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一曲震四座,一舞惊雨蝶(1/2)

加入书签

  秋叶听到动静,忍不住回头望去,在见到苏文去而复返后,心中不免升起了一丝期许。趣*

  可惜,苏文仍旧是孤身一人,旁边并没有秋叶所翘首以盼的那道身影,于是那丝期许,又转化为了淡淡的遗憾。

  看来,苏公子也未能寻到巧儿姐啊。

  幽幽一叹,秋叶复又摇了摇头,想要将内心的阴霾散去,不论如何,苏公子今日已经帮了她太多,这一支漫天雨蝶,便算是为公子所舞的吧。

  就在秋叶这般想着的时候,苏文已经从茫茫人海中挤到了前场,穿过那道青色布幔,行到了林夫人的身前,随即开口道:“林夫人,这一轮,便让我来给秋叶姑娘伴曲吧!”

  林夫人闻言一怔,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就连旁边正准备上场的青青姑娘,也有些意外地看向苏文。

  唐吉瞪着小眼睛,惊疑莫名地问道:“你会那首曲子?怎么不早说?”

  苏文微微点头,眼带笑意:“刚刚学会的。”

  若是旁人如此,恐怕林夫人早就叫人给轰出去了,从苏文离开到现在,这才多少时间?竟然便敢声称学会了漫天雨蝶的伴曲?说句不好听的话,这简直就是大言不惭!

  然而,对方是苏文,手持牡丹令的苏文,所以林夫人只是愣了愣,随即点了头。

  “既然如此,那便劳烦苏公子了。”

  一旁的青青姑娘满脸的错愕之色,她没想到,林姨竟然这么容易便答应了下来,甚至没有向那苏文提出半分的质疑!

  漫天雨蝶的伴曲有多难,青青自是最有发言权的,她在林巧儿手把手的教导之下,整整学了一年有余,如今仍旧弹得磕磕绊绊,其难度自是可想而知。

  更何况此刻事关重大,最后的冠军归属到底花落谁家,就要看这最后一曲一舞能否完美融合,秋叶的舞自然不成问题,所以最重要的便落在了其间的伴曲之上,成败一瞬之间,绝不容有半分差池!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尚无太大把握能顺利过关,那苏文只学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敢大放厥词说他已经学会了漫天雨蝶的伴曲,甚至还自荐上台?

  不论怎么看,都有些太过儿戏了。

  诚然,作为林花居的大老板,在经过严家诽谤一事后,苏文在徽州府已经小有名气,众人皆知其身负文生之位,有诗词之才,性情刚烈,敢于以圣石证己清白,更有经商头脑,能把一家小小的胭脂铺开得风生水起。

  可是,从未有人听说过苏文会弹琴啊!

  相较起来,诗词两途或许还有相通之处,但是琴艺?

  青青暗暗摇了摇头,叹息林夫人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事到如今,她唯一的希望,便放在秋叶身上了,若是秋叶开口拒绝的话,想来那苏文也不会继续坚持吧。

  念及此处,青青不禁抬头看向舞台上的秋叶,希望她能够谢绝苏文那荒唐的提议。

  谁曾想,秋叶虽然面露意外之色,但很快便笑着点了点头,竟也是默许了苏文上台为她伴曲!

  “能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为公子献舞,也算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吧。”青青并不知道,秋叶的想法只是这般简单。

  在得到了林夫人和秋叶的认可之后,苏文笑着走上了舞台,这一行径,立刻引来轩然大波。

  “苏公子怎么也上台了?”

  “难道说他要为秋叶伴曲?”

  “怎么可能!我听说那漫天雨蝶的琴乐可是极难的,苏公子虽有诗词之才,但这琴艺可不一样啊……”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有支持白菲儿的民众自是乐见其败,纷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而那些一直为秋叶欢呼叫好之人,却不自觉地哀声叹气起来。

  刘长远和夏豪相视一笑,看起来,秋叶已经提前放弃了这一轮的比试,如此,甚好。

  反倒是此时坐在白菲儿身旁的那位翩翩少年,在听到下人的回报之后,露出了沉思之色,轻声疑道:“大小姐?他怎么会跟大小姐扯上关系?”

  便在此刻,苏文迎着万众迥然的目光,来到了秋叶的身前,他并没有解释太多,只说了三个字。

  “相信我。”

  不待秋叶有所反应,苏文已经折身走到了一旁的琴架前,施施然坐下,却并没有立刻撩拨琴弦,反而先行吟诵了一首诗。

  “荷叶团团团似镜,菱角尖尖尖似锥。

  风吹柳絮毛球走,雨打梨花蛱蝶飞。”

  突如其来的诗声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没有人明白,为何到了这个时候,苏文会突然诵出一首来自释师范的《偈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