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弦鸣真意琴心剑胆(1/2)

加入书签

  沐夕的声音很冷,就像是在场间火热的气氛中浇了一瓢冰雪,顿时让所有人都傻了。

  然而,沐夕的这番话,却让人无从辩驳。

  沐夕是卫国的大小姐,是乐圣李龟年的外孙女,是当今卫帝的干女儿,这个世界上,能够称呼她为“妹妹”的人,真的不多。

  要么你在世俗有皇子般的身份,要么你在文道中的成就堪比圣者世家子弟,但偏偏,这两样,聂友友都沾不上边。

  他虽然是圣佑书院的新一代大师兄,但文名不如禹墨之显盛,棋艺不如杜宁之精妙,若一定要说他什么地方比沐夕强的话,最多也就是侍读文位了,但即便是这唯一的优势,放在沐夕眼中,也真的算不得什么。

  若非当日在迷失沼泽中沐夕将圣气丹给了苏文,如今的她也早就破镜至侍读之位。

  所以沐夕此言并非大放厥词,而是在叙说一个事实,聂友友真的没有资格称呼她为“沐夕妹妹”。

  但也正因为沐夕说的是事实,才让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尴尬了起来,聂友友原本伸出的手掌也愣在了半空中,进退不得。

  这一幕落在苏文眼中,只能泛起丝丝苦笑。

  而在禹墨看来,却是忍不住叹道:“小姑娘家家的脾气还这么坏,看来以后是嫁不出去了……”

  眼看原本友好的文会气氛即将被沐夕的冷傲之势破坏殆尽,王阳明赶紧开口打了个圆场:“好了。既然两位已经就位了,那么便开始坐而论道吧!”

  聂友友闻言顿时尴尬地笑了笑,将手掌缩回来揉了揉鼻子。悻悻然地坐在了场中的蒲团之上,却不曾想,另外一边的沐夕竟丝毫不为所动。

  “论道和对弈我认输,直接开始文战吧!”

  沐夕此言,顿时再度让众人脸色一僵,王明阳轻咳一声,回头看向主位之上的白剑秋。却发现对方也是满脸苦笑。

  见状,王阳明自然也明白了这位半圣的意思,只好无奈地对沐夕说道:“如此。便直接上擂台吧。”

  这一次,沐夕倒是未等聂友友从蒲团上站起身来,便率先一步走上了文战擂台,将身后的木琴置于身前。单手轻抚琴弦之上。手指之间,似乎隐隐散发着素雅淡光。

  禹墨的手也很好看,莹白修长,宛如女人的手,但禹墨毕竟不是真正的女人,所以他的手自然不如沐夕这般养眼。

  即便此时琴音未鸣,光是看着沐夕将手掌搭在琴弦间也觉得万分美好。

  除了一人之外。

  聂友友此时的脸色终于彻底沉了下来,但此处是神木山。是鸿鸣书院的主场,不远处更有茶圣陆羽亲临。说什么他也不敢造次。

  所以聂友友只能暗自从蒲团上又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之火,这才慢步朝着擂台走了上去。

  来到沐夕身前三丈处站好,聂友友咬着牙,终于从喉咙深处挤出了一句话。

  “希望你一会儿不要后悔。”

  沐夕面冷如旧,根本没有接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擂台外的王阳明大学士。

  此时的王阳明也是眼露无奈之色,只好开口道:“文战之中,以切磋为主,点到为止,两位切记不可出手过重,以免伤了大家的和气。”

  沐夕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晓其中规矩,而聂友友也回过头去,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低着头,谁也看不到他此时的神色如何。

  王阳明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当即宣布:“如此,双方文战正式开始!”

  “铮!”

  便在王阳明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一道清袅的琴音即刻响起,温婉动人,宛如一缕春风拂过,让人说不出的惬意。

  原本场间有些紧张的气氛似乎也随之缓和了不少,即便是聂友友在初闻此琴音的时候,也微微有些发愣,并未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势。

  如今的沐夕仍旧只有贡生之位,所以她身上所覆盖的乃是橙色的才气光辉,尤其于十指之间,最为璀璨夺目。

  琴声悠扬而洒,其中却无半分战意,不禁让很多人都大惑不解,便连身负琴位的苏文也满头雾水,不知道沐夕这是唱的哪一出。

  立身于擂台之上的聂友友同样心怀疑虑,但到了这个时候,不管对方是何计谋,他也必须要出手了。

  下一刻,聂友友单袖轻抖,立刻有三枚棋子落于指缝间,却是有黑有白,泾渭分明。

  只见他五指微曲,一道明媚的杏黄色才气光芒即刻自其手臂缓慢淌下,漫过手腕、手掌,最后凝于棋子之上,越来越浓烈。

  紧接着,聂友友的右手五指猛地一弹,三枚棋子便带着灼灼呼啸之音,如三把飞刀利刃,朝着沐夕便笔直地飞了上去!

  然而,令人惊异的事情便在此时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