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善良的探秘者(1/2)

加入书签

  “真的不用我们陪你去吗?”任妈一脸担忧地问道。

  “哥那时候上大学也是他一个人坐高铁去的啊。”任星美将行李箱塞进后车厢,说道:“爸送我去车站就可以了,妈不用跟着来。”

  “你哥是你哥,你是你,能比吗?”任妈哼了一声。

  任星美嘟囔一句:“难道我哥不是亲生的啊?”

  “当然啦!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任星美又惊又喜:“真不是亲生的?”

  “……因为天气太差,你爸不愿意出去买保护伞,所以我才怀上你哥!”任妈戳了戳任星美的额头:“想啥呢,你哥长得跟你爸一个傻样,怎么不是亲生的?”

  坐在驾驶位的任爸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打开车载音响,电台里传出千绕百转的女音:“燃烧我的卡路里……”

  “那……难道我不是亲生的?”任星美再次提出猜测:“也有父母对养女会特别好……”

  “你跟我年轻时长得一样漂亮,谁说你不是我亲生的我跟谁急!”任妈连戳任星美额头三下:“别想这些有的没的,过去好好读书,缺啥要啥找我们,你哥都老大不小了,朋友圈连个晒食物的图都没有,从我肚子里so1o到现在,给他留点钱成家……”

  任星美回忆起任索认识的那四个风情迥异但毫无疑问都是美人的女孩,心想他单身可未必是钱的原因,纯粹是上大学之后脑子坏掉了……

  “不过你不给你哥打个电话吗?”

  “坐过去要一天呢!而且还要准时报到,不准早不准晚,等报到之后再找我哥吧。”任星美吐了吐舌头:“到时候跑到老哥门口才给他打电话,给他一个惊喜!”

  “你哥要是有女朋友要告诉我们啊。”任妈嘱咐道:“赶紧让他带过来跟咱们见面订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骗进门再说……”

  任星美:“怎么说得跟诱拐一样,我哥条件还是不错啊,不嫖不赌不喝,又是热门职业修士,又是学院工……”

  任妈:“但他脑缺脑啊。”

  “说的也是……”

  任爸无奈说道:“快到时间了,上车去车站吧。”

  “妈妈再见!”

  看着任星美坐车离开,任妈看了看时间准备去买菜,转过头遇上一个认识的大婶。

  “哟任婶,我刚买菜回来呢……远远就看见你和你女儿在路边聊天了。”

  “是啊,女儿要去莲江读书了,舍不得啊。”任妈唉声叹气,一脸担忧:

  “虽然她去那个什么天莲学院,对对对就是那个修行者大学,现在人都挤崩头想进去的大学里读书当修行者;虽然我大儿子就在里面工作,对对对我儿子也是那什么修行者,但我还是担心我女儿啊,毕竟是亲闺女……”

  “好福气啊,生的儿女都这么出息,怎么教的啊?”

  “就随便教教咯,毕竟是我亲闺女和儿子,有这点成绩还是很正常的……”

  “终于到最后一户了……”

  任索看着探秘者在黄昏下山之前,到达一处庄园,心里莫名紧张起来。

  整条村子一共有十户人家,共二十二人,现在游戏进行到第四天,探秘者要到最后一户人家里蹭饭,以及记录他们的口讯。

  而这户人家,正是前面众人多次提及,那头青紫麟牛的主人,福贵爷爷的家。

  「我走进院子,现只是普通的四合院。

  牛栏里空无一物,鸡笼里公鸡、母鸡和小鸡正在咯咯咯地叫;

  池塘里有几条鲤鱼在徜徉,时不时浮起水面,荡出一轮轮的涟漪。

  院子里还有正在晒的腊肉和谷物,在黄昏日落下,院子是多么得祥和平静。

  房屋里没人,我进去看了看,现这里真的很有年代感,房屋里基本全都是自己雕刻的木制家具。」

  「过了一会,一个老农牵着一头牛过来,牛脚步很慢,褐色的皮肤有些松弛,看来挺老了。

  老农看见我,便跟我说,他家人还没回来,让我现在这里待着,他去喊人回来。

  我看了看那头正在牛栏旁吃草的牛,说我可以陪你一起找。

  但没想到老农走得飞快,当他说完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而我想跑出去的时候,他牵回来的牛,却是脚步飞快地堵住了院门。

  下一秒,老牛身上浮现出青紫色的鳞片,它蹄下的草地开始枯萎,旁边的木桩开始腐烂。

  我惊得退后两步,现旁边鸡笼的鸡,忽然扑腾着翅膀飞上梧桐树的枝头,身上的羽毛蓦地燃烧起来,咯咯唧唧的声音变成悦耳动听的凤鸣。

  公鸡母鸡变成比我还高大的金翅凤凰,浑身如烈焰所铸,在天空翱翔俯视着我。

  而池塘里一条条鱼也急剧变化,池塘荡起波涛万丈浪花四溅,片刻后鱼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身上有鳞片遮挡的美丽人鱼,在清澈的池塘欢快畅游,她们注意到我也毫不忌讳,露出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