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对不起你没资格(1/2)

加入书签

  从苏文脑中响起的声音很低很沉,而且显得有些疲惫,但苏文仍旧在第一时间便听出了那是黑龙的声音。

  所以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顿了一瞬间。

  小黑让自己不要把它交给院长大人?

  为什么?

  还记得苏文初时在书院藏书阁拾得龙珠,将其带回百草院炼药房的时候,小黑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日小黑忍痛凝出一滴龙血,铸苏文完美之身,所提出的要求,便是希望苏文能够将它送到茶圣陆羽的手上。

  只可惜,在那日之后,苏文还没来得及兑现承诺,便赶赴翼城大闹徐家,后又为了今日的文会苦心研习棋道,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见到陆羽。

  直到今日。

  可如今小黑竟然突然改变了主意,这却是为什么?

  若是仔细想来,苏文也不难发现,自从他在沐浴龙血醒来之后,小黑便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也没有催促他实现诺言,再加上如今小黑态度的突变,不由得让苏文浮想联翩。

  可是此时的苏文却没有机会追根究底,便听得主位之上的院长大人笑道:“你们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让我震惊啊,只是,你们怎么知道我会出手帮你们擦屁股?”

  陆羽这副毫无圣者风范的模样,不禁让苏文和禹墨两人纷纷为之一愣。

  至于两位半圣和王阳明大学士倒是已经习以为然了。

  想了想,苏文拱手开口道:“早在知道文战地点选在文渊苑的时候。我便提前来看过了,自然也发现了两旁这些新种的锬茶木。”

  禹墨也跟着说道:“传闻锬茶木有一种特殊的功效,便是能混乱人的记忆力。当然,若不是院长大人以圣者之力施为,恐怕也是无法同时抹去这么多人的记忆的。”

  陆羽挑了挑眉,砸了砸嘴道:“没想到你小子倒是对茶道也有些研究。”

  听得茶圣夸赞,禹墨并没有表现出诚惶诚恐之意,而是指了指苏文,说道:“他在棋道方面的造诣也让我大开眼界。”

  “那你可知道我为何没有让你昏睡过去?”

  禹墨淡淡一笑。镇定自若般答道:“想必茶圣大人有话要让我传回崆幽谷吧?”

  陆羽点点头,撇了撇嘴:“知道就好,你回去给斐兆说两个字。攻守。”

  禹墨一愣:“就这两个字?”

  “就这两个字。至于其他的,若你敢多说一句,就算我不动手,黄老怪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可明白?”

  禹墨心知陆羽口中的黄老怪是指的棋圣黄龙士。只好苦笑道:“学生知道。”

  陆羽满意地扬了扬下巴,然后说道:“好了,我数三下,他们就会醒过来,只会模糊的记得你们俩大战了一场,最后以苏文的险胜结束,所以你们俩再上台做做样子吧。”

  “是。”

  齐声应了一声,苏文和禹墨重新回到了擂台之上。相对而立,等待着陆羽的口令。

  “三!”

  陆羽喊出第一个数字。手掌虚抬,但见场中那歪歪扭扭倒下的人群纷纷直起了身子,于席间坐好,双目紧闭。

  “二!”

  一切仿若时光倒流,每个人都做出了昏睡前最后一刻所摆出的姿势,有的抚掌大笑,有的激动欢呼,有的目瞪口呆,还有的于兴奋之中打翻了身前的木桌。

  “一!”

  随着陆羽最后一声轻喝落下,所有人都睁开了双眼,却没有丝毫的迷茫与迟疑,场间的气氛重新变得火热起来,充满了惊呼和喝彩之声。

  与此同时,擂台上的禹墨目色微沉,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倒退数步,脸上浮现出片缕落寞,再一次叹道:“你赢了。”

  苏文拱手而道:“承让。”

  两人话音落下,两旁的观战席立刻显露出了截然不同的气氛。

  鸿鸣书院这边的一众师生纷纷从席座间站起身来,欢欣鼓舞,而圣佑书院一方则是鸦雀无声,似乎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片刻之后,康明山才带头鼓起掌来,眼中却难掩苦涩。

  便在万众掌声中,苏文慢步走到禹墨身前,低声笑道:“演技不错。”

  禹墨懒洋洋地应道:“彼此彼此。”

  言毕,苏文便准备转身下台,却不想竟被苏文一把拉住了衣角,俯身在他的耳边说道:“若是生死相搏,死的一定是你。”

  苏文一愣,看着禹墨那双亮若星辉般的眼睛,摇头道:“若是单论棋道,那是自然,但你也知道,我最擅长的,可并不是棋道!”

  禹墨突然笑了:“如此,那便一个月后再见分晓吧。”

  苏文闻言,瞳孔微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