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绝对是故意的。

  柯庭寿惊呆状看着仿佛很是自然的叫出他禁忌的笑得诡异的狐狸,

  怀里抱着蓝小白,看看对面戏谑他的人,虽是不喜欢听别人叫那个名字,但原本阴暗的情绪似乎开朗了许多。

  “啊啦,这就是小寿寿啊!”蓝夫人在听见邓涵的话的时候几乎是飞跑出厨房,看着门口那“赏心悦目”的幕,两眼真是“星光灿烂”。

  蓝爸趴在厨房边上露出只眼睛,然后捂脸,

  “儿子,你彻底被你老妈唉,我蓝家嗯不过,那小子还算不错。“

  蓝以恭听见母亲的声音,脸红得厉害,忙挣扎着,

  “小寿寿,快放开,我不能喘气啦。”

  “老妈,这是小寿,柯庭寿,小寿寿,我老妈。那边厨房露半个脑袋只眼睛的是我老爸。”蓝以恭介绍着,

  本正瞎琢磨的蓝爸听还有他的事,忙探出头来也打了个招呼。

  “我知道,我知道。我看就知道了,小恭可是没少说你的事情,哈哈。小寿啊,也没告诉你蓝妈妈我今天要来,不过,正好,小涵也在,我就再多做点好吃的,起吃啊。小恭,你就不用帮忙了,好好陪陪小寿。”蓝妈妈使劲的盯了柯庭寿好几眼,然后笑得合不拢嘴的奔向厨房去了。

  蓝以恭有些发窘,柯庭寿立刻就想到了他那耽美狼的姐姐,邓涵却是依旧笑得不正常。

  热闹的互相认识的场景过了以后,柯庭寿拉着蓝以恭客厅坐下,指邓涵,

  “他怎么回事?那个”

  “哦,邓涵啊,他从今以后就住在我家旧屋啦,所以也算是我们家的熟人了。”

  “什么?”柯庭寿面嫉妒,面疑惑。

  “你是不是有人对你说”

  “是啊,确实是的。唉,都是我的错,才让邓涵家遭受这么大的损失,我真是”蓝以恭大眼睛开始蓄泪,

  “等等等等,”柯庭寿有些急,忙劝住准备开闸的人儿:“你怎么说是你的错,明明”

  “就是嘛。那天下雨,我骑车不小心摔在了路上,是邓涵爸爸看见了,送我去的医院,结果害得他迟到误工,被公司特严厉的批评,然后两天以后,就有人告诉我说,邓爸爸被辞退了。小寿寿,你看嘛,就是因为我嘛。然后,邓涵不知道怎么也被辞了,他们被公司赶出了住房。你看你看,因为我个不小心,造成多大的损失啊。然后,我回家跟爸爸说,爸爸严厉的批评了我,正好我家旧屋还没有卖掉,所以在爸爸的百般道歉与请求下,邓涵他们全家才肯住进来。邓涵,还好你住进来了,让我可以弥补我的过错,不然,我就天天上你们面前哭去。”

  “呃就因为这?”柯庭寿傻子似的看着小蓝,

  “对啊,我就说是因为我的错嘛。这损失太大了,都有人专门来告诉我,果然是邓涵的切遭遇都是因我而起啊。唉,我做的错事啊。”小蓝副悔不该当初的表情。

  “蓝以恭,你就这样承认错误了?”

  “嗯,怎么了小寿,错了就是错了啊,不承认怎么是好孩子。你看我承认了以后,邓涵全家都原谅我了,还和我家成了好朋友,多好啊,这叫化干戈为玉帛。哈哈哈哈!”

  柯庭寿个大白眼翻上去,用只手遮住了眼睛,

  是啊,他怎么会忘了呢?蓝以恭是小白啊。

  他那精明诈的父亲千算万算的没算准他蓝小白的头脑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本是让他柯庭寿如此震惊甚至是害怕的事情,到了蓝以恭这里竟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解决。

  旁的邓涵忍笑忍得很辛苦,他借口要喝果汁支开了小蓝,

  客厅安静了下来。

  “喂,对不起”

  “喔喔,难得啊。”

  “你又不是公鸡打得什么鸣儿,耍贫!”

  “喂,你准备告诉他吗?”

  “我哪有那么傻,看着他能开心的笑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哼,我还在想,若是你告诉他了,我就跟你打架。”

  “你知道的吧。”

  “我们全家和蓝妈妈蓝爸爸都知道,毕竟那些人也不傻。但以恭用他的执著与真诚彻底打动了我的家人,虽说是因你们而起,但看着以恭的样子,又有谁能气得起来呢?更别说蓝家上下都是通情达理之人。”

  “可是,你也该知道,这总不是什么长久之策。”

  “我两天后就要被送去澳洲了。”

  “还是这么强硬的手段啊。”

  “虽然你是没事了,我可以宽宽心,但对小恭,我”

  “总该有办法”

  “对啊,小寿寿,总该有办法的。呃,什么有办法?”蓝以恭端着三杯果汁好奇的问,

  顺手接过托盘放下,柯庭手大手捞,小蓝又进了他的怀抱,

  邓涵笑笑,起身

  如果切都好该多好。

  26

  二十六

  静静的躺在床上,柯庭寿觉得自己有些疯了,

  竟敢偷跑出家门,来找蓝以恭不说,而且还夜宿在了小蓝的家里,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了,实在是想象不出他的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回想起昨夜,那顿丰盛而热闹的家庭晚餐,柯庭寿心里还是泛着暖意,

  真的是不知道,家人还可以这样子的吃饭,餐桌上可以说笑,可以讲好多有意思的趣事,这在柯家是绝对不允许的。家里好大的餐桌,几个人的都坐的好远。

  那顿晚饭,全是蓝爸和蓝妈亲自下厨做的,原来父母亲手做的饭菜吃起来是那么的香,柯家都是大厨,怎么吃都象是在饭店,没有点好吃的味道。

  当蓝妈妈把那几个大鸡腿个个的放进他们三个孩子的碟子里时,柯庭寿心里暖到了极点,在柯家上下从来都是各吃各的,这么齐乐融融的景象还是第次见到。

  吃过饭后,家人挤坐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

  原来家的概念就是这样的。

  蓝爸爸的话,还在耳边留着,

  “去和爸爸好好谈谈。世界上没有不疼爱孩子的父母,你的父亲为什么要那样做,他不也是为了你好,要不他干什么费那么大的力气。我们都知道他的意思。对邓涵也好,对小恭也好,都是为了你啊。去把话和他说清楚。其实说心里话,最开始,我也是很不喜欢你阿姨那样的,但现在看来,和你在起小恭变得更开心活泼,只要他幸福快乐,我们作家长的为什么非要硬阻断他的快乐呢?所以,去和爸爸好好的说,也许会有转机。”

  唉,怎么谈,他是不相信家里那个老顽固会开化。

  翻个身,抱了被子在怀里,看着碎花布的小窗帘随着晨起的微风飘飘,

  若是能生活在这样的家庭该多好,宁愿不要那什么富贵。

  “啊,嘘,老妈你小声点啦,小寿他早起会有起床气的,不要吵他

  “哎呀,我知道啦,你”

  “老妈,你好大声”

  “小恭,你还不是样”

  “小寿还没起呢,你大早晨的送的什么饭啊?”

  “啊啦,关心下我未来的第二个儿子,你有意见啊?”

  “老妈对面还有邓涵呢,你别”

  “以恭啊,我起来了”

  柯庭寿无奈的笑笑,这么大的声音任谁也该听得见了。

  穿好衣服,下床,开门,

  团软软的肉随即就落入了怀里,

  “啊,小寿寿”

  “啊啦,小寿,你起来啦?”

  “呦,难得今天没发脾气。”

  三个声音依次的响起,很是热闹。

  柯庭寿忽然发觉自己在蓝以恭的家里只呆了夜,却是笑得比他那过去十几年还多

  番的折腾过后,柯庭寿牵着蓝以恭的手下了楼,

  但他满脸温和的笑却在来在客厅的时候变了凝固,

  “晨叔?你”

  “少爷,请跟我回去。”

  柯庭寿心情下子紧张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蓝以恭的手,

  “少爷,请您跟我回去,老爷和夫人都很着急”

  “我不回去!也不想去什么澳洲,让他有本事来抓我吧!”

  “少爷,您还是不要那么意气用事的好,凡事总该有商量的余地。”

  “你没听见我的我的话吗?”

  “那少爷,蓝少爷的父亲蓝先生正在家里作客,老爷的意思是,您最好回去见见客人。”

  “什么?!”

  柯庭寿又次震惊,他感觉被他拉着手的小蓝轻颤了下,再抬头,才发现蓝夫人的眼角有些红,而邓涵则是脸的严肃。

  “小恭?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啊那个小寿寿,没没什么的,老爸是被请去作客的。嗯你要不先回去,和你老爸好好谈谈,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应该不会太为难你的”

  “对啊,小寿,我家老蓝你不用担心,他肯定自己认得家门儿。”蓝妈妈强打了笑容。

  柯庭寿狠狠的咬了牙,死命的瞪着晨叔那依然是面具样定格的微笑脸庞,真的很想拳挥过去。

  反身搂住小蓝,亲吻着他的头发,不舍的放开,走向大门,

  “喂,柯庭寿,说话小心些,蓝伯父总得回来”邓涵在柯庭寿即将出门的时候说道,

  身子顿,

  外面,家里的车早已准备好,

  柯庭寿攥的拳头,骨节都已经有些发白,

  谁知道呢,将要到来的那个谈话,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27

  二十七

  咣!家里的大门被脚踹开,柯庭寿直直的就冲了进去。

  “阿寿!”柯夫人话说不出口,泪先流满面,

  “小寿!”柯宝贝连忙拦住他:“我尽力帮你拖了,可是我们都低估了爸的能力,你刚走他就知道了。”

  “嗯”柯庭寿抱了抱母亲,又安慰的拍拍姐姐的肩,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