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黄梨长街,紫色长袍(1/2)

加入书签

  涌入黄梨街的人越来越多了,正可谓是善行不扬名,恶事传千里,更何况,事关如今州府最炙手可热的林花居。趣*

  在听说林花居的胭脂有可能毁人容貌后,不知道有多少深闺中的千金小姐尖叫着扔掉了手中的胭脂盒,也不知道有多少楼内正在卸妆的姑娘用毛巾把小脸都搓出了血来。

  与此同时,州府中不少达官贵人家中的管事、各大胭脂铺的伙计、黑市商人、还有三大青楼的当家,都纷纷来到了黄梨街,一时之间,大半个徽州府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间小小的铺子前面,每个人都想知道,传闻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多时,关于林花居门口那个青年男子的身份就已经传了开来。

  此人是土生土长的州府人,叫做黄铮,家中自幼贫困,父母早逝,为了供黄铮读书,他妹妹黄小娥在很小的时候便出来做工,从洗衣小工,到面馆伙计,再到缝衣针娘,什么都干过。

  可惜黄铮在15岁的时候并没有能够通过城考入得圣庙,所以至今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偏偏这个黄铮自命不凡,虽无文位,却一直把自己当做是了不得的读书人,不但经常出入云袖街一夜**,还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不时从黑市中购来价值不菲的字画书帖,挂在家中任人瞻观。

  再后来,或许是想通了自己再也不可能获取文位,黄铮开始彻底自暴自弃起来,渐渐染上了赌瘾。

  家中能卖钱的东西都被他卖光了,别说是曾经用来附庸风雅的字画书帖,就连家中稍微值点钱的书桌板凳都被他换成了银子,然后输给了赌坊。

  不过据说这黄铮倒是对自己妹妹极好,或许他也知道,如果没有黄小娥,他早就饿死街头了,所以他虽然败家了一些,倒还算是有些人性。

  直到今天。

  见苏文走到黄小娥身前,黄铮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他一把将苏文推开,厉声大喊道:“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还嫌害我妹妹不够惨吗?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我只问你,你制出的毒胭脂把我妹妹的容貌给毁了,你认不认?”

  黄铮话音刚一落下,周围便顿时响起大片的哄乱之声。

  “那真的是小娥吗?我记得她以前还为我补过衣服呢,难道真是被这林花居的胭脂给害成了这样?”

  “我的乖乖,这也太可怕了,幸好我还没有买到啊!”

  “可不是吗?从这胭脂可以看出,那林花居的老板必定也是心肠歹毒之人,否则怎么会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这么被变成了怪物,哎……”

  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众人似乎已经坐实了苏文的罪名,那些刚刚买了胭脂之人,直感觉自己的怀中所揣的如烫手山芋一般,心中越发惴惴不安起来。

  皓马站在铺子门口,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本不想插手此事,但想着自己如今毕竟是林花居的人,而且苏文到现在也不曾辩解半句,让皓马有些恼火,不禁开口道:“这位公子,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们家的胭脂将这位小姐害成了这副样子,恕我多嘴一句,你有什么证据?”

  皓马清亮的声音传出,立刻让人群稍微安静了一下,的确,到了这个时候,黄铮也只是空口无凭,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可以证明此事与林花居相关。

  谁料,黄铮在听到这句话后,心中却是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胭脂盒,将其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顿时洒落满地红粉。

  “证据?这就是证据!你敢说这胭脂不是你们林花居的吗?我妹妹就是擦了这个胭脂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

  黄铮的声音越发高亢起来,指着苏文破口大骂:“你这个畜生不如的黑心商人,怎么忍心做出这等恶毒的东西出来?难道你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吗?难道你就不怕将来你的亲人朋友也因为这种东西而被毁了终生吗?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妹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儿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说着,黄铮脸上悲意更盛,抱着黄小娥痛声大哭起来,那凄厉的哭声传过整条黄梨街,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皓马却并没有被黄铮的悲戚所感染,他两三步走到苏文身边,低头看向地上的胭脂盒。

  只是看了一眼,皓马就知道,这的确是自家售出的胭脂,只是,在那艳红色的粉末之中,似乎是混上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是申露草。”苏文声细如蚊,正好能够传到皓马的耳中。

  皓马眼中闪过一丝冷冽,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