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的旅行团1试读(1/2)

加入书签

  第一章意外的旅行团

  铃兰小心翼翼地接过铁柱递过来的木桶,木桶里是散发着热气的泛着白色的体,这是每天晚上夫人用来沐浴的热水。

  这些热水并不是在柴房烧出来的,而是来自于府邸后花园禁地的一口深井,禁地只在每天晚上夫人沐浴的时候才会开放,但铃兰被允许的活动范围只在禁地大门。每天晚上,只要铃兰在门口摇响铜铃,铁柱便会打好一桶热水,送到大门来让她取走。

  府里的人们对这个禁地噤若寒蝉,闲谈中总是刻意绕开后花园,让年幼的铃兰心中总是被什么东西抓挠着,她总觉得禁地里隐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而那个秘密,可能和夫人有关。

  夫人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可看起来却还像十岁的小姑娘,除了每天晚上的沐浴,她的生活和其它大户人家的小姐太太并没有什么不同,铃兰自然而然地将后花园的禁地,将木桶里的水和夫人的美貌联系到了一起,好多次,她都想问问铁柱,禁地里究竟掩埋着什么,夫人用的水究竟是什么水,能够让人青春永驻,可铁柱总是憨憨一笑,露出一口发黑的牙齿,打着手势让她赶紧走。

  后来铃兰才知道,铁柱是个哑巴,据说他本来是在外屋办事的人,一次外出,遇到了土匪,被割了舌头,夫人可怜他,便让他到后院的禁地干活,打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禁地半步。

  禁地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对于只有十四岁的铃兰来说,那里充满了神秘的未知,她本无法控制自己强烈的好奇,就算在给夫人擦背的时候,她的脑子里想的还是禁地。

  “铃兰,水凉了,去铁柱那里再取一桶来!”夫人微闭着眼睛,淡淡地说到。

  “是!”铃兰轻声应道,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当她再次从铁柱的手中接过木桶的时候,几个神色匆匆的人突然闯进了后院,他们穿着一身黑衣,宽大的斗篷隐藏起了他们的身形,怀中似乎抱着什么,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里除了铁柱之外还有另外的人在,一时间有些发愣,但他们快速地散开,隐隐地将铃兰包围了起来,戒备地看着她,那眼神就像是饿狼看到了食物,充满了敌意,充满了,在铃兰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身体上逡巡着,吓得铃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铁柱似乎和这几个人很熟,连忙打了几个手势,这几个人才狐疑地看着铃兰,跟在铁柱的身后走进了禁地,铁门在铃兰的眼前轰然关闭,让铃兰想要一窥秘密的愿望落空了。

  铁柱什么时候和这么凶的人混到了一起?如果他引狼入室的话,主人家恐怕就要遭逢大难了。回过神来的铃兰这样想到。

  主人家都是好人,从来不会打骂下人,逢年过节还会给下人多发些工钱,铃兰很感激他们,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主人家出事而坐视不理。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放下了木桶,要去找那些看家护院的打手过来,可还没走出几步,几道泛着腥臭的风便冲到了她的身前,黑暗中,她看不清那些庞然大物的样子,借着昏暗的月光,她只隐隐约约地看出,那是家里养的几条狼狗。

  这些狼狗平时温顺无比,尤其对经常喂它们食物的铃兰,更是时常摇着尾巴对她撒娇,可是今天,它们的眼中都泛着绿油油的光,恶狠狠地瞪视着铃兰,嘴里淌着涎水,一副恨不得要把她吃掉的样子。

  铃兰一动也不敢动,那几条狼狗瞪了她半晌之后终于绕过了她,让她长出了一口气。

  咕咚一声,那几条狼狗不知扑倒了什么,铃兰刚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她骇然转身,就看见那几条狼狗已经将木桶打翻,白色的体洒了一地,那几条狼狗疯狂地舔舐着,争抢着,失去了往日的温顺,仿佛夫人只是用来沐浴的水却是它们可口的美味一般。

  铃兰的眼睛骤然放大,就在那摊有些浑浊粘稠的体中,一截小孩子的大腿被那些狼狗翻找了出来,在它们疯狂的撕扯之下,成了碎片。

  铃兰骇的捂住了嘴巴,强忍着喉咙里的尖叫,下意识地后退,砰的一下,后背不知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身体猛然僵住,呆立了半晌,才慢慢地转过了身,却看见铁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咧着嘴傻笑着,露出了一口黑牙的同时,让人闻之欲呕的口臭也扑面而来,铃兰张大了嘴巴,尖叫呼之欲出,一只大手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带着一股浓郁的药香,她只来得及闷哼了一声,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铃兰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雾气氤氲,整个人被阵阵裹挟着浓厚湿气的热浪包裹着,就像刚刚从热水里打捞上来一样,浑身湿踏踏的,不住地往下淌着热汗。

  她努力地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自己的所在,却发现这是一个四处密封的地下室,她的身前站着的,是几个着上身,露出了一身壮肌的男人,他们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像要把她吞掉一样。

  铁柱就站在他们的身后,一脸的局促不安。

  铃兰明白了,自己现在就在那个她朝思暮想的禁地里,确切地说,是地下,而眼下,自己正面临着莫大的危险,她想呼救,却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被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她想动动手脚,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

  男人们冷漠地看着她,其中一个人走到了一排绳子边,解开了一绳子,铃兰就感觉自己的身子猛地一震,开始缓缓地下降,那股热浪更加的浓厚了,她骇然低头,就发现,自己的身下是一个巨大的,翻滚着浑浊水花的池子,而自己,就要被扔进池子里,煮掉了。

  她开始挣扎起来,她不要死,她要活着,然而,恐惧才只是刚刚开始,她的出现,就像在食人鱼的池子里投下了一块,池子里的原住民们沸腾了,他们纷纷从水底钻了出来,露出了尖锐的牙齿,兴奋地看着铃兰。

  铃兰惊讶地看到,那是一个个幼儿,看上去不过一两岁的大小,可他们的眼中却满是凶残的寒光,尖锐的牙齿就像索命的利器,她求救似的看着铁柱,眼中充盈着泪光,可铁柱却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转过了身。

  铃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放弃了挣扎。

  脚上传来的湿热告诉她,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噗通一声,铃兰心中一紧……

  以下为作者要说的话

  请让我们一起,将灾难踩在脚下,用双手书写明天

  firsttheycameforthemunists,andididn-tspeakup,becauseiwasn-tamunist

  thentheycameforthejews,andididn-tspeakup,becauseiwasn-tajew

  thentheycameforthetradeunionistsandididnotspeakoutbecauseiwasnotatradeunionist

  thentheycameforthecatholics,andididn-tspeakup,becauseiwasaprotestant

  thentheycameforme,andbythattimetherewasnoonelefttospeakupforme

  在德国,起初他们向者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者;

  随后他们向犹太人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向工会成员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