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训练(1/2)

加入书签

  你们昨晚干什么去了?格罗特质问着6远与贝拉,对于贝拉和6远彻夜不归很生气。Δ网% 甚至可以说是大雷霆也不为过。

  贝拉目光躲躲闪闪,想回避父亲,她现在非常疲惫,不想与父亲争执什么,更不想当着6远,在这里与他争吵。

  而另一边,6远则是非常平静的看着盛怒中的格罗特,选择坦然自若的面对这一切。

  他说,格罗特先生,我们是去参加了一场学生派对,请不要这样误会贝拉小姐!我们什么也做,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贝拉附和着点了点头。

  是吗?参加学生派对!格罗特估疑的打量着两人,在两人的衣服上来回扫视,不喜道,贝拉,你还骗我!你们说你们去参加派对,那你们这身血迹斑斑的衣服怎么解释,是你们的鼻血染上去的吗?我现在还没老眼昏花呢!贝拉!

  这这父亲,这是意外,我们在派对遇到了一点意外事,不小心弄成这样的,你就别瞎猜了!贝拉用她自己也没法相信的借口说道,因为事实的真相比这更离奇。

  ——难道她要说自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获得异能造成的吗?这个说出来,谁会相信?

  贝拉,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个好孩子,也不像同龄人一样到处乱搞,但你今天为什么要撒谎?你们是不是去了那种混乱派对?格罗特有气无力道,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贝拉一阵忧伤,心里的千般借口怎么也说不出口。格罗特的黯淡失望比他的大声唾骂更具威力,她想起了母亲临终前交待的——要自己恭敬听父亲的话这件事情。

  我父亲我贝拉张张嘴,又停了下来。她不想放弃6远,尤其今天他救了自己以后。那种在他背后就仿佛什么也不怕了,整个世界仿佛就他们彼此两个人,真的让她好不舍。她现自己不再只是出于友谊而关心6远,而是自己主动的——好像有点喜欢他了!

  尽管这点没人知道,只能埋藏在她心底里面。

  贝拉你要气死我吗?格罗特无力的脸勃然大怒,右手不由自主的抬起抽出来,打向贝拉。

  啪,贝拉右脸一偏,毫无防备的挨了一巴掌。

  贝拉右脸渐渐泛红,泪水从眼眶积蓄成水流,一点点从脸颊滑落,无声的击打在地板上。

  瞬间,整个房间鸦雀无声,泪水滴落的声音清晰可闻。格罗特看着右手掌心传来的触感,不知所措的伫立原地,一动不动。

  6远见事情已经乎他意料,连忙插足上前,把针锋相对的两人分割在不相交的两处。

  看着贝拉已经给泪水弄花的脸,6远愧疚的看了她一眼,抱歉,贝拉,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说着,6远有忽然说不出口,只能默默抽出口袋里的一袭褶皱的卫生纸,无声的替她擦拭着眼泪。

  贝拉看着6远的动作,没有出手阻止他,只是默默的接受着。随着6远温柔的动作,贝拉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种陌生而又舒适的感触,像闪电一样迅而又准确的击中了心底,让她悲伤的心房出现一缕暖和的阳光,渐渐不再那么痛苦!

  贝拉,你们格罗特看见两人亲昵的动作,又是一阵大怒,然而手里传出的愧疚又让他动作无力的一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摔门而去。

  在格罗特走后,亲密的两人尴尬的看了彼此一眼,然后迅的分开,仿佛之前什么也没有生,一下子回归于之前的平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