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狩猎背后的真相(1/2)

加入书签

  苏文瞳孔微缩,终于明白了沐夕的凭恃到底是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苏文以为沐夕准备动用手中的那一缕琴音,所以才会无视无双书院与天澜书院在绝对实力上的碾压之势。

  可是,如果沐夕真的要使用最后的护身符的话,那她完全没有必要做出如此具有针对性的布置,她只需要鸣出那一缕圣阶之音,便能将前方一应翰林御书之众悉数秒杀!

  所以直到此刻苏文才知道,沐夕真正所等待的,是华叔!

  其实早在之前两人遭遇徐轲一行人之前,沐夕便准备告诉苏文,她在苏文误入半圣之境而昏迷过去的那个晚上,便已经用文宝传音给了华叔,让其前来救援,可惜,当时的沐夕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因为徐轲的出现而被打断了。

  华叔有多强,苏文并不知道,但是他却从沐夕先前的一番话中,有了大概的估计。

  对方有四位翰林,而他们这边则只有一个徐振林旗鼓相当。

  沐夕让徐振林负责对付其中一位翰林,又叫苏文想办法牵制住另外一位翰林,那么,下之意,华叔一定能够应对剩下的两人!

  于是,现在摆在苏文面前的,便余下了两个难题。

  先,他需要想尽办法文学拖延时间,等待华叔驰援,与此同时,他还必须思考如何以贡生之位限制住一位堂堂翰林。

  别说如今的苏文已经底牌尽施,就算他手中还握有。或者天门云茶,如今也是无济于事。

  因为他的文海已经是一潭死水,激不出片缕才气!

  这才是苏文此刻最大的短板。没有了才气,便意味着他无法激诸如无量壶、磐石砚等诸多文宝,更不可能书写出任何的战文战帖。

  苏文唯一能够仰仗的,只有手中的赤霄剑。

  可是,单只凭借逍遥剑法,能够威胁到一位翰林吗?这对于苏文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到了这个时候。留给苏文思考的时间已经很少了,双方剑拔弩张的对峙开始越变得蠢蠢欲动起来,战争一触即。

  “怎么。堂堂天澜书院也开始选择与无双书院同流合污了吗?”

  眼看林间的空气越来越凝重,仿佛有一根紧绷的绳线随时都会崩断,苏文却冷不丁地站了出来,说了一句看似火上浇油的话。

  听得此。无双书院中立刻有一名御书怒斥道:“狂妄小儿。简直不知死活!你既然敢夺去我书院藏剑,杀我书院学子,便应该做好必死的觉悟!”

  随着此人话音落下,立刻激起了无双书院大片的应援之声,却只换来了苏文的阵阵冷笑。

  “原来如此,知道打不过,就只好用嫁祸陷害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吗?”

  苏文讽刺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向一脸平静的天澜书院众人,笑道:“莫非各位就这么相信了无双书院的说辞?真没想到。作为人族第一大书院,竟然软弱到如此地步,居然连自身书院学子的血仇也可以不顾,与杀人凶手沆瀣一气,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苏文在说这话的时候,沐夕似有些意外地抬了抬眼帘,最后却保持了沉默,一语不。

  果然,苏文这句别有深意的话立刻引起了天澜书院某位翰林的注意,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或者说,他想到了一个人。

  “阁下似乎是知道些什么?”

  苏文眉梢微挑,诧异地看着对方,说道:“怎么,难道你们不知道,无双书院的人可不仅仅在泽林中猎杀我鸿鸣书院的学生,更对你们天澜书院的人下手了吗?”

  苏文此一出,立刻激起大片哗然。

  无双书院那边立刻站出来一位翰林,怒喝道:“一派胡!”

  说着,那人手中剑锋微动,却听得苏文的声音再道:“怎么,原来无双书院的习惯就是敢做不敢当吗?如果我说的是错的,你在害怕什么?”

  一时之间,无双书院的那位翰林进退两难,他本可以在刚才那一瞬出剑将苏文击杀,可是因为片刻之间的迟疑,他已经失去了机会,因为他能够清晰地察觉到,天澜书院的两位翰林,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他丝毫不会怀疑,如果自己此时出手的话,便相当于坐实了苏文栽赃的罪名,那么势便会在顷刻之间逆转,所以,剑在手中,却不得出!

  “阁下可有证据?”天澜书院的两位翰林也随之疑心大起,转头再度看向苏文。

  苏文将手中赤霄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