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先礼后兵(1/2)

加入书签

  夜幕降下,苏文站在窗边,遥望着远方神木山的方向,却没有半分睡意。

  刚才晚饭的时候,他已经向客栈伙计那里打听到,那黑脸汉子口中所谓的画魁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谁曾想,伙计口中的答案却令他始料未及。

  整个卫国总共有三座边关,分别是东边的玉门关,北边的戍北关,以及如今苏文所在的汜水关。

  所以与之相对应的,自然也就有三支大军常年驻扎于边关守卫国门,其中在汜水关的便是有着常胜军之称的镇南军!

  而那穷诸,便是镇南军的执印大帅!

  很显然,穷诸将军也是文道中人,其主修文位正是画位,否则也不会自封为画魁。

  因为汜水关是卫国之边关,所以其况不能以普通的城镇来进行衡量,在这里,穷诸将军的权柄便是最大的,便连汜水城城主,以及所属圣裁院院长,也无法与之相抗衡!

  对此,苏文只能暗自苦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回到卫国国境之内,便被这里势力最强的地头蛇给盯上了。

  当然,苏文也断不至于就此而担惊受怕,因为他的背后是整个鸿鸣书院,任他镇南军将军在世俗界地位多高,其文位终究不过是一介御书罢了,放在鸿鸣书院眼中,怎么也不够看的,只是苏文知道,今日之事恐怕无法善了了。

  “希望那镇南军的将军不是草包一个,不然还真有些麻烦。”苏文暗叹一声,然后取出怀中的幻灵笔,于房门口书下几道简陋的墨线,这才慢慢躺倒了床上。

  可还不等他合上双眼,便听得房门外果然响起了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

  “谁?”

  苏文轻轻将赤霄剑执于身前。心中警惕之意大起。

  “公子,是我,咱们先前在客栈外见过面的。”

  听到黑脸汉子那熟悉的声音。苏文顿时手指微微紧,唯一让他心中安慰的。是对方的态度似乎颇为恭敬。

  “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苏文慢慢坐起身来,目光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房门,随时准备出手。

  未曾想,对方并没有破门而入的打算,只是继续耐心地说道:“还劳烦公子能与我走一趟,我家主人设了宴,想要聊表地主之谊。”

  设宴?

  苏文眉梢一挑。有些摸不准对方是什么个意思,仍旧拒绝道:“明日再说吧。”

  听得苏文强硬的态度,门外似乎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便在苏文以为对方已经放弃的时候,却不曾想那黑脸汉子竟然道出了一语惊。

  “或许公子有所不知,如今鸿鸣书院的几位院士正在我主人家中做客。”

  苏文顿时愣住了,鸿鸣书院的院士,现在正在汜水关?

  如果仔细想一想,这似乎并非是不可能的,迷失沼泽的乱局。以及无双书院的狩猎行径,肯定早就已经传回了书院,书院为了保护学生安全。及时派出了院士教习前来救援,这是完全说得通的!

  念及此处,苏文对于黑脸汉子的这番说辞顿时半信半疑起来,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站起身来,擦去了房门之前所布下的墨痕,走了出去。

  门外只有黑脸汉子一人,似乎更表达了对方的诚意之所在,苏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头道:“走吧。”

  临走之前,苏文想了想。还是没有将赤炎鸟单独留在房内,一是担心会有意图不轨之人将其掳走。而来他也怕赤炎鸟自己逃走。

  一路无话,苏文很快便随着黑脸汉子出了城,走向城外的军营。

  至此,苏文终于确定,这黑脸汉子的确不是什么冒牌货,对方的主人,真的是镇南军的大将军穷诸。

  想来若是书院的院士途径汜水关留宿,被恭请到营中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苏文也并未完全放松警惕,他的手中仍旧紧握着幻灵笔和赤霄剑,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有黑脸汉子领路,两人一鸟很容易便通过了守军的盘查,来到了将军大帐之外。

  黑脸汉子上前一步,将门帘掀起,向苏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文没有半分犹豫,举步便走了进去。

  正如那黑脸汉子所说,在苏文的眼前,的确摆了一桌宴席,其上山珍海味俱全,只是场间却不见所谓鸿鸣书院的院士一行,只有一个形色威严的壮汉坐在主位之上。

  苏文知道,这便是那镇南军大将军,穷诸。

  虽然心有疑虑,但苏文还是做足了礼数,微微躬身道:“见过大人。”

  穷诸满面和煦地摆了摆手,笑道:“公子不必多礼,请坐。”

  然而,苏文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抬起头来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