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镇气钟裂!【第三更】(1/2)

加入书签

  悟道三重境,一道一重天,每一境对于每一个文道之人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趣*讀/屋

  不仅仅要靠个人的慧心与感悟,更需得有大机缘。

  读书以获废寝忘食,执笔可得奋笔疾书,泼墨成就以假乱真,出言所谓字字玑珠!

  如此种种,虽然均为悟道一重境,却因所行之道的差别,最后所产生的效果自然也是南辕北辙。

  苏文这已经是第二次进入悟道一境了,但这两次的情况却有着天壤之别,读史书而废寝忘食,论天下而奋笔疾书,这等机缘,便是位及御书的那些大人物们,恐怕都只能羡艳不已。

  入废寝忘食之境,便不用吃饭睡觉,以才气养身,对书籍的感悟之力事半功倍。

  那么,奋笔疾书呢?

  便是可以不用思考,直接将心中所想化作笔端文字!

  试想一下,若是在对战当中,书者只需心中默想,字墨便能天成,一挥而就,那将是何等恐怖!

  当日于临川城城主府中,要是殷无殇也能够入奋笔疾书之境,那黑衣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机会取出残卷,便会被殷无殇的《韭花帖》一书镇压!换言之,黑衣人必败!

  可惜的是,苏文的文位实在太低了,即便靠着自身机缘激发了书道一重境,也无法彻底将其中的奥妙悟透,化为自身所有。

  所以今日之后,苏文如果还想进入奋笔疾书的状态,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若是什么时候苏文能够自主进入废寝忘食、奋笔疾书此等境界,才能真正算得上是文道小成。

  圣道文途,苏文要走的路,还很远。

  可即便如此,他的此行此举,也已经足够骇人听闻了!以文生之资,于州考之间成就奋笔疾书。百十年来,谁能做到!

  三位主考官大人的失态,很快引起了众考生的注意,循着三人的目光看去,却只有极少的人看破了苏文此时身上的那层淡淡清光。

  而在这极少的人里面,便有沐夕。

  “奋笔疾书!”

  沐夕眼中异彩连连,便连她自己也不曾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内心是多么的惊愕震撼,乃至于她身上那种冷峻的气质,也为之一顿。

  一直以来,沐夕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一种与她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冷静,哪怕当日苏文于春熙楼诗成极叹,到后来于鸣瑟轩刹那成曲。哪怕是《文以载道》发布之时三度登榜,都没有让沐夕如此震惊过。

  因为她是知道苏文的诗词之才的。

  可是悟道入境以奋笔疾书,则代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意味!

  这说明苏文在追求圣道的路途之上,拥有着无与比拟的天赋和潜力!比起诗词文采来说,这样的潜力,才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圣才!

  苏文一路行来。见证他一步步成长,一次次创造奇迹的人有很多,而沐夕则是唯一一个,从来没有低估过苏文的人,可是此时的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将苏文看得太轻了一些。

  “看来,我还真是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呢。”沐夕偏过头,若有所思地呢喃道:“或许。是朋友?”

  除了沐夕这等独具慧眼之人,场间绝大部分的考生都并不知道苏文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苏文身上的那道清光为何会隐隐散发出才气波动?

  便在众人一头雾水之时,却听得头顶之上钟声急鸣。

  “铛……铛……铛……”

  数道急促的钟响,顿时令所有人脸色为之一变,随即整个考场都乱成了一锅粥。

  自入得考场以来,众考生已经接连经过了两场州考。不管是新晋文生也好,还是往年落榜的老生也罢,所有人都很清楚,每一场考试中。只有三道钟声。

  第一响,是提醒考生入场落座。

  第二响,是发放考卷之信号。

  第三响,则是代表了本场考试结束!

  此时所响起的钟声,正是第三场时论之考的第三响。

  可是,此时距离刚刚开考还不到半个时辰!

  怎么回事!

  别说是在场的这些考生们,便连那些负责巡考的白衣院官,也是满脸茫然地抬头看着那口古朴铜钟,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钟声如涛,变得越发急促和尖锐了起来。

  不少考生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形色慌乱,更多的人则是将目光落在了三位主考官大人的身上,眼中惊疑不定。

  三位主考官大人还尚未从苏文入奋笔疾书之境中回过神来,此时听得镇气钟的声声急鸣,竟然没有能在第一时间做出任何应对。

  待他们反应过来场间发生何事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整个考场之内,只有一个人能够不被钟声所扰,或者说,他根本就未曾受到外界的半分影响。

  苏文。

  但见他执笔的右手越来越急,行文之间越来越快,于眨眼之间便已经写满了整整三张答卷!而且看样子,他还远远没有写完!

  苏文此时眼中的肃穆之色令人不敢直视,身上的淡淡清光散发着圣洁之意,隐隐之间,他手中的考

章节目录