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鸿鸣之危(1/2)

加入书签

  苏文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可是林中的混战还在继续。

  五光十色的才气连续不断地在泽林中爆开,就像是璀璨的焰火竞相争鸣,这场战斗的从一开始,双方便处在势均力敌的局面之下。

  即便无双书院与天澜书院选择了联手,在总人数上也超过了徐家护卫的力量,但他们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文位。

  抛除两大书院的教习院士不谈,在场的其他学生,都只有贡生文位而已,而且其中诸如盛夏、子桑、吴通这等天才学子,都已经被苏文提前剪除掉了,而反观徐家精锐这一边,却不乏堂堂侍读的存在!

  所以在一时之间,双方各有优劣之势,战局颇为焦灼。

  另外一边的御书之战也同样如此,双方各有三名御书旗鼓相当,战势正酣,而按照一开始沐夕的布置,徐家有十位侍读分成了两组,分别缠上了无双书院的两位御书,虽然胜之不得,却也让对方头疼不已。

  正如沐夕所预计的那般,这场战斗最后的胜负,还得要看双方翰林的实力高低。

  徐振林的衣衫已经被利剑划破了数十道口子,看起来就像是几缕破布挂在身上,其狼狈之意,就像是战乱中的难民。

  鲜血顺着徐振林的手臂慢{长}{风}文学{cfwx}慢淌下,将他手中的笔杆也染成了夺目的红色,与墨汁混合在一起,散出一种奇异的香甜气息。

  但是徐振林脸上的神色却无比的从容,似乎对于身上的一道道剑伤浑然不觉。

  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那无双书院的剑客,微微笑道:“放弃吧,你已经输了。”

  顺着徐振林的目光看去。对面那位堂堂翰林,此时竟然比他还要凄惨百十倍,其浑身浴血之势,就像是被生生剥去了皮肤一般,看起来狰狞可怖,而他握剑的手指,已经开始轻微地颤抖了起来。

  自从百年前神书临世以来。文道以不可抵挡之势彻底崛起,在此期间,文道与武道之间不知道相互倾轧了多少次。彼此各有胜负,从此,圣大陆迎来了一个文昌武盛的时代。

  直到二十年前北固山一役,剑圣断岳殒落。世人终于在文武两道的强弱之间。有了一个最直观而清晰的认识。

  同等位阶之下,文强于武!

  当然,这一点从整个人族历史的展轨迹也能够看出端倪。

  比如说,人族十国当中,只有武国和庆国还保留了武道的传承,再比如说,七大书院里面,也只有无双书院大行武道之势。与其他六大书院分庭抗礼。

  所以自然而然的,徐振林在这场战斗中。获得了微弱的优势,如今他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将这种优势,转化为胜利。

  见对方不答,徐振林轻轻扬起了手中的第二幅战画,其上青色才气剧烈激荡,仿佛随时都会脱手而出。

  便在同一时间,天边那道引人瞩目的才气光柱轰然落下,让徐振林呼吸为之一滞。

  有人于此时此地破镜?

  这怎么可能!

  明黄色的才气光柱实在太过醒目,在刹那之间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唯有半空之上的华叔神色平静。

  华叔知道,自己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想要速战速决,此刻便是最好的机会。

  相比于徐振林,华叔所面对的敌人显然更加难缠一些,两位翰林一位来自天澜书院,一位来自无双书院,一文一武,两相配合之下,几乎毫无破绽可。

  但是因为远方那一道翩然降下的才光,终于让两人的默契出现了一丝漏洞。

  于是翻手之间,华叔将手中的玉笛轻触于唇边,吹响了第二战曲。

  丝竹之音可乱耳。

  清袅而起的笛声让两位翰林出现了短暂的失神,与此同时,华叔的另外一只手,却突然从袖中抽出了一支墨笔,挥毫而书。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涂穷,死灰吹不起!”

  这是天澜书院所珍藏的中的一个片段!

  这同样是之前那天澜书院之翰林用来攻击华叔的战帖!但此时此刻,华叔却将其临摹而出,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战帖一,其字如刀,泛着璀璨的青色光辉,很快便掠至两位翰林身前,立刻让两人有些措手不及。

  尤其是那天澜书院的翰林,完全不敢相信,对方是如何习得这篇之精髓的,若是说只是因为自己施展过一次,便被对手学以致用的话,这等天赋也着实太过可怕了一些!

  来不及思考与疑惑,于仓促之间,他举起了手中的墨笔想要书文抵御,却听得耳边的笛音骤然变得尖锐了起来,于是他手中的笔墨如条件反射般为之一顿。

  一顿之间,便是生死之隔。

  下一刻,战帖的光辉斩断了他手中的玉笔,顺着他的手腕弥漫而上,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在他身上,刻下了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