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1/2)

加入书签

  此时的赖氏集团内地分公司的ceo办公室里弥漫着浓的化不开的挫败,叶炯榆身心疲惫地靠坐在大班椅上,昨晚辛辣白酒的刺激让她这会儿还缓不过气来,让她挫败的并不是身体的痛苦,而是一番努力后的毫无收获,损失了钱倒是小,白让那只恶心的狼占了便宜。

  商场上,很多人背地里都说她是不择手段的女魔头,但她觉得自己是个君子,至少她一直奉行的是先礼后兵的政策。而多余曹或年,她也延续了这项政策,昨晚毫无疑问是礼,既然人家不买账,那她只好另辟蹊径,走高层路线了。这天下可不是他曹或年的。

  “咚咚……”

  叶炯榆睁开眼睛,眼中仍有藏不住的疲惫,但相比之前,更多了一份锐利和坚定。她抬手揉了揉太阳,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

  “ein。”

  linda从推门进来,她的脸上带着难掩的雀跃,迫不及待的走到办工作前,将手里捧着的文件摆在桌面上。

  “fiona,所有项目的批文全部下来了。”

  “really?”

  叶炯榆从椅子上差点没高兴得蹦起来,这毫无疑问是一则再好不过的消息,令人兴奋的是,这还是一件意想不到的惊喜。

  “suer,这就是全部的批文的原件,新鲜出炉。”linda高兴得也像个来邀功的孩子。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有种不劳而获的喜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难为我们之前还这么煞费苦心的讨好曹或年,真真是浪费了我们那些好酒,要知道好酒可是喝一瓶少一瓶了。”

  可一个晚上就被那群人糟践了不下十瓶。

  相比linda的过度兴奋得有点口无遮拦,叶炯榆倒是要冷静许多。惊喜、兴奋过后,她更关心的是事情的真相。

  “这胜利来得太突然了。”

  叶炯榆花了半天时间下决心与曹或年兵戎相见,可老天却在这个时候掉了这样一块馅饼,福兮祸兮,她不敢断定。

  “是啊,这只老狐狸怎么突然大发善心,说批就批了呢?难道真是因为昨晚?”

  若真如linda所说因为昨晚,那则是叶炯榆最担心的事情。这说明这批批文无疑是曹或年投下的一个诱饵,吃了,她们就真是上钩了。可以她与曹或年这两年来打交道的经验来说,这个可能不大,曹或年不是大善人,典型的不见鬼子不挂弦,又怎么会下这么大本钱呢?

  如果不是,那又是因为什么呢?她需要好好想想,理清这错综复杂的关系。

  “linda,你赶紧把这些批文拿给各部门,让他们各施其职,尽快让项目动起来。总公司那边还等着看呢!”

  当办公室里就剩下叶炯榆一个人的时候,安静的空气让她从兴奋的情绪里彻底冷静,她开始一幕一幕地捋着昨晚到今天的事儿。他们用对付天下所有贪得无厌的人的方法应酬着曹或年,可不知为何曹或年这次手如此之硬,怎么也不愿下手签字,任凭他们陪酒、陪笑他也只是避重就轻的敷衍而过,完全没有松口的迹象。

  是什么让他一夜之间改变了主意?

  这时候,有个人闯入他的思绪,他就是昨晚唯一一位不速之客——秦振邦。

  只有是他,这一切才能解释。可若当真是他,那他又图的是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她很小便懂。

  叶炯榆拿起电话,她拨通了秦振邦的私人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她才想起来今天市里开两会,这时间秦振邦应该在开会,哪有时间接听电话?

  可正当叶炯榆正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出奇的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把很淡定的声音。

  “喂。”

  中国的政客大都是这样,喜怒不形于色,讲话也永远是哪个调调,拍马屁的说这叫深沉,嫌弃的说这叫打官腔。他们都好这口。

  “我以为你在开会。”

  “你赶巧了,现在是休会时间。”

  “是吗?那还真巧了。说话方便?”

  “说吧!”

  “批文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叶副总裁,这可不归我管,你是不是问错人了?”

  “秦振邦,你少跟我打马虎眼。曹或年一夜之间变成大善人了?太天方夜天了。”

  “哼,那还不得归功于叶副总裁的交际工作做得好,做得到位啊!”

  叶炯榆听得出来秦振邦语气里的轻蔑和讽刺,他们俩总是这样,很难好好说话,三句不到两句就相互攻击起来,像极了两只刺猬。可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若哪天真改了,那才真是出事儿了。

  “秦振邦,你也不用阳怪气的,我有自知之明,就是因为我的工作没到家,所以这批文一直吊着不动。而这份惊喜如何而来,难道真要我直说吗?”

  从秦振邦接电话的第一句话开始,叶炯榆就知道自己的推测错不了。他们认识这二十多年,虽不是知己,却有胜过知己的了解。

  “既然知道了,那就知道了,你也不用谢我!”

  “哼!”叶炯榆冷笑一声,“我没打算谢你。秦振邦,你帮我是想得到什么,大家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