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一饭之恩(1/2)

加入书签

  苏文见状被吓了一大跳,情不自禁地朝后退了半步。趣*讀/屋

  “秋叶姑娘……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饶是苏文两世为人,阅历丰富,也从未见过这番阵势,顿时感觉体内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血气上涌,说起话来,也变得有些磕磕绊绊。

  秋叶眼中柔波流转,羞涩地一笑:“之前秋叶便承诺过公子,若是,若是公子帮助秋叶拿到花魁大赛的头名,那秋叶便是公子的人了。”

  今夜柳嫣阁为秋叶庆功,秋叶自也免不了小酌了几杯,此时酒意正映在她的双颊之上,显得分外诱人。

  再配合她那撩人的言辞,微羞的神色,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也很难拒绝。

  苏文当然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时至十五六岁,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只不过片刻之间,苏文就分明感觉自己变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为了不至于当场出糗,苏文故意干咳了两声,转开了话题:“那个,秋叶姑娘,这会儿你不应该在柳嫣阁招待客人吗?”

  秋叶轻轻低下头,浅声道:“公子,外面有些冷,我们进去说好不好?”

  徽州府的夜的确有些微凉,再加上秋叶先前在柳嫣阁的时候饮了几杯酒,此时被冷风一吹,的确有些打颤。

  苏文见状,有些矛盾地默默拉开了木门,将秋叶让进屋来。

  秋叶走到屋中,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看着苏文关上门,再看着苏文转过身来,还不等苏文说话,她便突然轻手一拂,褪下了自己的衣裙。

  如无暇之玉。

  “公子……”

  苏文哪里见过这等场面,下一刻,便感觉一道柔软的身子紧紧抱住了自己,几乎便是刹那之间,苏文便切实地感到自己的身体也已经起了反应。

  这一次,任他在心中默念再多次的“匹夫不可夺志”也没用了,因为这一切并不是幻象,而是出自他最真实的身体反应。

  一时之间,苏文傻了。他就像是一具木偶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双手也无处安放。

  “吱吱……!”

  突然,一道轻响在苏文身前发出,把秋叶惊得身子一抖,她随即转过头去,正看到黑暗中一双幽绿色的小眼睛正愤怒地看着自己,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秋叶便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跳了起来,躲到了苏文的身后。

  “公子……那是……那是什么……?”

  苏文也是心中一震,随即重新回过神来,正看到吱吱愤怒地挥舞着一双小爪子,似乎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苏文顿时便清醒了过来,他没有时间去感受自己背后的一对柔软,赶紧开口道:“秋叶姑娘,你先把衣服穿好,我过去看看,可能是妖兽!”

  说着,苏文也不管秋叶心中所作何想,当下从对方的温柔当中抽脱了出来,两三步之间便朝着吱吱紧追了过去。

  一路追到后院,苏文却转而来到了厨房,从木桶中捧起大片冰冷的清水,砸在自己脸上,连续数次,终于让心头的那丝旺火稍微被浇灭了一些,喘了一口粗气,苏文这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面带苦笑。

  “这一次,还真是玩儿大了啊……”

  诚然,苏文虽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他也绝对不会去挟恩索报,只是因为一个花魁大赛的头名,便要了人家的身子。

  或许你说苏文虚伪也好,说他迂腐也罢,即便在这个文人辈出的时代,在这个入青楼如家常便饭的世界,苏文也仍旧留有自己的一丝坚守,他始终相信,唯有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才能将自己的全部交给对方,否则,便是对于他人的伤害,亦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想来,这便是苏文两世为人,一些小小的执着吧。

  否则,在前世的时候,以他那过目不忘的本事,讨得女孩欢心自是手到擒来,又怎么会……

  苏文当然是喜欢美女的,尤其是如秋叶这般不仅拥有上上之姿,更有一定才学涵养的女子,而且在圣言大陆之上,往往文人学子与青楼女子的唯美爱情故事,更为深入人心。

  当年柳嫣阁的那位姑娘和鸿鸣书院学生所行所为,不正是造就了一段众人皆知的佳话吗?

  所以要说苏文对秋叶不动心,那是假的,但那只是单纯的*之念,而秋叶对他,也谈不上丝毫的感情,不过单纯为了报恩而已。

  苏文心中很清楚,自己若是今夜真的跟秋叶发生了什么,那他一定会后悔的。

  一夜情缘,说到底,也不过镜中看花罢了。

  之前苏文对于秋叶所谓的以身相许之言,只是一笑置之,想来若是秋叶真的夺了魁首,成为柳嫣阁继柳施施之后的又一金字招牌,又怎么舍得离开柳嫣阁,甘与自己为仆为奴,谁曾想,秋叶说的竟然是真的!

  即便当日苏文答应下秋叶的请求,出手助她一举拿到了花魁大赛的头名,他所为的,也并不是秋叶的承诺,而是单纯被对方的真情恳切所感。

  所以此刻见秋叶竟真的准备实现诺言,苏文一时之间便有些懵了。

  逃避不是办法,苏文总不能把自己锁在厨房,躲上整整的一夜,所以他定了定神,还是回到了后院中,对着前堂喊道:“秋叶姑娘,那妖鼠已经被我赶跑了,你出来吧!”

  片刻之后,秋叶慢步走了出来,衣衫有些凌乱,脸上还带着既害怕又羞怯的红晕。

  苏文故意坦然一笑,迎上前去,抓住了秋叶的手掌,领着她向院内走去。

  秋叶并未反抗,乖顺地任凭苏文牵着,只是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木屋,心跳竟有些不争气地加速起来,呼吸也不免变得急促了几分。

  却不料,苏文并未将她领到房中,而是身形一拐,来到了院内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