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棋逢对手复盘(1/2)

加入书签

  “杜师弟,看你之前那一式战棋,似乎是魔族之遗学,坠星落,却不知道你是从何处习得的?”

  “不如你再演示一次给我看看怎么样?我可不是想要偷师啊,主要是为了给你指出其中的不足和缺憾!”

  “诶!别走那么快啊!我好不容易才在你们卫国找到你这么个好棋的家伙,咱们应该多多交流沟通一下嘛,这不正是文会的宗旨吗?”

  神木山的茶林小道上,急促的脚步声与絮叨之音纷纷扰扰,惊得林中鸟儿四散逃离。

  苏文一声不吭地埋头走着,脚步越来越快,却一点也没有拉远与禹墨之间的距离,对方就像是牛皮糖一般牢牢地黏着他,甩也甩不掉。

  幸好,不知不觉当中,两人终于来到了神木山顶,苏文看着那不远处的楼台亭阁,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劫后余生之意。

  “禹墨师兄,咱们到了,我还有些急事,先行一步,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这句话,苏文逃似的纵身急掠,俨然将龙血的强化效果发挥到了极致,不过数息之内,便已经消失在了禹墨眼前。

  “真是小气……”让人意外的是,禹墨看着苏文离开的身影,并没有跟着追上去的打算,而是笑意微敛,似作随意地走到一棵茶树旁坐下。

  他之所以会想要来到神木山,来到鸿鸣书院的院门之前,为的,是那个名为苏文的少年。然而,当他真的自茶道小径行至山顶的时候,却莫名停下了脚步,举步不前。

  因为对于此刻的禹墨来说,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轻轻靠在树干上。嗅着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淡淡茶香,禹墨自怀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玉质棋盘,托在手上。

  棋盘约莫一个巴掌的大小。上面黑白两色棋子泾渭分明,微若细尘。

  禹墨的神色非常严肃。手指尖闪烁着盎然绿意,落入棋盘当中,那满满棋子便仿佛立刻活了过来。

  其中黑色棋子如潮水般向着棋盘外四周散去,唯余一颗落于天元之上,岿然不动。

  紧接着,那些白色棋子也纷纷挪到了其应该存在的位置,有的距离黑子很近,有的很远。看似毫无规律而言,却隐隐有些眼熟。

  禹墨的眼睛越来越亮,越来越炙热,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在谨慎的同时,似乎还带着一丝兴奋激动之意。

  指尖轻轻触及在棋盘之上,那数十颗白色棋子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仿佛要陷到棋盘里面去。

  “不对。”禹墨摇了摇头,然后将手掌向上扬了扬。

  下一刻,棋盘上的白色棋子也跟着浮到了半空。以傲然的姿态,俯瞰下方那孤零零的黑子。

  顿了顿,禹墨的手掌随之落下。让那数十白子重新恢复了重力,再一次坠落到棋盘上,却七零八落,乱成了一片散沙。

  “还是不对。”

  禹墨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轻声呢喃道:“有些意思。”

  同一时间,苏文已经来到了王阳明大学士所暂住的摘星苑中,却根本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莫非王阳明大学士也前去去接待圣佑书院的康大人去了?”苏文撇了撇嘴。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坐在摘星苑的一方黑石之上。等着对方归来。

  苏文坐在石头上,盯着地面那些杂乱无章的沙石。一时间有些出神。

  秋风习习而至,吹起片缕尘土,混着落叶枯枝在苏文的脚面旁打着旋儿,就像是草木精灵在翩翩起舞。

  苏文的目光越来越深,越来越沉,他渐渐蹲下了身子,拾起地上的碎石块重新排列起来。

  有的离他自己很近,有的离他很远,看起来与先前那些石块所在的位置没有任何区别,却饱含深意。

  如果将苏文本身看做是禹墨那方白玉棋盘上的黑子的话,那么这些石块儿所在的位置,便是其余白子所在之处,一一对照起来,竟没有丝毫的错漏偏差!

  如果再联想得更加深远一些,此时不论是禹墨白玉棋盘上的棋子,还是苏文脚下的石块儿,在位置上,都是与之前茶林中的蓝色星辉所在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这是当时禹墨所使出的棋阵!

  而苏文和禹墨在彼此分别之后,竟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复盘!

  唯一不同的是,禹墨此时的复盘是为了逆推苏文的战棋,坠星落,而苏文的复盘,却是在逆推整个棋局!

  如果将当时林间的星辉看做是禹墨的落子的话,那么此时苏文所撒出的碎石块儿便是禹墨的棋招,只是,苏文却明显感到了两者之间细微的差别。

  落子有先后,星辉的闪耀自然也有早晚,所以苏文没有办法做到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