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觉悟和纯情处男(1/2)

加入书签

  一旦关系到自己的工资、灵石,任索也稍微上心起来。

  他自然不可能直接论文说自己现雪女、鸦天狗、座敷童子,而是得找一下繁樱的新闻,看能不能牵强附会地水出一篇论文。

  这样做的危险性很低,而且任索在内网早就看到过许多这样的论文有人甚至在论文里提到他现了宙斯,因为他现一只会对美少女情的公牛。

  这类论文多数都是少人问津,但要是撞中了却也是一笔不少的财富。当然,对于这类纯猜测向的论文,自然是没多少直接证据有证据就直接起讨论甚至上传资料了。

  不过,这种论文无疑是大海捞针,而且需要引经据典来支撑自己的理论来水一下字数,普通研究者,如果不是有论文要求或者碰到什么间接证据,一般都懒得写,毕竟浪费时间而又回报率低。

  任索用关键词查了一下,现在内网论文还没有关于繁樱特殊妖怪的,便安心开搞。

  这时候他才现,繁樱对修行者境界的设定,跟玄国很像,但又有点不一样他们那边叫阴阳师。

  气旋这玩意,在繁樱里被认为是阴阳二气凝聚,又以‘云’作为层次划分,一云阴阳师、二云阴阳师,再配合当季的热播动漫,迅就让阴阳师这个新职业走进了繁樱的千家万户。

  顺带一提,联邦的凡者的名称也是十分有特色,但因为用的是英文,不像繁樱一样用中文字符,所以官方直接翻译成‘凡者’,至于等级划分就是abdef了他们先预设了六个等级,不够以后再加。

  本来任索还打算利用内网的高级搜索,寻找一下繁樱的隐秘资料,佐证自己的论文。内网研究员也不全是水论文的,有的研究员想写出一篇能被官方采用的论文,自然要寻找许多数据,而内网的高级搜索自然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但高级搜索短则一天长则五六天,而且目标是一个国家的秘闻的话,资料极多,任索光看都要花一大段时间,因此他决定还是找几条繁樱新闻瞎掰算了。

  “易见得……”

  “同理可得……”

  “显然易见……”

  写论文的时候,任索自然又派了分身去买宵夜,吩咐完要买什么后,自然要加一句:“遇见认识的人,就停下来对他笑一笑,然后以你最快度离开他的视线。”

  虽然任索不太认为半夜三更分身还能遇到熟人,但小心无大错。

  分身点点头,穿好衣服拿着钱走了,而任索则是关灯通宵写论文。

  分身行走度极快,几乎是在竞走,不多时他就离开天莲学院的区域,到了莲江边的宵夜街上买烧烤。

  “于哥,一打羊肉串一打牛肉串两个茄子一打鸡肾!”

  “好咧!”

  胖哥烧烤的正对面,是一个挽着袖子的青年主持的走鬼档烧烤。只见他随手拿起肉串放在烧烤架上,然后炭火便滋滋滋地飞舞起来,烤得煞是好看,食客都纷纷叫喊道:

  “牛逼!”

  “666!”

  “女婿技术这么好,老魏这次捡到宝了!”

  负责运菜的少女脸红地哼了一声,将一打啤酒放过去:“说话注意点,我还没成年!”

  “哦,所以成年就要结婚上大学了吗?”食客们马上反问道。

  “哼!”少女不理他们,转身招呼其他客人。

  青年叼着棒棒糖笑着烤串,眼神却一直追逐着那个行动干脆利落又青春靓丽的少女,不经意间看到对面胖哥烧烤的顾客。

  嗯?那个人好像很眼熟啊……

  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对面那个拿着一堆烧烤外卖的人转过头,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在火焰的雾气里,这个笑容显得如此诡异又滑稽。

  青年嘴里叼着的棒棒糖掉了下来,他赶紧擦了擦手走过去:“任”

  然后他一动,对面那个人也马上动起来,而且几乎是用跑的度离开宵夜街。但他跑的时候,却依然看着青年露出笑容,笑得青年毛骨悚然。

  “你别跑啊!你怎么还跑!”

  就这么一溜烟的功夫,青年还没走出去,那个人就离开了宵夜街,简直是怕他砍人似的。

  “于哥怎么了?”少女走过来问道。

  青年停下脚步,啧了一声,晃晃脑袋转身回去:“没事,只是看见一个人跟我朋友很像。”

  “于哥的朋友吗?”少女问道:“也是做餐饮的吗?”

  青年打了个哈哈:“不是,他是一名兽医。”

  另一边,任索看见分身回家,点点头,让他去搞大扫除和洗衣服自从有了「斗争战士残」后,任索便不再自己搞卫生了。

  虽然说也可以请钟点工打扫,但任索的秘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现在有了分身这个一天一次的能力,几乎等于一个只能存在两个小时的机器人,自然是白用白不用。

  接到下一个命令,分身平静地微微点点头,开始工作。

  第二天,任索接到黎丹的电话,过去为他进行睡眠治疗。

  不过到了对策局后,黎丹却告诉他,于副局有事找他。

  “他有事找我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任索奇道。

  黎丹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情。

  他们两个到了于匡图的办公室后,于匡图便示意黎丹先离开,让任索坐下来,轻声问道:“昨晚休息的如何?”

  任索:“嗯?……还行吧。”

  “听说你这几天夜晚都去买宵夜?”

  “是啊!”任索赶紧点头,虽然他现在没有亲自去了,但每天都会给宵夜拍照片。

  而这时候,于匡图幽幽叹了口气:“果然是你啊……那还好。你没跟其他人说吧?”

  “什么跟其他人说?”任索一脸茫然,“你在说什么?”

  然而于匡图此时眼睛一亮:“对,你什么都没看见,不错!任同志,你的态度很端正啊!”

  于匡图用食指敲了敲办公桌上的玻璃板,说道:“反正你不要说出去就对了,毕竟我好歹也是对策局副局长,要是被人现……我倒是没所谓,但我之前对她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餐饮工作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