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清晰。

  “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从来都没有。”

  “那我们可以交往看看吗!”

  闻言,江允武转头看着熊天龙,现在天已经够亮了,他也可以清楚的看着身边的男人,“跟你交往,那我不就变成同性恋!”眼睛眨呀眨,等待熊天龙的回答。

  “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我们两个交往,这的确是同性恋。”大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全是寒露,“还是你讨厌我?”

  “我不讨厌你,”摇头,“但是我——”

  “不讨厌就好,反正人生都是快乐跟不快乐的过程,管你跟男人交往还是跟女人交往,只要过的舒服就好了。”

  大眼睛睨了他眼,转回正,“我好像很容易被你说服”

  艄天龙笑了,笑得满足惬意,“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扳过江允武的脸,轻轻将嘴唇覆上,温热的舌尖挑开大门长驱直人,手掌从衣服下摆伸人,抚摸光裸的腰背。

  轻易的点燃火焰,手碰到的地方,就像被火烫伤样,令他焦躁难受,江允武感觉到腰都在发抖,欲望中心也在发热胀大。

  “嗯嗯别碰了,我会忍不住啊”喉间溢出销魂的呻吟,他的眼睛湿润,看起来就像发情的小猫样。

  “我也是,我想马上做!”气息变得火热,身下已呈爆发之势。

  “什么!!”被他的话吓到,“这里是公园,别闹了!”

  笑着扳过他的脸,轻轻磨蹭着他的鼻尖,“是啊,清晨无人的公园,我想做,你坐到我腿上来,用那个方法作吧!”

  眼前有张俊帅的脸在说服着,能抵抗的人也不多吧!重重叹口气,江允武点点头,“好吧,要小心点,不能让人家发现。”

  “我没兴趣被偷窥,坐上来吧!”

  照着他的话,江允武跨坐上他的大腿,面对面看到那张脸,他又不小心脸红了。边解着裤子钮扣的男人,注意到他的脸红。

  “你又脸红了,我的脸怎么了吗?”拽下拉链,掏出硬起的分身相贴在起,靠身体的晃动造成摩擦。

  “嗯”阵阵的快感从相贴的地方传来,他感觉到股电流往四肢流窜,血液全集中到那边去,就连神经也跑到那边去,每下的晃动摩擦都造成无上的快感。

  “为什么脸红?”嘶——虽然只是这种方式,但他仍感觉到自己有多激动,胀得也比平常更大更硬。

  “你的脸啊啊嗯啊”他都快不能思考了,熊天龙居然还在问他问题。

  握住他腰间的手指收紧,大手托起他的臀部让摩擦更为激烈,轻轻啃咬江允武的下嘴唇,舌尖间或的挑弄后又退开。

  “啊不不行啊哈我要要去了!”

  身体完全绷紧,那火热的中心更加胀大变硬,忽然阵痉挛,从细口放出温热。两人同时达到高嘲,泄出的嗳液沾染两人的身体跟腹部,但他们已无馀力去整理,江允武靠在熊天龙厚实的肩膀上喘气。

  “我的脸怎么了?”手掌上下抚摸他的背脊,边在他耳朵边问话。

  “你的脸很好看”眼皮越来越沉重,“阿熊,我好想睡觉”

  熊天龙愣,原来这就是原因啊!

  “睡吧,等等我带你回家。”

  用恤稍微擦拭弄脏的地方,将衣服穿好,他背起江允武往回家的方向走。

  天已经亮了,个高大的男人背着另个男人在路上走,经过的学生阿妈阿公等等都忍不住对他们投以狐疑的眼神。

  但熊天龙毫不介意,脸上挂着微笑往他的家走。

  “早上是你背我回来的?”

  这是那个口气睡到隔天早上的男人觉醒来讲的第句话。

  熊天龙本来以为他大概下午或晚上会醒来吧,但是江允武就像吃了安眠药样,日气就睡到隔天早上八点,整整睡了二十几个小时,真亏他睡得下去。

  结果醒来,问的就是那句话,跟着他又在床上赖了满久,大约有三十分钟吧,才甘愿的下床梳洗,跟着开始天的生活。

  今天熊天龙为了要庆祝他康复,拿了钱请江允武到市场买菜,准备弄顿“烹湃”的来庆祝下,还打电话叫阿关跟江允文起过来。

  下午六点左右,阿关限江允文连袂出席,熊天龙眼就瞧出两个人之间暖昧的神情,江允文朝他笑了笑,双方了然于心。

  “你在笑什么?”阿关不解的问,江允武正在厨房准备,所以前面只有他们三个人。

  自从店被砸了之后,熊天龙直没心思重新整理,昨天趁着江允武睡得昏天暗地之际,他出门买了大堆活动地板,在江允武睡觉的时候,把原先店的地方全铺上活动地板,然后买了几个柜子来放东西,墙壁上摆了台五十寸的平面电视,加上抱枕靠枕等等,原先的店面变成间很大的起居室,从商业的味道转变成家居的味道。

  地板上摆了张正方桌,桌面还挺大的,正中对着平面电视。现在桌上摆了壶茶水,另外有几样茶点,三个男人各据方坐着。

  “有吗?”江允文端起茶杯,啜了口茶水。

  阿关白了他眼,转头向熊天龙说话,“大哥,你的伤全好了,现在把这边弄成这样,你的店不做啦?”

  “嗯,不做了,你要接下来做什么打算!”纯香的金黄|色茶汤,满足了嗅觉之后,缓缓的饮入肚子,引发阵温暖。

  “嘿嘿”阿关搔搔头,“我不会做生意。”

  “不会就学,不然你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唯做过的就是兄弟。”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发,看了江允文眼,又低头笑了。

  “你们在说什么!”江允武端了热汤出来,看见阿关笑得腼腆,这才开口问。

  “在说阿关要做什么好。”熊天龙帮他把桌垫放好。

  丁做什么好,他要转业了吗?本来的工作不是好好的,干嘛换呢。”江允武说得理所当然,但是其他三个人的表情都很奇怪。

  熊天龙低头窃笑,阿关张着双大眼睛看着他,江允文则面无表情的拿起碗筷分到每个位置上,江允武当然看到他们的反应,也知道这反应绝对不单纯。

  “我说错什么了吗!”试问。

  “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之前做什么!”熊天龙好心的提问句。

  “阿关吗?”江允武反问声。

  “不然还有谁,我之前不是跟你同行,你弟弟不用说了吧!”熊天龙摇摇头,对他的脱线好气又好笑。

  “那我不知道,阿关,”转头向当事人询问,“你之前做什么啊?”

  “呃阿武哥,我之前是混兄弟的嘿嘿那天你看到的,就是我的现任老大,而且我好像跟你说过了耶。”

  “有吗!”仔细回想,终于想起他们第次见面时,江允武的脸亮起来,“那时候你是说这头熊以前是混黑道的吧!”

  阿关的表情扭曲,“阿武哥,那是你问的,而且我就是天龙哥的小弟啊,他是混黑道,我当然也是混黑道,就是这样啦”

  “那不要混了,换个新工作吧!”拍拍阿关的肩膀,江允武很还兄弟的跟他说。

  “作兄弟,有今生没来世,你还是早点换工作,像他样,卖什么都不要紧,重要是脚踏实地的做人,你懂吗?”指向熊天龙,脸笑容灿烂。

  熊天龙赶紧点头附和他,“没错,就是这样。”

  江允武脸“看吧”的表情,“好了,阿关你帮我端菜,里面已经好了。”

  “好!”乖乖的站起来跟着江允武走进厨房。

  等那两个人走进厨房后,熊天龙抓紧机会开口,“你好样的,把阿关给吃了,你本来喜欢的不是阿关吧?”

  “本来喜欢谁无所谓,现在喜欢他就好了。”江允文还是脸平静。

  “你不是今天要跟阿武讲吧?”

  “是又怎么样?”反问,同时那两个人也端了菜走出来,这场简短的男人对话立刻终止。

  下子桌子全放满热腾腾的菜式,大功告成的江允武,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快吃吧!”

  四个人开始动筷,吃喝到半时,江允文突然开口了。

  “哥,我有事情跟你讲。”

  “嗯?有事就说啊!”广恩,这样做还不错,这汤也爽口,切都很好!

  “我有交往的人了。”

  顿停,江允武差点被嘴巴里的东西噎到,他赶紧吞下喉咙,再喝两口汤,“是谁?”表情凝重,“我教你不要喜欢你同学的,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熊天龙暗暗将桌子压稳,以防万,这切都是新开始,他可不想开始就结束。

  江允文慢条斯理的吞下嘴里的东西,放下筷子,看着大有反应的哥哥,缓慢的说话,“不是我同学,”只见江允武的表情松懈下来,“是他——”指向旁边的阿关。

  阿关口菜还没吞下去,只能尴尬的看着江允武笑笑。

  江允武用慢动作把脸转回来,深呼吸,“你存心要气死我啊!”大声对着他吼叫。

  “哥,你明知道我不是为了要气你,你干嘛要这样想。”江允文冷静多了,面对歇斯底里的狮子时,驯兽师必须要更冷静。

  “就是知道你不是为了要气我我才更生气啊!”气起来,江允武直想翻桌,但是桌子却翻不动,看向对头的熊天龙,“你干嘛!”

  “你才干嘛,生气归生气,不用糟蹋食物吧!”熊天龙牢牢将桌子固定住。

  被这么说,他倒不好意思再翻桌了,“哼,我不管你们为什么搞在起,总之我不准你们交往,听到没!”

  “哥,”轻喊句。

  “干嘛?”江允武不高兴的瞪向阿关,后者被他看,连忙又低头吃菜。

  “你自己还不是跟阿熊哥上床,不准我跟阿关交往,自己却跟阿熊哥爱,有这种道理吗!”咧开嘴微笑,“同样是跟男人在起,为什么有两种标准!”

  啪——脑子里有根线断裂,江允武的脸色惨白,不停的喘气,而始作俑者江允文则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他慢慢抬头看向对面的熊天龙,然后站了起来往外头走。

  第十章

  “怎么办?”出声的是阿关,他刚刚猛低头吃东西,直到江允武离开之后他才抬起脸来,左右看着两人。

  这两人,对面的江允文静静地喝汤,旁边的熊天龙吞下最后口食物,然后起身。

  “天龙哥”

  “交给你了。”闯祸的家伙就只讲了这四个字。

  “哼呵,你讲了这句话,又叫我去,存心让我当炮灰的。”就算嘴巴这样讲,他的身体还是往外走,“阿文,你要有节制点。”

  “我向都很自制的,只是有些我不想妥协。”他回答的理所当然毫不犹豫。

  “两兄弟个样子,幸好阿武不太聪明,让我省了很多麻烦,我出去了,吃完把桌子收干净,听见没有。”

  “”江允文对他的话没反应,但是阿关对熊天龙所交代的事情倒是回答应,半秒犹豫都没有。

  “我会收的。”

  “我出门了。”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起居室里只剩下江允文跟阿关两个人,各据桌子边,沉默的吃东西。

  桌菜的菜肴很美味,但是从他们的表情感受不出来,最后是阿关受不了沉默,这才主动先开口说话,“你为什么都不讲话!”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你想说什么?”

  “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跟阿武哥讲我们的事?”阿关提出他的疑问,有些东西在他心底飞来晃去,很是不能释怀。

  “他是我唯的亲人,我早就跟他说过我喜欢男人,现在有了对象自然要告诉他。”

  “可是我觉得你没必要这么早就说。”

  江允文露出不解的表情,“为什么!”

  “我觉得你不是真心喜欢我,现在说了,以后样有变数,所以你大可不必这时候说,不是吗?你说出来的目的像是为了激怒你哥哥”

  江允文定定的看着他,他以为阿关不会去想这些事情,意外的他却对这种事情特别敏感,难道男人也有女人那种第六感。

  敛下眼险,“我没有要激怒他,也没那个必要,”睁开,看着他,“我也许不算非常喜欢你,但是对你有喜欢的感觉却是千真万确的,这点你无庸置疑,而我正跟你在交往,就应该告诉我哥哥。”

  “我没跟男生在起过,虽然我年纪比你大,却好像总是被你拖着走,我也不知道走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想不出,来会变成什么样,我只想问你我可以跟着你继续走下去吗?”

  薄唇往上弯出个弧度,江允文连眼里都染上笑意,回答:“当然可以!”

  熊天龙保持在十公尺距离外跟着江允武,前面的人低着头不停地走,直直走过百间屋子,回到他的家。

  他想掏出钥匙开门,这才发现他身上没有钥匙,大概跟其他东西起落在熊天龙他家了,待在那边太长的时间,让他都忘了其实自己还有家这回事。

  不得其门而人,他干脆往地上坐,靠着铁卷门,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你在干嘛?”他发现,跟江允武的对话很多时候都是用这句话开头的。

  脸朝上仰,看见站在身边的熊天龙,像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好,停了三秒钟,江允武又把头低了下去。

  熊天龙长长吁口气,跟着他在地上坐下。下子两个男人席地而坐,引来不少过往行人的目光,更何况这两个人还都是水准颇高的帅哥,更加多行人日头的机会。

  “你在生气了?”熊天龙率先开口,但是江允武没给他回应。

  “既然他们想交往看看,你何必要阻止他,阿关他虽然混兄弟,不过也是个很纯朴的孩子,他现在也退出帮派,你不用担心他会把阿文带坏!”靠着门,熊天龙连串地说下来,但他不知道旁边的江允武究竟有没有听进去。

  “同性恋跟异性恋其实都样,都是为了要喜欢人,为了想跟另个人相爱,这跟其他法则都样,你不需要这么介意。”

  江允武把脸埋进膝盖间,“你为什么要说出我们上床这件事?”就是这样,他才没办法跟江允文要求。

  “这有什么不能讲的,他问了我,我就说了。”偶尔大群人通过,偶尔又净空好下子,人群来来往往,脚步总是络绎不绝居多。

  又回答的这么理所当然,他到底怎么想的啊!抬起脸,眼睛挂着泪痕,“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不要我弟弟变成同性恋,我要你帮我想办法救他,你却教他变成同性恋!”气死他了,真的气死他了!

  “这阿武,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排斥阿文喜欢男人,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排斥男人,排斥我呢?”熊天龙提出他的疑问,江允武有太多的矛盾了,这些矛盾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吧!

  “你不要把两件事混在起讲!”用力吼出这句话,讲完后他自己不停的喘气。

  熊天龙脸冷静,“你觉得这两件事有什么不同?”

  眼泪如雨落下,江允武咬着嘴唇,语气很委屈,“你不懂,爸爸妈妈把弟弟交给我,我却让他变成同性恋,你要我怎么跟他们交代?”

  眯细眼睛,这家伙又陷人死胡同里了,“那你自己呢?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