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天边流火(1/2)

加入书签

  场中所有人,包括苏文,包括沐夕,也包括皓马,谁都没有想到,旬尘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一时之间,皓马看着旬尘的目光多了几丝玩味之意,似乎还有一些好奇。

  而沐夕则瞳孔微缩,因为她本能地感觉到了旬尘这句话中的危险之所在,这种危险不仅仅针对于她自己,更针对于苏文!

  没有人比沐夕更清楚,徐家老祖这四个字对苏文意味着什么,而当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名字一旦与神木山联系在一起,便有了一种更加深刻的含义。

  但作为场间神色变化最为明显的苏文,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有所表示,而是转过头,看向了皓马。

  面对苏文那灼热的目光,皓马没有说话,只是暗暗避开了他的视线。

  “在林花居的时候,你吃过很多顿她做的饭。”

  皓马依旧保持了沉默。

  “如果她出了事,你我之间的谊便不复存在了。”

  皓马神色微动,这是他自来到苏文身边之后,第二次文心有所动摇,然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并不是我告诉你的。”

  皓马的这句话并没有表示肯定或者否定,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无比明确,于是苏文骤然握紧了双拳。

  他转过身,深深地对旬尘鞠了一躬,郑重其事地开口道:“谢谢。”

  说完这句话,他又回头看着沐夕,眼带歉意地说道:“我得走了,胖子他们很可能还没有走出去,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不知道为何。沐夕突然觉得心头微酸,她伸手拉住了苏文的衣摆,突然开口道:“你现在回去也于事无补。书院有茶圣大人坐镇,更有你两位老师。数位院士守护,如果他们都拦不住,你自然也拦不住。”

  苏文摇摇头,说道:“但我不能什么也不做,哪怕就回去看一眼也是好的。”

  “你可能会死的。”

  “但我更怕会后悔。”

  苏文所行之道,便是顺心而为,所以一旦他所做出的决定,便无人能改。哪怕她是沐夕,也不可以。

  于是沐夕的态度变得更加强硬了起来,她双唇微启,说道:“既然如此,我跟你一起回去。”

  苏文笑了笑,然后拉过沐夕的手,开口道:“你得留下来继续寻找书院的同门,胖子他们可能正陷于危局当中,等待你的救援,如果我真的应付不来。还有这个,不是吗?”

  说着,苏文的手指轻轻在沐夕手掌划过。带起一阵冰凉的触感。

  沐夕一愣,立刻反应过来,然后她握住苏文的手狠狠地捏了一记,妥协道:“如此,一为定。”

  “一为定!”

  罢,苏文松开了沐夕的手,向着旬尘和皓马轻轻颔,身上明黄色才气光芒急急涌动。

  “黄鹤远联翩,从鸾下紫烟。

  翱翔一万里。来去几千年。”

  下一刻,苏文在才气羽翅的急振之下。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沐夕凝视着苏文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落寞。

  等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却蓦然现,身边的皓马竟也失去了踪迹,不知道去了哪里,场间只剩下了旬尘一人。

  “真是想不到,堂堂卫国大小姐,竟然会对一介平凡书生心生愫?”

  沐夕闻脸色微恼,却并没有作,而是冷冷开口道:“他可不是平凡书生。”

  旬尘手中羽扇轻摆,点头道:“这话说得倒也对,只是我始终不太明白,这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样的大运,竟然能有这等机缘?”

  沐夕似乎感到旬尘话中有话,立刻问道:“什么机缘?”

  旬尘一愣,自知失,顿时笑而不语。

  另外一边,苏文正在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迷失沼泽的出口赶去,此时无双书院和天澜书院众人都正在激战当中,自然无人相阻,一路所向,倒是一片畅通。

  但是苏文也知道,以自己的速度,想要赶回鸿鸣书院,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等他赶到的时候,恐怕什么事都已经晚了。

  “该死!”

  暗骂一声,苏文体内才气的涌动变得更加剧烈了一些,然而这样的状态却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因为即便苏文体内才气能撑得住,他的身体也撑不住。

  恰于此时,他却于前方不远处,瞥到了一簇火光。

  或者更加准确地说,那并不是真正的火光,而是如烈火般灿烂的辉芒。

  苏文一眼便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险些惊呼出来。

  “赤炎鸟!”

  疾掠而至,来到近前,苏文更确定了此时在他眼前的,就是曾属于刘院士的坐骑,赤炎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