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其乐融融(1/2)

加入书签

  破天荒的,今日苏雨竟然睡了个懒觉,而秋叶也迟迟未起,倒是唐吉带着一脸宿醉的疲惫感先行回到了林花居。趣*

  “苏文!你在那儿瞎比划啥呢?咦?燕,燕大哥?”唐吉眯着小眼睛,刚一来到后院,便大声叫嚷起来。

  苏文正好收剑而回,正好听到唐吉的声音,随即回身笑道:“胖子,你舍得回来了?”

  唐吉用手撑着微微发胀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别提了,在柳嫣阁一夜,光顾着喝酒去了,都没怎么好好瞧瞧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们呢,真是亏大了!”唐吉说完,满脸的遗憾之色。

  苏文见状,不禁挪揄道:“怎么,这么快就把小芸给忘了?”

  闻言,唐吉赶紧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开口道:“谁,谁说的!我这不就是为了小芸守身如玉么,可怜在柳嫣阁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呢!”

  顿了顿,唐吉似乎感到脑袋有些疼,复又道:“不说这个了,苏文要不你再去熬点儿那药膳粥什么的吧,我一路肚子空空的回来,可就等着这个了。”

  苏文抬头看了看天色,也的确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当下将冷月插回到腰间,对燕北道:“燕大哥,还是吃了早饭再练吧?”

  燕北不置可否,轻轻点了点头。

  苏文笑着走到厨房,从水池中捞起两条青鱼,放到了案板上。

  说起来,这也是苏文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又一福利,在这里可没有人工养殖的说法,所以所有的鱼类都是野生的,比起前世来说,不管是从口感还是营养价值无疑都要好上很多!

  便在苏文为大家准备早饭的时候,皓马也回到了林花居中。

  即便是过了这么久,林花居的生意仍旧是火爆不已,哪怕只有一间店面,也已经隐隐间成为了徽州府第一胭脂店了,不知道暗地中让多少胭脂铺的老板红了双眼,咬碎了牙齿,不过想到连堂堂徐家公子,联手圣裁院都没能奈何了林花居,这些人倒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之事来。

  所以每日皓马依旧会准时前来林花居招呼生意,可今天却注定跟平日不太一样。

  来到后院不见苏文,唐吉也醉醺醺地趴在石桌上,皓马正觉得有些奇怪,便看到了石榴树下的燕北。

  燕北也在看着他。

  皓马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微笑连连地走到了燕北的身边,然后他似作随意地挥了挥手,树外的一切声音立刻被隔绝开来。

  燕北见到这一幕,几乎在刹那之间,便已经握紧了腰间的剑柄。

  皓马笑了笑:“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

  燕北闻言,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绷紧了神经,将自己与皓马的距离,不多不少,保持在了一丈左右。

  这是燕北最佳的出剑距离!

  “原来那日在林中之人是你!”忽的,燕北似乎想到了什么,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骇然。

  皓马知道燕北说的是哪日,也知道燕北说的是哪片林子,但他并没有承认或是否认,只是保持着温和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你不该回来的。”

  燕北心中暗惊,但随即想到,当日在护送苏文等人的途中,遭遇花非袭杀之时,自己曾经出了手,而且隐隐察觉到有一种被人窥探之意,事后燕北却找不到是谁在暗中窥视,今天他知道,这个人,原来是皓马。

  既然对方看过了自己出手,还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地离去,那么能猜到自己的来历也不足为奇了。

  燕北突然觉得,眼前的那层灰纱变得越发朦胧了起来。

  “我必须回来取一件东西,很快就将离去。”

  皓马对于燕北的这声解释不做评价,只是淡然笑道:“我想,你要取的东西,应该不是圣气丹吧?”

  燕北却没有再作答,重新回到了他一如既往的沉默当中。

  一时间,石榴树的枝叶停止了摇曳,树间的微风骤息而止,那一丈之间的空气便仿若是绷紧的弓弦,随时都会从中断裂。

  燕北的手向上抬了半寸,腰间那柄毫不起眼的铁剑眼看就将破鞘而出!

  便在此时,皓马却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过去的事情就应该让它过去,又何苦执着呢?”

  说完,皓马转过身,竟然看也不看燕北,朝树外行去,将自己的后背彻底暴露在了一名顶尖剑客的眼前!

  燕北心底的犹豫一闪即逝,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皓马扬起胳膊摆了摆手,应道:“不过是圣庙的一个小庙祝罢了。”说完,皓马的脸上重新浮起那抹熟悉而灿烂的笑意,微风再起,虫鸣声喧,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一开始的时候。

  与此同时,苏文也正端着早饭走出了厨房。

  “百事通?你也来了?正好正好,一起吃饭。”苏文招呼着皓马,对于先前院中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这么一会儿功夫,苏文已经煮了一盆香喷喷的鱼粥,顺带还用鱼骨熬了一锅汤,将其端到石桌上后,顿时香气扑鼻,将唐吉也从睡梦中给惊醒了。

  “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